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2章 我只能爱你?

作者:我是白莲花字数:3037更新时间:2018-05-16 21:59:26

“她老家是哪儿的?”我问道。

“是个小地方吧,我得想想。”丽姐抬头,想了片刻,“好像是叫汇水县。齐荣琨应该比我们清楚,回头叫他自己去寻。”

“丽姐,你要告诉齐荣琨吗?”

“我已经告诉他了,免得他傻逼一样的再找你麻烦,烦死人。”

我张了张嘴,以齐荣琨的性格,这会儿应该准备直接去汇水县了吧?

不过,方芷桐不告而别,始终是件不妥的事情,让他们见个面,该说的说清楚了,也不是坏事。

我在丽姐这儿待了两个多小时,潘伟回来的时候,我就走了。

晚上的时候我接到了齐荣琨的电话,他说现在在去汇水县的路上,因为走得急,很多事情没处理好,就直接扔下了,叫我帮帮忙。

我低声说:“现在我在家带孩子,你也知道,我女儿受伤了,需要我照顾,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的话,我是不会出门的。更何况,还是你工作上的事情,我真的帮不了。”

他笑了一声,“嫂子,我知道你人好,就帮帮我吧,我很快的,一定会把方芷桐带回来了。到时候我们结婚,我请你吃喜酒。”

“那如果我不帮你,就不请我吃喜酒了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嘴笨,不会说话。嫂子,你就看我可怜的份儿上,帮我一次吧。”

他笑着,那样子让我觉得他是个不懂事、犯了错的弟弟。

我想了想说:“你怎么不找穆沉言帮忙?按理说,他应该比我更有能力。”

他那头沉默了,片刻后说:“这不是,嫂子更美丽迷人么?”

我忍不住笑了一声,“别贫了,我知道,你肯定是怕他发脾气对不对?”

他不说话,算是默认了,我又说:“但他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我都知道了,穆沉言不可能不知道。

“嫂子,我……”他有些犹犹豫豫的,我道:“有什么就直说吧。”

“我自己不是个什么好人,这一点我很清楚。我也知道,自己有一天一定会出人头地的。很谢谢你们给了我这机会,但是方芷桐,她是我这辈子认定的人,我一定要把她找回来。”

我说:“你们有些事情,说清楚了,分开一段时间不是坏事。我年纪比你大,是过来人,听我一句劝,不要那么死缠烂打,该放手的时候就放手。”

“道理我都懂,但我做不到。嫂子,我不跟你说了,我这边在开车呢,马上就要下高速了,有空再联系你。”

他挂断了电话,我把手机扔在沙发上,起身进了厨房,和保姆一起准备晚饭。

穆沉言回来的时候脸色并不好看,我想他一定是因为齐荣琨的事情,才会如此的。想了想说:“齐荣琨年轻气盛的,为了女人做一些冲动的事情,那是难免的。那些,都是他们需要经历的,会成长的。至于他的公司,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吧,他不是还有合伙人么。”

顿了顿,我又接着说:“只是,他最近太颓废了,白费了你之前帮他。”

穆沉言没答话,低声问:“晚饭好了没?”

“好了,今天我也下厨了,我让阿姨上菜。”我进厨房,让保姆把菜都端上了桌,接着又去楼上把君君和暖暖都喊下来,洗了手准备吃饭。

吃饭的时候穆沉言一直没怎么说话,只有偶尔暖暖喊他的时候,他才会答话。

他心情不好,我也不打扰他,吃过晚饭之后,带着两个孩子去了楼上。君君说学校有手工作业,我和她一起完成,暖暖也在旁边帮忙,画面倒是很和谐。

突然之间,房门被人推开,穆沉言轻声喊我,“酒宝。”

我转头,他站在门口,神色淡淡的,看上去没什么精神。我立刻放下了手上的事情,叫她们自己玩,走出了房间。

我关上门,穆沉言站在我面前,低着头很认真的看我,“酒宝,今天下午,听说奚维雯被人给打了,被当众给扒光了衣服,被打的不轻,现在在医院。”

“啊?”我惊讶,仔细一想,可能是丽姐做的,因为她今天说过,不会放过奚维雯,没有想到动作这么快。

“酒宝,是不是你告诉了你的朋友?”

