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21章 求同存异很难

作者:周经经字数:2118更新时间:2018-03-13 23:57:52

“滚!给我滚!”房间里面倪小碧再次嘶哑的喊出声。品書網

“你走吧!”倪厂长的老婆抹着泪,过去想要将曹立推开。曹立却下意识的做出了过激的反应,把她给一推,强行矗在了倪小碧的房门口,大声道:

“小碧,你开开门啊,算是我错了好不好,我给你道歉,你别这样……你说,你到底要怎样才能原谅我?”

这最后一句话曹立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耍着狠意才说出口来的,半晌,房间里没有人作声。

“行啊,你要我原谅你对吗?那你给我跪下!跪下!”倪小碧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嘶吼。

“我跪你n妈个……”曹立觉得特别的屈辱,长这么大可从来没有受过这种罪,恶从胆边生,不想再接着怂,跳起来一脚踹在倪小碧的房门,一边叫了一声痛,一边转身想走。

啪——

倪厂长一巴掌扇在他的脸蛋,发出清脆的声响。

“你他t妈——”曹立右手高抬,差点一巴掌给扇回去,但终归是没那个胆量,倒把倪厂长吓了一跳。

“你这个苕儿!”

曹东健飞也似的从沙发跳起身来,又是一巴掌扇在他儿子脸,然后拼命把他往外推。

曹立却作死般的又转了性子似的,是不出门,还一把将他老子给推倒在地,将鞋架都撞翻。

“滚,都给我滚,你还说爱小碧,你居然连我都敢打,我看你是根本不想混了……”倪厂长缓过气来,指着曹立父子俩大骂。

吱呀,倪小碧的房门突然打开了,倪小碧从房间里面冲出来,身穿着睡衣,披头散发的像一个女鬼,一侧脸肿得像猪头,看来昨晚曹立在她的脸真是用了功,啪啪的打得那是贼给力,不然也到不了这样的效果,怪不得这小公主一回家一头冲进屋子里躲在里面不出来呢,原来根本是没法子见人……

游子诗想到他们会反目,但万万没想到,他们居然会这么的给力,我是给你们一个小小的剧本而已,你们这也太过于卖力了一些吧,对不起,真想给你们俩一人加一个大鸡腿,再道声辛苦了……

倪小碧扑去,对曹立大打出手:“你不是人,你孬种,你打了我,还想再打我爸爸,我跟你拼了……”

双方一片混战,按游子诗的评估,大概两边各自的战斗力均在倔强青铜级别,但也别小看了青铜,爆发时,战斗力一样是惊人滴,完全可以媲美最强王者啊……

倪小碧被父母给拉开,那边门口曹东健算是拼了老命也把曹立给拉开,两人狼狈的坐在通道处,老曹身子向后半躺在地,抱着曹立不撒手,一把老骨头都快要散架了。

游子诗在一旁笑了个半死,这个愣头青曹立啊,可真是有种,有骨气,可真是堂堂的大汉子,特值得赞扬,给你点一万个赞好吗?嫌少啊,再给你补几个零……

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撞了这样一场大戏,也算是值了……

倪小碧偶然回头一看,自家的客厅沙发,游子诗正坐在那里冲着她露出一脸似乎正在看电视连续剧一般专注的微笑呢,不由得一惊,退后几步,躲在了她母亲的身后,低声发问道:

“他怎么在这里……”

昨天游子诗发狠时候的样子她还记忆犹新,再加后来发生的事情,吓破了她的胆。

晚,回到家之后,哭了大半夜,她才突然缓过一口气来,才总算想明白,游子诗当时的行为是故意在给她挖坑,偏偏她当时还以为游子诗只是在吓吓自己……

她是被吓大的么,当然不是,她一个女孩子,从小到大,有什么好怕的,学的时候,女孩子欺负她,她骂人家打人家,男孩子欺负她,她告诉老师让老师去收拾,出了学校也是一样,一样拉帮结派的,从来只有她们这群人吓坏人家的,没有几个人能拿她们有办法……

昨晚受的屈辱是从来都不曾有过的。

她对游子诗耍泼,换来的却是她打死都未曾料想得到的结果。游子诗没摸她也没打她,只是把她丢在了那里……

最终,她受的气却来自于她自己的男人曹立……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倪小碧对曹立更加的憎恨了,人家只是装模做样装腔作势的甩出几句话,搞出点声音,他竟然脑残般的了当,对自己大打出手……

她恨游子诗,但她更恨曹立……

此刻,让倪小碧感到不解和害怕的是,游子诗突然又找门,是想干什么……

当你和一个人发生冲突心里正疯狂的想要对其报复、犹豫着、盘算着想要去找对方麻烦的时候,这个时候,突然被对方找门,心理必然会大惊,那种心理的优势会一瞬间被对方所击垮。

此时,倪小碧正是这种心理。

“哦,是这样的,你们都过来,看看这段视频吧,曹立你也来……”游子诗将手机的一段视频投射到倪厂长家的电视机面,播放给大家看。

车流复杂的马路,只见一辆牌照尾数为三个九的小轿车在前方一直故意屡次三番的别车,走走停停的,忽慢忽快,忽左忽右,将后面一辆车给别死,好几次差点发生了险情,险酿成追尾的事故……

在县大院子门口,有一个画面显示,车子里面的驾驶人是一个二三十来岁的女子,旁边坐着一个年轻的男子……

看到这视频,倪厂长的脸色不太好看了,更加的凝重,回头看着游子诗。

游子诗很淡定,微笑道:“昨天晚我参加晚会,领导给我派了一辆车,这是车的行车记录仪给拍到的,领导本来发了飙,要追究并问责,我给拦下了,是这样的,年轻人嘛,哪有的有不犯错的呢,回去总会有长辈管教,我还懒得去插手,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是家里没人管,或者完全不受管教那是另外一回事的了……你们说呢?”

一群人全部不作声,黑着脸。没人接下应,倒像这年轻的游子诗反而才是这场景下最为老成的大领导。

游子诗将目光从他们脸一一扫过去。和

曹立掉了两颗门牙,说话走风。倪小碧抱着她妈妈的手,脸肿得很感人。至于另外两位,全部看着倪厂长,指望他做主。

游子诗转向倪厂长:“这事完了,还有一件事情……”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