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9(许江):爹爹!平安知错了!

作者:莫等闲字数:5724更新时间:2015-12-17 2:33:47

一乘小轿从船上被抬了下来,因为是妾室,阵仗都是简朴的,本就是败北的一方,安西自然也是没有话说。

一个时辰后,花轿里头的人已经满脸煞白,她妖艳的脸庞带了薄怒更是冰冷。

“镇南王还不曾来?”

她不愤地对着外头喊了一声。

那送人的喜娘是宫里有些资历的嬷嬷了,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说您就消停会儿吧,镇南王可是圣上都敬他几分的,你不过是个快要亡国的公主,有什么底气让人家堂堂王爷前来接你?”

穆南气得握紧了拳,“胡说!本公主是来和亲的!”

那喜娘哎哟一声笑得捂住了肚子,“谁不知道你们安西被方小将军打得落花流水啊,当个妾你有好意思说是和亲,我要是你早就往那江里跳了,镇南王妃可是洛阳数一数二的大美人儿,只怕你进了门连给人家打洗脚水都不够格呢。”

穆南气得一把扯下了头上的玫红色盖头,因为是做妾,她全身上下没有一点正红色,连红珊瑚耳坠都被强行换成了珍珠的。

“本公主就在这等着,镇南王府的人不来,本公主绝不亲自去!”

那喜娘重重地哼了一声,“好,就等着,我倒要看你什么时候进门!”

入夜,初秋的凉气在码头上格外聚集,穆南冷地将盖头都裹在了身上,她不愿意相信,许君彦竟然连派人来接她都不愿意,不管怎么样她也是以一国公主下嫁,还委身做妾的!

穆南恨得咬紧了牙关,“一定是你!江锦言!上回毒不死你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

她哆嗦着睡了过去,第二日还没清醒就听到了外头隐约的声音。

“我们夫人说了,错过了吉时,今日就不必去了。”

丫鬟趾高气扬的声音让穆南一下子惊醒了过来,“等一等!”

那丫鬟鄙夷地望着花轿的帘子,“公主殿下,我们老爷夫人都忙得很呢,昨日忘了来接您,不过规矩终究是规矩,今日不料又错过了吉时,不如您就在这儿再候上一晚?不过我们老爷明日一大早就要赔着夫人去逛园子,想必也没办法来。”

穆南恨得紧紧掐住了自己的腿压下了怒吼,“我愿意亲自上门。”

那丫鬟点点头,“那就去吧,我们府倒也不难找。”

半个时辰穆南的花轿就已经停在许府的门口了。

锦言点点头,“让她进门,不必来敬茶了,送去备好的院子,等老爷回来发落就是。”

一盏茶的时候,穆南已经身处一间狭小的院子了,她不敢置信地砸了好几个瓷瓶,“本公主可是圣上亲自赐的婚,那江锦言凭什么虐待本公主!这么小的地方是给奴婢住的?”

她换下了几日没换的衣裳,打扮了一番后就赶去了上房。

锦言正在对着一局残局思忖,突然听到了院门口的喧哗声,不也地抬起了眸子,却见到穆南正站在门口。

穆南本就是练武之人,那要推她的妙言被她一掌打翻在了地上,嘴角都溢出了鲜血。

锦言眸子一沉,扶着桌子边站起了身,“穆氏,你这是要闹什么?!”

穆南推开几个碍手碍脚的婆子,大步走进了上房,“江锦言,许久未见了,你倒是过得很好。”

听到她怀孕的消息,穆南几乎是要咬碎了一口银牙,现在见到她大腹便便却仍然还是一副狐媚子的模样,更是心里升起了一把无名火。

锦言淡淡一笑,“我过的是很好,只是不知公主殿下竟是过得不好。”

穆南两眼一眯,恨恨道:“你!你以为我是来伺候你的?”

锦言笑着坐了下来,“不然呢?穆氏,你以妾礼进了许家的门,就是许家的妾,在我面前,你就得执妾礼。”

穆南气急,一把扫掉了满桌子的棋子,黑白棋子洒落了一地,噼里啪啦的声音让她如同泄了火气,可再看到仍然是无动于衷端坐在椅子上的锦言时,穆南又是气红了眼。

“休想!”穆南瞥了眼她的肚子,“我必定不会让你好过!”

“放肆!”

