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74章 突变

作者:水木耳字数:4438更新时间:2016-01-13 10:22:47

上官兰卿与赫连威皆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清城云柔消失得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爱因为错过而变得短暂,至少她们解开了心结,不能同生,死能同衾,或许是他们二人最好的结局。

赫连月渐渐清醒了,身体各项器官恢复了运转。

“相公。”她张了张嘴,发现可以说话了,只不过有些费力。

“我在。”他低眸望去,其中深情与失而复得的喜悦更甚从前,所有波涛汹涌的愤怒烟消云散,化为一抹浅浅的专注的温柔目光。

“我还活着?”赫连月眼角眯起,突然有点想笑。

俗话说的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你忘了,无论你去哪里,为夫都会陪着你!”兰卿温柔地擦拭着她全然是血的脸颊,最后发现实在是太多了,而且越擦越多,越乱,反而把整张脸蛋染得血色烂漫。

“相公,你对我真好!”女人本来就是感性的动物,男人稍稍说几句,便让她死了都心甘情愿,赫连月微微仰头,握住了在脸颊上蹭来蹭去的大掌,撒娇道:“怎么黏黏的?”

自己摸了一把吓了一大跳,全是血腥。

她着急的问:“相公,我是不是毁容了?对了,国师呢,还有我娘亲呢?”

四顾之下,遍寻不见二人,却见到了装扮诡异的赫连威。

“怎么回事,爹为什么突然出现?”她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兰卿与赫连威的眼神之间有着微妙的变化。

赫连威笑了,笑得渗人:“上官兰卿,怎么不说话了,怕她知道真相会受不住?”

兰卿眉头皱起,眸光中迸发着危险的光。

赫连月仿若未觉,讪讪问:“爹,你今天吃错药了,还是没忘了吃药?”

话落,某人发现自己的冷笑话一点都不好笑,气氛反而变得更诡异了。

“我不是你爹。”赫连威冷下眸来,神色冷淡的道。

赫连月仰过去,突然捏住了赫连威的脸,各种揉,捏,扯,挖,搞得其他二人很是郁闷,摸不着头脑。

赫连威脸色很难看,明明想对她放狠话,可这个丫头天生就是来破坏气氛的,他原本的愤恨怨怼,完全使不出来。

而后,她自言自语:“咦,没有贴什么人皮面具啊,怎么就开始说胡话了呢!爹你是不是中什么毒了?”

兰卿不动声色地将赫连月拉至了怀中,赫连月从中感觉到了他心跳的不平静。

为什么?

“上官兰卿,赫连月,你们两个要阻拦我吗?我得到轩辕剑之后,对你们并没有坏处。”赫连威的表情变得十分微妙,他盯着兰卿,似是在警告,又似在威胁。

他想要得到的是轩辕剑,而在这个过程中为之丧命的人,都是国师干的,他从头至尾与之无关。

“爹,原来你也想得到轩辕剑。”赫连月唏嘘了一下,权利与欲望真的会影响一个人。

“月儿,事成之后,爹不会亏待你们的,到时候,什么西陵南疆统统不在话下,你就是我的掌上明珠,是公主……”赫连威满脑子幻想着的都是成功后的场景,好像他已经是天下无敌了。

疯了!

彻底疯了!

“爹,轩辕剑不是你想要就能拿到的,他会选择自己真正等待的主人,天命所归。”赫连月苦口婆心的劝说。

“与我做对的人全死了,最大的对手清城也死了,我赫连威如果不是天命所归,还有何人?”

赫连威狂傲无比的表情让赫连月哑然,他此时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贪婪,自私,野心勃勃,陌生的令人害怕。

爹,为什么你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既然那么想要,便去拿吧,有任何后果,也是你自己的选择。”兰卿一脸肃容,紧接着把白绫抛了过去。

赫连威精准地接到了手中,如获至宝,竟是迫不及待地将白绫缠绕着,双脚离地,一腾空,身体如飞絮一般飘了出去,落入了最中心的炙热之中。

“爹……”赫连月嘶喊了一声,终是换不来赫连威的回头。

兰卿将她的头按在了怀中,喃喃道:“没有人阻止了他,除非他自己想通了。”

“我娘亲呢?”她从胸臆间抬头,凝望着他的眸子。

心中已微微泛凉,有一种不详的预兆,兰卿长时间的沉默,更像是无声地回应着她那个答案。

最后,他目光悠远,意味深长的道:“你娘亲她去一个她最想要去的地方,那里,有她深爱的人,她会过的很幸福。”

比起说出事实真相来,或许清城的诉求对赫连月来说才是最完美的,最了无牵挂的。

“真的吗?”赫连月原本是该伤心遗憾的,毕竟她才刚刚见到娘亲,没说上几句话,便是死别,甚至连最后一眼都未看见。但是,听到兰卿的一番描述,忽然觉得很是美好,她的娘亲是幸福的。

“可是,娘亲喜欢的难道不是我爹吗?”那怎么和自己深爱的人永远在一起呢?

