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南北各扫门前雪 第114章 黄河交易点(四)

作者:绯红之月字数:4065更新时间:2018-03-13 23:56:34

晨会上,赵嘉仁看着一众满脸倦容的高级官员,心里面有点同情这帮人。因为赵嘉仁也感觉很累。然后赵官家先是简单介绍了一下蝗灾之后的河北情况,接着把他有关河北方面的想法告知了一众高官,“我等告知山东百姓。若是他们肯担保,就可以接在黄河以北的亲人到咱们这边避难,熬过灾年。”

参加了昨天小会的三人基本都觉得赵官家的决断比较有道理,其他没参加的高官暂时没能理顺思路。熊裳说道:“官家,若是这样搞,会不会被河北与山东那边的认为我们是市恩。”

“对他们好,当然要把理由明明白白讲出来。这不叫市恩,这是基于我们大宋对于汉人的认同,觉得天下汉人是一家,所以我们才要对汉人好。若是河北的蒙古人受灾,我们无论如何都不会这么巴巴的去操心。这等最基本的大事,我们不仅自己要说明白,更要对河北汉人说明白!”

赵嘉仁说的理直气壮。说完之后,他忍不住想起昨天他闺女尝试给赵嘉仁提出建议,结果被赵嘉仁一通训斥。理由很简单,国政不是玩笑。赵敏提出建议的方式不对。

被老爹这么一通训,赵敏委屈的哭了。赵嘉仁心里面也很难受,可这等事情上他也不敢胡来。最后赵嘉仁硬邦邦的对赵敏说道:“你想在这样的事情上发言,没问题。但是你要很正式的给我讲,而不是这种兴之所至的就出来说。”

然后,赵敏哭着跑开。把赵官家给心疼的不行。

第二天一早,就在赵嘉仁觉得是不是该缓和与女儿的紧张关系之时,赵敏倒是有点胆怯的跑来给赵嘉仁讲述了她的看法。其核心内容就是,既然赵嘉仁要通过行动收到好处,那就该通过在山东的百姓来收取好处。毕竟现在黄河两岸的百姓分成了两个国家,是最近的事情。让山东百姓明白赵官家的善意,对大宋有最大好处。

对于赵嘉仁来讲,他需要的只是一个思路。一旦有了明确思路,具体问题解决起来非常轻松。

听了赵官家的解释,众人纷纷点头。其实这些人并不在乎河北百姓的生死,和昨天参加会议的三人一样。这些人对大宋的认知就是南宋的那些地界。河北与山东并不是他们原本就有的大宋疆域理念。便是脑海里知道从理论上那里属于中华,但是感情上还是没办法立刻激发出这帮人的感情。

然后农业部部长就说道:“官家,山东也没什么产出。若是几十万河北灾民到了山东,只怕负担不起。”

“我已经考虑过了,可以组织他们到运河工地工作,在黄河故道挖蝗虫也需要人。”赵嘉仁回答的很爽快。怎么使用这些人力并非难事,关键是找到一个怎么样让双方都能接受的理由。

“他们若是干的不好,那该如何?”

“他们本就是来逃荒的,关键就在于咱们在工作上的安排,还有给的报酬。”

“若是其中有不法之徒煽动百姓呢。”

“不法之徒煽动百姓,不法之徒从来都是少数。至于百姓被煽动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这些觉得在大宋抢一把,收益大,还不会被惩罚。只要我们自己没犯错,这就是不可能的。对于那少数不法之徒,抓到之后明正典刑即可。要让大家知道,我们是真心维护得来不易的安定局面,谁都不能破坏大家都能在灾年活下去的安定局面。”

讲完这番话,赵嘉仁觉得自己从所谓官样文章里面借鉴了太多东西。但是仔细想来,这种借鉴其实没啥问题。所谓官样文章,本来就是力求讲述出正确的文章。大家之所以讨厌官样文章,不是因为讨厌正确,而是讨厌那些人利用正确的说辞去实现个人的不正确愿望。

“官家,既然山东已经讲了这些,河南呢?”

