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5(许江):怎么还会陷进这种局?

作者:莫等闲字数:3124更新时间:2015-12-17 2:33:45

这样的男人不仅仅是有副好皮囊,还有内涵,有她忍不住想要靠近的所有特质,她承认自己动心了。

关上门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了那男人溢着浅笑用银勺舀了一小口的药汁放到了自己的唇边,亲自试了试药的温度。

这样清高不可触碰的男人居然会对一个女人如此……

回到了屋子里,秦姝再也不能平复心里的波澜了,她沉默了良久,直直地走到了梳妆台然后坐下,用帕子重重地擦去了脸上的掩盖容貌的脂粉,铜镜中渐渐出现了一张明艳娇媚的脸庞。

涂上了口脂,她对着铜镜勾起了嘴角,娇媚里又透着一丝妖娆。

轻语低喃,眸中却是燃着恨意和嫉妒,“这里的一切,本来就应该都是我的……”

没过几日,许府也热闹了一番,从西南边境赶来的于清浅下了船就瞧见了码头边相依的两人。

“锦言!”于清浅如今也是越发的气质如兰,本就秀丽的脸庞添了温婉,倒是添了丝妩媚。

锦言被许君彦小心翼翼地护着,走得更是慢了,吩咐一旁的丫鬟婆子领了同船的下人先行回府,锦言这才拉住了于清浅的手,“清浅来的可是快了,好在江南这时候的风也温和,我瞧着更俏了几分。”

于清浅脸上浮起一抹红晕,“这么久没见,反倒是锦言变得越发孩子气了,可见你们老爷太过宠着你了。”

随后于清浅又替她把了把脉,这才松了口气,笑道:“这胎保得很好,我此刻才算是放心了,一路上总是担心着你的。”

许君彦吩咐了车夫几句这才走来。

因着许君彦和锦言在扬州城是隐姓埋名,倒也不适合对许君彦这镇南王行礼问安,于清浅只是微微行了见面的礼节。

许君彦如今也少了原先的漠然和冷峻,静静立着也是面含笑意。

锦言嗔笑着斜睨了一旁的许君彦,“我们老爷可是忙得很,这会子百忙中抽了点空陪着妾身,妾身可是受宠若惊的。”

许君彦扶着她,无奈地笑着低头道:“为夫知错了,夫人便饶了我这一次,萧宜之亲自发的拜帖,想必是有急事,这回从淮州回来我便带些兰溪毛峰来,夫人不是愁着近来毛尖喝腻了?”

于清浅也抿嘴笑了,“我这局外人也真真是看不下去了,锦言你可别再折腾了,赶紧带我去瞧瞧这扬州城的风光。”

锦言红着脸应了,“清浅你先上马车,里头倒了热茶,也有扬州的新鲜糕点。”

于清浅知晓他二人还有话说,点点头便走向了一旁的马车。

锦言向前一步,替许君彦理了理衣襟,低声道:“记着,一路平安,我和孩子在家里等你。”

许君彦握住了她的手,用自己的一双大手紧紧抱住了她略有些凉的小手,目光中尽是不舍,“照顾好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等我回来。”

轻轻拥住了锦言,许君彦这才扶着她走向了马车。

马蹄声渐渐走远,车厢内的锦言这才吩咐道:“回城。”

于清浅看得出她眼底的失落和担忧,握住她的手道:“放心,镇南王可不是一般人,能有什么事难得住他?”

锦言珉唇浅笑,“是啊,是我白白担心了,只是这心里总觉得空了一块,大概是每日都能瞧见他,突然人不再眼前了,就觉得做什么都有些无趣,好在清浅这时候来了。”

于清浅也笑了,“陵儿这孩子本也是要和我来的,立诚担心这气候骤变他的嗽疾会复发,就哄着他在家了,不然这一路上我也是心不安的。”

于清浅和方立诚的大儿子方恒陵已经快两岁了,只是有些体弱,不过于清浅和方立诚都疼爱的很,药膳调理下也好多了。

快要做母亲的人自然是对孩子满是怜爱,锦言颇有些叹息,“收到你的书信时就有些可惜,想来上回见陵哥儿还是去年了,也不知长大了些不曾,带程哥儿的时候就觉得孩子长得极快。”

于清浅看了看她的肚子,“等你有了这小祖宗可就不会缠着要闹我了,我这次就索性住到你生下孩子,不然我可是不放心的。”

两人久未见面又都聊了些琐事,待到进了城门,又时不时地下车买些小玩意儿,还有扬州城特有的吃食。

“这扬州城果然是好地方,这些个吃食可是我们那里望而兴叹的。”于清浅尝了好几道小点心便惊叹了起来,“别说是边城了,我瞧着洛阳也甚少有。”

锦言替她又夹了一块藕夹,笑道:“可不是?扬州城的吃食纷杂的很,你可要好好品一品。”

这时候,一旁一个眉眼清秀的女子走上前来,“夫人,该喝药了,这药都是温着的。”

于清浅打量了她一眼,“这位是?”

