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大结局】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作者:莫等闲字数:3171更新时间:2015-11-05 2:15:27

那些个干果悉悉索索地从头顶落下,又滚落到了手边,轻轻地让人有些痒意,可江锦言的手一动便被许君彦捉住,随后更是侧过了身子,替她挡住了那些干果。

这唱词仍在继续,带着丝极暖的调子。

“撒帐中,一双月里玉芙蓉,恍若今宵遇神女,戏云簇拥下巫峰。撒帐下,见说黄金光照社,今宵吉梦便相随,来岁生男定声价。撒帐前,沉沉非雾亦非烟,香里金虬相隐快,文箫金遇彩鸾仙。撒帐后,夫妇和谐长保守,从来夫唱妇相随,莫作河东狮子吼……”

唱词悠扬而叩着心扉,江锦言微微乱乱呼吸,急忙垂下了眼帘。

随后二人喝过了交杯酒,衣着喜庆的雨墨便端着一小碗的饺子进了新房,陆夫人笑着接过了雨墨手里这碗饺子,又转身递给了江锦言。

江锦言轻轻咬了一口,自然是半生不熟的。

陆夫人喜得掩嘴笑道:“这饺子生不生?”

江锦言被她望得红透了脸,好在那粉抹得够厚,直让人觉得娇美。

她低低道:“生……”

陆夫人拍起手来,笑盈盈道:“生得好!”随后她便要给屋子里的丫鬟婆子发那些用红荷包包着的赏银,自然这屋里头又是一番喜庆,几个小孩子滚了床,随后众人也都一一退下。

很快,屋里就只剩下了他二人,许君彦忙侧过身,替她小心翼翼地拨去了发间残留的干果,又替她吹去了脸上细碎的瓜果碎片,这才扶着她坐在了拔步床上。

红烛照耀下的凤冠霞帔格外显得明艳,红色的销账内时红色的嫁衣,相应相称,全然落入了许君彦的眼底。

江锦言见他不说话,快速地抬头看了眼他,又被此刻极大的紧张感击败,怯怯地低下了头,不敢再看。

这般小女儿的模样倒是让许君彦又轻笑了起来。

他的笑意直达眼底,似乎这一刻才是他最圆满的时刻,无关那些被自己抛去的功名利禄,以及那个身份……

还好,自己早就明白,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也没有迷失。

他抚了抚她的脸颊,起身道:“我先去前面会客,很快就回来。”许君彦说完便大步出了新房。

江锦言见他的身影离开,竟然觉得重重地松了一口气,这时候脸上已经红得有些发烫了。

她抬头盯着那盏蒙了红纱的明灯,不知不觉间脸上已经溢满了笑意。

不远处紫檀架子大理石插屏旁的大紫檀雕螭案精致夺目,上头摆着的冻青釉双耳瓶极细长,泛着柔和的光芒,上头的竹叶也是雕的栩栩如生,仿佛一阵风就能刮跑。

望见这竹叶,江锦言秀眉微微蹙起,唇角一勾,她突然想到了那副还没来得及画完的墨竹,起身看了看时辰,江锦言低声唤道:“雨墨……替我备笔墨。”

大紫檀雕螭案上很快就被摆上了画卷和笔墨纸砚,江锦言卸去了流光溢彩头冠,顿时觉得整个人都活泛了起来,乌发铺散在背后,她一袭红衣,唇色妖娆,袖口伸出的纤指白皙修长,握着毛笔在画卷上游走起来。

画卷上的竹林飘逸洒脱,竹叶纤细、竹节遒劲,还有往深处蔓延而去的幽径小道……

“姑爷……”门口的雨墨在许君彦的示意下掩住了嘴,笑着带了门口守着的人一一退下。

许君彦这才轻轻走进了屋子,绕过了插屏就看到了案桌旁这美人如画的一幕,江锦言已经除去了头冠,一头如瀑的乌发随着她的动作不断滑至胸口,黑红交映间满是魅惑。

正要抬头,江锦言突然觉得耳畔一热,甚至还有轻微的酒香,顿时她手中的动作一顿,急促地开口解释道:“那双耳瓶上的竹子刻得好,一时想到了这幅画,想着你还不曾来,就先画完……”

她见后头没有声响,红着脸问道:“你喝醉了?妾身伺候你更衣……”

腰间一紧,耳边的声音暗哑低沉,“锦言……不许对我自称妾身。”

江锦言想要回身,却被他的手牢牢扣在了怀里,一时之间动弹不得,却察觉到了两人隔着轻薄的衣衫能感受到的越来越高的温度……

“君彦……我去给你倒醒酒……”汤字还没说出口,自己的手已经被他制住了,手里那支毛笔也被他夺到了手中,一下子丢进了远处的笔筒内。

“君彦……”

嗔怪声带了丝娇憨,更多的是骤至的紧张感,自己知道会发生什么,可却难以放松,也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前世依稀记得的新婚之夜,自己也不过只记得疼痛和难忍,还有对未来的迷茫,想到这里,江锦言的身子一僵,强烈地不安起来。

