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卷 天才小毒妃 第1366章 天塌,太傅扛着

作者:芥沫字数:3248更新时间:2017-01-11 22:35:23

秦敏要一个理由?

顾北月想了很久很久,才淡淡说,“我……想吃你煮的长寿面。”

这……

是什么理由?

算不算表白?

是爱人?还是亲人?

秦敏哭笑不得,可是,那一吻对于她来说,已经足够了。爱人也好,亲人也好,都是他的人。

她哽咽地说,“顾北月,我愿意……每年都煮给你吃。”

这,算不算是她的告白呢?

这些都不重要了,秦敏紧紧地抱住顾北月,埋头在他怀中,似乎想再一次确定,这是梦还是真实。

小影子一直看着爹娘,看到爹娘亲吻,他都羞红了脸但也一直看着,若是平常,他一定会捂住眼睛的。而这一回,他看得一直傻笑,泪中带笑。

当看到娘亲从爹爹怀里离开时,小影子才飞奔过来,一头扎入爹爹怀中,鼻涕眼泪全都往爹爹身上抹。

对于孩子最大安慰,并非言语,而是拥抱,紧紧地拥抱,让孩子知道,你在!

顾北月抱紧了小影子,轻抚他的后背,无声无息。

而这个时候,差点哭晕过去的小东西也扑了过来,使劲地忘公子怀中蹭。

秦敏替顾北月认真把了脉,发现他体内的真气真的已经顺畅平息下来,如果他能掌控修炼真气的密要,掌控好这些真气,武功必会大进。要知道,这些真气可是韩尘和龙非夜赠予他的,可遇而不求。

这一夜,在小影子的执意之下,顾北月和秦敏躺倒了同一张榻上。小影子就躺在他们中间,牵着他们的手,怎么都不肯睡。

秦敏睡最里头,小影子睡中间,顾北月睡外头,小东西凑在小影子身旁,贴着它的公子。

顾北月和秦敏都溜不走,直到半夜,小影子终于睡过去了,他们才相视而笑。

秦敏要起身,顾北月淡淡说,“睡吧,这些天,累着你了。”

秦敏是真的累呀!

岂止是这几天,可以说是几年来都鲜少能有安眠的时候。

“你睡吧,你还需要休息,我和芍药在外头守着,有事就喊我。”

她终究是个容易满足的女子,或许,在他这里,她是极容易满足的吧。哪怕他开口留她,哪怕吻过,她还是不敢去破坏两人长期以来的习惯。

顾北月见她疲惫的样子,眼底掠过了一抹疼惜,他柔声说,“安心睡吧,我守着。”

秦敏并没有躺下,还是执意想下榻。最后顾北月的两个字让她乖乖地,安安静静地躺在小影子身旁了。

顾北月说,“听话。”

这一宿,顾北月守着小东西,守着小影子,守着秦敏,安稳地过了一晚上。

翌日清晨,顾北月就修书一封,飞鹰传书送出去。他心上,自是牵挂着韩芸汐那场十年之约。

两天前,冰海的决战已经开始了,也不知道如今是什么情况。

顾北月不仅仅送出了信函,而且早饭之后,交待了秦敏带小影子回帝都,自己便要起身赶赴冰海。

顾北月的牵挂,秦敏看在眼中,心疼在心中。大病初愈,他便要千里迢迢赶赴冰海,她能不心疼?

可是,她没有阻拦。

影族既能以命守护皇族,这点牵挂又算得了什么?

她不知道自己对这个男人的有了解,但是,她知道,他心里有韩芸汐,有龙非夜,有整个大秦皇族,也有整个大秦!

他的心太大了,大到她没办法,也不敢奢求全部占为己有。她只求,他的心里有她,有小影子也有他自己的一席之地。

“爹爹,我也要去!”小影子的雀跃的,好久没见到太子和燕公主,还真怪想念的,尤其是燕儿。若非这些日子他所有的心思都在爹爹的病情上,他一定会不习惯没有燕儿在身旁闹腾。

顾北月犹豫着,这时候芍药匆匆而来,“太傅,有你的信,北历那边过来的。”

“一定是捷报!”小影子可开心了。在他心目中,无论是皇上,还是皇后娘娘都是永远不会输的。

顾北月打开信函一看,脸色顿时是白掉了,他后退了好几步,差点跌倒。薄薄的信纸因为他手的颤抖而颤个不停。

秦敏心惊,能让顾北月如此冷静沉稳的人惊成这样,那该是多不好的消息呀?

她连忙问,“出事了?”

小影子直接夺下了信函,看完之后,吓得把信给狠狠丢出去,“假的!爹爹,这一定是假的!”

信里说,冰海之战出了变故,皇上和皇后娘娘被冰封在冰海之下,冰海变成了毒害,燕公主至今生死不明,下落不明。

秦敏看完信,脸色亦是大变,“怎么……怎么会这样?”

她捂住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事……太大了!

顾北月扶在一旁的桌子上,才让自己站稳,秦敏分明看到他在深呼吸,分明看到他眼中无法隐藏的悲恸!

