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4(许江):我不准你有任何事

作者:莫等闲字数:3031更新时间:2015-11-18 18:56:40

油纸伞下的二人缓缓走过烟雨蒙蒙的小桥,青石板路弯弯曲曲地延伸进巷子深处,宅子的围墙锁不住一院的竹林,没有萧瑟,只觉清幽。

“君彦,雨停了。”一袭白衣的女子披散着一头墨发,玉簪轻挑起一缕青丝,粉黛未施却更加明眸皓齿、面容似雪又如桃花盛开。

一旁的青衣男人虽是一身普通的长衫,却显得越发挺拔,清瘦却不单薄,俊美的面容带着笑意更显儒雅。

他放下了手中的伞交给门口候着的丫鬟妙言,妙言是雨墨出嫁后亲手挑选的丫鬟,不仅懂事乖巧,人也十分聪慧。

江锦言有了身孕后更是连府中的大小事宜也交给了妙言,偶尔雨墨也回许府探视,见井井有条也就更是对妙言高看了一眼。

许君彦放下了伞后就腾出手去抚了抚锦言的肚子,“今日好些了?他踢你了不曾?”修长的手指自然地搭在她的肩上,时不时替她拂去偶尔飘下来的落叶或是花瓣。

“今日乖得很,想必是方才的糖葫芦很是不错。”锦言笑着抚了抚自己凸起的小腹。

“我累了。”到了湖畔,锦言突然停下了脚步,她扁了扁嘴,一手抚着小腹,一手拉着许君彦的手,怎么也不撒开。

许君彦没了法子,低下头,满是宠溺地说道:“若是不多走走,不利你的身子,走到竹楼好不好?我抱你上去,昨日立瑾差人送了雨前毛尖来,我已经吩咐人取了去年做得蜜饯。”

锦言仍是不依,挑起了秀眉嗔道:“一点茶、几块蜜饯就想哄我?许君彦你也太小看我了。”

许君彦失笑,伸手抚了抚她的脸颊,“立瑾倒是说的没错,有了身孕的女人甚是难办。”

锦言松开了他的手,撇过脸不再看他,扁着嘴朗声道:“你这就是嫌弃我了……等到生了孩子,我就回洛阳去,程哥儿前阵子就写信来了呢,宁氏还说程哥儿想我想得紧呢。”

在程哥儿三岁的时候,江士恒就续了弦,娶的是做过女官的出身扬州的宁氏,宁氏身子还好,只是因为生不了孩子所以耽误了婚事,已是二十还毫无动静。

却没想到江士恒在来扬州的路上遇见了探亲归来却马车坏了的宁氏,这也就成就了一段姻缘。

锦言打理的几家铺子也同宁家有关系,自然也知道宁家这位德贤淑惠的宁小姐,更是在熟悉后旁敲侧击地将程哥儿交给了她,但也留了方嬷嬷照看。

如今也是因着宁氏对锦言的喜爱,隔三差五便有洛阳的书信来,不是说一说洛阳的局势就是附上程哥儿的画作和大字。

正是要做母亲的时候,锦言更是如获至宝地收着程哥儿稚嫩却讨喜的字画。

许君彦听她这么说笑意更深了,干脆一把抱起了她,“要去指使千军万马倒也不难,唯独是拿你没法子,说吧,还想去哪?”

“还想着你的千军万马呢镇南王?”锦言顺势笑着勾住了他的脖子,低低的呢喃声透着暖意,更是勾起了许君彦的心。

“清浅来信说了,如今我已经是六个月,可以了……”

锦言唇角一勾,万千风情尽在眸中。

“娘子所言当真?”许君彦立刻理会了她的意思,双手也抱得更紧了,眼底燃起了一把火。

在他的注视下,锦言变得愈加柔软,却在他的吻落下之际用手指堵住了他的唇瓣。

“听闻东关渡口旁望月楼的厨子厨艺见长,一会儿的晚食若是吃不到蜜汁锤藕和狮子头……我可是要不高兴的,一不高兴肚子里这孩子就尽闹我,一闹腾我可就更不高兴了……”

她挑了挑眉,眸中的一丝促狭之意让许君彦更是欲罢不能却又甘心认输。

“为夫将这厨子请回府?”许君彦望着她的笑颜,几乎要沉醉进去。

“夫君……望月楼的风光好……”锦言难得地对他扁着嘴眨了眨眼睛,雾蒙蒙的眸中满是娇嗔,“夫君”二字更是如一汪春水流进了许君彦的心里。

“来人,备车。”许君彦抱着她转身便向前院走去,

湖畔的竹楼清雅悠然,扬州城的风光本绝好,这许府更是重建在一处极精巧的园子上,满满皆是江南独特的光景,此刻一青一白的身影交织倒映在湖面,更是在绿叶红花的映衬下仿若画中。

入夜,正房内红烛未熄,幔帐内一派春光,许君彦小心地护住怀中小人儿的肚子,压抑着欲.火,缓缓地进入。

“轻一些……”锦言侧身躺在他怀中,耳畔尽是炽热的气息和男人暗哑的呼吸声。

感受到腹中一个力道传来,锦言蹙起了眉头哼了一声,紧贴着她后背的许君彦立刻察觉到了这极轻微的动静,他停下了动作,抽身而出,扳过了锦言的肩,皱着眉急声问道:“我弄疼你了?”