兰卿淡淡抿唇不语。

其实后来赫连月仔细想过,清城师伯那么喜欢她娘,而他本身又长得那么潇洒俊逸,也许当年娘亲喜欢的原本就是清城,迫不得已,退而求其次才嫁给的赫连威吧。

这么一假设,似乎是有点道理。

所以赫连威才会因爱生恨,转而打了轩辕剑的主意。

赫连月把想法告诉兰卿之后,兰卿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他还以为凭小狐狸的聪明才智,是能发现有些蛛丝马迹的,偏偏她想象的非常乐观。

清城,你安息吧。

无论小狐狸是真糊涂还是在装傻,她都会好好的。

什么都不知道,活得没心没肺的,未尝不可。

“相公,快看,有人!”赫连月突然喊道。

兰卿眸光一凛,难道除了赫连威,还有其他的人打轩辕剑的主意。

只见白绫上方,一道灵巧的身形有条不紊地滑下来,眼见着就要与最底下的赫连威碰上了。

赫连月很紧张,浑身在颤抖,她不希望赫连威出事。

是魔教的段离愁。

显然,魔教并没有离开云族,而是虚晃一招,来了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兰卿大掌握住她的手,试图给予她力量,“你认为对他最好的选择,并不是他最想要的,所以,不要难过。”

什么声音?

赫连月与兰卿对望一眼,是从上面传来的。

“上官公子,赫连姑娘,快上来!”

好像是伍十七的声音。

一条铁链迅速地降落下来,而且以一个旋转的弧度在晃动,每隔几秒钟的间隔,就往二人身边靠近过来。

赫连月正欲开口,兰卿已先于一步,握在了手中。

有一个心有灵犀的相公就是好。什么都不用说,完全的心意相通。

上面肯定有段离愁的人,否则伍十七他们不会把另一条铁链给放下来,另一条白绫仍旧顽强地支撑着。

“娘子,愣着干嘛,抱紧我!”

“哦。”

赫连月紧紧地环住了他精瘦的腰际,他低沉的声音在头顶上方叮嘱道:“准备好了吗?”

“嗯。”

“怕的话,闭上眼睛,很快就可以到了。”

“嗯。”

结果,赫连月全程睁着眼睛,她看见段离愁与赫连威在白绫上交缠,为了一把不知道是否灵光的剑,冒着生命危险,值得吗?

追梦的人往往不到梦碎是不会死心的!

最后,在铁链上升到了一个点的时候,底下红彤彤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了。

“赫连姑娘,你没事了吧!”

“月妹子,你脸上怎么都是血啊,吓死奴家了!”

“圣女,太好了,你总算是平安无事。”

“……”

朋友们七嘴八舌地围过来,可见其中的深情厚谊。

“主子,你没事太好了,老奴……”容九上上下下地给兰卿检查了一遍,发现了大大小小的诸多伤口,细致程度堪比老妈子,说着说着,又忍不住老泪纵横起来。

兰卿虚拍着他的肩膀:“放心吧,难道你还不相信我么。”

容九:“……”主子,你是不是跟世子妃呆久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连她自恋的毛病都传染过来了。

说实话,他真的很担心,主子和世子妃本就历经考验重重,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岂不是太冤枉了。

兰卿:“……”

这边兴奋激动着呢,魔教众人个个苦着脸,卖力地拽着白绫,毕竟他们的教主还在下面,生死未卜的。

“圣女,你可知云柔的下落?”云春的表情并没有想象中的轻松。

“娘亲她……”赫连月望着滚滚的岩浆,若有所思地道,“应该是很幸福,她找到了一个永远的归宿。”

她终于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躺在水晶棺里。

也许在他人看来,云柔的命运多舛,刚刚苏醒过后,活了不到一日的时间。

“唉……”云春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后又问道:“圣女,秘洞已经毁了,若是让那些心怀叵测的人得到云族至宝轩辕剑,岂不是要天下大乱?”