冷若冰霜的声音从后头响起,许君彦一袭黑衣走进了屋子,顿时便勾住了穆南的眼睛。

这些年过去了,这个男人更加成熟更加俊朗了,就连气势也越加地高贵不可触碰。

“王爷……”穆南咬着唇退后了一步,“我乃是圣上亲口赐婚于你的,你怎能如此怠慢我,你是听了这女人的话?你要违背圣意么?她这是在害你啊!”

许君彦冷冷地瞥了眼她,再没有多看她一眼,随后他径直走到了江锦言的身边,替她拂去了砸落在衣袖的一粒黑子,“疼么?”

锦言笑着摇了摇头,“妾身倒是有些乏了,想回去了。”

许君彦亲自扶起她,又一把抱起了她,“我说过,不准你再这么说自己。”

穆南惊愕地呆呆站在原地,紧紧攥住了拳,“许君彦!”

许君彦缓缓回眸,“冲撞镇南王及王妃,你以为我还不够格处置一个妾室?”

穆南一怔,“你……”

“来人!”

许君彦再没回头,“将穆氏送往宁月庵剃度,以后就在佛前赎罪,终身不得出高明寺一步。”

穆南的尖叫声几乎传遍了大半个院子,可却没有人觉得可惜,这本来就是个亡国公主,更别说还痴心妄想着要破坏老爷和夫人之间的感情。

宁月庵内早就被许君彦布置下了人手,穆南在被拖到寺内之前就被废去了一身的功夫,瘫软在了一辆简陋的马车内,她恨得瑟瑟发抖,眼睛瞪得极大。

被关在宁月庵内,穆南竟然一反常态地沉寂了,连锦言也不明白她这是唱的哪一出,只是吩咐继续看住她。

这个时候已经是快要临盆了,许君彦每日都是一步不离地跟着锦言,生怕一个转身就会有差池。

于清浅赶到洛阳受了一品侯夫人的赏赐后就匆匆赶到了扬州,好在锦言还未临盆,只是脸色又差了些。

这些日子扬州城乃至附近几城的郎中都被许君彦请了个遍,一个个都围着许府转,生怕这许夫人有个什么风吹草动没被注意就害他们被镇南王责怪。

于清浅到的时候,许君彦正央求着锦言再多喝一口粥,那模样让于清浅都不忍去打搅了。

还是锦言眼睛尖,看到了门口止步不前的于清浅。

许君彦只得是一步三回头的出了屋子,关门前还吩咐丫鬟要守着夫人喝粥。

于清浅笑道:“看来我赶不上也没事,还没见过镇南王这幅神情呢。”

锦言嗔笑道:“还打趣我?我就不信你生陵儿的时候表哥就悠闲了。”

想到了那个时候坐立不安的方立诚,于清浅也羞红了脸,“你表哥如今总算是为方家翻了身。”

锦言也十分高兴,“可不是,外祖母也快要去洛阳了吧?她老人家有些嗽疾,还是开春再接她去洛阳为好。”

于清浅点点头,“这是自然的,我们怕她孤寂,陵儿也留在她身边了。”

正说着,锦言突然紧紧皱起了眉,手也扶在了肚子上,于清浅顿时就跳了起来:“是不是发作了?”

一阵痛意袭来,锦言几乎要倒下了,下腹紧缩的疼痛一波一波地,她疼得直喘气,咬唇道:“只怕是要生了……”

于清浅连忙高喊道:“来人!将夫人扶到备好的产房!”

因为早就准备了好些日子,也算是井井有条地,几个婆子用软轿将锦言抬到了一旁的耳房,那里应着于清浅的吩咐,什么东西都是一应俱全的。

这时候许君彦也赶到了,他神色慌张,就是连行军作战也没有这般神情过,“怎么样了?”

于清浅出了产房,笑道:“还没到要生的时候呢,只是预备着。参汤和热水都备好了,我瞧着要到夜里。”

许君彦沉声道:“前院候着十个郎中,你尽管吩咐。”

于清浅扯了扯嘴角,这算不算仗势欺人?

