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6(许江):我从来也不是什么善人

作者:莫等闲字数:3071更新时间:2015-12-17 2:33:46

“锦言,这件事该怎么办?”

于清浅几乎是要急得跺脚了,“要不我陪着你回洛阳吧,在这里兴许会出什么乱子也说不定。”

锦言按住了她的手,“想要害我的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若是被她知晓了我们的用意,她未必不能跟着去洛阳或者想别的法子害我,这样我们只会更加束手无策。”

于清浅皱着眉道:“难不成就呆在这里等着那人再下手?”

锦言点点头,嘴边噙着一丝冷笑,“不仅如此,还要悄无声息的,不要被发觉了,既然是想要我的命,那我就更该揪出来这人的真面目。”

第二日秦姝来送药的时候才得知了夫人和新来的方夫人感情颇深,昨夜去了跨院聊天,不料夜深了就在跨院睡得,她笑着对妙言道了谢,“没事,我就去跨院送药就是了,老爷昨日走之前还吩咐了一定要照顾好夫人,这点小事没什么的。”

跨院中,锦言正和于清浅聊着扬州的景致,说笑着隔着院子就能听到,门外的秦姝阴阴一笑。

“夫人,秦郎中来送药了。”小丫鬟笑着引秦姝进了跨院。

锦言点点头,“有劳秦郎中了。”说完却是多看了这个秦姝几眼,这些日子也就是府中多了秦姝一人,可她的身份家世都没有问题。

秦姝仍旧是往常一般奉上了一碗安胎药,“夫人请用。”

安子衿神思一晃,竟然失手打翻了这碗药,药汁尽数泼在了秦姝的身上。

秦姝有些洁癖,一下子低呼起来,脸色尽数慌乱,不住地甩着袖子。

锦言忙起身道了歉,又道:“玉兰,快带秦郎中进去换一身衣裳。”

秦姝低头道:“夫人,没事的。”可言语间却是说不出的急促。

一旁的丫鬟也是手忙脚乱地,正在低头捡了碎瓷片,又连忙要找地儿放下手中的碎瓷片。

秦姝见那小丫鬟才朝着自己走来,脸色隐隐有些不耐,直直地右拐踏上了回廊,甚至是连方向都不用丫鬟指明。

锦言望着已经没了人影的回廊紧紧蹙起了眸子。

这跨院是本来就在园中的,翻修时也不曾大动过,难道这秦姝曾经来过这里?

于清浅见她愣在了原地,忙上前扶住了她,看到她直直地盯着秦姝消失的方向,不解地皱起了眉,“怎么了?”

锦言摇了摇头,“只是有些不解罢了。”

于清浅不明白,“方才那碗药有问题?”

锦言摇摇头,缓缓道:“这个女人有问题。”

于清浅大惊,“你们不是暗查过了么?怎么还会有问题?我可不信镇南王他的手下都是不顶事的。”

锦言却是神色未变,浅浅一笑道:“也许只是巧合,也许只是我的感觉,没什么,不管是谁不管有什么目的,既然开始了,这一局就要好好走下去。”

秦姝换了身锦言日常的服侍,虽然姿色平庸了些,可行走的动作之间也似乎有了股大家风范,倒是同医女的模样不太契合了。

锦言若无其事地喝了她重新煎了的药,再次说了自己的歉意,秦姝这时候也恢复了泰然处之的模样,恭敬地拜了下去,“夫人过虑了,秦姝不过是一介郎中,哪里担得起夫人这句话。”

锦言又派人送她回自己的院子,待到她走了之后,才敛起了笑意。

如果这么个身世毫无疑点的郎中是别人派来害自己性命的,那对方付出的精力和血本可是大了,这么做是要确保自己必死无疑?

锦言凉凉一笑,手中拈花的动作依旧优雅自若,仿佛一切外事都同自己无关。

身后一阵急切的脚步声响起,虽然走得急可步履极稳,这声音锦言再熟悉不过了,她笑着闭上了眼睛。

果然下一秒自己就被紧紧拥住了。

“我很想你。”许君彦暗哑的嗓音在耳畔低低响起,热烈的气息席卷而来,连锦言手中的那朵海棠也掉落了下去。

许君彦眼疾手快地接住了那朵海棠,嘴角噙着一抹满意的笑意,替她将这朵花簪在了发间,乌黑的法绾作一个圆髻,简朴却极致动人,明艳的海棠也压不住锦言如玉的面容上精致的五官。

锦言回过身,那闭着眼睛也能描摹出的俊美模样立刻就呈现在了眼前,依然是那双眉、那对眼眸,还有那笔挺的鼻、略薄的唇瓣,可却在自己的眼中愈加柔和。

“我和孩子也很想你。”

锦言没有再说话,只是微微一笑,可就算是只有这一个笑意也勾住了许君彦所有的视线,他低下头擒住了那娇艳欲滴的唇瓣,一双大手也游离到了锦言的背后,不住地轻抚着。

待到因担忧而松开手的时候,许君彦一把抱起了锦言,笑道:“又重了一些。”

锦言嗔笑着拍了拍他的胸膛,“可恶,还不是为了肚子里那个小的,还不是因为你?”

