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卷 第39章 一刹那

作者:拈花惹笑字数:3069更新时间:2015-09-24 23:26:41

洞内的热度在无人察觉之下慢慢高涨,两张脸挨得很近,不到半指的距离。

这一刻,就连对方的心跳声都能清晰听到。

扑通扑通,如同小鹿在乱撞,跳得太快,几乎要破体而出。

在她落下时,楚玄迟下意识伸手接过,大掌滑落在她不盈一握的腰间,掌下是她细腻光滑的肌肤,在水下的触感,美好得一塌糊涂。

鼻尖闻着的是她独特的幽香,意识也在这一阵幽香中迅速奔溃,揉过软软的柳腰,慢慢往上头爬去,一寸一寸磨过……

七七紧张得连呼吸都倍觉困难,他的掌带着多年练武的蚕茧,修长好看,却略显粗糙,正因为这一份粗糙,熏染出他一身强悍的男儿气息,指尖,如烙铁滚烫……

大掌扫过寸寸冰肌雪肤,就在几乎要失控地覆上她的柔软时,震撼的触感让七七倒吸了一口凉气,下意识用力推了他一把,迅速往身后退去。

楚玄迟没有阻止,只是一瞬,他清醒了,眼底疯狂燃烧的火焰瞬间被理智扑灭。

他重新闭上眼,调整好自己紊乱的呼吸,才哑声道:“别让本王说第四次,伺候。”

声音很轻很淡,却不容置疑,乍听之下,里头全是淡漠和他与生俱来的冷绝,不带半点多余的情愫。

刚才一刹那的情动仿佛从不存在一般,又或许,他确实从未对自己动过心,刚才一刹那的悸动,不过是她的错觉……

“来了。”心跳渐渐平复了,呼吸也顺畅了,两个人又恢复了从前的相处方式,彼此之间,一段很大很大的距离。

不管心里有多不安,既然玄王爷已经开了口要她伺候,七七也只能勉强压下紊乱的心思来到他跟前,凉凉的泉水因为两个人的靠近,水温再度高涨了起来。

但楚玄迟似乎半点没有意识到,只是靠在石壁上,半闭着一双在黑夜中也能发亮的眸子。

黑暗中虽然看不清他的五官,也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可却依然能感受到他的疲倦,七七被泉水沾湿的小手爬上他的眉宇间,在眉心的穴位轻轻点了下去。

不想打扰他歇息,声音放得极致的轻柔:“昨夜是不是没睡好?我为你松一下穴脉,等会你找个地方安心歇一会吧。”

楚玄迟没有说话,既然她懂医术也懂得推拿之道,这种事情本就无需问他。

他不说话七七便当他默认了,捧起一把清水为他把一张俊颜洗净,可他头上全都是沙粒,发丝也被沙尘沾染着,她迟疑了片刻才又道:“你躺下来,我为你把头上的沙子洗去。”

走到泉边坐下,拍了拍自己一双腿,这会儿看他并没有想太多,只当他是个需要伺候的孩子,但没想过让他枕在自己腿上这个动作似乎有点过于暧昧。

楚玄迟睁了睁星眸瞟了她一眼,只是迟疑片刻,便挪动自己沉重的身躯,果真把头枕在她腿上。

刚接触到一块,一股莫名的悸动又从心底升起,七七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只不过是单纯要伺候他便好。

虽然不知道两个人的关系为什么越走越奇怪,可今夜他为了寻自己,甘愿涉险在风沙中走了一夜来到这里,当看到他的那一刻起,她就决定从此以后她要相信这个男人,无关情爱,只是纯粹的相信。

他顶着尊贵的身份冒险找她,已经说明了许多,不管他对自己有没有情,至少他在意她的生死,如此,已经足够让她去相信这个男人。

捧起一把清水落在他的青丝上,小心翼翼把他青丝上的沙子一点一点洗去,另一只小手也在他的太阳穴上轻轻揉过。

推拿之道是被她那个刁钻挑剔的师父闭着学出来的,整个均以队伍里,她人第二,没人敢争第一。

楚玄迟一直闭着眼,鼻尖闻着的是她独特的幽香,渐渐,躁动的心奇异地变得宁静平和。

回想起刚才一路寻过来的焦急,依然想不透自己究竟在焦急着些什么,但既然想不透,便也不想了。

或许是因为这个女人对他来说还有利用价值,至少她还能为他驱除体内的寒毒,所以,他不能让她死。

虽然,她能不能为他驱毒还是未知之数。

无谓的事情想太多也是无益,有她在身边,一颗绷紧的心总能放松下去,就这样接受着她的伺候,慢慢地整个人越来越轻松,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等七七为他把一头青丝洗净的时候,他已经昏昏沉沉睡了过去,指尖从他脸庞的轮廓上划过,感受着他强悍的气息之下偶尔透露出来的孤单和脆弱,一颗心从未有过的宁静。

