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7(许江):愿闻夫人高见

作者:莫等闲字数:3091更新时间:2015-12-17 2:33:46

“锦言,这药中下的并非是不利生产的药物,倒像是扰乱心智的东西,看来她这是要让胡荒草的药效发挥到最大。”

锦言听了于清浅的话后点了点头,“我也料到她的意思了,只要再瞧瞧她的下一步。”

入夜,小湖轩的丫鬟匆匆跑进了上房,果然这秦姝已经偷偷溜出了小湖轩。

于清浅扑哧一笑,“原来你大张旗鼓地撵了你们老爷去书房睡就是为了给这秦郎中行个方便?”

锦言悠悠一笑,“她设下胡荒草又迫不及待地对我的药动了手脚,不就是想让我愈加脾性暴烈,我思来想去,也只有顺着她的意思这么做了,本来还有些摸不准,既然她开始动了,想必是合了她的心意,我也该去瞧瞧热闹了。”

于清浅望着仍然是泰然自若的锦言,打趣道:“你就不怕镇南王真被这小郎中迷了心性?”

锦言停下了步子,悠悠回眸一笑,“我相信他,就如同相信自己一般。”

书房内,烛光明亮,案桌后的许君彦一身月白项银细花纹底常服,没了往日的清冷气息,在暖黄色的烛光下竟然有种清秀俊雅,此时的他正在烛台旁坐着,翻阅着书册。

书房不远处的回廊下,秦姝对一旁的丫鬟低声道:“去上房告诉夫人,就道我偷偷来了书房。”

那丫鬟吓了一大跳,“秦姑娘,这怎么好!”

秦姝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褪下了手腕上的一只玉镯,“事不宜迟,说不定夫人还要记你大功一件呢。”

突然书房内的许君彦微微蹙起了眉,手也下意识地要去握剑,窗外的脚步声虽然极轻,可却逃不过他的耳朵。

随后就是一阵极淡的清香袭来,组君彦唇边勾起一抹冷笑,冷峻的脸庞又添了几分寒霜,似是那烛光也照不进他幽深浓墨的眸子。

他屏住呼吸,静静等着外头的动静。

叩门声缓缓响起,不轻不重,许君彦慵懒的声音隔着木门传了出去,“何人?”

“老爷,是我,秦姝。”

木门外的秦姝早已换了一身淡蓝色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红梅,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

她没有如往常一般束着发髻,而是将一头青丝绾成了如意髻,脸上粉黛微施,虽然没有极尽魅惑,可也是比寻常的打扮娇俏了许多,唇瓣娇艳,浅笑间婉转动人。

“何事?”待到那股味道渐渐消散,许君彦才盯紧了那木门,的确,这香有问题。

“是关于夫人的……”秦姝顿了顿,又柔柔地问道:“秦姝能否进去?”

里头沉默了片刻,秦姝大喜,估算着药效也该发作了。

她轻轻推门而入,来不及看里头的详情就反身关好了书房的门,又留了丝缝隙。

秦姝做完了这一切才回过头,她蓦地一楞,书房内竟然没有人?

她急切冲了进去,却没有找到许君彦的人影。

“怎么会这样……”

突然脖子一凉,剑锋的冰寒透过脖颈上的嫩肉不断传到心里,秦姝惊得不敢动弹分毫,用手扶着案桌支撑着自己以免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

许君彦清冷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谁派你来的,说吧。”

秦姝哆嗦着说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她镇定下来,果然不到片刻,那剑锋已经有些颤意了。

咣铛一声,许君彦手中的长剑落到了地上,秦姝松了口气,这才回过头扶住了摇摇欲坠的许君彦,见他脸色煞白,低下头微微一笑,“老爷……”

许君彦一把推开她,沉声怒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可他似乎被抽光了力气,撞到了案桌上,这才清醒了些。

上房的外头,锦言一行人缓缓出了院门,锦言瞧见急匆匆跑来的丫鬟,望了眼身旁的妙言,“将那丫鬟唤来,我倒要瞧瞧是不是那位秦郎中的意思。”

那丫鬟见到夫人大晚上竟然这幅阵仗要出门也是吓了一跳,稳住心神后才急声道:“夫人,奴婢有事要通报!”

锦言不轻不重地瞥了她一眼,这是书房外头粗使的丫鬟。

“秦郎中去了老爷的书房?这个时候……你是来喊我去瞧瞧的?”锦言轻轻瞥了眼这丫鬟,却见她的脸一下子变成煞白。

那丫鬟连忙跪了下来,“夫人饶命!奴婢什么也不知道,是秦姑娘吩咐的!”

