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卷 第46章 相信我

作者:拈花惹笑字数:3062更新时间:2015-09-24 23:27:36

“玄……”

“本王的名字是你可以乱喊的么?”转身,楚玄迟大步跨上岸,丢给七七一个僵硬无情的背影:“这便是你不听话的代价,以后若还敢不把本王的话当一回事,本王会直接毁了你!”

她无力地倒在岸边石壁上,眼睁睁看着他带着一身寒气离开这里,人,彻底清醒了。

原来,一切不过是惩罚……该死的男人!更该死的是她自己!她居然真的陷入了,居然真以为自己可以和他在一起。

看到美男就晕了头,真可笑……

就这样在泉中坐了许久,直到实在坐不下去了,才慢悠悠爬了起来。

不就是一只帅得惊天动地的帅哥么?人活在这世上,帅有什么用?顶多就是养眼罢了。

弯身捡起被他直接撕成两瓣的单衣,除了无奈还是无奈,还好,外衣还是完好的。

把沾满尘埃的外衣浸入泉中清洗了一遍,虽然湿答答的,但没得选择之下也只好先凑合着。

套上外衣,刚要出去的时候,忽然,外头传来了一声闷哼。

很低沉的哼声,里头分明藏了无尽的痛苦!像他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他绝对不能让自己发出这种示弱的声音!

心头一紧,什么情啊爱啊的都被抛在一旁,她迅速往外头奔去。

不知不觉间,黑夜竟已到了。

尚未靠近,一股慎人的寒气已经扑面而来,想要把从石室里取下来放在天地镯里的火炬子取出来点上,但指尖才刚碰到天地镯,一道高大的身影已经来到她跟前。

七七脚步一错想要躲过去,可她的速度对楚玄迟来说根本不值一提,脖子上一紧,他的掌已经扣上她的颈脖。

五指一紧,七七顿时觉得呼吸困难,一阵头昏眼花。

“王爷,我是七七!”她双手落在他腕间,想要把他推开,可越推,他握得越是用力。

哪怕看不清他的面容,也能看到他一双冒着猩红的眸子,寒毒在他心脉间迅速游走,身边没有高手为他镇压毒气,他自己根本压不住!

“王爷……”

“母后在哪里?”他的声音如同来自地狱一般,森寒骇人:“你们把本王的母后藏在哪里?说!”

“王爷,我不是,我是七……”

“再不说,本王杀了你!”话音刚落,他指间的力度再次收紧,“快说!母后……呃!”

浓眉皱在一起,他一手落在自己心门上用力摁下,寒毒在发作,他意识游离,身体也在承受着巨大的痛楚。

撕心裂肺的痛一股一股撕扯着他的五脏六腑,他咬紧了银牙,依然死死盯着七七泛白的脸,无尽的恨意从眼底泛过:“你们这些人渣,本王杀了你!”

“王……”想要开口说话,可他根本不给自己机会,那只大掌越收越紧,七七只觉得胸臆间的空气越来越稀薄,脑袋也越来越沉重,她快要撑不下去了。

小手从他的腕间滑下,探向左腕的镯子,一根碧玉簪瞬间落在她指间,她扬手就要往他身上扎去。

可是,在对上他写满恨意却痛苦满溢的眸子后,她却迟疑了。

舍不得伤害他,哪怕只是一点点,也舍不得。

就这么一点迟疑,楚玄迟已经发现她的企图,他张嘴喘着气,随意挥出的一掌落在她腕间。

七七只觉得虎口一麻,一股腥甜的气息迅速涌到唇边,唇角处,一丝殷红滑落。

对他来说只是轻轻一掌,却已经伤了她的心脉。

脖子被握得更紧,颈骨几乎要被他捏断,她张嘴用力吸气,依然吸不进半点新鲜的气息。

“王……爷。”声音哑了,目光呆滞了,再这么下去,她真的会被他弄死在这里,“你醒醒,我是……七七。”

七七……这个名字,像刀子一样在心口刺了一把,可比起寒毒侵蚀血脉的痛,那点痛根本算不得什么。

是他们掳走了他的母后,是他们害了他母后!他要杀了他们,杀了所有胆敢伤害他母后的人!

