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8(许江):我如何能容下她

作者:莫等闲字数:3077更新时间:2015-12-17 2:33:46

许君彦顿时便明白了她的意思,笑着抱进了她,“夫人这是要坐山观虎斗?”

锦言轻眨美眸,伸手揽住了他的脖子,唇角一勾道:“如何?”

许君彦点点头,故作正色道:“为夫哪里有什么注意,不过是对夫人言听计从罢了,一切都按夫人的意思来办,既然安西惹到了夫人,许某又怎么能便宜了他们,这场戏既然开始了,就闹得越大越好,圣上近些年也闲得很,该找些事做了。”

罗曼国和安西这么一碰上,对大周就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不管是联合还是吞并,都势必要引起一番朝堂争锋了。

许君彦低下头,覆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抚上了锦言的脸颊,一路划过,带起愈加滚烫的感觉。

“那个女人该怎么处置?”锦言见气氛有些不妥,连忙移开了话题。

许君彦的吻不由分说地落在了锦言的眉间,随后下移到了鼻尖,温热的气息喷薄而出,“这个时候你还要提到无关紧要之人?”

锦言脸色一片潮红,推了推他的胸膛,“不正经……”

许君彦一扫这两日的阴霾,抱着她大步走向了内室。

“你做什么?不行……”锦言慌张又羞怯地抬起了眸子。

许君彦放下她后就腾出手将幔帐放下,低声笑道:“知道你昨夜不曾睡好,我陪你睡一会儿。”

他侧身躺下,用手揽住了锦言,还替她托住了腰,姿势舒服了许多,锦言很快就入睡了。

待到她醒来时已经是申时了,锦言伸出手却摸到另一边的床榻早已是凉了一片。

“来人!”

妙言连忙进了内室,“夫人,要起身了?”

锦言点点头,仍由妙言扶起了自己,“老爷呢?”

“老爷已经出门去了,说是要要紧事,还吩咐奴婢不准吵醒您,让您多睡一会儿呢,厨房里的燕窝还温着,夫人要不要先用上一些。”

锦言点点头,“也好,前院关着的秦姝呢?”

妙言连忙回道:“方夫人已经去了半个时辰了,说是怕您累着,倒不如她亲自去审一审。”

锦言无奈一笑,“你们个个都拿我当做摔不得的瓷娃娃了?”

妙言吐舌一笑,“哪里,夫人就是那美得不得了的美人灯,经不得风吹雨打的,奴婢看着都心疼,更别说老爷了。”

锦言脸色一红,“真是越来越油嘴滑舌了,还不快去。”

妙言扶着锦言起身又换了身略厚的衣裳,这才去厨房去了燕窝粥来。

刚用了两口,于清浅也来了。

妙言极有眼色地退下了,锦言忙道:“那里怎么样了?”

于清浅叹了口气,“那秦姝倒是个嘴硬的,不过也不知你家老爷用了什么手段,现在整个人都是神神叨叨地,问什么都招了。”

锦言失笑,“还不是那一套军中的做派,想必这个秦姝也不是什么真的细作,一晚上就招了个遍。”

于清浅望了望锦言,打趣道:“我瞧着你还是一副看戏的模样。”

锦言用了一口燕窝粥,笑道:“行行行,你就说吧,这秦姝到底是什么来历?”

于清浅道:“我瞧着你们还真是错怪她了,人家和这宅子可当真是有渊源,我问你,这宅子是从何人的手中买下的?”

锦言有些不解,“扬州汪家,汪家曾经也是扬州数一数二的人家,不过近些年愈加凋敝衰落了,这个时候已经离开扬州往淮州去了,怎么?秦姝和汪家有关系?”

“这秦姝本是姓汪。”于清浅叹息道:“本也是苦命人,一个二月生的嫡女,都言她克死了生母,五六岁就送去了乡野粗养着,谁知道流落到了外头,她又不甘心在乡野过着,结果她竟然是烧光了宅子跑出去,连那个照养她的嬷嬷也下了狠手,那般年纪就有这份心性,也当真是狠得下心。”

锦言不免一怔,“汪家家主死了三年了,没想到还有这么个女儿流落在外……可她这医术?”

于清浅继续说道:“收留她的是个退隐的郎中,养大了她不说还教了她一身的医术,谁知道她念念不忘地是要回汪家报仇……最后竟然为了掩盖身份下药害死了那个老郎中,更别说后来为了躲过你们的暗查除去的人了。”

“可这宅子已经卖给了我们,故而她就接近了我?”锦言想到那日见秦姝对这宅子的熟悉,有些觉得造化弄人。

于清浅道:“这时候那安西人却找上了她,还替她将身世掩盖得干干净净,目的当然是除掉你了,她想着要夺回宅子,这目的不就不谋而合了?”

