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文明 未来第599 刀枪入库,马放南山

作者:万木春字数:3013更新时间:2018-05-16 21:56:30

第599刀枪入库,马放南山

长生种子体系有效范围的极限,绝圣门联盟此前严重缺乏相关数据,因为光速限制了绝圣门联盟的探索范围。别看绝圣门联盟研制的最新型号航空器早已经开始以光速为单位衡量,但绝圣门联盟其实不仅困于小小太阳系,人口聚集地更集中在空间更加狭隘的八大行星。

以地球为中心点,绝圣门联盟现在的极限统治半径约为1.38亿万亿公里,1.38万亿公里之外的辽阔星空,仅仅零星分布极少数科研性质的微型空间站和极少数深空探索性质的微型载人探测器。4.5万亿公里有效范围远超绝圣门联盟的统治极限,暂时并不能威胁绝圣门联盟百姓。

问题在于未来趋势,

2011年之前就有无数探测器飞跃4.5万亿公里,最遥远的探测器甚至距离地球16.5万亿公里。一光年约为9.46万亿公里,16.5亿万公里折合为1.74光年,意即一道光波由这台探测器射向地球,也得耗时636日。

走向星空过程中,一代又一代长生者宇航员,一次又一次确认,长生种子体系的有效范围远超人类想象。莫说太阳系九大行星,便是最遥远的探测器,也无法测量长生种子体系有效范围的极限。很多年前,就有长生者推论长生种子体系应该覆盖全宇宙的辽阔星空。

直至长生种子体系等级上限回调,才又有长生者担心长生种子体系有效范围随之衰减。但59级到49级,39级到29级,辽阔星空始终没有出现可怕的有效范围削减,慢慢地大家就忘却了此事,乐观想象:或许等级上限回调只是特例呢?

可惜,长生种子体系有效范围削减并非杞人忧天。

2011年之前,长生种子体系有效范围大于16.5万亿公里;2011年之后,长生种子体系有效范围骤然缩减为4.5万亿公里,近百名缺乏非灵气长生改造环境的早期探测器长生者宇航员遗憾老衰致死。

长生种子体系范围有其极限,且与最高等级呈正关系。

长生者先辈曾亲眼见证,长生种子有效范围由小小的庐江郡扩张到全太阳系。而今,长生种子体系有效范围又由无边无际快速退化到4.5万亿公里,有效范围是否逆向重复它的扩张历史呢?如果长生种子体系回调到小小庐江郡,绝圣门联盟再高效利用庐江郡的空间资源,又能培养多少长生者呢?而且,有效范围扩张时是指数幂速度扩张,当它回缩时或许也是指数幂速度回缩,只须四五次减半,长生种子体系有效范围就会锐减到绝圣门联盟长生者无法承受的地步。

未来非常不乐观。

或者说,已经没有未来可言。

继妖族长生者谢幕之后,人类长生者也将迎来他们的谢幕。

对于无数理智的长生者来说,长生者时代已经结束了。1级长生者离开长生种子体系有效范围后,只有10日缓冲时间;26级长生者离开长生种子体系有效范围后,只有260日缓冲时间。一旦有效范围以分数指数幂快速削减,大量低阶长生者将会重新迎来生老病死。

所幸,绝圣门联盟的生命科学技术已经非常发达,非灵气长生方案最少有四五样选择。为了躲避即将到来的末法大灾难,长生者纷纷选择更加稳定的非灵气长生方案,间接导致长生者派系的人气锐减到可怕地步。

无论长生者怎样想,灵气长生者社会已经走向崩溃。

但长生者社会还是长生者社会,因为非灵气长生者也是长生者,他们与灵气长生者相比只是少了伟力归于自身的特色。既然构建社会的基本单元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魏东生自然也要顺应潮流。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这是劣品明日环的教导,也是魏东生最初的理念。

不追求永恒的真理,只去实践适应现在的相对真理。

既然灵气长生者已经谢幕,象征长生者社会的绝圣门也到了谢幕时间。魏东生基于非灵气长生者国民的政治需求,自上而下大幅度改组绝圣门,令其转变成代表非灵气长生者国民的崭新政党。新党派截取绝圣门联盟的尾缀,暂时命名为联盟党;又考虑绝圣门联盟与诸夏君主共和国拥有共同的夏、商、周、秦、汉等共同历史记忆,绝圣门联盟索性以之为三个世界的文化联系,把绝圣门联盟改名为诸夏联盟,简称夏联。

