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二十二章 离别

作者:绯炎字数:4843更新时间:2018-05-16 21:58:31

“没什么问题吧?”方鸻想起先前在废墟之中经历的事情,不由有些关切地追问了一句。

红叶摇了摇头:“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一些骚扰而已,龙火公会的实力摆在那里,不过临死之前的疯狂罢了。他们和邪教徒勾结,死定了,尤古朵拉副会长让我回去体验一下,毕竟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方鸻之前听红叶说过,塔波利斯橡木骑士团有三个副会长,尤古朵拉是分管新人培养的副会长,本名艾可可,外号‘银币’,是中国赛区排名前一百以内的选手。

姬塔与他闲谈时也提起过这个人,据说是个相当好说话的人,不过性子有些古怪——提起这件事时,未来的博物学者小姐一脸的欲言又止。

红叶看着他说:“我是来向你道别的,顺便来向你说一下你之前问的那件事情的答案。”

方鸻点点头。

“公会里参与这次任务的成员都复活了,回忆队长也没遇上什么麻烦,”她有些疑惑:“但怎么忽然问起这个?那幻境之中不是死寂区不是吗?”

方鸻于是把艾缇拉弟弟的事情解释了一遍。

红叶显然有些惊讶,原住民忽然失去星辉而不能复活这样的事情,之前的确闻所未闻。

不过惊讶归惊讶,她并未追问下去,艾塔黎亚光怪陆离的事情太多,这件有些奇怪的事情她也就姑且一听而已。

这时塔波利斯的骑士前来催促她离开。

于是红叶也只能向方鸻告别,不过临行之前方鸻提了一下自己不久之前在废墟之中的所见所闻,本意是让她小心留意龙火公会。

“还记得吗?那个大姐头在旅者之憩时就对上了我们,当时吴迪与琉璃月还在,他们时银林之矛的人,”方鸻说道:“我总觉得他们是背后有所依仗——”

“别担心,”红叶摇摇头:“我们也不弱,就算加上拜龙教徒,我们也一样能让这些人好看。”

“那样自然最好,不过如果遇上什么麻烦的话,”方鸻提了一句:“记得来找我,我虽帮不上你们什么,但好歹也算多里芬此事的亲历者,说不定可以帮你们合计合计。”

红叶有些意外地看着他:“你在担心我们吗?”

方鸻没有答话。

这只是出于对于朋友的衷告而已,虽然拜龙教徒与龙火公会在多里芬干的事情也不会让他有多少好感,本能地将对方摆在了敌对的位置上。

红叶像是理解了他的意思,默默对他说了一句:“谢谢。”然后才带着那骑士转身离开。

方鸻看她与塔波利斯的众骑士一起消失在沙滩尽头的森林中,才转过身来。关于那件事红叶没有问,他也没有提这个问题。

其实原住民忽然失去星辉而不能复活这样的事情,之前并不是闻所未闻。

两人甚至不久之前就亲身经历过这样的事件,三十年前的多里芬,除了寥寥的幸存者之外,大部分人最终都化为幽魂被束缚在这片土地上。

死者星辉湮灭,化为尘埃,三十年前的那一天,多里芬附近的三座圣殿在那次灾难之中没有收容到任何来自于那座陷入火海之中的城市的星辉。

正因为这场灾难如此典型,因此他才会向红叶询问塔波利斯橡木骑士团在幻境之中的伤亡情况。

但出乎预料的是,橡木骑士团的所有人似乎都没遇上什么麻烦,设想之中的情况并没有发生。

死在幻境之中的人,似乎与那场灾难之中的情况有些差异,而就算是被尼可波拉斯之影亲手杀死的回忆,星辉也没有消亡。

不过这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方鸻知道幻境之中的尼可波拉斯之影的大部分力量其实是来自于米苏,而非是龙之金曈,因此它解答不了那个疑问——是不是被黑暗巨龙杀死的人,星辉会直接消亡?

他事后不久向迪克特询问过有关这件事。

但不出所料当日三人当中其实也只有米苏最为了解黑暗巨龙,其他人对于这种至邪生物的了解仅限于纸面,而历史之中有关于黑暗巨龙的记载似乎也并未提到这件事。

当然方鸻其实并没有抱太大希望真相就是如此,因为假设黑暗巨龙有这样的力量,理论上人们不应该会轻易忽略才对。

只不过历史上倒的确有一些相关的只字片语的传说。

“看到龙翼的人,就会看到死亡——”方鸻想起自己在旅者之憩所听到的那个传闻,那其实是一句流传在屠龙者之间相当古老的谚语。

“只是不知道这里的死亡,只是字面上的意思,还是另有深意。”天蓝有些抱怨地将手中拜龙教徒的胸针叮一声丢到那堆战利品之间,如此说道。

船上的大副告诉他们离起锚还有一点时间,再加上小艇载货前往贝里奥号上暂时也还没回来,所以他们才会留在沙滩之上整理战利品。

艾缇拉受了伤,脸色苍白地吧半靠在担架上听众人讨论有关于拜龙教徒与黑暗巨龙的一些线索。

而同样是伤员的姬塔则在一旁负责照顾这位精灵女士。

说起来——

他们进入多里芬的本意其实是为了调查她弟弟的死的真相,不过此行他们的经历之丰富有些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而事后的收获当然也很丰富。