“长老,你放心,刚刚相公已经把你们云族全体毁容的事情告诉我了,你叫我一声圣女,我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赫连月拍着胸脯保证,众人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又有何计谋。

“魔教野心勃勃,不如趁现在,把他们全都铲除了!”张起灵提议道,尤其是,万一让段离愁得到了轩辕剑,大家的安危会受到影响。

张起灵拿着剑靠近,一把划开白绫,岂料,锋利无比的剑竟是反弹了回去,无法斩断。

魔教的左右护法以及顾妖妖等人松了一口气。

顾妖妖讽刺道:“张大侠枉称大侠,居然会干这种偷鸡摸狗暗算的事情?”

“只要能除掉一个祸患,在下背负恶名,亦在所不辞!”

说罢,两边打了起来。

魔教总共只有三个人,还要顾着白绫不离手,正派这边人多,本就是寡不敌众。

赫连月内心也很纠结,万一轩辕剑把赫连威认了,倒没什么关系,把段离愁给认了,关系可大发了。

段离愁此人阴阳莫测的,开始的时候说的好听,什么要重点培养她为魔教的接班人,吸星大法的传人。明知道吸星大法练到最后会走火入魔,偏偏逼着她学。

他来云族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冲着轩辕剑,连鸟都不鸟她一眼。

所以在亲情跟大义之间,要选择一个真的很难。

容叔和兰卿并没有出手,是在尊重她的想法。

“顾堂主,我不行了!”

顾妖妖循眼望去,左右护法手里的白绫刚刚脱了手,失去重力与压力的白绫正在以一种飞快地速度飘落。

糟了!

“教主……”

顾妖妖大喊,整个人扑到了断面的口子上,死死地拽住白绫。只可惜,白绫所要承载的力量太多了,一己之力根本无法拉住。

一声空荡荡的惊呼响彻在整个山洞内,火山之癫。

顾妖妖随着白绫掉下去了,段离愁与赫连威约莫是活不成了。

一切都已结束。

赫连月想哭,发现自己没了眼泪,她是为她爹哭的,她没有出手,等于间接性地杀死了赫连威。

转过头,却发现云春满眼泪光。

赫连月扯了扯嘴角:她爹跟段离愁死了,她很伤心吗?

刚才听到她娘云柔死的时候,也没那么明显沉痛,痛哭流涕啊!

“长老,你哭什么?”

云春面露惭愧,痛心疾首的道:“我是在心疼我的白绫,那可是我们云族世代相传的宝贝,唉,想不到这次竟是毁在我的手里。”

赫连月:“……”好吧,是我把你的情操想的太高尚了。

“我们快离开吧。”

有人提议道,众人有条不紊地准备离开。

走到洞口的时候,轰隆隆地如地动山摇一般,众人站立不稳,个个发出不安的声音。

“怎么回事?”

“大家马上离开,这个地洞好像要塌了!”

话音刚落,一道刺目的红光,破地而出,每个人忍不住闭上眼睛,那光线太强悍了,伴随着地面的动荡,众人摇摇晃晃昏昏欲倒。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响动几乎要刺破众人的耳膜,发出阵阵的哀嚎声。

紧接着,那道红光一瞬间便将上面的岩石层给刺破,石块分崩离析,密密匝匝地砸了下来。

众人心道:完了完了,看来这次真的是地震了!

“相公,你在哪里?”

“我在。”

慌乱中,赫连月窝在了兰卿的怀里,她对未来很疑惑,历经磨难生死之后,是否可以得到最后的安宁。

震动与石块的滚落一直持续了将近一个时辰,直到周围变得逐渐安静了,尘埃渐渐四散。

赫连月等人才从灰迹碎石中一个个的钻了出来。

大家检查了一下,并且轻点了人数,奇迹,居然都没事,只是受了一些小伤。

“相公,我们都还活着。”赫连月捧住兰卿的脸颊,顾不得满是灰尘与狼狈,兴奋地亲了一口。

“娘子,很脏。”兰卿提醒道。

赫连月吐了吐舌头,满嘴的灰,后来自己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兰卿则一脸深情地望着她。

小狐狸,太好了。

我们都活着。

“天哪,上面的顶居然塌了。”一人喊道。

赫连月与兰卿以及众人抬头,原本封闭的空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掀开了顶部,外面是浩瀚的天际以及晶莹点点的繁星。

而原本滚烫滚烫的岩浆口子却是被密密麻麻的碎石给完全堵上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