锦言笑道:“扬州城极有名的女郎中,秦姝秦郎中。”说完她微微蹙起了眉头,“端来吧。”

于清浅见她退下这才问道:“这秦郎中可靠否?”

锦言沉吟了片刻,“暗查过好几次,都查不出有差错,但我也有戒备……不知怎么说,就是这处处都没有遗漏的结果,反倒让我有些心里不安,也不知是不是有了身孕后太过小心了。”

“母为子则强,小心些是应该的,这药方可都在?我替你瞧瞧,在这方面我的确不太擅长,但还是能瞧个几分的。”

很快秦姝就端着药来了,“夫人,趁热。”

于清浅起身笑道:“秦郎中,我刚到了扬州还有些水土不服,不知能不能为我抓几幅调理的药来?”

秦姝点了点头,十分恭敬地垂眸道:“是,秦姝这就去。”

待她走了,于清浅这才坐下端起了那碗药,闻着和瞧着都没有问题,用一旁的银勺浅尝也未曾发觉有不妥,“回去我再瞧瞧药方,必定是要万无一失才好。”

锦言点点头,扶着小腹轻叹道:“本是不想这么早要孩子,毕竟我体内还有些寒症未能彻底消除,可他到底还是来了,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得让他平安出世,一世都平平安安的。”

“你啊……做什么事都是最后才考虑自己。”于清浅瞥了她一眼,“定是要你和孩子都平安才好,不然你让镇南王如何?”

锦言低下了头,沉默了良久,喝下了药她才说道:“我很怕,他也知道我很怕,每日都要哄着我,逗我乐,可越是如此我的恐惧就越深,你知道的,我不怕死,我怕的是……我的死带来的一切痛苦都要加在他一个人身上,我不忍心。”

于清浅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锦言,不要再胡思乱想了,这么多的劫难都过去了,你还甘心放弃自己么?你会好好的,还会有你们的孩子,会看着孩子长大成人……”

锦言感受到了腹中的孩子动了动,她伸手抚摸了自己肚子,再次感受到了强烈的感觉,喃喃低语,“我和你爹都等了许久了,你一定要平安出世。”

回到了许府,于清浅见锦言有些体力不支,立刻吩咐一旁的丫鬟抬了软轿来,“如今月份大了,在生产之前你们夫人若是累了时刻别忘了抬软轿来。”

一旁的丫鬟婆子都受过江锦言或大或小的恩惠,自然也是希望这小主人平安出生,忙抬来了软轿。

“清浅,我还没有那么弱呢。”

锦言被于清浅不容分说地按到了软轿上,“你的胎位虽然很好,可你的身子到底是弱了些,今日也走了不少的路,现在你脸色都少了点血气,一会儿熬些红枣粳米粥。”

锦言无奈一笑,“好,都依你。”

于清浅笑着跟上了软轿。

到了内室,锦言被丫鬟们扶着进了屋,尾随其后的于清浅却是在迈进了门后突然皱了皱眉。

“清浅,怎么了?”安子衿坐在了铺了一层褥子的椅垫上,不解地问道。

于清浅却像是在确定什么,她最终停在了那张拔步床旁,似乎是极力克制住冲动,她正色道:“锦言,这屋子有些问题……”

锦言心中一紧,“怎么会?清浅你可能确定?”

于清浅又闭着眼睛闻了半晌,她极严肃地拉住了锦言的手,“今日你先同我睡去跨院,这里有问题,所有的衣物也都暂时不要动,我要一一核查。”

锦言被她这正色的模样震住了,她哪里敢相信,这可是自己住了一年多的屋子,一向只有极信任的妙言才能动里头的物品,

“这不可能,到底是什么问题?”锦言拉住了于清浅。 =半^浮##生-/;www.{ban^fu][sheng].com

于清浅将她带出了屋子,这才缓缓道:“这里头有胡荒草的味道。”

“胡荒草?”锦言蹙着眉望向了她,“这是什么?”

于清浅也是一脸的不敢置信,说道:“这东西不该在扬州城出现的,是西域的一种草药,只不过他性烈,治人更害人,若是有了身孕的人沾染了……会愈加地体弱,若是重一些,恐怕会……”

一尸两命。

于清浅额前都快出了冷汗,她简直不敢想象要是自己没有来到扬州城,那这里会出什么乱子,这胡荒草并非人人都识得,自己若不是和自己的父亲曾去过西域也不会知晓的。

锦言紧紧护住了自己的肚子,“那……”她几乎要乱了心神,身子也不住地摇晃起来。

本以为是远离了纷争和烦扰,怎么还会陷进这种局?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