许君彦感受到了她的异样,将她的身子扳了过来,“锦言,怎么了?我弄疼你了?”他紧紧皱着眉,扶住了她的肩膀,抬起了她小巧精致的下巴。

江锦言微微后退了半步,想要远一些,能让自己暂时不被强烈的气息所包裹,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开始怕了。

她低下头,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轻轻诉说,“君彦,我很怕,真的很怕。”

许君彦将她抵在了桌沿,低头用唇印上了她的额头,接着缓缓移到了耳畔,“别怕……我在,以后我再不会放开你,一生一世,若有来世,依然无悔,一直会在。”

在他极轻极慢的动作下,江锦言合上了眼,努力感受眼前这个男人在心底的每一寸角落。

许君彦将她一把抱到了身后抵着的紫檀案桌上,随后一把扫掉了桌上的笔墨纸砚,那一副墨竹映衬着江锦言一身的红衣,彻底点燃了许君彦眼底最深处的火焰。

“你知道你在哪里么?”许君彦的呼吸重了起来,他捉住了江锦言无措的小手,放在了自己的双眼前,又缓缓下移到了胸口的位置,“你一直在这里,从儿时在御花园的紫竹林见到你的那一刻……就再没移过位置。”

手上能感受到心脏强烈的跳动,“你一直爱竹……”江锦言心里一紧。

自己儿时的确去过御花园,只是自己历尽了这么多年,早已经记不清了。

“锦言,那是因为你。”

江锦言轻扬起了嘴角,“你等了我这么久……”

这么这么久……久到连自己也不知道,久到再也不可能忘掉,久到已经将这么一个人活成了自己身边的气息……

她随后重重地释然了,伸手勾住了这男人的脖子,“告诉我,在文州的时候,若是找不到我……”

他盯紧了她的眼眸,“你若是不在了,独自活下去……于这世间独行不是我能做到的……”

他的眼眸如画,又深沉如一汪潭水,“锦言,我爱你,爱到不知该怎么想象自己的放手,也根本想不到自己会过上没有你的日子。”

江锦言望着他如墨的眼眸,莞尔一笑,亲上了他的眼睛,浅浅的一个吻却在不断地下移中变得火热。

“锦言……”

“我在。”

许君彦的大手紧紧扣住了她的脖子,此刻所有的感知都落在了舌尖,交缠中激起无数的眷念。

他的声音愈加暗哑,“锦言……可以么?”

江锦言按住了他的手,随后顺着他的手臂滑到了他的背后。

“我愿意。”三个字很快就化成了一滩温热的春水,融进了轻吟中……

红色的嫁衣滑落至地上,随后是里衣,最后是薄薄一层的肚兜,红色的肚兜映衬着如水的肌肤,她的身段如柳一般修长柔美,纤腰不盈一握。

江锦言迷乱的眼神在肌肤被突然而至的凉意包裹时大大地睁开了,她缩了缩肩,“君彦……”

许君彦极快地用身体护住她,挤走了她周身寒凉的气息。

缓缓倒在了那副墨竹图上,犹如一朵瑰丽的海棠,强烈的攻势让江锦言越发软了下来,身后墨竹点点,飘逸洒脱……

“君彦……”

她微微抬眸,略有些红肿的唇愈加妖艳,红唇轻启,瞬间点起了无尽的火焰,“我冷……”

许君彦眼眸愈加幽深,一把抱起了她,快步走向了被大红幔帐遮住的拔步床。

大红色的床上,许君彦忍住了拥有她的动作,再一次抬眸凝视着她,“锦言,睁开眼,看我。”

江锦言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似乎都挂上了羞怯之意。

“从此,再不分开……”

缓缓进入,用唇瓣吻住了她,感受到她紧咬着牙的痛意,在她耳边缓缓轻语,极尽暗哑却又带着一丝诱惑,“痛的话,咬我。”

江锦言紧紧皱着眉,却被这话击中了心底,越发柔软下来。

突然而至的一阵的痛意,握着他肩膀的手也猛地一紧……

“还疼么?”

江锦言的睫毛上挂着点点的泪水,雾气朦胧的眸子愈加魅惑。

“好一些了……” (=半-/浮*-生+)www.banfusheng.com

渐渐重叠交缠的人影在夜晚越发透着暖意,红烛下的幔帐春意融融,连月光也照不进……

许君彦吻上了她的泪痕,一次又一次地吻遍她的眉眼,似乎要将她就此刻在心底,镌于骨髓。

大红幔帐外的红烛缓缓燃烧,摇曳不停……

“和我走,去江南……”

“好……”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全书完

【招募作者】网文作者正成为香馍馍,年入百万,身价千万的作者已不再是新闻。如果您对写作感兴趣,请加入书殿写作群(qq群号:490028040),实现写作梦想!更有不菲收入!

本作品为的正版授权作品,感谢支持正版阅读。盗版将承担法律责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