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你是如此难以忘记第253章 夏子妤2(已经没机会了)

作者:默小北字数:3037更新时间:2018-05-16 21:58:25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被莫敬哲困在酒店的这个房间里,他三番五次的想要靠近我,可是我都将自己锁在里面的房间里,拒绝和他有些不必要的接触。

他收起了我的手机,只是怕我和谭奕联系,我曾经尝试着索要,可是失败了,他还是那么的霸道。

罢了,我相信谭奕会找到我的,即使不是他,他也会找到顾暖时,顾暖时也不会放任我不管,我只需要静心的待在这里等着他们。

大概莫敬哲已经再也忍受不住我对他的爱答不理,所以在我走出房间去洗手间的时候,他像一堵墙一样挡在了我的面前。

他微眯着双眸看着我:“子妤,我们谈谈。”

我看着他,想到这几日一直在逃避他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也是,如果我和他之间不说清楚,他也许会一直对我纠缠不清,这样我和谭奕也没办法安心的生活。

我承认,他的出现确实让我的心有些杂乱,可是我想过平静的生活,我只想有个简简单单的婚姻,他和他背后的家族都不可能给我这样一种简单,我和他注定是两条无法相交的平行线。

于是我转身走到沙发那里坐了下来:“好,莫敬哲,谈完了你就放我离开,你知道我的性格,我并不喜欢这样长久的纠缠。”

听到这话,莫敬哲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可见眸底升腾出一种悲痛,但他很快调整了自己,半蹲在我面前,以这样一种姿态看着我。

“子妤,我知道,你不爱谭奕。”

莫敬哲还是那么会看透人心,他说这话的时候,我当即顿了顿。

我清冷的看着他的眼,沉默了好一阵子:“这对我来说不重要,至少他对我是真心真意,至少他对我的感情不是玩弄,至少他在我需要有人护着的时候愿意给我婚姻的承诺,而你呢?我伤心难过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却搂着别的女人完成你家族的使命。”

莫敬哲脸色异常的难看,甚至让我看起来有些发憷,他忽然起身抓住我的手腕,将我压在沙发上:“你一直都觉得我在玩弄你的感情?”

他凑近我耳边:“难道我们以前在一起都是假的吗?我承认,在认识你以前我的确是玩过很多女人,但是你不一样,自从你走进我的心,别人就再也走不进来了,我现在巴不得把自己这颗心掏出来让你看看。”

我冷笑的看着他:“莫大少,没这必要,人渣就是人渣。”

我承认,我的话可能有些刺激到了他,我向来说话一针见血,任凭我这般冷漠的语气,他就像是听不见我说的话,用他那锋锐的眼光盯着我,眼底还似乎闪过一抹痛楚。

他的身体将我压得透不过气来,我很担心他因为失控对我做出怎样的事情,我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想要尝试着逃脱,可惜没能抽出身来,此刻我正要出声,莫敬哲的唇便落了下来。

我因为他这种突如其来的举动,而惊恐,不由得有些被吓到。

可是他却一点都不打算放过我,他用力的吻上我的唇,似乎要将我吻的快要断气,此时他的手紧紧的扣住我的胳膊,丝毫不打算放开。

我尝试着挣扎,可好像也于事无补,我越是挣扎他越是用力的扣紧我。

于是我怒火中烧,愤怒的拍打着他的胸膛:“莫敬哲,你…放开…我。”

我真的是愤怒至极,在我牙关张开,他与我口舌交缠的时候,我重重的咬了他一口,直到我与他的口中弥漫了不少的血腥味,他才不得不离开我的唇。

可是我以为他会放开我,但我错了,他非但没放开我,反而愈演愈烈。

他牢牢将我禁锢住,话落,即使隔着衣服,我依然能够感受到他身体有多么的温热。

我知道,我了解他,如果我现在不阻止,接下来的局面有可能会失控。

于是我紧紧的皱着眉头盯着他:“莫…”

话音还未落,他一副戾气的眼光紧盯着我,“子妤,我无法接受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做你才能让你再回到我身边?你…能不能再和我一次机会?”

