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3(夏许):毁了这座牢笼

作者:莫等闲字数:3639更新时间:2015-11-13 0:9:34

番外(夏许)

“娘娘,下雨了。”

城门口一辆平平无奇的马车旁站着一个身着百褶如意月裙的女子,她挽着的发髻淡雅,同她娇俏的脸颊似乎有些不相称。

“雨竹,今年的秋雨下得比平时早了些。”

她站在雨竹打着的油纸伞下,遮住了雨幕下的清澈眼眸,也盖住了其中的怅然若失。

前头的马车已经远去了,她最后望了一眼,返身回到了马车内。

这辆马车动了起来,缓缓往城内而去。

“前面有迎亲的队伍,咱们后头是集市……”车夫在车帘外急声问着。

夏禾挑了挑车帘,红彤彤一片的迎亲队伍很是炫目,“退到集市暂避。”

迎亲是不宜走回头路的。

雨竹却是扁了扁嘴,“娘娘就是心地太善了些,那个贵人遇到这情形不是让人家让道的?”

马车迅速地回了头,往集市走去,可集市人多,甚是嘈杂,马车也是东拐一下西碰一下的。

突然一行穿着盔甲的士卒向着马车冲了过来,那车夫手一惊竟然是不小心惊到了马,竟是被甩到了马车下!

那匹马一声嘶鸣后便撒开了脚丫撞向了不远处的墙。

“娘娘!”雨竹抱住了夏禾,撞在了车壁上,尽管如此,还是没法子稳住。

突然一个黑色的身影跳到了马车上,一把勒住了缰绳,在离那堵墙还有几丈距离时停住了。

夏禾听到了车帘外头的声响,扶起了雨竹,“没事吧?”

雨竹摇了摇头,忙站起来出了车帘,“多谢这位……”她突然两眼一亮,“原来是许统领!”

夏禾心里一惊。

许名跳下了马车,皱着眉道:“怎么就来了集市?”

“娘娘说要让前头迎亲的队伍。”雨竹忍住了心里的疑惑,许统领的语气怎么怪怪的……

夏禾勉强镇定住了身形,“多谢。”

许名眸子暗沉,拱手道:“末将护送您回宫。”

宫门口,夏禾双手攥紧了衣袖,忍住了所有的冲动没有一把掀开车帘,隔着这道车帘的便是自己日日夜夜思念之人……

一阵风吹过,车帘拂起了一角,许名远远站着的身影宛若青松又似是苍柏,纹丝不动,夏禾不敢同他对视,迅速低下了头,遮住了所有在喧嚣在沸腾在狂吼着的思念……

回到中宫,照例就是要去花园浇水,夏禾抬起脚才想起今日下雨。

看着怅然若思的皇后,雨竹劝道:“娘娘,小郡主这是要和世子爷去见平南王和王妃,也许不久就回来了,您别担心。”

夏禾垂下了眼帘,是啊,都走了,也只剩下自己在这巨大的华丽的牢笼中了。

“走,去宁德殿,听闻大殿下今日有些伤寒。”

雨竹点点头,忙去找了件略厚的披风,又令人打了伞,将夏禾送去了宁德殿。

宁德殿的门口,永宁帝一身青色常服,一手执伞、一手拥着叶落正在缓缓散步,犹如寻常人家的夫妻。

叶落眼尖,见到了夏禾后忙收起了笑意,挣脱开了永宁帝的手,上前行了一礼,对夏禾,她敬之。

夏禾扶起了她,笑道:“长乐还好?我听闻大殿下受了风寒,心里很不放心就来瞧瞧。”

叶落当了母亲后更是温婉了几分,略多了点肉的脸颊也不再单薄,更是美不胜收。

“长乐很好,还惦记着要去您那里看花呢,大殿下的身子也好多了,我同圣上方才去看了,多亏了吴太医的医术,澜妃这时候陪着在睡了,您不若同妾身回望月斋喝杯茶。”

夏禾摇了摇头,轻笑道:“我想起来这雨下的有些大了,还有几盆子的菊花娇贵的很,得回去移回内室。”

叶落这才笑着站回了永宁帝的身边,“圣上,皇后的中宫才是赏花的好地方。”

夏禾知晓她的意思,她是在劝永宁帝去自己的中宫。

夏禾摇了摇头,“宫中谁不知叶嫔的望月斋风光最甚?圣上亲自打理的花圃才是好地方,有空我定是要去讨杯茶水。”

说完,她对永宁帝远远地行了一礼。

永宁帝点了点头,“路上小心些。”虽然毫无感情,可夏禾给他的是真正的互助,正是有了夏家和康家等一些先帝安排的老臣,这大周的江山才愈加稳固。

此时的宫城外,许名犹如抽干了力气一般,拽着缰绳没有动静。

“许统领!等一等!”

宫中的御林军统帅韩德追了上来,“许统领,这些日子我要去一趟边境,这位置还是交给你好一些,圣上的意思也是这个。”

许名回头望了眼高大宏伟的宫墙,差点失神。

“许统领?”

许名点点头,“好。”

“许名!”带着朝气的声音传来,许名回头便瞧见了一身戎装的晋元。

“怎么不换身衣裳?”许名望着已经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晋元,轻笑了一声。

晋元却毫不在意,“您许统领可是大忙人,我要是回去换身衣裳再来……指不准就请不到你了,快走快走!朱雀大营今日有头有脸的人都请到了,怎么能少了你?”

许名有些无奈,“我都离了朱雀大营这么久了……”

“你这是要和我分道扬镳?”晋元不悦地挑了挑眉,“许统领是嫌弃我了?”

