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二章 前夜

作者:盐渍月鸦字数:2128更新时间:2018-03-13 23:55:09

为了接下来的计划,路奕需要准备不少东西。

毕竟是高价租来的大宅子,虽然冷冷清清的,但这两层总计十来个房间,还是能给他提供不少帮助的。

比如厨房就是个好地方——将食材捣成泥的工具、研磨香料粉的工具,还有一把把小刀,都可以用来处理各种魔法材料。那些东西,多数都是地里面长出来的植物,所以也算专业对口。

路奕对于处理魔法材料没有太多经验,但做饭的经验倒是很丰富。

“白羊的小肠,有了,还好当时洗劫了善神的家……”点着萤灯,他在堆放战利品的区域细细寻找,“一克灵魂金沙,然后用八根路德尔红茶梗将它吸附……需要的材料还真多。”

理论知识的丰富,让路奕进展顺利。

像是王守义十三香一样复杂的粉末,还有各种植物的果实,被混杂在了一起,里面还闪烁着灵魂金沙的辉光。它们散发着极其复杂的异香,而且味道浓郁。

“这个味道!你打算做引诱怪物用的那种香肠?”善神的老鼻子还挺灵。

“对。”

“你究竟是谁,这个配方的价格可是很可怕的,我也只是闻过一次……”

“异世界的访客而已。”

善神说得没错,这是为了帮避难所,在怪物围攻下减少损失而做的。它对怪物的吸引力很大,比死灵法师在城里布置的那些诱饵,效果也差不多。

他将混合好的一大碗粉末,灌入提前准备好的羊肠里,等开战了就能用上。

既然敌人驱赶了大量的怪物,那应该也做好了被怪物反噬的准备……可惜材料不太够,只做出几根而已,如果材料充足,也不需要其他小手段了。

将做好的几根香肠仔细密封好,路奕带着另一堆材料离开了死者之牢。最关键的小魔法仪式,需要认真布置才行。

……

武器的不足,一直是太阳靴避难所的难题。面对充满怪物和危险的荒漠,一旦面临战事,甚至要完全放弃农业,将那些用了铁的农具收回,统一熔炼,然后重铸成粗糙的武器。

所以,往日里,守夜的士兵拿来打发时间的乐子,自然就是用武器做赌注,玩上几手小小的赌博。

平常,谁要是赌赢了一把长刀,那第二天肯定就顶着黑眼圈,挎着长刀在避难所里走来走去,以示炫耀。武器,就是武力的象征……但这一套,在最近有了改变。

驻扎在避难所门口,负责守夜的士兵,仍旧用赌博来决定武器的归属。

可按现在的规矩,谁赢了,谁就能把武器送给输家。等怪物来了,有武器的就会去送死,赤手空拳的就能窝在城里搞所谓的后勤。

大概凌晨三点时——地平线的彼端,有一点点异样的沙尘飘荡。

最老练的士兵摸了摸腰上的匕首,用一声不同寻常的咳嗽,打断了那群赌博的小子。所有人都抬起头,收起将要打出的哈欠,眺望老兵指向的地方。

“是沙虫。”老兵断言,“成虫。”

“看样子就一只……不像是怪物的大军。”另一人附和。

“去,把麦壳洒进篝火里,然后用沙熄灭,再拿袋子把烟收集起来。”老兵随口说道,“一旦是怪物大军来袭,就把烟放出去,如果不是,就等着出事的那一天用。”

五分钟、十分钟。

除了一只不知为什么,用相当快的速度赶来的沙虫外,周围没有发现怪物的痕迹。如果有大军,在一望无际的荒漠是藏不住的。

很快,老兵发现沙虫背上坐着个人——看起来像是少年,受了伤,而且身子摇摇晃晃。他手中的两把刀,倒是清晰可见……像是刚从一场酣战中逃亡。

守夜的士兵纷纷站上前。

一个人、一只沙虫,还不足以动摇他们。

“我不是敌人!”靠近后,沙虫背上的少年,用嘶哑了的高嗓喊道。

“如何证明?”

“我是‘薄暮余晖’的成员,我叫萤——我将如手中的刀锋一般诚恳,我不是敌人!”

萤举起了一把短刀,那是做工极其精湛,甚至可以称之为工艺品的东西。上面游刻着一个圆,还有三点,象征夕阳的余晖。

薄暮余晖——这可是个威名赫赫的组织。

无论在壳之世界的哪个角落,都有与它相关的传说。

士兵们打消了质疑,然后纷纷上前帮忙。那只沙虫是被萤逼着载它的,到了目的地,就被一刀切透了心脏。在这利落的一击后,萤跌落在了地上。

但他依旧奋力说出了那个消息——

“它们……已经来了。”

像是无形、无声的雷电,劈过所有人的身体。巨大的危机感,笼罩在每个人身上,有人忍不住回头,凝视避难所,以防之后它被踏灭,就再没有机会……

“快给他喝水,处理伤口。”老兵还算冷静,但话音已经带颤,“无论如何……我们……需要更多消息。”

“水……”

“去拿绷带……有人还能动吗?”

“有,我来。”一个不怎么耳熟,还透着苍老的声音,从士兵们僵硬的背后传来。只是听着他平和的话音,还有靴子碾动砂砾的声音,士兵们似乎就安心了不少。

老兵回过头,想看看这是谁,顺带下令:“那太好了……赶紧喂水,再清洗伤口,然后……”

他僵住了。

大门上的萤灯,将来者胸前的那抹银色照亮,那是一枚罕银打造的箭头。上面象征阶级的7=4符号,是整个避难所的至高象征。

是罕银之矢,他没有像往日一样穿着布衣,而是换了无比贴身的奢侈皮甲。上面遍布的伤痕和使用痕迹,和他本人的面孔一样,沉淀了许多岁月。

“您……”

“然后该给他几粒灵魂金沙,这是力竭的表现,所以需要补充精神力。”

罕银之矢拔开人群,抱起虚脱的萤。他的经验比任何老兵都要丰富,无论是清洗、包扎,还是使用灵魂金沙,都娴熟无比。所有人早已没有了恐惧感,反而激动难表。

“能说话吗?”

萤咬着牙传达消息:“怪物来了,我见到……至少七阶的死灵法师……在驱赶着无数怪物……我试探了一下,结果就是这副惨状。”

“数量呢?”

“数不清,但比怪物更可怕的是……他、他还有一队亡者的军队。也许,天亮之后,就要到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