“嗯,河南条件不如山东。便问问开封知府,看看河南那边是不是愿意。”

山东与河南几乎是同时接到命令的。文天祥看了之后倒是非常爽快的对参加会议的河南负责官员说道:“我觉得咱们河南应该可以这么做。”

“我觉得不可。”河南战区司令李云立刻表示。

在山东那边,战区司令沉声说道:“骑兵部队已经到位,会把那些围攻惠民镇的匪徒一网打尽。”

看着那帮家伙们的表情,司令员觉得自己的态度可能过于郑重,便挤出一个笑容,“我们已经在黄河南岸派了八个骑兵营,那些土匪们根本掀不起风浪。”

那些有过从军经验的官员干部对这话就很淡定。大家都经历过战争,知道大宋正规军的厉害。敌人棘手的地方只在于他们正面打不过之后会瞎跑。对于那些没有经历过战争家伙,这感觉就大大不同,他们浑身都透露出各种不自信。

以前的宋军是贼配军,军人在文官面前地位低下。新官制下,学社出身的地方主官在战时自动成为军队的学社副职。军中的学社负责人则是直接成为地方官体系当中的学社副职。这种职务可以直接参与军政和民政的核心讨论。讨论民政,以地方为主。讨论军政,以军队为首。于是司令员看向济南知州李杰,希望这位有过从军经验的年轻知州能够在这样的局面下安抚那帮没有战争经验的文官。

看了司令的表情,知州李杰点点头,接着扭头对官员们说道:“你们是不是觉得土匪既然敢来,那就一定有过人之处。至少和咱们打,他们能打赢?”

有几个想表示敌人打不赢的家伙想说话,却又觉得这局面不太对劲。知州李杰明显不是对他们说话的,于是就把话憋住了。其他都不吭声。

李杰心里面很是不满,不过他也是当了兵之后才知道战争是怎么回事,战斗是怎么回事。现在参加会议的这帮人里面很大一部分既没有战争经验,也没有战斗经验。在学社的会议里面讲述过这帮人,就是勇于私斗,怯于公战。

“你们打过群架么?”李杰尝试用自己的私斗体会来让那帮人弄明白,“打群架的时候,其实我们不愿意带几个愣头青。本来大家就是打打,也没真的要把人打伤。但是有几个愣头青出来,下手不知轻重。于是很多人都怕这样的人。因为官府懒得理他们,也没有杀他们的理由。下面的人若是把他们给杀了,自己要吃官司。不把这班人打死,这帮人又阴魂不散。现在这群土匪就是这样。”

这番话里面杀气腾腾,那些有过从军经验的都脸色凝重,大家知道这次对于土匪是要彻底歼灭。没有从军经验的,也感觉事情貌似不太对劲。这位济南知府的话里话外都是要杀人的意思,听起来就瘆人。

“我们是官府,他们是贼寇。我们官府认真起来,就胜过贼寇百倍。若是有人还觉得贼寇能胜过官府,我劝他还是别做官了。官做成这样有什么意思啊!”李杰的河南腔调中已经蕴含着强烈的怒意。

河南与南方话不同,与客家话倒是同源,都是几次河南移民南迁的时候带到南方的河南话。南宋官话里面河南腔调的影响力很大。李杰不是杭州人,而是货真价实的河南人。即便如此,他的河南本地腔也能被官员们轻松听懂。

众人都知道李知州是真的怒了。于是那帮最初还有些害怕匪徒的家伙立刻就应道:“区区匪徒绝非是官军对手!”

“官军一定可以把匪徒打得落花流水!”

李杰翻了翻眼睛,愠怒的说道:“你们都在胡说些什么。我要你们自己不要怕匪徒,可不是要你们在这里喊深刻空口号。官军本来就能把匪徒打得落花流水,但是具体打法可不是我们在这里胡想出来的。所以大家要做的是树立自己的信心,而不是拿别人当挡箭牌。我再问一次,你们自己怕不怕匪徒!”

