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卷 第44章 许多的第一次

作者:拈花惹笑字数:3024更新时间:2015-09-24 23:27:15

“不知道还会如此气定神闲么?”七七还是忍不住道。

“焦急有用么?”开门的方式是秘笈上提示的,他看过才知道,刚开始确实还没想到如何出去。

“其实我自己也懂一点轻功。”被他抱在怀里,与他一起掠过水面,她轻声道。

那是多年在野外飞檐走壁学回来的成效,师父说她天生有潜质,一般人学不到她那个境界,她算得上是与古代武学有缘的人。

闻言,楚玄迟眼底闪过什么,环在她腰间的长臂忽然一松,淡言道:“那就自己过去。”

七七真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在上头把她放下来,下面那一潭是随意沾一下都会将人毒死的毒水,而她如今正处在半空,根本找不到半点借力的地方,这一下去,直接便要落在毒水中。

想到自己会像那几个人那样被毒死,她顿时尖叫了起来,忍不住惊呼道:“救命!”

就在她差点要碰到毒水的时候,楚玄迟凭空又出现在她面前。

也不知道他以什么来借力,走在半空居然像踩着实物一样毫不费力,长臂一勾把她再次纳回怀中,迅速掠过水面落,在对面稳稳落下。

直到安全落地,七七绷紧的心才缓缓松了下来。

一旦放松,委屈顿时涌上,抬头,还没来得及瞟他一眼,便已经抡起拳头一拳捶在他胸前:“你个混蛋,我又没说在半空的时候可以走过去,你个混蛋,你想毒死我吗?”

“是你自己说你可以过去。”他一脸无辜。

“我没说在半空也能行走。”她是想着借由两旁的石壁飞掠过去,可他来到半空才把她扔下去,她连借力的地方都没有,如何过去?

刚才差点就掉到水中了,身边没有驱毒的良药,一旦落下去,神仙难救。

他怎么可以这么坏心眼?刚才真的吓到她了。

看她一直低垂头颅紧紧握住自己的小手,他眼底闪过些什么,大掌落在她头顶上轻轻揉了揉:“不会真的在害怕吧?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

连鬼火和尸骸都不怕,居然怕这么一个小小的玩笑。

七七抬头白了他一眼,不想跟他继续废话,她怎么就从来没有发现玄王也会有这么恶劣的一面?刚才以为自己死定了,这种面临死亡的恐惧,他哪里懂得?

“好吧,本王错了,以后不这样吓唬你了,可以吗?”

“除非你下去试试。”她咬了咬唇,气道。

“是不是本王下去了,你便不再生气?”

“你能下去再说。”

她转身往洞外而去,本来只是对他发了点小小的脾气,可是等了片刻不见他跟来,回头时竟看到那道模糊的身影真的往毒水走去。

她吓了一跳,顿时惊呼了起来:“楚玄迟,你做什么?别过去!”

“你不想让本王过去吗?本王如你所愿。”说话的同时,脚下的步伐完全没有停止过。

七七吓得顿时变了脸,匆匆奔了过去,在他踏入泉水之前迅速抱上他的腰际,死死把他抱住,半点不敢松开。

“你就是吓我也别拿这种方式,我跟你开玩笑的,你是王爷,我区区一个质子公主,身份低微,哪有资格生你的气?别再耍我了。”

垂眸看着抱住自己的那双小手,他心头闪过几许复杂的滋味,淡言道:“本王身中寒毒,这点毒水对本王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闻言,七七回心一想,才觉得似乎也是这个理。

寒毒是至阴至柔的毒,世间任何毒碰到寒毒都会被压制下去。

可是,哪怕是这个理,他也不能以身涉险,让身体再沾上其他毒素,哪有人这样折腾自己身子的?

“我不气了,我们回去吧。”他说得这么认真,让她莫名便相信了,若是刚才自己不阻止,他真的会跨下去。

不懂得爱惜自己,这男人真的太可恶。

“真不气了吗?”他不懂得哄女人,知道刚才自己确实把她吓到,只是不想她再生气,并没多想。

至于身份不身份的,这几日相处下来,对他来说似乎已经没有什么所谓的身份这个说法。

“走吧。”七七拉上他的大掌,也不管这个举动合不合理,拉着他便往洞外走去。

又是经过了很长的一段路,才回到他们曾沐浴的泉水边。

七七在泉边蹲了下来,把自己的一双小手洗净,脸上还残余着一些脏东西,想要把它洗下来却又不敢,未免节外生枝,只好忍着。

“没有食物,这几日我们要怎么度过?”

