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卷 第81章 只为她残酷

作者:拈花惹笑字数:3065更新时间:2015-09-24 23:32:13

大皇兄是个血性男儿,甚至有人会说他冷血残酷,但七七知道,所有的残酷只为了她。

这个大皇兄,是慕容七七在这事上唯一的亲人,她没有亲人了,只有他,其他那些所谓的亲人,就连父皇也一样,在利益面前,全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眼睁睁看着她受辱受欺负。

只有大皇兄,利益在他面前,不及她一根毫发重要。

她用力搂着他,就像当年搂着大师兄一样,如今大师兄不在了,她只剩下眼前这个大皇兄了。

“是不是在这里受了委屈?”慕容逸风捧起她的脸,轻易望进她眼底深处,那一抹潮润让他心里顿时揪紧了起来:“是不是有人欺负人,告诉大皇兄,大皇兄一定会为你出气。”

粗糙的大掌在她脸上划过,她不说话,他心里更是自责:“是不是云王爷?”

云王爷退婚一事,他刚回到南慕国便听说了,当时直恨不得立即赶到她身边,告诉她没关系,楚国的人欺负她,他便带她回南慕国,只要有他在,绝不会让人将她欺负了去。

“没有,云王爷没有欺负我。”七七握上他的掌,掩去眼底的酸楚,浅笑道:“其实我在这里过得很好,大皇兄,楚国的人对我确实不怎么样,但,我自己过得很好。”

大皇兄是什么人,她若说这里的人对她很好这种笨拙的谎言,他能相信吗?

南慕国的大皇子,沙场上的鬼见愁,因为他的铁血和不怕死,他所带的铁骑团,整片紫川大陆敢与他对抗的军队怕是能数得出来。

大皇兄打起仗来就像是疯子一样,俗话说,疯子不可怕,但,不要命的疯子当真让人畏惧,南慕国这么一个小国,至今还能屹立不倒,全是大皇兄的功劳。

当初父皇与楚国签订协议,成为楚国的附属国,并把七七和慕容素素送到楚国当人质,这事慕容逸风完全不知情。

等他平定北方战乱回京时,七七已经离开数个月了,若是他当时知情,只怕事情不会进展得如此顺利。

不过,楚国与南慕国签订协议后,对南慕国也还算不差便是了,这事,也被父皇压了下来。

之后慕容逸风再次带兵平定黑岩山一带的山贼,无暇理会这些,只是心里一直想着要尽快来看一看七七,看看她过得如何。

如今看到了,见她安然无恙,心里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你这丫头,不管去哪都不能让人省心。”揉了揉她的发,他浅声叹息着,“可惜皇兄长年要在外征战,不能把你带在身边。”

若能带在身边,旁人岂会有机会欺负她?

“就算他日皇兄回京长住,也不能把七七带在身边啊。”她浅笑,不以为然道:“皇兄总有一日要娶妻生儿,以后七七跟在身边就是个包袱,未来皇嫂也不会高兴的。”

“若是这样,皇兄便一生不娶,只守着七七。”

“光棍的日子不好过,皇兄能熬得了?”

慕容逸风微怔,没想到她会说出这种调皮的话,随即郎朗笑道:“熬不住的时候就去烟花地找个姑娘。”

七七吐了吐粉舌,依然抱着他:“皇兄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他身上有汗水的味儿,她知道,那是为了尽快来见她,日夜赶路折腾出来的。

她喜欢这样的味儿,有亲人的味道。

倒是听她这么说,慕容逸风轻轻将她推了一把,一丝尴尬:“这两日都没有沐浴,身上脏,别弄脏你的衣裳。”

他是粗汉一个,哪像她们这些姑娘家,自己一身汗味他是不在意,却怕她介怀。

“皇兄这次不可能孤身一人到来,你的随行呢?”七七总算放开了他,倒不是因为怕他身上的汗水味,只是忽然想起他这么急着赶路,说不准连晚膳都没用。“皇兄,你用过晚膳了没有?”

“没呢,正饿着。”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从怀里取出一封信函递给她:“父皇给你的家书,至于皇兄的随行,他们估计还得要过两日才能到。”

七七把信函接过,信函的以金漆蜡封,很明显并未有人打开过。

她收了信函,却没有立即打开,而是出了门,吩咐梅大叔准备浴汤和晚膳。

梅大叔对她的事情是从不过问的,只知道尽心伺候,送来浴汤的时候见到坐在长椅上的慕容逸风也没说什么,送完浴汤便出了门。

七七主动为慕容逸风褪去一身沾满风尘的外衣。

他身形高大,和楚玄迟倒是有几分相似,一身纠结的肌肉,全是多年军旅生活练就出来的,但一张脸却恰恰是姑娘们最喜欢的俊逸好看。

五官深邃,线条刚毅性格,眉宇间全是成年男子的沉稳和英气,越看越好看。

只能说,皇家的儿女长得都出众,后宫的妃子都是精挑细选的标致人儿,若不是基因出错,有几个会长得难看的?