虽说忠贞者的印记留给了希丝与胡地,狂热者印记在离开‘副本’之后化为了没有属性的金焰之环,虚妄胜利之刃在场景之中被毁,但方鸻拿到的悔恨权杖却是一件实打实的强力魔导器。

那件魔导器在幻境完美解开之后,上面的等级限制也随之消失,不过加力量和感知对他来说没什么作用,他干脆交给了狮人瑞德使用,这两个属性正好是圣骑士的主属性,而且D+品质的装备本身也比狮人原本用的一把白板大剑好太多。

说来方鸻还有些奇怪,按说艾缇拉和瑞德等级也说不上低了,怎么这个队伍能这么穷的?

当然这问题也只是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而已,他正好看到洛羽清点到那几张字画与雕像的赝品,那些毫无疑问是希尔薇德与她的女仆小姐带出来的东西。

说起来它们也算是‘价值不菲’,当然如果真有那么顺利可以被卖出去的话。

让方鸻有些刮目相看的是,贵族少女将这些东西带出来之后就大大方方地交给了艾缇拉与天蓝统一处理计价,并没有藏私的打算。

虽然她在幻境之中时明明对这些东西那么宝贝的。

在方鸻看来,希尔薇德小姐平日里似乎也的确不是一个守财奴的样子,正相反,她对财物看得其实比较轻。

这让他不禁想到,是不是希尔薇德父亲的计划对于她来说真有那么重要,因此她才不得不想尽一切办法收敛财货。

但这也从侧面体现出她对于他——对于队伍的信任,虽然方鸻不明白对方这种近乎盲目的信任究竟从何而来,大家明明不过是才认识不久不是吗?

但无论如何让,对方的这种坦率与毫无保留的信任,也渐渐取得了其他人的认可。至少原本颇有意见的狮人瑞德,也逐渐默认了这一主一仆作为队伍之中成员的事实。

而方鸻感到的,更多的是一种压在肩上沉甸甸的责任感。

原本那个有些随性的提议,但随着贵族少女认真的态度如今逐渐正在变成不可否认的事实,让他莫名其妙成为了这个队伍的队长。

虽然其实明明有艾缇拉与瑞德这两个资深的冒险者比他更有经验,但前者出于对他的信任,后者似乎是出于一种懒散与看好戏的态度。

竟让他坐实了这个位置。

方鸻是既痛苦又兴奋,痛苦的是这虽然是他一直以来的想法,如今被付诸现实,但他却觉得自己并没有完全做好的准备,有些赶鸭子上架的味道。

不过兴奋的是,他发现自己虽然手忙脚乱,但终于也渐渐稳住了阵脚,有些似模似样起来。

洛羽清点完战利品的这个部分,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看着他。

方鸻对他点了点头,一边将天蓝丢进战利品之中的拜龙教徒徽记拿起来,放到一旁,然后瞪了后者一眼。

吓得法国小姑娘吐了吐舌头。

方鸻意识到这些东西之中少了一件卷轴,他清楚地记得那是希尔薇德让自己的女仆谢丝塔特意从院长办公室之中找出的东西。

要换在以前,他一定马上开口询问了。

但现在,他却先回头去用目光询问对方,希尔薇德用手撩了撩金色的发丝,微微一笑道:“那是布丽安公主委托的东西。”

“什么?”方鸻吃了一惊,瞪大眼睛看着她,他自然还记得那时候在艾尔帕欣与这位贵族小姐初见的场景:“你那时候就知道我们会去多里芬了?”

“怎么会?你的脑子呢?”希尔薇德像看一个小笨蛋一样看着他。

而这时一个声音从旁里插来代替贵族小姐回答了这个问题:“我可没让这小丫头去多里芬这么危险的地方,不过你们真是乱来,竟能从幻境之中拿到这份名单也算是歪打正着了。”

方鸻回过头去,果然看到布丽安公主优雅地走了过来。

她向艾缇拉颔首示意,后者也虚弱地点点头回礼,然后公主殿下才看着两人说道:“现在你掺合进这件事情中,我和这小丫头也不会再瞒你什么,我本意是让她去找麦格斯拿这份名单,虽然那老家伙老奸巨猾,未必会那么轻易首肯,能在幻境之中找到,也算是万幸。”

“名单?”