他说话的样子是那么的真,就连此刻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但我已经不是五年前的我了,他再怎么情深意动也打动不了我的心了。

当年我决定放弃他的时候,是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纠结和买醉才放过了自己,也放过了他。

我知道他在心里一定觉得我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大度,可是我就是个有原则的人。

有些事就是不值得被原谅,跟大不大度没什么关系,各有各的底线。

此刻我看的出他的眼底有种期许,他深沉的目光像是要把我穿透,我承认,被他这样看着,我有些心虚,这一刻我有些不敢直视他,更别说是看着他的眼睛,我怕我长久以来努力掩饰的情绪被人发现。

于是我避开他灼热的目光,很淡然的回了句:“不能,我们之间不是普通情人间的那种误会,而是我根本无法接受你和别的女人有过婚姻,而你也无法接受我有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明白吗?”

我有些看不清他的情绪,也是,自从我认识他开始,我便从来都无法真正看透他的心,现在亦如从前。

他狠狠的看着我,忽然狂野的再次吻上了我,这一次他就像是受到了刺激般,他就像是压抑了很久的一匹饿狼,在我身上用力的游走。

这该死的臭男人,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他这么霸道,我能清晰地感觉到此刻他血脉喷张的样子。

于是我一个激灵用了狠劲朝着他的下盘方向顶了一下,在他猝不及防的时候我立刻爬了起来,踉跄的拿起餐桌上的水果刀抵在自己的脖子上:“莫敬哲,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我的幸福,你不要再来破坏了,我现在已经三十几岁了,找到一个好男人很不容易,你放了我,好不好?”

我见他一直怔愣的看着我,我这个人的性格又是极其洒脱,于是我将刀尖在自己的脖颈处狠狠的划了下去,只见地上有鲜红色的液体滴落。

莫敬哲的眼眶此时渐渐的变红了,大概见到我这样决绝的态度,一把拽住我的手臂,将水果刀抢走,从酒店的柜子里拿出了医药箱,小心翼翼的帮我处理起脖子的伤口。

我就这样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他,虽然眼泪已然在眼眶中打转,我却没有让它流出来。

他忽然抬起头看向我,红红的眼眶很显然压下了情绪,心绪平和的看着我:“我真的没有机会了吗?”

我看着他有些难以接受的表情说道:“真的没有机会了,五年前错过了就已经错过了,人总要为自己的行为去埋单,既然你选择了别人,在我这里对你的大门就已经关了,你走不进来了。”

的确是这样,我已经不想去爱他了,即使我答应了他和他再续前缘,这个事实都是没办法遮盖住的事实。

我想大概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接受自己身边的女人像个傀儡般留在他的身边,心里还想着别的男人。

莫敬哲这几天已经很显然也明白了我的心,所以他才看向我的眼神那么痛苦。

见他没有说话,我推开他走向阳台,想让自己或者说更想他被风吹醒,然后我平静的对他说:“我们之间早就结束了,不要再执着这种无谓的执着了,既然你离婚了,以你的条件找什么样的女人都不是问题,而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孩子,彼此之间都会过的很好,这样的结局于你于我都是最好的,你觉得呢?”

莫敬哲听了我这番话,立刻转过身去,这个男人,我太了解了,他也不愿意别人看到自己脆弱的那一面,尤其是自己爱的女人面前。

我想这几天我对他的态度,让他有所触动,他转过身来对我说了一句:“过了今晚,明天我送你回去,而我也会离开”后便进了房间。

我也回了房间,可是我却一直不能平静,心砰砰砰的跳个不停,也许只有我自己知道这样的决定对于我来说有多么艰难。

莫敬哲这个男人,我怎么会不爱呢?我爱他整个人,当年谁都不知道我在他的身上究竟倾注了多少的感情,最后被他伤的遍体鳞伤。

我很少会把自己的心里话告诉别人,就连顾暖时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也没说过自己的苦衷,在顾暖时的面前,我尽量的让自己活得洒脱一些,甚至让别人都觉得我有些没心没肺,即使当时分手的时候那么伤心那么绝望,我也没舍得告诉她,只是自己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选择了离开北城。

别人都觉得我是突然离开,其实那个时候我是把路走死了,撞破南墙咬着牙走的,最终将自己钻进了牛角尖出不来。

我也不懂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种感情,因为第一眼的一点点动心,堵上了我和他一生的羁绊,虽然我很瞧不起,但是很不幸我却没能躲过。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