她不相信一见钟情,也不相信感情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迅速发展,这一刻,只相信在这世上至少还有人关心着自己。

为着这样一份关心,她愿意从此拿自己的真心去待这个男人。

他体内的寒毒她一定会为他除去,以后他有任何治病或是伤势,她也会无条件为他治好,无需他回报些什么。

为着他今夜出来寻自己的这一点恩惠和心意,他楚玄迟将是她慕容七七在这个年代里第一个真正接纳的人。

小心翼翼扶着他的脑袋,让他睡回到泉边,她滑落到泉水中,细细清洗着自己一头青丝,和被风沙吹皱的脸。

山洞里依然漆黑的一片,就算她把脸洗净他也不能看清她的面容,所以,这一刻无所顾及了。

把自己收拾好后,才回到他的身边轻轻推了推他的胳膊,细声道:“王爷,我为你清洗一下身体,等会我们一起出去吧,别一直泡在水中。”

楚玄迟闷闷回应了一声,便不再理会继续沉睡,那双小手在他身上慢慢游弋,感觉奇异的舒适,他连眼都不愿意睁开,知道身边的人是谁,哪怕她触碰自己的身体,他也下意识不打算抗拒。

七七随意把他的胸膛和四肢清洗了一遍,至于一些特别的部位她没有去理会,反正在泉中泡了那么久,有什么风沙也该被泉水洗去了。

她是愿意相信他,但没说过要做的他的女人,更何况她这么一个丑女,玄王也不会愿意要她。

直到那双小手远离了自己的身躯,再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楚玄迟才微微睁开眼眸,有那么一瞬,竟冲动地想让她继续。

不待他说话,七七已柔声道:“别在水中泡着了,你体内有寒毒,不宜在水中泡太久,我们出去吧。”

他没有说话,再度闭上眼,沉默了片刻才忽然长身立起,“哗啦”一声从泉中站起。

水珠沿着他高大的身躯一点一点滑落,那件单衣已经被七七褪了下来,一身壮实的肌肉纹理如同会发亮那般,哪怕看不真切,也能感受得到他强悍的气息。

他一步跨上岸,未曾理会身后的人,直接朝洞外走去。

七七忙爬了起来,捡起刚才被自己扔在一旁的衣裳回到泉边,把衣裳泡在清水里随意洗了下,拧干了才往洞外赶去。

距离洞口不远处那块空旷的洞穴里,楚玄迟立于洞中,凝望着洞外漫天的风沙,一言不发。

水珠依然沿着他的发丝缓缓滴落,在他脚下的地面熏染开一阵湿濡的气息。

七七看了他的背影好一会,才收敛心思走到自己原先呆的地方,把那堆枯草铺开,铺出一床的位置。

回眸看着他,她无奈道:“这里条件简陋,只有这么一个地方还能将就着呆一呆,王爷,出门在外别太讲究……”

“泥泞地本王也睡过。”他淡言道。

本想过去,可自己身上的水滴还没有蒸干,她好不容易才铺出来这么一个地方,他要是过去,只会毁了这张临时被铺出来的草床。

“本王再呆一会。”抬头,依然看着洞外的狂风暴沙。

看这样子,两三天之内风沙只怕不容易停下,但,明日便是十五,圆月之夜,若是寒毒在此发作,不知道会不会吓坏这女人?

“王爷是不是在担心如何度过明夜?”很奇怪,只是多看他两眼便似乎能猜到他在想些什么,她笑道:“我这里还有些药草,是今日在山头寻来的,虽然还是找不齐所需要的草药,不过也能为你扛一扛,明夜毒发的时候我会为王爷推拿穴位,放松血脉,不过,只怕王爷还是要吃点苦头。”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半}[^浮^}{^生]

这里什么都没有,想要为他施针也不行,否则她便有信心可以把他的痛楚减到最轻,绝不会让他受太多的苦。

天意弄人,早知道她今日就不出门了,她若不出门他也不会到这里来寻她,她只是万万没想到玄王会亲自到此寻找自己,这些都是无法预料的。

楚玄迟还是没有说话,既来之则安之,若是明夜里风沙还不能停歇,便只能在这里度过。

寒毒发作的苦他还能勉强忍住,只是怕自己会吓到她……

“王爷,再站下去衣服也不会干的,不如躺下来歇息吧。”她拍了拍身旁的枯草堆,尔后退到一旁看着他模糊的侧影。

楚玄迟再没半点迟疑,举步来到枯草堆旁,沉身躺下。

见她一直坐在一角没有任何举动,他摊开长臂淡言道:“过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