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四十一章 被殃及的鱼

作者:鱼豆腐盖饭字数:2150更新时间:2018-04-16 22:57:34

京兆府,种家府邸,绵延足有数千米方圆,自种世衡以来,种家三代在西军中为将,在西北之地根基深厚。

今日的种家府邸气氛略显压抑,种建中坐在高背大椅上,目光冷冽的看向站立在下方的种浩。

“某给你的命令是将吕大人护送至居处,你是怎么做的?”纵然是面对自己的亲儿子,种建中发起怒来,依旧让人发自心底的畏惧。

种浩垂着头不敢说话,他虽说对吕璟不太有好感,但若是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也必然不会视而不管。

“自己去领二十鞭,查不出始末,剩下的三十鞭一起补上。”挥了挥手,种建中直接开口喝道。

周围的侍奉的种家仆人面色顿时一变,二十鞭说重不重,说轻可也不轻,自家老爷可真下得去手。

种浩似乎也习惯了老父的作风,没有多言,直接应了一声,起身自去领罚,种家治家之严谨,可见一斑。

种浩离开后不久,一个龙腾虎步的壮实男人踏步从院外走了进来,眉头微微有些皱起。

“若是要为那小儿求情,就不必了。”种建中神色不改,开口说道。

“大兄多想了,浩儿罔顾军令,自当受罚,是老三那里有消息了。”

来者身材远比种建中要魁梧许多,面相迂阔,给人的感觉似狮子一般威猛,正是种家中生代代表之一,种师中。

“如何?折家怎么说?”

面对自家大兄眼中的期盼,种师中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折家说了,此事只有章帅出手,方能保那小子无虞。”

种建中不由的叹了口气,章楶要是肯出手,也就不会一直到现在都巡边未归了。

“大兄,此事某觉得我们种家也不宜牵扯太深,那吕惠卿纵然暗中有百般手段,也不敢将官家答应我们的饷银吞没了去。”种师中犹豫了下,开口说道。

“端孺,你是要为兄一辈子心中难安?”不出意料,种建中直接开口拒绝。

不仅是因为他和吕璟一路上相谈甚欢,更是因为后者发明的酒精在西北活命无数,种建中爱才,自然不能眼看着一个新星如此毁于一旦。

“如此,就只有大兄你出面,给那小子找个活计了。”

种师中熟悉自己大兄的脾气,早就准备好另外一个方案。

“详细说说。”种建中也来了兴趣。

“吕小子归根结底是奉官家的口谕来送银子的,再加上他此前发明酒精的功勋,在咱们西北不少人都承了他的情,并非毫无根基。”

顿了一顿,种师中接着说道:“此次事端究其缘由,是吕惠卿恼怒官家厚此薄彼,暗中施展的手段,本身也没有将吕小子放在眼中。”

“你的意思是?”种建中目光亮了起来。

“拖!大兄不是说那吕小子手下也有一帮好兵吗,那不如干脆就将其暂时归入军中,大战在即,谁也说不出什么。”

“等打完了这场仗,那吕惠卿若是还敢揪着不放,章帅可也不是好惹的,再说,大兄到时候随手给吕小子些功勋,将功抵过也能逃得此劫。”

种建中一口气说完,狠狠喘了几口气,他实在不擅长做劝人这种活计。

“这种拖字诀,不像是端孺你的手笔啊,何方高人出计?”

种建中神色间的郁结缓和不少,只要能在正是定罪前救走吕璟,以后自然也就好说。

“不过是个姓韩的小崽子罢了,有点机灵劲。”种师中随口答道。

种建中点了点头,也没有多问,从他如今打探的情况来看,这显然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

“来人,通知孙小道友前来。”开口支使一声,种建中忽然想起一事。

“郭逵老将军的那支亲族?”

“老将军打富良江之战的时候,确实在荆湖南路一带逗留过很久,再加上平息溪蛮叛乱的时间,如今已经无可印证。”

种师中没有往下多说,将士们征战在外,偶尔把持不住留个种,也是常有之事了。

“也好,此事郭家自己处理就好,只是那个郭鸿要派人盯紧了,他似乎对大郎怨念颇深啊。”

“好,我这就去安排。”种师中点了点头,拱手离去。

孙寂然的身影很快出现在院子之中......

时间匆匆流逝,一个多时辰后,孙寂然离开种家宅邸,再度奔向京兆府大牢。

只是等他被狱丁们引到吕璟所在的牢狱之时,却忍不住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

方方正正的木头桌子居中摆放,四周围了一圈狱丁狱吏,手中握着手指大小的方块,气氛正是热烈。

再看自家官人,吕璟悠哉悠哉的斜靠在角落,手中捧着一卷书籍正在研读,身子下面,竟然还铺了一张皮毛!

孙寂然顿时感觉自己脑袋都大了,几个快步走到吕璟近前,一时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有结果了吧?”吕璟笑着放下手中书卷,开口问道。

孙寂然无奈的点了点头,随后将种建中提出的办法说了出来,本以为吕璟会感到惊讶,谁曾想竟然依旧满脸平静。

“大人您早有预料?”孙寂然忽然想起了下山前师父和自己说过的话语。

“并没有。”吕璟摇了摇头,将手中刚刚由聂家送来的书籍放下,慢慢为孙寂然解释起来。

片刻之后,孙寂然脸上也浮现出了然神色,如此一来,一切倒是都说得通了。

“大人您当时就不该留下他们,凭白让自己卷入了大人物的斗争里。”

吕璟微微一笑,他当时又怎么能够想到,本来依仗牢城营得以活命的郭鸿,不仅没有感念他们的恩德,反而反咬一口,借此攀上了军中的关系呢。

这次也是他疏忽大意,没想到这看似上下一心的西北也有诸般斗争,他虽然奉官家口谕前来,可数百万两白银只给章楶,其余边帅只能眼睁睁看着,若是不搞出些事情,才是怪事。

“这样也好,就当在西北镀一下金,前段时间风头倒是太劲了。”自言自语的说了句,吕璟径直朝孙寂然摆了摆手。

孙寂然心领神会,直接起身离开,他还要向种建中转达吕璟的意思,才好开始操作。

孙寂然离开后不久,吕璟叹了口气,无奈的将手中书籍放下,隐隐可见上面的中庸二字。

“终归还是学不来啊,以直报怨才是王道。”吕璟脸上浮现一抹笑意,随后抽出另一本放在身侧的书籍,却是尉缭子十三篇......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