我也没有否认,点了下头,“嗯,今天我去看丽姐了,告诉了她真相。她作为受害人,有权利知道。”

“哦。”

“你心疼了?”我低声问。开始还以为他是因为齐荣琨的事情不高兴,现在跟我说这个,我作为他的枕边人,又怎会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没有。”他的嗓音有些冷,神色紧绷。

“没有就好。丽姐的性格我清楚,她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奚维雯的,肯定还会有后续。看样子,也不用你出手了。我想,这对你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我知道,我知道。”他连连点头,但看的出来,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

我知道他的性格,一向冷静自持的,这次奚维雯做的又这么过分,所以我觉得他一定不会再放过奚维雯,或者是给她任何一点点的帮助的。

可是,他做到了,我却没有做到。

听说奚维雯伤的并不是很重,只是因为被当众扒光了衣服打了一顿,名声不太好听,再加上她以前也有发生过一些不太好的事情,虽然是被诬陷,也过去很久了,但现在又被重新翻出来了。

她很快就出院了,出院的那天,穆沉言跟我说,暖暖伤成那个样子,他作为父亲,不能什么都不做,还是狠了心,打了通电话。

具体做了什么我也不清楚,我猜测也许是找几个人,又把奚维雯给揍了一顿。

但后来我才知道,根本不止这些。

之前奚纪安除了奚氏集团,名下还有连锁超市,但总部在国外,在国内只开了几家超市,东宜市有两家。因为奚纪安出事,超市也交给了奚维雯打理,但她没怎么做,只是交给了手底下的人,超市的生意一直不怎么好,还欠了不少债务,而穆沉言一出手,直接给打垮了,奚维雯为了还钱,把名下几套房子都卖了,但也没能填补漏洞,听说她现在在四处找工作。

这些都是胡兴凡告诉我的,那天他是专门来找我的,我看见他站在门口的时候,还不知道该不该让他进来,犹豫了一会儿,才让他进门。

他看上去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之后坐下来,长篇大论的跟我说了这些。

紧接着他还说,穆沉言和几家比较大的企业联手,现在奚维雯找工作也比较难。

我听了之后还是挺震惊的,也比较疑惑,问道:“那超市的总部不是在国外么?欠了钱,总部公司应该会帮忙还的吧?”

胡兴凡深吸了一口气,说:“那边的总部,她交给手下打理,早就被暗箱操作,两边分离开了,只是外界不知道罢了。”

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那这么说的话,奚维雯现在日子很难过了。你是为了奚维雯来的?”

胡兴凡舔了舔唇,然后点头,“是的,我是为她来的。她求我,我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一个可怜的女人。”

“其实,你可以让她在你的公司上班,不是吗?为什么非要来找我。而且,她欠再多的钱,以你的财力,想要帮她,应该也不是什么难题吧。”

我一下子就看穿了他的小心思,他的脸色也不大好看,轻声说:“她欠的钱不少,就算我再有钱,也不会帮她还的,我不是做慈善的。我让她留在我的公司,给她不低的工资,但你和穆沉言,一定会接着为难她吧?所以,我想从根本解决问题。”

我点了下头,“我也没有理由要求你必须帮她,但我也没有理由放过她。暖暖因为她,受了很重的伤,她一定没有跟你说吧?”

“暖暖受伤了?”他很惊讶,看样子奚维雯真的没有跟他说。

“嗯,眉骨轻微骨折,现在还没好。”我低声说,根本不敢去回忆暖暖刚受伤那会儿的心情。

“严重吗?我看看。”胡兴凡站了起来,急的四处张望。

我说:“暖暖这会儿睡午觉呢,你别打扰她了。”

“哦。”他似乎有些失落,又坐了下来,“我也陪着你度过了那段难熬的时光,也算是看着她长大的了,现在都不能看她一眼吗?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我,应该已经忘了吧。”

“一会儿她要是醒了,你再看她吧。”

“行。”他露出了笑意,“我不知道奚维雯做了这样的事情,所以才贸然过来的。如果知道,一定不会帮她的。”

“随你,你想帮就帮,不想帮就不帮,我也管不着。但是,奚维雯喜欢你,如果你不喜欢她,就别给她什么希望。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刻,你帮她,一定会让她觉得你对她有什么的。”

只是简单的一句提醒,没想到让胡兴凡给误会了。他说:“温酒,你是不是觉得,我就该爱你,只能爱你?别的女人,我都不能对她们好?可是温酒,你都不正眼看我一下,哪来的资格说这话。”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