锦言冷笑道:“本是个可怜人,但却做了可恨事,一步错步步错。”

于清浅点点头,“若都像她如此,这世间也就报不完的仇泄不完的恨了。”

锦言放下了手里的银勺,“她被人利用走到这个田地倒也是因果循环,都说要报仇,那被她活活烧死的嬷嬷又该找谁讨命?还有那些因为知晓她的身世就被害死的人呢?”

于清浅叹了口气,“她现在也和疯了没什么差别,该如何处置她?”

锦言垂下了眼眸,“汪家想必是早就当做这个女儿死在了火中,不必告知汪家图添烦恼了,将她送去庄子里,派人盯住就好,万一有人来灭口也说不定。”

到了用晚食的时候,许君彦一身风尘仆仆地赶回了许府,还没走到上房就看到锦言系着大红羽纱面鹤氅站在门口候着他了。

眼睛微微一酸,这大抵就是有家的感觉,许君彦笑着加快了步子,将锦言整个人都拥进了怀中,“怎么不在屋子里好好等着,出来吹风做什么?”

锦言笑道:“今日都在屋子里闷了一天了,出来走走也是好的,也没多久,刚到门口就遇着你回来了。”

许君彦将她抱进了屋子,柔声问道:“用过饭了?”

锦言摇了摇头,“等你回来陪我吃。”

“真是拿你没办法。”宠溺地揉了揉她的乌发,许君彦将她抱到了圈椅上,亲自替她净了手,这才传了晚膳。

锦言用了几口红枣血燕后开口道:“清浅急着要用几味药,又不放心别人送来,硬是要亲自往洛阳去,我已经派人护送她坐着的马车了,她回去也能瞧瞧妙春堂,于老爷子也守在那里,我还让她带了好些玩意儿去江家送给程哥儿呢。”

许君彦点点头,笑着替她添了些菜,“等你生下了孩子,我们就回洛阳去瞧瞧。”

锦言笑道:“好。”

随后她又问道:“那件事怎么样了?你今日走得匆忙,是不是出什么岔子了?”

许君彦看着她吃了好几口饭才回道:“一切都很好,萧宜之已经到扬州了,这件事我交给他办了,这份功劳我们就当是让出去了。”

锦言笑得弯了眼,“你倒是记得抽身。”

许君彦又替她盛了些汤,柔柔笑道:“就算是为了你,我也不能再插手这些事了,我们就袖手做个闲散人。”

十日后,安西和罗曼国的战火燃起,永宁帝急招淮州萧宜之到洛阳商讨大事,最后定下了联罗曼攻安西的决策,萧宜之力荐方家,永宁帝准奏。

又是五日,急报一封一封地赶向扬州,许君彦抱着锦言一封封地念着。

到了最后一封急报,方立诚也赶去了安西和罗曼的交接点,不必说了,于清浅自然是赶回了方家,还送了信来说会在锦言生产之日赶到扬州。

锦言知晓这是方家的机会,又和许君彦商量了一番,暗送了一笔军资过去。

没多久,方立诚一箭射下安西王首级的消息火速地传遍了大周朝,永宁帝龙颜大悦,一旨封赏诏书八百里加急送了过去,方立诚也封作了侯位,一时之间方家名声大噪。

安西的降书没几日也到了洛阳,不仅心甘情愿俯首称臣,还奉上了无数地贡礼,包括安西美貌无双的三公主。

这时候叶贵妃产下皇子的消息又传来,永宁帝顿时便扔下了奏折跑向了后宫。

没多久,一道赐婚的圣旨便传到了扬州。

许君彦的右手紧紧捏着那道圣旨,脸色铁青,极具冷峻的气息几乎要一触即发,他沉声道:“我去洛阳,进宫面圣!这件事绝对不可行!” 360搜索 bAnFu-(.*)sheng. com 盛宠嫡妃 更新快

锦言接过了那道圣旨,看完后顿时就笑出了声,“圣上倒是添了儿子万事足,想着法子让我们不自在呢,将安西三公主赐给你做妾?不得不说,对安西倒是一记示威,他们大概是想凭着这个三公主道宫中去争宠的吧,没想到一道圣旨成了你这个闲散王爷的妾室。”

“锦言……”许君彦有些无奈了。

锦言将那圣旨丢在了一边,“你觉得圣上这个举动就是在洛阳等着要见你?”

许君彦坐在了椅子上,不悦地蹙起了眉,“这个女人害你多次,我如何能容下她。”

锦言握住了他的手,狡黠一笑道:“她在洛阳才可能兴风作浪,倒不如送来扬州由我们看着,难道堂堂镇南王还不能随意处置一个妾室?”

许君彦恍然大悟,起身拥住了锦言,“果然是夫人看得明白。”

锦言挑了挑眉,“我倒想知道,这和亲和到别人府中做妾的公主如何自处。”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