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75章 轩辕认主

作者:水木耳字数:3054更新时间:2016-01-13 10:22:47

怎么回事?

那么大一个坑居然夷为平地了。

那得多大的威力啊!

“上官公子,赫连姑娘,你们快看,那是什么?”灰头土脸的伍十七童鞋惊讶道。

所有的人抬头,一束金光甚至比试练石更耀眼无比,破土而出。

“轩……轩辕剑出世了!”云春咽了咽口水,目光怔忡着道。

赫连月连连望过去,只见光彩夺目的炫金色宝剑横空出世,轩辕剑的旁边还有一人,如魔星煞神,赫然是魔教教主段离愁。

“教主?”魔教的左右护法紧接着从废墟中探出头来,齐刷刷喊道。

段离愁居然没死?

他的脑门上出现了一抹特殊的金色印记,手握轩辕剑,全身被金色的光芒环绕着。

赫连月惊悚的喃喃:“难道段离愁是轩辕剑的天命主人?”

那可就糟糕了!

但目前就仅仅是糟糕而已,而不是绝望。

段离愁非但没死,反而因祸得福,成了轩辕剑的主人,事情的发展大大超出了大家的预料。

如果早知道是这个结果,刚才宁愿别松手。

紧接着发生了一件事情,让众人不仅倒抽了一口凉气,而且血液倒流。

魔教的左右护法看到自家教主如此威风,与有荣焉,兴奋地跑上前去,说一些恭喜教主贺喜教主之类喜庆拍马的话。

谁知刚靠近,段离愁的眼珠子像是携带x光似的,一扫,便让左右护法寒毛直栗,二人战战兢兢的问:“教主,你怎么了?”

为什么他的表情像不认得他们似的。

二人继续靠近,只见段离愁眸光中闪过一抹血色,用一种近乎麻木又癫狂的声音嘶喊:“杀……”

二人终于意识到了浓浓的杀气,眼前的教主并不是他们所熟知范围内的,双腿不争气的发了软。

他们面面相觑,脑中出现了同一个念头:逃啊!

偏偏,为时已晚。

“杀!”

轩辕剑轻轻一挥,一股强大的力量伴随着空气中挥舞的轨迹,划破了整片大地,跟地震似的,一分为二。

“教主饶命啊!”左右护法二人霎时发出了两道尖锐的惨叫,划破整个天际。

二人的身体亦是双双的被解肢,脑浆子鲜血齐刷刷地往外蹦,场面既震撼又血腥,令人心魂俱散。

一时间尘土飞扬,震感明显,所有的人愣在原地,深吸一口冷气,不约而同的想:段离愁是疯了吗?

他居然把魔教的人给杀了,而且用的是如此残忍的方式。

最关键的是,轩辕剑的威力如此惊人,与传说一模一样,能将百丈外的一切物体悉数毁灭。

远处的一片林子,树木几乎是在一瞬间拔地而起,轰然倒去,再无生机。

“段离愁被轩辕剑控制了,他已经失去理智了,大家快逃!”赫连月的牙齿在打颤,一直觉得这把破剑是夸大其词,等到见识到了才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渺小软弱。

水晶棺里的英文字母,轩辕剑的使用说明上说,意志薄弱者会被轩辕剑给吞噬了本我的意志,彻底成为剑的傀儡。

只有意志与心智强大者可令轩辕剑心悦诚服,听命于他。

尼玛,她实在是太高看段离愁了,没想到这人的意志力薄弱的不是一点半点。

剑本身就是冷兵器,加上是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充满着压抑的怨气与煞气,所以段离愁很可能就要大开杀戒了!

所有的人都没动,神色凝重,如临大敌。

赫连月发现兰卿紧紧地握住着她的手,强大如他,手心里冒出了一阵薄薄的汗。是啊,她怎么忘了,轩辕剑的威力那么大,逃也来不及啊,而且一旦轻举妄动,人家的剑锋余波一击便能要了你的命,跟魔教俩护法的下场一样。

不但她们这里所有的人,包括云族与南疆,以及任何人,下场只有一个,最后通通被毁灭。

连这个大陆都不能幸免于难!

赫连月顿时觉得满是负罪感,一念之差,竟要铸成如此大错。

而且她的肩上一下子便担负了拯救天下苍生的负担,简直匪夷所思,又措手不及,更无法逃避。

段离愁转过脸来,金色的眸光对准了赫连月与兰卿,流露出机械般冰冷的肃杀,二人皆是浑身一震。

赫连月主动拦在了兰卿的身前,假装镇定,笑眯眯的道:“教主师父,你还记得我这个关门徒弟吗?你忘了,你还要教我练吸星大法呢!”

伍十七张起灵云春等人的心都悬起来了,赫连月居然主动朝段离愁搭讪,不是找死吗?

