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章 你还记得那感觉?

作者:8难字数:2200更新时间:2018-05-16 22:00:02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秦阳还有什么好说的,难道要说我不想你们去我家,或者我不欢迎?

至于李思琪的调侃,秦阳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这个女人调侃自己的还少吗?

众人一起离开了辉煌歌城,然后便各自打车离开,秦阳带着李思琪三女打了一个车,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家。

四个人中,秦阳是最清醒的,不仅仅是他没喝多少,更在于他的强悍体制,在后半场他基本没怎么喝,之前喝的酒过了这么多时间基本都解掉了。

四个人进了秦阳的屋子,李思琪来过的自然不说,晏紫冰和晏紫雪两人自然免不得一番惊叹,毕竟秦阳只是一个大一学生,住在这样的地方确实让人惊叹,不过两人想想秦阳那神奇的医术,也就释然了。

拥有这样本事的男人,住在这样的地方,很奇怪吗?

不说雷家,就说晏家,如果当初秦阳给晏老爷子治病的时候,提出金钱要求,最后达到现在的治疗结果,别说这么一栋房子,就算十栋房子晏家也是愿意付出的吧?

钱没有了,可以再挣,但是命没有了呢?

这世界上还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吗?

一个身家丰厚的富翁,如果身患重病,世人举手无策,但是现在忽然有个人告诉你并且证明了他能证明你的重病,让你继续健康的活下去,他可以救治你,然而你需要付出你的所有一半或者大半甚至是全部财产,你愿意付出吗?

恐怕大部分的人都愿意吧。

不管是高官,还是富豪,又或者乞丐,除非这个人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任何眷念,否则他一定都明白一个道理。

自己的生命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昂贵的东西。

它无可替代!

对于秦阳这样拥有能够让阎王退却的能人异士,钱对于他真的重要吗,又或者说,他如果想要赚钱的话,难吗?

这个世界有钱人很多,但是每时每刻,陷入死亡阴影的富豪不知道有多少,像秦阳的医术,不说一救一个准,只要救上三五个,那想要多少钱恐怕都不是问题。

秦阳带着三人上了二楼,指了指自己的卧室:“那是主卧,也是我的房间,除开以外,所有的房间都是空着的,你们想睡哪里就睡哪里……”

秦阳走到洗浴间,拿出三套一次性的全套洗漱用品:“这是洗漱用品,你们慢慢折腾,慢慢聊……我今天喝得有点多了,我要早点洗漱睡觉了,你们自己随意,就当自己家里一样就好。”

三女倒是没多说什么,只是嬉笑着看着秦阳。

秦阳面对三女也是有着两分尴尬,毕竟大家都喝了酒,三女又都这么漂亮,穿得还那么少,一眼扫过去,不是雪白的香肩,就是雪白的大.腿,要么就是那漂亮的脸蛋,迷蒙诱.人的眼睛,一个都了不得了,更何况三个!

秦阳当机立断,给三人安排好洗漱事宜后便果断的说了一声晚安,便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关上房门,脱掉自己的衣服,便自己钻入了主卧的卫生间。

洗完澡,秦阳换上一身睡衣,躺回了床上。

因为喝了一些酒,秦阳躺下不久,便睡意袭来,很快便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过了多久,秦阳耳朵里忽然传来了一声门锁打开的清脆的咔嚓声。

黑暗中,秦阳陡然睁开了眼睛,身子却没动,但是浑身肌肉都陡然绷紧,他没转动身子,但是眼睛却微微眯起,浑身都处于了戒备状态。

一个黑影轻轻的推开了门,小心谨慎的看了一眼后方,这才转过身子,蹑手蹑脚的走进了门,然后轻手轻脚的向着床走了过来。

窗帘全部是拉上的,屋子里也没有灯光,屋子里黝黑一片,秦阳也看不清楚这个黑影的样貌或者装束。

之前秦阳进主卧时,三女都看着的,不想让三女多想,所以秦阳并没有反锁,也才有了被人这么轻易进入房间。

难道是司徒香?

秦阳的心陡然锁紧,整个人已经如同猎豹一般出于爆发状态,随时暴起伤人。

黑影直直的走到了床边,然后伸手向着秦阳摸了过去。

看上去一直沉睡的秦阳陡然暴起,一手一把抓住了伸向了自己身体手的手腕,猛然用力一拉,黑影顿时直接向着床上扑了过去,而秦阳已经在这瞬间的工夫中直接飞身扑上,一下子将黑影压.在了身下,为了防止对方对自己施展一些看不到的阴损招数,秦阳直接按住了对方的双臂,而且身子直接压了下去,防止对方身子乱动。

秦阳的身子忽然愣住了。

此时秦阳和黑影的脸已经近在咫尺,哪怕屋子里再黑暗,他也能看清面前的这张俏脸。

李思琪!

李思琪那张漂亮的脸蛋上此刻充满了痛苦,显然,秦阳陡然的暴起伤人把她给弄疼了,让她忍不住发生发出一声低低的惨哼。

秦阳看清楚之后,整个人愣了一下,旋即翻过过来,连忙翻身从李思琪的身上滚了下去。

“对不起啊,黑灯瞎火的,我不知道是你……”

李思琪甩了甩自己被捏的生疼的双腕,愤愤的问道:“你反应这么激烈,难道以为我是你的那个对手吗?”

秦阳苦笑道:“我不确定,但是我不得不小心应对啊,之前,她的手下可是潜入过这里的,如果不是我搞了一些小玩意儿,我还说不定真的就栽了。”

李思琪一愣:“你的对手之前潜入过你的房间?”

秦阳点了点头,旋即又岔开话题:“你跑过来干啥,你不是和她们两个聊天睡觉的吗?”

李思琪白了秦阳一眼:“她们两个都喝得差不多,又能聊多久,再说,既然有这么多房间,我们为何要挤在一张床上?”

秦阳哦了一声,揉了揉眼睛:“她们都睡了吗,那你呢,半夜三更不睡觉,干啥呢?”

“干啥?”

李思琪伸出手狠狠的拍了秦阳的一下胸膛,轻声哼道:“喝了点酒,有点兴奋,睡不着,便过来抱着你睡了,嗯,我喜欢夹着你腿睡觉的感觉。”

秦阳顿时汗颜:“我们也就……睡过一次吧,你还记得那感觉?”

李思琪不管秦阳的反应,自顾自的把秦阳的腿扒拉到自己两个长腿中间夹了起来,然后上半身向着秦阳怀里凑了凑:“嗯,就这样,晚安!”

秦阳一脸懵逼,你半夜夜袭,跑到我房间,就是为了夹着我腿睡觉?

你这搞什么啊?

我是个正常男人啊!

你就真不怕我会对你做什么吗?

当我是泥人,没半点火气吗?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