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卷 第60章 平静

作者:拈花惹笑字数:3065更新时间:2015-09-24 23:28:47

城门外她衣衫不整归来,明明该是让人羞愧到恨不得自尽上吊了结此生的场面,她却面容平静,一双似写着对世人不屑的眼眸明亮清透,这是他从未在慕容七七身上看到过的。

冷静,沉稳,睿智,而对他,那种每次见到都会神魂颠倒的表情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陌生中略带一点点模糊的熟悉。

不怪他对她关注这么深,只因为那时候的慕容七七真的很出乎他的意料。

母妃的心怡阁里,她一人面对强大的压力,还能保持无畏无惧,就算心里也有害怕,却能做到处之泰然,甚至,在几乎要绝望的时候,挟持明珠想要逃生。

那时候,整个心怡阁里,唯一能看穿她的威胁的,只有他。

当时是真的愤怒,可现在想来,不仅不觉得生气,反倒为她感到微微心疼。

像她这么冷静的人,若不是已经到了绝地,她不会做这么冲动的事。

白玉杯子在手中把玩中,想起她今夜的泪,心里异样的沉闷。

若不是真到绝境,一个坚强的女孩儿,怎么可能会选择轻生?十几年的忍辱负重都这么过来了,活着对她来说是极其不容易的事……

或许换了任何一个其他女子,今夜的一切,已经足够夺去她们所有活下去的勇气。

门外长廊上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楚流云眉眼微睁,白玉杯子往一旁的矮几搁去。

房门被敲响,手下恭敬道:“王爷,人带回来了。”

“带他进来。”

房门被推开,一脸慌张的风明华在两名侍卫的押解下步入,看到楚流云,刚在外头花街里喝下的酒水顿时醒了一半,心里已经有点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今夜在宣华殿里,这位云王爷和怡妃娘娘的立场似乎不怎么一致啊!分明是母子俩,但却是一个想让慕容七七死无葬身之地,一个在处处维护。

“王……王爷表兄。”在侍卫的推搡下跪了下去,风明华抬头看着太师椅上的楚流云,声音还有几分颤意,却依然努力堆出一脸讨好的笑:“王爷表兄,这是……这是什么意思?”

“本王没有你这样的表亲。”这风明华,在皇城里是出了门的纨绔子弟,因着有怡妃娘娘这门远亲,虽然家门算不上一流的富裕,但在贵族里头还算有点地位。

他平生最瞧不起这种攀关系的人。

“王……王爷。”风明华也知道这个远房表兄从来瞧不起自己,这会他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一点情面都不给,自己也不好继续攀附下去。

他深吸了一口气,让依然有点混沌的脑袋微微捡来一些些意识,强笑道:“不知道王爷让小人来这里,是……是什么意思?”

天色已经不早,他从皇宫离开之后便直接去了迎香楼,这两名侍卫来寻他的时候,他早已醉在温柔乡里。

现在,该是快到午夜的时分了。

楚流云只是淡淡瞟了他一眼,便又端起一旁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香茗执在手中:“六月初五那夜,你在哪里?”

“六月……初五?”风明华晃了晃脑袋,一时半会完全想不起来这是个什么日子。

“那夜,城北有个庙会,听说许多年轻姑娘家都会去上香祈福。”

风明华心里一震,顿时想起某些事,本来因为喝了酒而微微红润的脸,这会竟泛出了点点苍白。

他不安地笑了笑,才道:“那……那夜小的有点不舒服,早早便就寝歇息了。”

“当真一整夜未曾出门?”楚流云瞟着他,眼底分明一派平静,也没有任何波澜,但,对方却在他眼中读到了一点点可怕的气息。

可怕……风明华咽了口口水,虽然和云王爷没有太多的接触,但整个皇城的人都知道,云王爷处事公正为人正派,他……不该是可怕的。

为此,他勉强压下心头的不安,笑道:“自……自然是真的。”

“拖出去,打二十板。”他的声音很淡。

“是。”侍卫的声音却是铿锵有力的。

二十板……直到人被压下去,侍卫手起板下,在自己杀猪一般的嚎叫中,风明华才反应过来,云王爷真的要人赏他板子!

外头,哀嚎和求饶的声音不断,在宁静的夜幕之下显得特别违和,有几分扰人清宁了。

楚流云依然尝着清茶,不知过了多久,被打得一脸煞白几乎昏阙过去的风明华才再次被拖回来,趴跪在地上,哀求道:“王爷,王爷饶命,小的什么都说,什么都说……”

“说。”凌厉的目光扫去,对方却在一瞬间闭了嘴,他星眸半眯,眼底闪过一丝危险的意味:“大概,你还没尝试过辣椒水泼在伤口上的滋味,来人!”

