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1:(方李)老爷!夫人又在写休书了!

作者:莫等闲字数:3142更新时间:2015-11-07 0:51:40

番外(方李):

“爷,昨日林大人送来的歌姬在闹着要上吊!”

清风跑得连帽子都歪了,他气喘吁吁地冲进了书房,“爷!您先别去衙门,那里闹起来了!”

方立谨蹙了蹙眉,不悦道:“上吊也要闹起来?莫非是府里没有趁手的白绫?本官是清官,不是贫户!”

这时候,一个披头散发的美艳女子哭得梨花带雨,冲进了书房。

她瞥了眼这洛阳调来的方大人,心里更是一阵窃喜,这方大人可是就一个母老虎一般的夫人,要是自己能抓住他的心,从此还不是独宠一身?

“老爷……妾身哪里做错了,妾身哪里不好?林大人将妾身送进了方府,那妾身生是老爷的人,死也是老爷的鬼……”

方立谨脸色一暗,俊美的面容也带了层阴冷,“你说什么?”

那歌姬一窒,哽咽都噎在了喉中,她瑟瑟发抖道:“老爷……妾身是……是……”

“留,就去夫人那里签下卖身契,夫人倒是缺几个箭靶子,若是不想留的话,就滚回林家,顺道告诉林大人,本官消受不起。”

清风心里一阵窃笑,这种货色也敢来觊觎自家爷?自不量力。

那歌姬两眼一翻竟是要倒在地上。

方立谨微微扬眉,“这是要留下了?来人……”

清风撸了撸袖子,“是!小的这就将这位姑娘押去演武场!”

“不不不……我走!我走……”那歌姬连滚带爬地爬了起来,再不敢多看方立谨一眼,扶着墙冲了出去。

“老爷,夫人在写休书了!”一个丫鬟又冲进了书房。

方立谨听了这话,一把丢开了手里正要拿起的官帽,再没了方才的镇定自若,他急吼吼地朝着那前来通风报信的丫鬟喊道:“什么?夫人又在写休书了?少爷呢?”

那丫鬟万分委屈,扁着嘴道:“夫人不肯见少爷,还说少爷就留给……留给……”

一旁站着的清风忍着笑捂住了嘴。

方立谨索性将手里拿着的官袍玉带扔给了清风,急声道:“留给什么?你倒是说啊……”

那丫鬟带着哭腔道:“夫人说小少爷就留给老爷昨日带回府的小妖精去!夫人还说要闯荡江湖,再也不回来了!”

方立谨脸色一顿,为难地珉起了好看的薄唇,随着年龄的增长,那俊朗的面容更是添了风华,他瞥了眼这丫鬟,高声对清风道:“去,替老爷我收拾行装。”

“啊?”清风脑子顿时就不好用了,他一愣,“爷您要去哪里?又要调走了?”

方立谨将身上的官袍扯下,“还做什么官判什么案……我要陪夫人闯荡江湖去。”

拿着休书站在门口李茜云轻咳了一声,黑沉着脸迈进了书房,“方立谨!这回的休书你可以签了么?从此我这母老虎再不碍着你的风流韵事。”

一看这情形,清风急忙使着眼色,等丫鬟婆子纷纷离了书房,还贴心地关上了书房的大门。

方立谨顿时就垮下了脸,上前拉住了李茜云的衣袖,摇了摇她,低声道:“夫人……今日我跪脚踏还不行么?”

李茜云别过脸去,“不必再顾左右而言他了,这休书你签还是不签?”

方立谨摇了摇头,“不签。”

“不签我签!”

李茜云狠狠抬了抬下巴,她疾步走到了书桌旁,拿起了一支毛笔,瞪了眼方立谨就要下笔。

“夫人手下留情!”方立谨满眼含泪,“这休书到时候也是要呈给本官的,本官判案又不能徇私舞弊……”

李茜云转了转手里的毛笔,恨恨道:“那便送去洛阳!”

方立谨缓缓靠近,“夫人,你不是要吃如意糕?我去买。”

“今日胃口不好,什么也不想吃。”李茜云再次别过脸。

就在这时方立谨迅速出手,一个侧身后一把夺过了她手里的那张休书,可李茜云早就有了准备,眼疾手快之下一脚绕开了他的禁锢,一手按住了他的肩,随后就着他的肩就是一个侧翻,又抓住了休书的另一半。

“方立谨!你放手!”

方立谨望着这张近在眼前的娇美面容,心里如同起了涟漪的春水,他低低一笑,放开了休书的同时一把抱住了李茜云,沉声在她耳畔说道:“休书可以放,你……恕难从命。”

李茜云红着脸便要挣扎,可却分毫奈何不得他,干脆低下头不理睬他了。

方立谨见她沉默便是心里一紧,用力抱紧了她,满是心疼道:“这是怎么了?”