为他褪去最贴身的亵衣,肌肉饱满的胸膛立时呈现,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密布纠结,有些还是足以致命的伤,可想而知那时候伤得多重。

她忍不住探手,指尖在他的伤疤上划过。

战乱的年代,热血男儿永远不缺,七七对这一类型的男子总是会多几分怜惜,他们为了国为了家,抛头颅洒热血,有多少人为了保家卫国死在战场上。

慕容逸风的大掌落在她手背上,将她的小手从自己胸膛上拉了下来,笑道:“不过是一点小伤,都过去了,皇兄去沐浴了,你稍等。”

“嗯。”她温顺地点头,看着他举步走到屏风后,听着他迈入浴桶的声音,才回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终于想起来父皇的家书还没有看。

真的怪不得她对父皇如此薄情,实在是这个父皇也没给过她多少没好的回忆,他后宫的妃子太多,儿女也太多,能分到她身上的怜爱一个巴掌数得过来。

更何况她母妃在她两岁的时候便病故,父皇能对她有多少爱?

撕开封印,取出里头的信件,只是瞄了数眼,眼底顿时黯淡了起来。

父皇,竟让她如此……

思绪飘远了,许多疑惑顿时萦绕在心尖,紊乱的心久久未曾平复。

终于在慕容逸风跨出浴桶的时候,七七蓦地回神,起身走到桌旁,将信函连同信纸放在烛火上,没一会,东西顿时化作一道灰烬。

屏风后,慕容逸风低沉的声音传来:“七七,去跟刚才那位下人借套衣裳过来,皇兄……走得太急,忘了带衣裳。”

他从两日前便直接离开队伍往这里赶路,只是算到楚国这边大概会在今日或是明日将他们快到的消息告诉七七,怕她知道了之后等得焦急,所以率先一步来了。

七七应了一声,把桌上的灰烬处理好,转身出了门。

她没有去梅大叔那处,而是直接去了东厢找赫连夜。

梅大叔对比大皇兄来说矮了太多,身子也瘦小,他的衣裳大皇兄定然穿不下,倒是想到赫连夜和沐初的身材与大皇兄有几分吻合。

七公主来向自己借男子衣裳,赫连夜连问都没问,直接把衣裳拿给她。

七七回来的时候,慕容逸风依然在屏风后等待着,把衣裳交给他便出了门和梅大叔一起忙活,端着饭菜回来的时候慕容逸风已经在桌旁坐着。

梅大叔把慕容逸风的脏衣裳抱了出门。

看到饭菜,慕容逸风连话都不说,大口便吞噬了起来。

这随和的性子,完全不像个皇家的人,尤其还是尊贵的大皇子,极有可能是将来的一国之君。

“吃慢点,当心噎着。”七七在一旁一直为他顺着气。

慕容逸风咽下一口饭菜,随意问道:“父皇信里说了什么?可有提到什么时候让你回南慕国?”

其实他心里知道,这人质一旦送出去,再回去便难了,只是,还抱着一丝希望。

反正,七七如今和云王爷的婚约已经退了,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

“没什么,只是让我照顾好自己,与六皇姐相亲相爱,别丢了南慕国的脸。”她眼底迅速闪过什么,但一直闷头用膳的慕容逸风并没有注意到。 ㊣百度搜索:㊣\\、半@浮¥生\//㊣

提起慕容素素,他眼里染上一层厌恶,沉声道:“慕容素素对你不怀好意,若非必要,尽量不要和她接触。”

“我知道,皇兄放心,我懂得保护自己。”七七心里暖暖的,看着他用过晚膳,让梅大叔把东西收拾出门后,抬头看了眼窗外的夜色,“皇兄这两日是不是没怎么休息?早点歇息吧。”

“好。”慕容逸风没有推拒,走到床边坐下,褪去鞋袜,抬头看着她:“过来,让皇兄抱抱。”

七七有点迟疑。

她很清楚,过去的慕容七七和她大皇兄素来没有隔阂,他们自小在一起,就是沐浴睡觉也在一起,虽然长大之后沐浴分开了,但,只要皇兄回京,两人还是会同睡一床。

大皇兄大大咧咧的又是个将士,对这种事情完全不在意,过去的慕容七七心里只信赖他一人,也不觉得有什么。

但,现在……有点不一样呢,她是慕七七啊,虽然对他的熟悉还在,可对她来说,他始终是个成熟的大男人……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