她抬头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男人,这时候,独立惯了的她居然有几分依赖起他来。

他看起来像是万能的,什么都难不倒他,那么,有没有什么办法也变出一点吃的,例如在这里头再找一个堆满食物的密室?

虽然,连自己都知道不切实际。

楚玄迟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绕过泉水往外头走去。

准备食物这种事情他什么时候做过?但刚才看着她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心里又似有几分不忍。

来到外头空旷的地方,透过枝叶往外看,风沙完全没有半点要停下来的迹象,饿了那么久,他自己也是在极力忍耐着,那小女人还不知道能不能扛过今夜。

似乎与她在一起,才短短数日便有了许多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这一次,算不算也是一样?

让他去找食物……这女人,胆子不小。

等七七在泉边玩够了出去的时候,外头那空旷的洞中哪里还有楚玄迟的身影?

挡在洞口的枝叶堆上分明有被人拨动过尘埃的痕迹,难道他出去了?

山洞就这么一点大,若不是出去了,她怎么可能看不见他?

出去,不会真的是为了给她找食物吧?

其实这山头野味真的不少,可是刮起风沙连行走都困难,如何出去打野味?更何况野味只怕都被风沙埋了,他到哪给她找食物?

都怪自己刚才太娇气,居然巴巴望着可以依赖他,依赖倒真的可以依赖,可却是让他用他的性命来冒险!

他是尊贵的王爷,受全楚国上下所有百姓爱戴的战神,却为了自己三番五次涉险……

这一刻她真的后悔了,早知道就忍着,哪怕饿肚子也比他出去找东西要好。

可他真的已经走了,怎么办?

在空旷的洞中焦急地等待着,越等越担心,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头的天色越来越昏暗,看着似乎快要天黑了。

今夜是月圆之夜,他独自一人出去,万一在外头的时候寒毒发作……

心里的焦急,连自己的想象不到。

又不知道等了多久,仿佛等了很久很久也等不到他回来的身影,等待中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变得无比漫长,心里依然在记挂着他的安危,若是他在外头出了事怎么办?

她真的有点恨死自己了,不吃便不吃,有什么大不了?怎么可以让他顶着风沙出去?

又等了好长一段时间,依然等不到他回来的身影,她掌心紧了又紧,心里越来越焦急,最后竟忍不住脱下外衣把自己蒙面包了起来,举步往外头闯去。

刚离开山洞,漫天的风沙便迎面扑来,逼得她连眼都睁不开。

她曾试过用力稳住自己的步伐,可每次刚迈步总会被风沙吹得身子摇摇欲坠,别说迈步,就连挪动一下身躯都困难。

迎着令人完全无法抵抗的风沙,她依然一点一点往外头挪去,被外衣挡着的小嘴微张,她吃力地呼唤着:“王爷,玄王爷,你在哪里?王爷……”

呼唤了许久,依然听不到他的回应,她又嘶声喊了起来:“玄王……楚玄迟,玄迟,你在哪里?玄迟……”

还是没有人回应,她已经没办法开口呼喊了,每次开口尘沙都会渗入口中,弄得她舌尖又疼又麻,这么大的风沙,根本没办法行走在其中。

他究竟去了哪里?就算真的寻思着要到外头寻吃的,可一出门看到风沙那么大也该乖乖回来了,他还出去做什么?

漫天的风沙铺天盖地而来,好几次都差点将她推倒。

在这种时候,只要一倒下去就别指望能站起来,无法站起来,唯一的结果便是被风沙活埋。

她几乎要绝望了! =半^浮##生-/;www.{ban^fu][sheng].com

又往前挪动了数步,她再度深吸了一口气,不理会口中的干涩,依然厉声呼喊道:“玄迟,你究竟在哪?玄迟……”

“本王在这里。”一声低沉的回应如同来自天边般遥远,但声音落下时人已经来到她跟前,那股强悍的气息迎面扑来,丝毫不逊于风沙所带来的力气。

她身子晃了晃,一步没有站稳,直接便往身后倒去。

楚玄迟伸手环上她的腰际,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往山洞里头返回。

好不容易回到洞中,他忽然长臂一收,“啪”的一声把怀里的女人扔在地上。

七七重重摔在地上,被撞得七零八素的,小屁屁更是摔出了无边的痛苦,就连手肘也在落地时碰到坚硬的地面,正好撞到麻经,又麻又疼,疼得她连眼泪都差点溢出来。

居然这么粗鲁地把她扔下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