“将她带下去。”说完后锦言便朝着书房而去了。

秦姝刚要上前,却听到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她心里一横,快速地扯乱了自己的衣裳,直直地走向了许君彦。

砰地一声,书房的门被重重地打开。

秦姝瞥了眼门外的锦言,一把扯过许君彦的衣角,婉转的声音带着又惊又怕的羞怯,“老爷……”

见锦言独自一人立在门口,秦姝的唇角勾起一抹不屑。

而此时,一旁还是扶额不语的许君彦却蓦地清醒过来,弃如蔽履地拂开了她的衣袖,大步走向了锦言。

“怎么亲自过来了?可有不舒服?夜里还凉着。”

锦言推开了他,指着还跪伏在地上的秦姝,怒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就是你执意要搬到书房的原因?就是因为她?”虽是呵斥,可眼底的狡黠还是让许君彦忍俊不禁。

许君彦眼里的宠溺之色更浓,无奈一笑后也沉下了脸色,“夫人,事情并非如此……”

还没说完,秦姝已经冲上来挡在了许君彦的身前,哀哀欲绝的模样好像锦言才是棒打鸳鸯的人。

“夫人,我是心甘情愿的,并非老爷的错……”

锦言冷冷望着她,又将视线移到了许君彦的身上,“你们都做了什么?”

许君彦蹙了蹙眉,刚要开口,秦姝捂着脸道:“夫人,是秦姝的错……可秦姝对老爷是真心的,还望夫人能够原谅秦姝。”

许君彦想到她身上可能藏着药,不敢让她离锦言更近,一把拉住了她的衣袖,秦姝却是心里一喜,暗道果然奏效。

“老爷,是秦姝没有福气……”秦姝转过头泪眼迷蒙地望着许君彦,又极快地瞥了眼锦言。

锦言似笑非笑地望着她,“如果我原谅了你,你想如何?”

秦姝眼底划过一丝得意,她就猜到这女人会选择息事宁人,收了一个妾室也好比闹得满城风雨得强。

“秦姝愿意入府服侍老爷和夫人,只要夫人愿意给秦姝一个栖身之所。”

她满眼恳切,跪着磕了个头。

锦言冷冷一笑:“只要做个妾大概不是你此行的目的吧?连上等迷药都用上了,你就为了一个小妾的名分?夫君,你可相信?”

说着锦言望向了一旁的许君彦。

许君彦沉声道:“搜身,她身上藏着的药有蹊跷。”

顿时几个孔武有力的婆子便进了屋子,按住了秦姝。

锦言点点头,“带到耳房,搜身!”

秦姝张嘴就要叫喊,一个嬷嬷眼疾手快地用一方帕子堵住了她的嘴,将她拖了出去。

许君彦离锦言远了一步,“我身上还有些药味儿,你远着些我。”

片刻后那两个嬷嬷拿着个小纸包进了屋子,随后于清浅也赶来了,伸手接过了这包药粉。

“这绝不是大周朝的东西。”于清浅一口咬定,“我当年和祖父曾去过安西,这东西里头掺了一味安西才有的药,她是安西派来的细作?”

许君彦倒是凝神注视着这一小包药,“可如今我已经弃了军权,安西盯上我有何用?”

锦言也正色起来,“安西?还是仔细些审为好。”

许君彦点点头,“事不宜迟,带上来吧,这件事查不清楚我绝不会善罢甘休!”

说完他对锦言道:“锦言,你还是先去歇着。”说着许君彦对于清浅拱手道:“有劳方夫人替许某照顾锦言了。”

于清浅也不放心这里,万一这药还留在书房里,危害到锦言肚子里的孩子该怎么办,她点点头,拉着锦言离了书房。

锦言自知自己的身子不方便,交代了几句便跟着于清浅走了。

“锦言,这件事倒真有些棘手,万万没想到,还能同安西扯上关系。”

于清浅这么说着,却见安子衿神色有些恍然,“怎么了?可是身子不适?”

安子衿蹙着眉摇了摇头,“只是想到了一个人罢了。”

安西那位妖娆绝艳的三公主……

同样想到穆南的事坐在书房上首位置的许君彦,他脸色极差,想到曾经对锦言下过毒手的穆南,他的气势也愈加冷冽。

“爷,她招了……”

片刻后,许君彦狠狠拍废了一张木桌。 嫂索{半-/-浮=(.*)+生-盛宠嫡妃

“穆南,果然是你……”

锦言得知此事时,许君彦调动人手搜查扬州城的手谕已经写完了。

“慢着,你当真要找到她?”锦言按住了许君彦的手,唇角微勾,“这样岂不是便宜了安西?”

许君彦见到她眼底的狡黠,知道她是有了主意,扶着她道:“愿闻夫人高见。”

锦言指着墙上一副堪舆图道:“罗曼国和安西比,如何?”

许君彦略一思忖,道:“国力相当,且一直明争暗斗,只是少个借口罢了。”

锦言点点头,望着堪舆图上距离不远的两个国家,悠悠一笑,“进来罗曼国的商队途径扬州,那运的货物可不是一般的东西。”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