布丽安-卡兰希尔-渺星看了他一眼,仰起头用手伸向脑后,晃动了一下细长雪白的脖子,白金长发如瀑布一样披散开来,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三十年前霍利特学院教务人员的名单,里面一多半都是拜龙教徒,其中包括好些一直以来没有受到正义制裁的人,还有一些其他人的名字在里面。”她含混不清地解释道。

“你们一直以来都在追查这件事?”方鸻有些意外。

但精灵公主轻轻摇了摇头,她看了看一旁的希尔薇德说道:“我们调查的东西与你们调查的不是一回事,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别问太深,就算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我也不想让她掺合太多。”

贵族小姐不由掩口轻笑了起来。

方鸻却微微皱起了眉头:“麦格斯,我听过这个名字。”

布丽安看了看他,有些意外:“此人是国王的御史,三十年前多里芬灾难的亲历者,以及少数几个幸存者之一。不过三十年之后他已经早不是当年的样子了,你如果要和这个人打交道,最好小心一些。”

方鸻愣了愣,没想到马扎克要自己讲金焰之环与信送到的人,竟然是这么一位王国的贵族。

要不是在幻境之中的经历,他可能还以为此人是一位隐居的屠龙者。

这里面会有什么隐情?

听公主殿下的口气,这人应当算是先王时代的重臣之一,他不由想到旅者之憩在旅人沼泽的权势与地位,一个黑山羊商会也只能从经济上支撑这一点而已。

其背后在王国政坛上的支持者,莫非正是如此人?

他一时间想了很多,布丽安却说道:“好了,我只是来问一下你们,东西都清点好了吗?”

她用翡翠一样的眸子看了看其他人:“财物的问题清点好了吗?”

“除了那些赃物,”方鸻答道:“基本没有问题。”

天蓝与姬塔找到的‘宝藏’,如果不为外人所知自然问题不大,可这些东西背后还有可能隐藏着有关于拜龙教与多里芬的秘密。

布丽安提议将账册与一部分财物交给工匠总会处理,毕竟这有利于他们找出多里芬当年幕后的真相之一。

这个说法听起来倒是合理,不过任谁割起肉来都会心痛,方鸻自然也不例外。要不是多里芬的灾难之中与艾缇拉弟弟的死联系过于紧密,他还真不愿意相应这个提议。

至于现在嘛,也只能捏着鼻子了——

好在那位冰雪聪明的精灵公主虽然作为考林—伊休里安的官方代表,但也不是那种完全不食人间烟火的存在。

她自然看出方鸻的小心思。

“那些金币上其实有王国铸币局的印记,你们也很难用出去,材料方面除了比较重要在工匠总会上留下了记录的那一部分之外,其他的就当‘它们’丢失了吧。”

她开口道:

“毕竟重要的只是那本账册而已,当然也不要太过分就是了。你帮了工匠总会一个大忙,他们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帕克听了忍不住尖叫着蹦了起来:“万岁!”

方鸻也松了一口气,其他人或多或少有些高兴——甚至包括圣骑士瑞德在内,那头大狮子虽然是玛尔兰的信者,可毕竟也是凡人,哪能一尘不染?

这世上还有人不希望自己的口袋能充实一点的?

布丽安笑眯眯地看着这群人,摇摇头:“没问题就行,贝里奥号已经准备好了,你们等下一趟小艇就准备登船。”

她此言一出,现场不由有些沉默。

众人好像这才意识到,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刻。虽然这里大多数人都要一并前往戈蓝德,但总有一些人要留下来。

方鸻下意识看向不远处的年长骑士。

而年长的骑士只对众人微微一笑:“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提前祝各位戈蓝德一行顺利,将来如果有机会的话,可以回多里芬来看看。”

“骑士先生……”

“好了,艾德,”迪克特看着这个年轻人,心中也有些感慨:“我知道你有心把多里芬的事情调查下去,毕竟那关系到艾缇拉女士弟弟死亡的真相,我要说的是,一切优先保护好自己,拜龙教侍一个难缠的对手。”

他停了停:“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来找我。还有,拿着这个——我还有一个不成器的儿子,说不定可以帮上你们的忙。”

他拿出一封书信,交给方鸻,方鸻虽然早先听红叶说起过这件事,但看那信上的名字,还是不由一阵头晕目眩。

那是人类的传奇英雄,罗班爵士。

“谢谢你,迪特先生。”

“你应该谢的人是我,”布丽安公主在一旁冲她眨眨眼睛:“这可是我的提议。”

“然后想趁机去看看那个‘人类臭小子’,是吧?”希尔薇德笑眯眯地在一旁开口道。

结果被后者狠狠地瞪了一眼,红着脸驳斥道:

“闭嘴,臭丫头。”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