“你别管我!去管那个狐媚子就好了,我不会哭不会闹也不会上吊……用不着方老爷您在这里费心费力。”她扁了扁嘴,一张娇俏的脸满是悲愤。

噗嗤一声,方立谨听了这醋意满满的话,笑得抬不起头,“茜云,我们还是省些功夫去吃如意糕吧,今日还有刚做好的桂花蜜。”

李茜云重重地退了一把他的胸口,咬着牙道:“可恶!”

方立谨一把捉住了她的手,替她揉了揉手心,温柔地开口道:“茜云,我知道你不想留在这里,待到晋元能掌住朱雀大营,我就辞官,带你去江南瞧一瞧,你不是说锦言从扬州派人送来的玫瑰露和茯苓霜别有风味?到时候我们也去江南买上一个小宅子,清晨你就可以带着梓轩在桂花树下练剑……”

李茜云哼了一声,“我带着梓轩练剑?那你呢?”

“我去给你们娘俩做早食,烹早茶,再喂一喂鸟雀,养一养锦鲤。”

李茜云反手就是一掌,娇声道:“凭什么?!”

方立谨嘴角露出一丝极深的笑意,一把横抱起了她,眼底也染上了一层火,声音暗哑,“茜云,再给我生一个孩子。”

李茜云脸色潮红,娇羞下自有一番风韵,挣扎间发簪也落到了地上,披散下的墨发滑过男人的手背,激起一层层的涟漪。

“你还要去衙门,别闹!”

方立谨踩着地上的官服往珠帘后的一张黄花梨贵妃榻而去,铺在榻上的狐皮褥子如雪,映衬着李茜云含羞带怯的娇俏容颜。

“今日本官不升堂。”

很快,书房内便响起了女子的轻吟声……

“茜云,你别想走,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我不会放手……不会……”

浓烈到极致的吻重重落下,激起更深的回应。

交缠间,热烈的气息喷薄而出,层层叠叠,似乎要化在彼此的身上……

不知过了多久,李茜云醒来便见到了一双含笑的眼眸,她狠狠瞪了方立谨一眼,“胡闹……白日宣淫。”

方立谨又印下了一个吻,“是,本官行为不检、欺凌弱女。”

李茜云翻身压住了他,双手按在了他精致明显的锁骨上,唇瓣若有若无地滑过他的耳垂,在他耳畔魅惑一笑,“哦?方大人这是在欺凌弱女?”

方立谨腾地又燃起了一把火,“刚要一把拉过她的纤腰,却见她极灵活地推开了自己,一个侧翻遍跳下了榻,一手捞起木架上的衣裳,一手取过了散在地上的肚兜。

“方大人今日火大,还是多躺一会儿,败败火……”她勾起一抹得意的笑,穿好了衣裳便扬长而去。

徒留榻上的方立谨黑着脸无奈叹息。

谁让自己欠她一辈子呢?

“爹!”带着稚气的童声远远传来,待到方立谨穿好衣裳时,梓轩已经跌跌撞撞地进了书房,他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噘着嘴便是一副委屈万分的样子。

“爹……娘不要我们了么?爹……”方立谨见到这粉嫩圆润的小团子顿时便手足无措了,一把抱起了他,替他擦干净了眼泪鼻涕。

方立谨抱着他,蹭了蹭他的脸颊,“哪有,轩儿这么听话、这么惹人疼,娘怎么会舍得?”

梓轩半信半疑地抬起了水光潋滟的眸子,“真的么?”

方立谨郑重地点了点头,“爹保证。”

“真好,娘还要轩儿。”梓轩拍着手笑了起来,随后他又瞪大了眼睛,同情地望着方立谨道:“爹,那娘赶你走的时候……轩儿去送你,轩儿那里还藏了几块糯米糍,全都给爹……”

方立谨闻言一窒,脸色也一阵青一阵白了。

“爹,你的脸怎么了?饿的么?轩儿还藏了几块如意糕……”

“方梓轩!”方立谨咬牙切齿起来。

哇地一声,梓轩瞥了眼门口的青色人影,顿时就有力地哭了起来。 (=半-/浮*-生+)www.banfusheng.com

李茜云见到这情形便黑了脸,扬手便甩去了一支发簪,“方立谨,你出来,我们比划比划!”

方立谨只得悻悻地放下了怀里的梓轩。

梓轩一到了地上就扑向了李茜云,“娘!娘!轻一点,别打断了爹爹的手,爹爹还要给梓轩扎风筝呢!”

噗嗤一声,李茜云也失笑出声了,她抬起了头,望着一脸委屈的方立谨,随后敛起笑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还看什么?还不快来厨房帮我?今日说好了要给梓轩做饺子吃的。”

望着前头手牵手的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方立谨的笑意直达眼底,他重重地松了一口气,随后又大大地伸了个懒腰,这才快步追了上去。

“夫人……等等为夫……”

【招募作者】网文作者正成为香馍馍,年入百万,身价千万的作者已不再是新闻。如果您对写作感兴趣,请加入书殿写作群(qq群号:513381460),实现写作梦想!更有不菲收入!

本作品为的正版授权作品,感谢支持正版阅读。盗版将承担法律责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