锦言脸色酡红,被吻得略有些红肿的唇瓣更是娇艳欲滴,她指了指肚子,“小家伙又开始折腾了……”

第二日,明显脸色极差的许君彦一大早就请来了扬州城最有名的女郎中,已是入春,可锦言还是被许君彦披了件黄羽缎披风。

“许夫人,您的胎位有些不正,今日定要注意休养,况且您似乎还有些寒症,这方子您每日都不可少服。”

许君彦看了眼一旁的管家,那管家很快就接过了药方,往府外而去。

把完脉,将那女郎中留在府中歇息,没过多久,那随从也回到了府里,“老爷,小人拿着这药方走遍了扬州城的药铺和医馆,都没有查出问题来,这位秦郎中是回春堂的坐馆大夫,回春堂小人也去过了,灭有问题。”

许君彦这才点了点头,“做得很好,但日后这郎中的每一张药方都要去查。”

管家点点头,他自然看得出这许老爷对这美如天仙的夫人是爱不释手,宠到了天上一般,“老爷吩咐的小人明白了。”说完便拿着药方去抓药了。

锦言起身走到他面前,无奈一笑,戳了戳他的胸膛,“你啊……”

“我不准你有任何事,为了我们的孩子也不行。”许君彦小心地拥住了她,生怕撞到她的肚子。

门外的郎中止了步,望着花厅里静静相拥的画面,竟然有些恼意,她重重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这才踏进了花厅。

许君彦简单地问了些话,便要留秦姝在府中候着直到锦言生产之日。

秦姝一袭简单朴素的梅花绣罗裙,低眉顺眼地背着药箱,出了面目极清秀倒也没有什么出格之处。

“许老爷放心,许夫人放心,秦姝一定尽力而为。”

“日后便要劳烦秦郎中了。”锦言对她客气一笑,她很是怯怯的感觉,可低下头却又藏住了几分的恨意。

月中又是盘账的时候,江锦言越发的不耐,推开了一堆的账本,一旁同样在对账的许君彦笑着将江锦言抱到了自己的腿上,“怎么了?又倦了?”

江锦言靠在了他的肩上,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许是月份大了,有些不安。”

本就是为了让她解闷才陪着一同盘账,这会儿许君彦倒也是没有法子哄着了,“今日雨下得有些大,外头地滑,雨停了我们就去望月楼尝一尝新菜式。”

“嗯……给汪家的节礼送去了?”

这宅子所处的园子是从扬州一个不知名的汪家人手中买的,锦言怜其家道中落,节礼从未拉下。

许君彦点了点头,亲昵地抚了抚她如瀑的长发,“你的意思谁敢不从?汪家如今搬去了淮州,我已经派人打点过了。”

“那便好,毕竟这宅子我很是喜欢。”

“还倦么?郎中说了不可久睡,若是实在倦得很,不若就躺一会儿。”

江锦言勾住了他的脖子,将脸颊贴在了他温热的胸膛上,听着心跳声和窗外的雨声,心里渐渐安然。 (=半-/浮*-生+)www.banfusheng.com

端着药碗站在书房外头的秦姝望见了书房外头的一株芭蕉在雨中被打得劈啪作响,心里一阵骄躁,又听到了书房中暗沉好听的男人声音,更是脚步一顿。

良久她才平复了心境,轻轻地扣了扣书房的木门,“老爷、夫人,药熬好了。”

她看了眼碗中的药汁,勾了勾唇角,这许府老爷虽然是个一方富商倒也是极精明之人,那一张极普通的药方居然就问遍了扬州城,不过自己不蠢,当然不会在这药中动手脚。

“进来。”许君彦透着清冷的声音隔着木门传到了她耳中,自然是和方才哄着那女人的声音有着天壤之别。

秦姝狠狠地瞥了眼木门,仿佛那雨打芭蕉的声音在心里不断碰撞,撞出了一圈一圈的恨意,充斥着自己难以盛放下其他的心中。

没有放下锦言,许君彦接过了秦姝双手奉上的药碗,“退下吧。”

这样的漠然和疏远,可却透着股浓烈的威严感,秦姝一下子抬起了眸子,顿时就被那双嵌在极俊美的面容上、让人移不开目的如墨眼眸牢牢困住,还没来得及低头,她已经被迎头一击般地呆愣在了原地。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