赫连月的话像起作用了,段离愁往她浑身上下地扫射了一遍,目不转睛地停留在她的脸上,微微地皱了皱眉头,竟是在思考。

她心中一喜,虽然她准备做的有点冒险,但如果可以唤醒段离愁本体的理智,事情就好办多了。

“吸星大法?”机械的单音节从他嘴里发出。

赫连月小小的激动了一下,趁着兰卿精神高度紧绷的时候,突然冲了出去,站到了段离愁面对面的位置。

小狐狸!

赫连月转过头,朝他宽慰一笑,小声宽慰:“相公,别过来,我先忽悠忽悠他再说。”

上官兰卿眸光一凝,该死的,小狐狸又开始逞强了。

不过,眼下为了大局着想,姑且让她一试。

身负轩辕剑的段离愁实在是太强大了,强攻肯定不行。

“对啊对啊,吸星大法,教主师父,你的记性真差,就算你不记得我,难道你连你师父聂星都忘记了么,你这个不肖的徒弟,他若是泉下有知,肯定得找你算账!”

赫连月半真半假的扯,段离愁居然还真的听进去了,面部肌肉跟打了肉毒杆菌似的,僵硬纠结,机械般的声音再度质疑:“聂星,师父……”

单调,粗砾,像是两种巨大的机器产生的摩擦,惊心动魄。

赫连月用力的点点头,“是啊,你师父说了,我们修炼吸星大法的最忌讳的就是用剑,我们明明就可以赤手空拳,杀人于无形的,下面就由我来为你展示一下吸星大法的招式。”

然后赫连月童鞋在乱石堆里,扎了一个东倒西歪的马步,表演起吸空气的吸星大法,着实有点儿滑稽。

对,没错,是滑稽,惊险中带着的滑稽。

毒娘子:月妹子,你确定你不是猴子请来的逗逼吗?

不好意思,她只是把赫连月的经典台词拿出来用一用。

因为赫连月太不靠谱,几度站立不稳,连带着兰卿好几次想要冲出去抱住她。

赫连月在练功,段离愁另一只手居然也随着赫连月的招式在动。

赫连月巴巴的看着,最好是把他手上的剑给骗下来,剑一脱手,不就万事大吉了么。

“教主师父,手酸不酸,剑好沉的,要不要徒弟我帮你拿剑啊!”

某人惊破了一堆人的眼珠子,径直走向段离愁。据赫连月童鞋自己回忆,当时她的心跳以每分钟二百秒的频率在跳动,说不害怕是假的。为了大家的安全,为了她幸福的小日子,必须豁出去。

横竖都是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万一成功呢,她岂非成了大英雄了!

段离愁的眼神显得很是迷茫,金色的眸瞳处于呆愣之中,赫连月的脚步一直没停下,一步一步的靠近。

直到她的手即将触碰到剑柄的时候,轩辕剑突然发出一道如警铃般的刺耳声响。

赫连月再次抬头,发现段离愁的眸瞳蓦然变得十分危险,可怕,散发着渗人又冰冷无比的凶光。

糟了!

她心中一凉,该死的轩辕剑好像是会认主的,一旦旁人靠近,便会发出警告,再度将使用者的神智给控制住。

“赫连姑娘小心!”

“圣女小心!”

“赫连月小心!”

数道声音响起,死亡再一次离她那般近。

原以为拨开云雾,却没想到再度处于那威胁的如窒息般的境地。

眼见着段离愁的剑挥起,一股巨大的风力袭来,赫连月感觉皮肤上发出‘卡茨卡茨’的声响,她会像魔教左右两个护法一样,身体被劈成两半,尸骨不存哪!

单单是想想就怕的要命,妈妈咪呀!

这将是她赫连月历经磨难以来,没有想象到的最恐怖的死法。

轩辕剑将眼前的一切再度劈成了两半,又是惊天动力的金光,碎石四溅,尘土飞沙,威力无敌。

方圆外的小树林遭遇了第二次的灭顶之灾。

在众人的惊呼中,他们睁开眼睛,可怕的结果并没有发生,皆是长吁了一口气。

上官兰卿将赫连月揽在怀中,险险地停在了另一处。

赫连月的小心肝那个颤啊,“相公,吓死我了!” [ban^fusheng].com 首发

“有为夫在,怕什么?”他垂眸,唇瓣勾起浅浅的弧度,用眼神宽慰道。

赫连月下意识地点点头,明知道相公不是轩辕剑的对手,可是,但凡是他说的,她仿佛就能无条件的相信。

前路再危险,有他在,一切都不是问题。

她想,她是犯傻了。

段离愁一击未中,眸光赤金赤金的,变得嗜血残冷,煞气森森。

“杀!”他口中呐喊,执念重重。

兰卿迅速地把赫连月从半空中抛了出去,“接住她!”不偏不倚地正是伍十七所在的方向。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