2015年起,绝圣门联盟成为历史名词,诸夏联盟成为千年杀戮世界和十世转生世界的想象共同体。

镜头再移向最后的现实世界。

2018年4月26日。

现实世界华国百姓眼里,以2016年8月为分界线,本就低调的魏东生变得更加低调,抛头露面时间少到屈指可数。2017年5月,网络一度盛传谣言,说魏东生后台某某被定向反腐了,世界首富魏东生难逃监狱劫数。与此同时,各种各样的黑资料也漫天飞舞,仿佛魏东生倒台之事已经彻底定性。而后的十世转生修整,魏东生定时抛头露面去聚光灯下走几圈,才平息了各种各样的谣言。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谣言泛滥自然有其原因。

2016年8月到2018年4月的这二十个月,魏东生把他所有的精力都倾注在劣品明日环,努力在十世转生世界和千年杀戮世界提高自己。为了避免纷纷扰扰的春秋系琐事拖后腿,魏东生一意孤行叫停了预定中的无数扩张性策略。商业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你若敢停止扩张策略变得保守,很快就会被时代抛弃。譬如最近两年快速崛起的游戏开发商、短视频等热点,春秋系都因为魏东生的防守禁令失去先机。

例如竞技游戏《绝地求生》,它就严重冲击了春秋网络的游戏产业布局。

其实,这非常不应该。

春秋2005年出品的《求生之路》,创意原型即是《绝地求生》。但魏东生实践项目时,发现无论当时的计算机硬件环境、游戏玩家生态环境,还是预期盈利,都非常不乐观。魏东生完成第一步市场调查,果断排除《绝地求生》模式玩法,把《求生之路》项目彻底推翻重来,导致看起来更像《穿越火线》,而非《绝地求生》。当然,《求生之路》做出成品之后,它既不是《绝地求生》,也不是《穿越火线》。随着迭代更新一步步完善,《求生之路》越来越完善,最终形成了它异于其它同类别游戏的特色品味。

《求生之路》的源头毕竟是《绝地求生》,魏东生把最初的设想以草稿形式予以保留。如果外在条件合适,不妨以副本机制推出,也算《求生之路》项目组不忘初心。

可惜,随着魏东生移情劣品明日环,随着魏东生叫停春秋系绝大多数扩张策略,《求生之路》项目组和春秋网络都变得保守僵化。《求生之路》项目非但没有及时抢占高地,当《绝地求生》掀起话题潮流,又被网易抢走了该游戏的独家代理。2017年后半年,因为网易抢走《决胜求生》话题,国内外舆论铺天盖地看衰春秋系的游戏产业,春秋网络的股价应声跌落12%。

又例如“北快手,南抖音”的冲击,春秋系的应对策略同样无比僵化。

又例如智宇的主打招牌Sapientia系列智慧手机,近两年的发展策略也变得保守庸俗,沦落到摘抄同行的边角修改,导致用户越来越失望。互联网产业和智慧手机产业竞争激烈,落后一年,就老成了原始人。两年的碌碌无为,已经令春秋系的存在感大幅度降低,当年的铁粉愤恨感慨:“乔布斯离世之后无苹果,魏东生修仙之后无春秋”。

到了2018年春季,部分自媒体开始讨伐春秋系:“2016年夏季之后,春秋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公司逐步失去活力和创新活力。创业难,守成更难,开元盛世之后就是安史之变,如果魏东生继续不问世事,春秋的安史之变也为期不远了”。

这是春秋系的商业压力。

老巢盘阳市的状况,也不能说好。

2017年华国政治格局的五年一小变,盘阳系的精神支柱全面崩溃。倾向春秋系或者说盘阳系的靳宗宪、龚其兴两位阁老都退到二线,新一届七位阁老即使并非春秋系的仇敌,他们也都对春秋系没有什么特别好感。正常的商贸往来,他们或许不会故意设置阻碍;但若想让他们提携春秋系一把,即使并非千难万难,春秋系也得付出相应的代价。简而言之,华国最顶层的政治中心,已经没有阁老愿意为春秋系站台。

靳宗宪、龚其兴两位阁老妥协退位时,曾试图把盘阳系的精神领袖宋宁星推到组织部部长高位。如果宋宁星顺利入选内阁、晋职组织部长,五年后的十年一大变,宋宁星纵然没有问鼎六代目或首辅的可能性,也有机会晋身七阁老之一或九阁老之一。可惜,宋宁星惨遭某派系狙击,2017年与内阁长老荣誉擦肩而过,改迁为西楚省省委书记。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