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卷 第68章 出手相助的,是他么

作者:拈花惹笑字数:3074更新时间:2015-09-24 23:29:55

最好问问他,是不是也愿意用本王用过的东西……

七七本来是没听懂这句话的,但当楚玄迟撕扯起自己的衣裳,让她感受到他的霸气时,她心里一个机灵,顿时惊得低呼了起来:“不要!楚玄迟,你……啊!放开!你个混蛋,放开!唔……”

小嘴儿明显被堵了,他咬得这么用力,差点把她嫩嫩的唇咬出两道猩红。

当狂热的气息抵上了她,七七吓得更剧烈地反抗了起来,最终在他抬头看着她,正准备闯入时,一个毫无预警的巴掌顿时落在他染上热汗的脸上。

“啪”的一声,她吓到了,他也被怔住了。

随即,本是染着蕴欲的星眸在一瞬间染上令天地万物冰冻三尺的寒霜,盯着她时,那一眼的冰冷,将她一颗颤抖的心顷刻间凝结成冰。

好冷,她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冷的一面……

小手掌心里分明还残余着他因为隐忍而生出来的一身热汗,只是转眼间,炙热如火的人已成了千年寒冰。

紧紧相贴的两具身躯有了一点缝隙,忽然他霍地坐起,翻身下床,捡起被自己扔在一旁的衣裳一件一件套上。

动作,无比的优雅和贵气,甚至慵懒,但七七很清楚,他被气疯了,气得再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玄王,尊贵如他,这辈子从未曾被人打过是不是?

其实她不如自己表现的那么抗拒他的亲近,那日在山洞泉中,她便已经失了反抗,愿意将自己交给他,可却是他放开了她。

今夜……

她反抗,是因为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被他占有。

他根本不喜欢她,只是忽然发现自己的东西原来也有人会争抢,他生气,才后想用这样的方式,宁愿毁了她,也不愿意把她让给别人。

他不喜欢她,这一点已经足够让她坚定自己的立场。

她不是这个年代的女子,她没有那么死心眼,如果身子被他看过也碰过,这辈子就非他不可,她便愧为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

穿好衣裳的楚玄迟没有再看她一眼,把最后一件外衣套上后,他走到窗旁,长腿一迈,转眼已不见了影踪。

最终,他还是走了,被气到之后,带着怒火离开。

早就应该这样,只是自己还看不透罢了,像他这么骄傲的人,愿意纡尊降贵和她在一起是她的福气,她除了感恩戴德地把自己的身子呈献给他,什么都不该做。

但她不仅没有带着感恩的心去伺奉,反倒给了他一个巴掌,给了他奇耻大辱,他没有当场命人将她拖出去杖毙,已经算是给了她极大的恩宠,是不是?

不该难过的,只是心里还是忍不住会飘起几分苦涩。

想起当日他冒着风沙出城去寻她,想起他们在泉边的亲近他忽然推开他,一切的一切,不过是短短十来日的工夫,他把扑溯迷离这四个字演绎得淋漓尽致。

就这么忽冷忽热的,要折磨她到什么时候?

她依然坐在床上,抱着自己的双膝,安静无声。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又响起了楚流云略带焦急的声音:“七七,你究竟在做什么?”

今夜的一切太诡异,不是他多心,他总觉得房内藏了什么秘密。

可若说是七七把什么人藏在床上不愿意让他知道,他又不愿意相信,经历了重重误会,好不容易冰释前嫌,他不想在怀疑她。

“七七……”

“我好累。”她的声音哑哑的,弄得门外的男子更加心焦:“王爷,我真的很累,让我好好睡一觉,可以么?”

她现在谁都不想面对,什么话都不愿意说。

和楚玄迟的关系该是走到最后一步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门外很久都没有动静,七七也没有在意,或许他已经离开了,也或许还在等着,但,对她来说根本不重要。

她倒了下去,床上似乎还残余着玄迟的气息,狂热的,霸道的,不羁的,最终,剩下的全是冰冷的。

不知道躺了多久,才缓缓沉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地,只觉得他似乎又回到她的身边,沉重的身躯又压在她的身上。

“不要选妃,我当你的玄王妃好不好?”她身手牵上他的颈脖,藏在心里许久的话终于说出了口。

他没有回应,只是深深看了她一眼,大掌落在她的腰间,忽然沉身压下。

强悍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耳边,全是他沉重的喘气声,身上感受着的,是他疯狂到如同陷入魔障的冲撞。

她在自己的尖叫声中,似乎听到了他一句冷冰冰的话语:“玄王妃,你没有资格当。”