他怔怔地望着远方,却也没有发怔多久。他回头冲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小东西看去,忽然大声说,“小东西,走!快点!”

小东西原本还懒懒地趴着,听了公子这无比严肃的声音,它立马跳起来,跃到公子肩上。

顾北月就这样离开了,没有任何交待,而秦敏和小影子也跟他说不上话。

“娘,我跟爹爹一道去,你先回帝都!”小影子认真说。

“一路小心!快去!”秦敏急急道。

小影子立马就追下山去,一路紧追爹爹,他虽然追不上爹爹,但是也不至于跟丢。

顾北月确实是急得失去理智了,直到一天之后,他才察觉到小影子一直在背后追他。他停下来等小影子,稍作了休息,便又立马出发。

当顾北月带着小影子和小东西来到冰海岸边,已经是十多日之后了。而睿儿和顾七少他们一群人也在冰海岸边守了十多天。除了金子还振作一些,大家都十分绝望。

金子调派了一些心腹,秘密在冰海南岸,甚至临近的草原搜查燕公主的下落,只可惜,找了十多天都没有燕公主的消息。

之所以秘密寻找,自是有金子的考量。知晓皇后娘娘和狼宗大小姐十年之约,决战冰海的人少之又少,知晓皇后娘娘和皇上被冰封在冰海之下的人,也就他们几个了。

这件事绝对不能泄露出去,否则,大秦会乱的!毕竟,太子只有十岁!

此时正是日落,落日的余晖撒在黑色的冰面上,将整个冰面照得格外狰狞恐怖。

睿儿、顾七少、宁静、唐离、沐灵儿和金子都蹲在冰海岸边,无声无息的。说守候也好,说陪伴也好,他们都想着念着燕儿,想着念着龙非夜和韩芸汐。

或许,他们至今都还固执着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事实吧。

突然,顾北月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睿儿!”

睿儿第一个回头,众人也都纷纷回头,只见顾北月就站在身后,小影子和小东西就在他身旁。

睿儿已经好几天都不哭了,可一看到太傅,却还是忍不住,呜哇一声就哭了起来。

他飞奔了过去,顾北月刚刚蹲下,他就扑到了顾北月怀中,“太傅!”

太傅对于睿儿来说是不一样的,和其他人,甚至和顾七少都是不一样的。

全世界,除了父亲之外,就太傅能给他安全感,就太傅能给他依靠!

为此,韩芸汐还吃过醋,问过睿儿,“敢情母后在你心里,不如太傅了?”

睿儿的说得是,“娘亲是女人,睿儿要保护娘亲,不能依靠娘亲。太傅和爹爹一样,有太傅在,天塌了睿儿也不怕。”

睿儿扑在顾北月怀中,呜呜地哭了起来。这些日子,他流过好多泪,却没有这么哭出声过。

在太傅怀中,他忍不住了。

在太傅怀中,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最最安全的怀抱,父亲的怀抱。

顾七少他们都包了过来,想劝睿儿,小影子轻轻抚着睿儿的后背也想安慰他。可是,顾北月却示意他们都别做声,示意他们都退开。

他一把抱起睿儿,身影一掠便飞落到远处去,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面。他没有劝,只是将睿儿拥紧,柔声说,“孩子,想哭就哭吧……太傅在,天塌了,太傅替你顶着。”

睿儿一直哭,仿佛要把多日来的压抑,哀伤全都哭出来。最后,哭累了他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一夜,顾北月就这样抱着睿儿,让睿儿安睡。顾七少脱下外袍替睿儿盖上之后,才在顾北月身旁坐下。唐离,宁静,沐灵儿和金子也过来了,围着顾北月和睿儿坐。

“影子呢?”顾北月的声音有些沙哑。

“他急着找燕儿,和小东西去冰海里找人了,我拦不住。”金子说道。

顾北月也没作声,对小影子和小东西他还是放心的。 嫂索{半-/-浮=(.*)+生-天才小毒妃

顾北月和顾北月说了整件事的详细经过,金子也说了这十多天的搜寻情况,顾北月认真听着,越听,眉头蹙得越紧。

相对于大家大悲大恸的情绪,顾北月真的十分冷静,除了在无涯山上听到这个小时候时露出了不知所措的表情之外,他至今都还是沉稳,而且理智着。顾七少交待完事情的始末就不说话了,坐在一旁斜着眼看顾北月,他真想不明白,顾北月的心是怎么做的,居然还能这么冷静地劝大家冷静,和大家分析形势。

他说,冰海化成毒海,万毒之水无解。至少,玄空和云空永远隔断,无法往来。毒海并不失为云空大陆北疆最安全的屏障。

他说,皇上和皇后娘娘被冰封一事,燕公主失踪一事,万万不可泄露。太子继位一事,需尽快暗中准备。

他说,皇上和娘娘娘娘还活着,大家都要振作,坚守大秦待他们破冰归来。

他,真的很理智。

然而,翌日清晨,当小东西带他进入冰窟窿的时候,他终于不冷静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