宁月庵内,穆南也听到了许家急招了是个郎中进府,她眼里闪过一丝嫉恨,随后悄悄出了屋子,走向了柴房。

“空明……你怎么来了?”砍柴的是寺中老实木讷的樵夫,因为想到尼姑们娇嫩,每次都帮着劈柴烧火,他见到美艳的空明,顿时就躁得搓起了手。

有些尼姑哄着也就上了手,可这个空明冷艳的很,平时从来不会对他多看一眼。

穆南妩媚一笑,上前替他烧起了柴火,被灰烬熏得脸上都黑了一块,更是衬托的她唇红齿白,娇艳无比,樵夫眼睛都看直了,一下子伸出手捉住了穆南的手。

穆南顺势倒在了他怀中,眼底尽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阴狠。

随后两人就顺势倒在了柴堆,剧痛下,穆南一口咬住了自己是手腕,直到咬出了血才松口,她娇媚地喘着气,“带我走……我……我这辈子……都跟你过。”

那樵夫乐得又加快了动作,望着那张娇艳无比如同仙女般的脸,连连带头,“好,好……”

躲在柴车上,穆南屏住呼吸躲开了几个暗卫的视线,随后下山的路上,她见到一旁的悬崖,立刻坐起身,随后动作敏捷地跳下了车,又狠狠将那柴车退下了山崖……

穆南低头望着深不见底的山崖,邪魅一笑,随后快步下了山。

许府,锦言已经是额前满是汗水,躺在铺了稻草的床榻上。

于清浅吩咐人煮了糖水荷包蛋,又劝着锦言吃下了,再看羊水已经破了。

一旁的稳婆也在安慰着锦言,“夫人,先忍着些,催产汤一会儿来……”

厨房,熬着催产汤的是妙言和几个郎中,没想到一个小厮急匆匆赶来,在妙言耳边说道:“院儿里的参片怎么找不着了?您快去看看吧。”

妙言只好是放下了催产汤。

不多一会儿,一个同样打扮的丫鬟进了厨房,她行色匆匆,端起催产汤便走,那几个郎中也是急得不得了,也没有多看,本也不识得府中的丫鬟,只是吩咐道:“要快一些,让夫人喝完后含着一片参片。”

那丫鬟低眉顺眼地应了,这才出了屋子。

她目光阴沉地望了眼这崔产药,伸手用指甲搅了搅,随后在院子外头装作肚子疼蹲在了地上,另一个瞧见的丫鬟急得冲上前来,“这是崔产药?快交给我!里头等急了!”

看到那丫鬟拿着药进了院子,再听到里头慌乱的情景,穆南低下头勾起了唇角。

自己不好过,又怎么可能放任她江锦言嫁给了如意郎君又生下孩子呢?

服下了崔产药,锦言疼得更厉害了,稳婆急切地去查看,却发现见了红!

“方夫人!您快来瞧瞧!”

于清浅正在选着参片,听到稳婆慌乱地喊叫起来,连人参也差点失手掉在地上,她匆忙赶来却见到锦言的脸色煞白,下身当真是落了红!

“夫人喝下崔产药就……”

“药碗拿来!”于清浅伸手夺过还剩下大半碗的崔产药,仔细闻了闻后脸色大变。

“不好!”她见锦言已经眼神迷离,连忙取出了金针,“去告知镇南王,这崔产药有问题!府里肯定混进了人!”

她连忙施针压制住了毒性,锦言也悠悠醒转了大半,她也大致明白了,伸出手握紧了于清浅,全身都被汗水湿透后她显得格外虚弱,可那双眼睛却是极力在支撑着,“救孩子,就他……他还在动呢,他想出来的……”

于清浅忍不住红了眼,她紧紧握住了锦言的手,“锦言,你放心,你和孩子我都要救!”

她控制住了那毒性,随后便冲出了产房,唤来那几个大夫,几个人急忙定下了药方,可却缺了一味南方少见的药材。

于清浅急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去找!”许君彦神色已经有些狼狈了,虽然还是笔直地站着,可看得出他的手在隐隐发抖。

于清浅点点头,“锦言这里我守着,只要尽快取到这味药!”

许府被衙差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住了,穆南暗暗咬牙,最后只能是躲在了上房附近。

反正就算是死她也要拉着江锦言一起下地狱!

许君彦的马蹄声踏破了黑夜,一路疾行往淮州的方向而去……

产房中,锦言紧紧咬着唇,一旁守着的于清浅又喂了她一副亲手在产房内熬成的汤药。

“你放心,会好的,会没事的!”

稳婆也是急得满头大汗,突然见到落红不再继续了,高兴地喊道:“太好了!”