许君彦宠溺地盯住了她因娇嗔而绯红的脸颊,“是是是,为夫的错。”

刚要进内室,锦言拦住了他,许君彦极快地在她的眼中见到了那种久久未曾出现过得拘谨,他眉头一蹙,整个人都绷紧了,“怎么了?”

最终二人还是睡在了耳房,因着耳房的床小,许君彦又不肯搬去书房,锦言只得是半倚在许君彦的胸膛上睡了一夜。

这一夜许君彦却是睡意甚少,这件事他只会比锦言更加愤怒更加急切,不管对手是谁,想要动自己怀中的这个女人,甚至比要动他自己还要让他无法忍受。

但锦言的话很有道理,除去了一个麻烦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倒是不如就着一次机会等下去,揪出这个人,一了百了!

第二日的傍晚,在小湖轩伺候着的丫鬟急匆匆地赶到了上房。

锦言此刻正被许君彦抱着洗漱,听到小湖轩有急报,当即就要跳下,许君彦惊得按住了她,差点连一旁的铜盆都打翻在地。

待到收拾妥当,锦言已经是疾步出了内室,许君彦无奈地取了件大衣裳跟了上去。

听了丫鬟来报,锦言却没了主意,天知道这个秦姝想要做什么……

许君彦只顾着给锦言穿好大衣裳,又吩咐人上了早点,低声哄道:“不管她要做什么,自然也有为夫在,夫人还是先吃早点。”

锦言脸色一红,却又瞪着他问道:“你这是为了我还是为了孩子……”

许君彦无奈一笑,刚要抱起她外头就传来了笑声,是于清浅。

锦言往一旁让了让,许君彦也起身说要去练剑。

于清浅笑道:“可见我这人的眼力劲儿是越来越差了,来得真不是时候。”

锦言红着眼瞪了她一眼,“清浅!”

于清浅只得是讨了饶,锦言派人留了些早点给许君彦后就拉着于清浅用了些粥菜,还有一些于清浅带来的小菜,皆是扬州没有的东西,吃起来倒也是很合胃口。

待到锦言说了小湖轩得来的消息,于清浅也愣住了大半晌,许久后她正色问道:“这你也准备忍下去?”

锦言放下了手中的青瓷小碗,手里握着的一柄小勺慢慢搅着剩下的大半碗竹笋鸡丝粥,那副悠然自得的模样仿佛在观戏一般,“且看着吧,她想要什么我就给她什么,我倒是想知道她想唱一出什么戏。”

今天的药送来后锦言比于清浅还要先发现这药的问题,她仍旧是找借口支开了秦姝,表面上也是一切如常,可待到秦姝离开她便放下了已经送到了口中的药碗。

“清浅,今日的药果真是有些问题。”锦言一双美眸盯紧了那碗泛青的药汁,抿着唇瓣,甚至略挑起了眉。

“锦言。”于清浅见到握着剑赶回来的许君彦,欣慰一笑,“我先去瞧瞧这碗药。”

说完后于清浅将那碗药汁倒在了茶盅里,又放进了一个食盒中,这才离开。

许君彦将长剑挂在了多宝阁旁,坐到了锦言的身旁,“方才的事我已经知晓了。”

他的脸色暗沉的厉害,练过剑后那股气势更加洋溢。

握住了她的手,许君彦摩挲着她的手背,压抑着心头的怒火,温和地说道:“我派人护送你回洛阳,这里交给我来处置。” /~半♣浮*生:.*无弹窗?@++

锦言伸出手抚了抚她的眉骨,笑着戳了戳他的额头,“当初可是说好了的,内院之事交给我。”

“可这件事涉及到你的安危,我没办法容忍你的身边有一丝一毫的危险!”许君彦捉住了她的手指,一双眸子深沉如夜。

锦言轻笑了一声,倚在了他的胸膛上,一只小手按在了他的胸口,熟悉的心跳声让她愈加安宁。

“我哪儿也不去,你在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谁想来害我们的孩子,我必定要亲眼见着她有来无回,我从来也不是什么善人,更不是那么好谋算的。”

“锦言!”

许君彦无奈地抱紧了她,“也好,让你离了我的视线,我也不安心,我调些人手来,还要盯紧了她,能从我的眼底捏造身份,想必背后也不简单。”

锦言点点头,片刻后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她抬起头蹙眉望着许君彦良久,倏地掩嘴一笑,“我大概是明白了这位秦郎中的意思,看来妾身还得求着老爷演一出戏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