“不,王爷,小的说……小的什么都说……”

楚流云猜的没错,那夜把七七敲晕带出皇城的确实是风明华,他把人带出去后,本来是打算毁了她清白的,但事情才没有进行,他就已经被人从背后敲晕了。

至于后来的事情,他不知道,醒来的时候回城,便听说了今晨慕容七七回来被堵在城门口的事。

虽然事情不如原计划那般,但效果却是一样,所以指使他的人并未说什么,他自然也不会多事。

这个风明华,完全就是个吃不了半点苦头的人,被打了二十板子便什么都说了。

“指使你的人是谁?”

风明华一怔,迟疑了片刻,才道:“慕容素素,南慕国的六公主。”

楚流云眯起眼,声音更冷了几分:“还有谁?”

“没……没有谁了!”

“看来,你还是没吃够苦头。”楚流云一摆手,守在两旁的侍卫立即上前,打算把地上的人拖起来。

风明华急道:“王爷,真的没有其他人了,王爷若是不相信,不如直接杀了小的,小的所说的句句是实话。”

他咬着牙,这么懦弱的人,这会儿竟是一脸的视死如归:“王爷不用再折腾小的,小的无话可说了,王爷不如直接杀了小的吧!”

楚流云盯着他,半晌没有说话,但侍卫也没有再来拖走他。

好一会楚流云也只是捏着玉杯子轻轻打转,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又或者他根本什么都没想,只是半闭星眸在歇息。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又睁开眼眸,盯着一直因为疼痛在喘气低嚎的风明华,目光一凛:“你当真没有碰过七公主?”

“没有!”到这时候他都看不出来云王爷对七公主的在意,他就真的愚笨得该死了,他喘息道:“今夜在……在宣华殿上所说的,不瞒王爷,都是……都是怡妃娘娘授意的,小的那夜连七公主一根手指头都没碰到,就被人敲晕过去了。”

“是什么人?”

“小的没看到。”

楚流云再次陷入沉默,片刻之后才摆手道:“来人,给他写供词。”

供词……也便是说这事以后保不准还会被摆到朝堂上,或是刑部,风明华自然是害怕的,但惧于云王爷的威严,他不写不成。

当下忍着痛,好不容易写了一份让王爷满意的供词,又印上指印,才被扔出云王府的大门。

二十大板不算太多,但对于他这种从来只知道花天酒地的人来说,还真的很重。

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又不敢惊动任何人,只能自己忍着剧痛离开,琢磨着远离了云王府再找辆马车送自己回府。

没想到才刚走出王府门前那条大道,还未来得及进入大街,前方一人便挡了他的去路。

她一身黑衣,黑纱蒙面,青丝如墨,整个人几乎融入到夜色之中,看不清她的面容,但,光看那妙曼的身段,一看就知道绝对是个美人胚子。

风明华在风月场所流连多年,对女人的身子算得上了解地很彻底,这女子身姿在风中如碧荷拂尘,虽一身寒霜,但那线条,那体态……

极品,绝对是女人中最极品的存在!

被打成这样,居然还色心不死!女子薄唇一勾,竟举步向他走来。

风明华分明是该感到害怕的,因为她身上不断溢出的寒气,但,却又因为这身段,居然乐陶陶了起来。

“姑娘……”他乐呵呵地唤了声,死死忍着臀上的痛,看着来到自己跟前的女子,“姑娘这是迷路了么?要不要爷送姑娘一程?”

呵……黑衣女子浅笑,眉眼弯弯,一笑惊魂。 百度嫂索@半(.*浮)生 —宠妃无度:战神王爷请温柔

一身夜行衣,还蒙上黑纱,这样的女子,该是迷路的么?

小手落在他胸膛上,幽幽的清香扑鼻而来,熏得他昏昏欲醉。

“姑……姑娘……”感觉到她的小手正沿着自己的胸膛一路往下,风明华顿时心里了开了花,今夜不会这么幸运吧,居然碰到个来投怀送抱的!

难道说,他风公子的风流在皇城果真如此出名,这些姑娘们都冒名前来献身?

就是不知道臀上的伤会不会影响到待会的欢乐……

可哪怕依然疼得慌,在感受到女子的手来到他的腹间时,某个地方顿时兴奋了。

女子微微倾身半蹲了下去,小手停在他的腹间,忽然抬头看着他,一双露在黑纱之外的云眸泛着盈透的光泽:“听说公子很厉害,是真的么?”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