不管真心假意,官员们都应道:“不怕!”

“不怕就好。”李杰也懒得再多说。他已经下了决心,对于那帮嘴上说不怕,心里面怕的要死的家伙,他一定要在他们的评价里面把这件事给写进去。李杰接着问道:“情报处在东营的人员什么时候到济南?”

“他们想带着俘虏一起过来。俘虏现在伤口化脓,需要休养。”情报处长答道。

“那就不用带俘虏了,让他们回来工作。这次他们干的不错。”李杰做出了赞扬。

被知州赞扬的刘宠此时正坐在夏日的医院里面,看着医生给被俘的匪徒处理伤口。这帮人都吃了枪子,那帮正面作战的家伙被打倒六个,两个当场被打死,被俘的四人中,首领被刘宠干掉示众,剩下的三个人都是上半身中枪,伤了内脏。一路颠簸,现在只活下来一个。

另外追击中被打伤的,都是腿部或者臀部受伤,到现在都活着。只是取出子弹之后,伤口化脓。此时医生用蛆虫法给他们处理化脓的伤口。

便是觉得恶心,刘宠还是观察着这些白花花的小东西很快就把看着黏糊糊的一大团斑驳伤口完全覆盖。又过一阵子,医生用小毛刷把把白花花的小东西都给扫掉,刘宠见到剩下的地方都是鲜红的生肉,虽然看着吓人,却在没有那种腐烂。最奇妙的是,那些鲜活的人体上血管看着非常明显,却连最细微的血管都没有被咬破。这下刘宠对这种技术完全有了信心。

“还真的如此。”刘宠点头。这下他对蛆虫法更有信心。

正准备去找医生询问传播病菌的蛆虫和实验室里面弄出来的无菌蛆虫有啥区别,和刘宠同来的班长就叫住了他,“刘科长,东营贸易站的同志请你过去。”

之前的时候,班长对于刘宠还没这么恭敬。和刘宠一起对土匪实施了反击之后,班长的态度就大大不同。尤其是见识了刘宠那干净利落的割喉之后。

刘宠跟着班长就前往东营的贸易站。在这边建立贸易站还是刘宠提出来的。黄河在东营这边在入海,刘宠觉得可以充分利用这里的水运便利,对大元实施情报战和贸易战。如果大元的农产品和畜牧产品都运输到大宋这边,大宋向大元输出工业品,想来能够对大元造成一定的影响。

见识了蝗灾之后,刘宠开始觉得自己最初的想法也许太想当然了。大宋这边能搞的事情,大元那边未必就能搞。大宋这边已经能够很好的对抗自然灾害,大元这边明显不行。而任何一次自然灾害之后,所有正常的贸易在一两年里面都会变成不正常的举动。灾年自然有灾年的正常,譬如其实没堆积多少物资的交易点就成了很多不法之徒眼中的肥羊。

带着这样的自我否定情绪,刘宠抵达了交易点。筹备这个交易点的是东营国营供销社的一个小干部,刘宠见过此人几次。这位小干部站在另外一个刘宠没见过的人身边,见到刘宠,小干部连忙介绍道:“这位是我们这边税务局的陆局长。”

在大宋,局长很多。东营税务局的叫局长,大宋情报总局的局长也叫局长。不过双方的待遇实在是相差甚多。这位税务局局长大概是个正科级别,或者是副处级别。情报总局的局长则是正厅级别。所以刘宠只是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就等着对方先说话。

陆局长有三十来岁的样子,他有点陪着笑说道:“刘科长,现在对面有说法,想用大元的元宝交钞换我们的粮食。而且价格很高。我们自己要交钞也没用,却不知道情报部门是不是觉得有用。”

刘宠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大元的元宝交钞就是个纸币,刘宠对大宋的纸币非常有信心,对于大元的纸币就完全没信心。因为大元的纸币是依附在大元之上的,而刘宠本人的工作就是竭尽一切办法摧毁大元。

“我觉得他们还是拿金银吧。”刘宠答道。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