棱角渐渐刚硬的晋元更像是一把开了封的宝剑,在方立谨的磨砺下已经子啊朱雀大营站住了脚跟,又因着许君彦的意思,更是被用心栽培。

许名讨饶道:“我算是怕了你这小祖宗,你师父不在洛阳,你可是太过撒野了。”

晋元咧着嘴大笑起来,“我许姐夫不在,许名你却还是这样子,我看倒像是更拘束了,莫非是……”

这坏笑声都像极了方立谨,许名忙要去堵他的嘴。

“洛阳的媒婆我都熟,尤其是城南那几个技高胆大的,你就说说看想要什么样的,保证……哎哟……”晋元忙跳上了马,笑呵呵地打马冲向了北市。

许名无奈,骑上马追了上去。

中秋之夜,月明星稀,更是赏月宴的日子,许名安排好了宫中的巡视队伍后就无聊地坐在了湖边。

他不爱看天上的月亮,太远了,可湖中的月亮又一碰就碎,一声长叹后水中的倒影多了一个身影。

许名腾地跳了起来,随后又单膝跪了下去,“娘娘,末将失礼了!”

夏禾心里酸楚,“无妨,你起来吧……”这声音带着颤意,显得零碎,犹如微风轻拂下的月影,碎的稀里哗啦。

两人相对而立,许名不悦地望着她身后的空旷,“娘娘怎么不带着人出来?若是遇到了危险怎么办?”

夏禾竟是心里一动,脱口道:“有你在,还会有危险么?”

沉默中酝酿着黯然,许名低下了头,“这是末将的职责所在。”

“那在淮州的时候呢?你赶来救我的时候呢?在江里拉住我不肯放手的时候呢?还有在去昭陵的路上遇袭的时候……你都是职责所在?”

夏禾甚至开始颤抖,手指都握不紧了。

许名低下头,一身的黑衣仿佛融进了夜色,“是。”

“胡说!我不信!”似乎找到了宣泄的出口,夏禾一把将他退到了湖中,“我不信!你在骗我!”

许名生怕被人瞧见,迅速地爬出了湖,单膝跪地道:“末将不敢。”

夏禾高高地抬起了头,可眼里的泪水还是肆意地喷涌而出,“如果我死了,是不是就解脱了?”

她的呢喃声不大,却让一身湿透的许名猛地惊住,“不行!你不能死!”

他望着那绣工精致的裙角,想伸出的手却迟迟没有抬起,“夏禾,你要活下去,这才是我活着的支撑……我无父无母,如今也不必跟着主子了,除了你,我想不到活下去的理由。”

夏禾的脸哭得狼狈,可仍旧是忍着呜咽,“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为什么呢?我放不下你,无论是做了什么,无论是每天逼着自己种花看书还是刺绣,我做了无数自己曾经痛恨的事,我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停下,脑子里全都是你!我不想在这牢笼中守着回忆过一辈子!”

许名肩膀的颤动在这夜色中显得愈加凄楚,宣泄的泪,隐忍的痛,交织在这中秋之夜。

“求求你,好好活下去……”

假山后的永宁帝握紧了叶落的手,低声在她耳畔道:“你想让朕看的就是这个?”

叶落的眼眸中似是倒映着秋月,清澈澄净,柔媚的脸庞溢着叹息,“圣上,放她走吧,这宫里是我们的家,不是一座冰冷的牢笼。”

永宁帝拥住了叶落,似乎是拥住了自己心底的所有柔软,“好,朕为了你也要毁了这座牢笼。”

中宫,一片寂静,所有的奴仆都被清了出去,连夏禾的贴身丫鬟也没有出现。

永宁帝坐在上首,望着底下跪着的夏禾和许名,怒意彰显,“许名,你可知你该当何罪?”

夏禾拦住了要低头的许名,“圣上,这件事和他没有关系,是我私自去找他的,这件事完全是我的错,我愿意受罚,只是请圣上不要迁怒于许统领,他是忠臣,是忠心为国的良将!”

许名拦住了夏禾,急声道:“圣上,这件事全然是末将的意思,娘娘是被末将拖累了名声,是末将该死!求圣上处死末将,抵消了末将对娘娘的冲撞!”

夏禾猛地甩了他一个巴掌,“胡说!许名你想死么?你要是想死我立刻就死在你眼前!”

没有丝毫后悔,夏禾甚至笑出了声,“圣上,臣妾行为不检,处死臣妾吧。”

死了,就能解脱……

永宁帝站起了身,走到了许名眼前,沉声道:“你愿意为了夏禾而死?”

许名没有犹豫,跪伏在了地上,“请圣上处死末将!”

永宁帝转身望向了夏禾,眼底的怒意却是有些不真切,“夏禾,你愿意为了许名而死?”

“我愿意。”夏禾将小手放在了许名的手背上,被他反手握住,这一刻的两人反倒是笑了。

“你二人逃不过一死……”永宁帝背着手望着他二人,良久的死寂后,永宁帝轻声一笑,“既然你们愿意死,就如了你们的愿……”

一个时辰后的城郊,暗卫首领对许名躬身行了一礼,“许统领,一路保重。” ㊣百度搜索:㊣\\、半@浮¥生\//㊣

许名回了一礼,“不必再这么叫我,许名已经死了。”

马车绝尘而去,隐隐透着一股暖意,渐渐落下的圆月仍是极亮……

江边的巨石上,夏禾被许名紧紧搂在怀里,她闭上了眼睛,感受着江风的吹拂,这不是属于宫里的那种压抑,是自由的味道,还有身边的男人,自己日夜思念的男人,这一切,宛若梦境。

“许名,我在做梦么?”

“那就不要醒,让我看个够……”

……

夏皇后病逝,永宁帝加封其为孝德皇后,随后宣布后位空悬再不封后,宫中唯有澜妃和叶贵妃常伴圣驾,一年后,叶贵妃之子诞下,永宁帝下令终身不再选秀……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