于清浅见状也是松了一口气,“只要等那药了……”

“清浅……若是我不行了……”

“不许胡说!”于清浅摇着头,不敢去听。

“别,”锦言拉住了她的手,失去血色的唇掰微启,“这一世我过得很好,真的很好,告诉他,我知足了……这孩子的名字我早就想好了,就叫平安,一世平安……”

“别说了,你会没事的……”于清浅擦了擦眼泪,“不许再胡说了。”

时间一点点熬了过去,阵痛再次袭来,若是药再不到,就只能舍大保小,不然就是一尸两命……

锦言淡淡一笑,“保住我的孩子吧……”说完她伸手拔去了穴位上的几根金针。

于清浅已经泣不成声了,“该死的!”她哭着背过了身。

“别……”

江锦言刚要伸手,肚子便是猛地一疼,她的手顿在了半空中,紧紧攥成了拳。

她要撑着,生下孩子才行……

于清浅哭得眼睛都模糊了,可若是再拖下去连孩子也要保不住了,她只能是哽咽着吩咐道:“接生!”

锦言已经没有丝毫力气了,于清浅又塞了一片年份更高的参片在她口中,接着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你等到他回来好不好,撑住……”

“开了!夫人再用些力气!”

“见到头了……”

……

一声声的传进了锦言的耳中,她只能察觉到坠痛感越来越强烈。

“出来了!出来了……夫人再用力……”

锦言缓缓闭上了眼睛,“君彦,这一世我能瞑目了……”

“锦言!”几近于吼叫的声音响起在了产房中。

许君彦一身风尘仆仆,连披风也没有扯掉,发髻也被风吹得乱了,他几步冲到了床榻前,不敢用力地拥住了锦言,“我来了,我回来了……”

锦言睁开眼浅浅一笑,一如初见时,她笑得如同一枝枝头绽放地红梅。

五年后,扬州城最大的灯会吸引了全城的人,江边的望月楼中,一个粉雕玉琢、裹着五福捧寿小袄的孩子气势凌人地带着一群小厮冲上了二楼。

“娘!”

许君彦不耐地松开了怀中的美人,然后望着那一丁点儿的小人笑容灿烂地扑向了锦言。

锦言回眸一笑,张开手臂将这孩子抱在了怀中,“平安怎么来了?外头灯会不好玩?”

许君彦则是微微眯起眸子,怒视着一旁的小厮。

那一群小厮都瑟瑟发抖地低下了头,他们有什么办法,这盛世魔王可不是什么好惹的,生气的时候能让他们脱层皮……

许平安伸手举起一只小巧的琉璃花灯,满眼乖巧地望着锦言,“娘,这是送给你的,爹爹不送娘礼物,平安送!”说完还偷偷斜看了许君彦一眼,大大地做了个鬼脸。

“许平安!今日的拳练好了?”许君彦冷冷地回了一句。

锦言见他父子二人总是这幅样子,顿时就头疼了,谁知道还没开口,却见许平安撅起了小嘴,“爹爹坏,爹爹昨日为了漂亮姨姨就忘记教平安了,今天还要凶平安……”

许君彦气得脸色一沉,撸起了衣袖道:“你爹今天就好好教你!”

锦言也乐了,难为自己千辛万苦生下的好儿子,还学会为自己看住他爹了。

昨日的确是有知府之女趁自己不在府中来许府送年礼。

许平安见她老子发怒,立马就缩进了锦言的怀中,大喊道:“娘!爹爹要灭口!”

许君彦一把夺过了许平安,重重地在他屁股上拍了两下。

“威武不能屈!我许平安绝不……”又是两下。

“爹……平安知错了!”

许君彦这才挑了挑眉,“回去把道德经抄二十遍,今天的灯会就不必再看了。”

许平安怯怯地望了眼锦言。

锦言忍着笑道:“行了行了,你和孩子置什么气。”

许平安狠狠地点了点头,却见锦言也挑了挑眉头,笑意不减道:“十五遍就行了,还有五遍换本兵法抄一抄吧,教儿子总得文武双全吧。” 百度嫂索@半(.*浮)生 —盛宠嫡妃

许平安顿时就蔫了,小手背在了身后,以后再不敢在爹爹支开自己的时候冲来了,一般爹爹和娘亲单独在一起的这种时候,爹爹就六亲不认了……

从二楼的看台望下去,许平安的背影在灯光下照的极喜庆。

“锦言,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家。”许君彦俯身吻住了她的唇。

锦言莞尔一笑,闭上眼用温热的唇回应了他。

“爹爹、娘亲,羞羞……”

许平安对着望月楼的二楼看台做了个大鬼脸,嗖地一声,他一个侧身便接住了自家老子随手扔下去的托盘,上头的栗粉糕浇了桂花蜜,鲜香甜美。

这还差不多,他抱着吃的迅速溜进了成排的花灯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