想要用力把她细腻的脖子捏断,却在看到她眼角隐隐泛出的泪光后,心头再次被揪了一把,五指竟不舍得捏下去。

痛,浑身都在痛,痛得他几次快要晕过去……

就在此时,七七本来已经涣散的瞳孔倏地一收,她抬手,拼尽最后一点力气,长指在他心门某个穴位用力压了下去。

楚玄迟终于忍不住低吼了一声,随手一扬将手中的人儿扔了出去,心口更痛,心脉被撕扯得更厉害,高大的身躯也在这一阵剧痛中滑了下去。

七七被甩出去后直接撞上一旁的石壁,尔后重重跌落在地上,一身痛楚,但幸而可以呼吸了。

大口喘着气,气息还来不及去平复,已经迫不及待地回到倒在地上不断抽搐的男人身边,长指在他心门数个穴位上用力压了下去。

“王爷,你今日动了真气,寒毒发作时才会更痛苦,我现在帮你把穴道封住,给你指压推拿。”对上他好不容易恢复一点清明的眸子,她急道:“你相信我,自己运功把寒毒压下去,和我一起努力,王爷,会好的!”

捡回了一点意识的楚玄迟用力握上她的手腕,下意识想要把她推开,她压下去的地方太痛,比起刚才还要痛!

但,她说要自己相信她……他是不是真的可以相信她?

“唔……”七七每压下几分,他的痛楚便又更剧烈几分,如同被烈火狂烧,又像是被刀子一刀一刀宰割心头肉,这样的痛,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了。

他脸色惨白,大掌紧了几分,还是想要把她推开。

这痛,他快要扛不住了。

“王爷,你相信我,我不会害你!”他还在苦苦挣扎,一点一点想要将她推开,一旦长指离了他的心门,一切都将白费,他极有可能因为承受不住寒毒的痛,本能地自断经脉而忙。

“王爷!”瞥见他眼底一闪而逝的寒光,知道他已到失控的边缘,她心头一阵揪紧,急道:“玄迟,相信我,我可以救你!不要推开我,玄迟!”

他大口喘着气,视线落在她眼角处,那里,两滴晶莹的泪珠欲滴未滴,那可是为他而落的泪?

“不要放弃。”指尖又压下几分,明显感觉到掌下这具身躯绷得越来越紧,她低头,刨抛开所有顾虑,吻住他颤抖的薄唇。

这一刻,忘了他之前的对待,忘了世间所有,整颗心只想着一件事,不能让他有事,不能让他死!

四唇相贴,奇异的颤栗感迅速传开,竟似把身上的剧痛也盖去了些。

原来,这样可以减轻痛楚……可他还想要更多,更深入的触碰……

大掌扣上她的双肩,忍着依然撕心裂肺的痛,他一个翻身将她压下,覆上她的唇,用力啃咬。

身上的痛有多重,便咬得多重,血腥的气息萦绕在整个口腔,却是毫无所觉。

心门上的剧痛还在加深,是她长指不断用力压下所造成,但这一刻却似乎已经忘了那些痛楚,眼下只有这女人,这两片薄唇,这具小小的身子……

大掌捧着她的脸,对蛊惑着自己的唇瓣疯狂吞噬,似有什么湿濡的东西落在掌心,凉凉的,似是她的泪。

“别哭,不要哭……”他呢喃着,最终在一阵剧痛中,头一侧昏死了过去。

直到锋利的齿离开自己的唇,七七才狠狠松了一口气,收回压在他心门上的长指。

好痛!唇上火辣辣的,全是他咬出来的痛楚,温热的血还在不断外溢,她随手抹了一把,痛得眼泪又不自觉滑落几滴。

小心翼翼把他沉重的身躯从自己身上推下去,再从天地镯里取出火炬子点亮,洞里顿时亮如白昼。

把枯草床铺好,好不容易才将他搬到枯草堆上,她重重吁了两口气,才走到角落里,从布袋里取出几种昨天摘回来的药草回到他的身边。

想要碾碎喂给他,但洞里什么工具都没有,这药草又不像龙涎草一样汁液丰富,犹豫了片刻,才把药草丢进口中,咬碎了之后慢慢渡给他。

睡梦中的楚玄迟还算听话,当她柔声哄着让他咽进去时,他果真慢慢咽了进去,只是在吞咽完之后,忽然睁了睁眼眸,拉住她的手:“母后,你……在哪?”

七七微微怔了怔,随即探手落在他头上,轻轻抚着,浅笑道:“母后在这里,守着你,快睡。”

纯真到不含任何杂质的眸子慢慢闭上,他的唇边,竟泛开了一抹满足的笑意:“母后……”

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偶尔看到他藏不住的孤单和脆弱,一个自小失去母爱的孩子,不管表面有多坚强,内心某一处也还是渴望亲情的温暖的。

但,生在帝王家,亲娘不在了,谁还能给他亲情?

终究只是奢望……

如果她没猜错,当年他母后的死似乎还很复杂,他刚才口口声声说着,“他们”害了他的母后,“他们”,究竟是谁?

心头依然萦绕着许多猜不透的疑问,但这一刻却无力想太多,看着他依然苍白的脸,还是忍不住微微叹息着。

过完今夜,以后,该不会再有任何不清不楚的纠缠了吧?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