泪干了,天亮了,梦,也该醒了。

薄凉的唇慢慢溢出一丝丝凉薄的笑意,那浅浅淡淡的笑,美得如梦似幻,一点都不真实。

从今以后,有没有资格,她不会再在意……

慕容七七或许没什么优点,但好在还算得上乐观,一觉醒来,就算昨夜有再大的委屈,天亮之后也不会再放在心上。

就算还在心底,也绝不会让人瞧了去。

风明华的事情居然就这么过去了,这两日宫里并没有听到任何传召的消息。

本以为怡妃不会善罢甘休,但很明显这事情被人盖下去了。

打火要趁热,按道理说怡妃一定会乘胜追击的,但这两日,为何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本来已经想好应对的方法,楚流云也给她提供了最好的支撑……或许是云王爷和怡妃说了些什么,怡妃那边才迟迟没有动静。

怡妃不动,倒是让她少了出手为自己寻回公道的机会,只是,能把怡妃这种人也压得下去,光一个云王爷似乎份量还不够。

他毕竟是怡妃的儿子,七七很清楚他的脾性,就算心里再气,也不可能真的出手对付自己的母妃。

在背后帮她的人会是谁?是他么?

那日楚玄迟正巧在关键的时候闯入宣华殿,她不是没有想过他是在救自己,选妃宴这事,就算他再急,依他的性子也不可能半夜三更不睡觉,跑去找皇上和太后商议。

会选在那时候去,只怕和自己的事情也脱不了干系。

或许只是还需要她,才会愿意亲自去解了她的困局。

不管如何,抛去昨夜的委屈,玄王于她来说还是有恩的,若能不掺合任何感情的事,大家的相处也能很愉悦。

他虽然狂傲不驯,但却是个绝对有血性的男人,真男人,恩怨分明。

推开房门,门外一片明媚的日光。

晨曦洒落在身上,暖暖的,清风似温柔的手,讲人心头的烦躁顿时抚去。

用力吸了一口气,七七只觉得,一夜之间,人似乎重新活过来了。

但,院中那一抹素白却让她微微乱了乱神。

他衣衫轻扬,青丝沾上几许晨露,在骄阳下泛着淡淡的水光,一张脸还是那么清逸动人,眼底却似有淡得几不可见的暗影。

他居然还在,以身上衣裳和发上雾色来看,不难看出是在这里站了整整一宿。

一宿!

“感觉如何?身子还难受么?”楚流云踏着清露,转眼来到她跟前。

“你昨夜……”七七抬头看着他,竟下意识退了半步。

看出她对自己的疏远,他浅笑,一抹晨曦打在唇角似有若无的笑意上,几许清透的光芒:“昨夜怕你有事,身边又没有照顾的人,所以未曾离开。”

不过看她如今这样子,除了眉宇间有几分因休息不好而透出来的黯淡,并没有其他不妥,他安心了。

“既然你好了,我该回去了。”目光再次在她身上扫过,不见有任何异样,他颔首一笑,才转身离开。

“云王爷。”她追了半步,其实不是没有看到刚才自己后退时他眼下闪过的几分受伤,只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

喊了他之后,才又开始有几分后悔了起来。

喊他做什么呢?一时之间还没有想好。

她只是不习惯受人恩惠,不习惯心里觉得欠了别人什么。

“有事?”虽然楚流云面容依然平静,但在七七喊住他的时候,眼底还是不可避免闪过几许愉悦的光芒。

“没什么。”七七揉了揉眉角,“现在是回府歇息么?”

纯粹没话找话了,早知道不要喊住他,让他直接离开才是。

“不了,已经天亮,今日得去后山狩猎场查看。”休息那是夜里才该进行的事情,最近事情太多,不得不先去处理。

“可你一夜未曾……” 嫂索{半-/-浮=(.*)+生-宠妃无度:战神王爷请温柔

“区区一夜而已,还能熬一熬。”

“天色还早,不如先在这里用过早膳再去忙活。”她知道这些王爷重臣什么的,很多时候确实很忙,只是没想到会忙成这样,“我去给你弄点洗脸水,你先洗漱,等会用过早膳再走不晚。”

“好。”这似乎还是两人有了误会之后,她第一次主动邀请,楚流云没有迟疑,随她进了门。

这不是他第一次进她的寝房,心里始终认为自己是她的未婚夫,所以很多行为上并没有太在意世俗的约束。

更何况楚国不像其他国家风气严谨,在楚国,就算是女子也不会一天到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有能力的女子,甚至可以在外头创一番事业。

所以,就算进她的闺房,他也不觉得有什么。

她请进,他便进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