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77章 生命之水

作者:水木耳字数:3125更新时间:2016-01-13 10:22:56

“上官公子,我们来帮你!大不了就是一起死吧!”

“……”

赫连月看着同伴们奋力抗敌,有好多次都险险地被剑气给伤到,不但手痒而且脚痒,轩辕剑的力量竟是源源不断,段离愁虽然速度不算快,胜在不知疲倦,像是机器人一样拥有无穷无尽的生命力。

怎么办?

时间在流逝。

同伴们快要支撑不住了。

而且赫连月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那就是,黑夜,漫长的黑夜,始终没有出现白天和阳光。

只有轩辕剑所在的地方是散发着灼热的光芒的。

这把剑真的是太邪门了,就连能够消除一些邪恶与阴暗的阳光也怕了它。

轩辕剑生于岩浆而生生不息,力量不减。

那么它的属性便是……火。

火的克星是水,但是普通的水怎么可能熄灭得了上古神器轩辕剑呢?

到底要用什么样的水才是最有效寒冷的呢!

赫连月快要把自己的脑袋瓜子给抓破了,老天爷,帮帮她好吗?她实在是想不出来了,现在即便是知道是冰山上的雪水,她根本没有瞬间转移的能力可以把雪水弄来。

对对对,她想起来了,当时,地下宫殿里有一副特殊的壁画,有一个美丽的女子双手小心翼翼地捧着一掬水,上面的题目就叫生命之水。

“长老,请问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生命之水?”于是,赫连月觉得还是集思广益的好,一个人的脑子毕竟有限。

“生命之水?”云春重复了一遍,目光怔忡,她略微思忖了一下,抬眸,道,“圣女,如果我没有猜错,生命之水就是人的……”

赫连月挑了挑眉,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兆,不确定的说:“长老的意思是说,人的小便也就是尿液吗?”

云春点点头,面色亦是有几分尴尬。

然后云春与赫连月二人迅速的当机立断,两人各自在暗处小解后,将生命之水装在了透明的小瓶子里。

生命之水和轩辕剑的力量是一样的,只要人活着,便是源源不息。轩辕剑是天底下至魔至邪之物,生命之水至强至润之源,果然是天生相克,浑然天成。

“大家快散开,我跟长老想到对付轩辕剑的办法了!”

二人闯进来的时候,上官兰卿,伍十七,张起灵,南宫父子,毒娘子,个个身负重伤,处境堪忧。

“你们辛苦了,都交给我们吧。”赫连月一一向大家投过去感激与崇敬的目光,她想,她也许这辈子都无法忘记这一刻。

“你们有什么办法?”兰卿凝眸问,白衣血迹斑斑,面容狼狈。他紧张的是,不希望小狐狸做任何冒险的事。

“这个么……”赫连月面颊红了红,有些不自然地取出小瓶子,在众人面前一晃,解释道,“就这个啊,生命之水,只要泼在轩辕剑上,就能克制它。”

众人:“生命之水是什么?”

赫连月求助的目光投给了云春长老:“……”辣么尴尬的话题,还是你来说吧。

云春:“……”

猥琐是见仁见智的,心思纯良者无论怎么说都不猥琐。

好吧,赫连月承认,自个儿确实思想猥琐。

说时迟那时快,段离愁的轩辕剑一挥舞,一条长长的剑气将眼前的平地轰然分开,形成了三米多宽的裂缝,至于长度,完全望不到边际,说不上来。原本说话的赫连月与云春被阻隔在了另一边,这一条裂缝比前几百条都要威力巨大。

这样也好,至少同伴们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圣女,我们必须想办法靠近他。”

话虽如此,可傀儡段离愁几乎是看到有活物靠近就乱挥乱坎,但是如果让他保持一段时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便会离开原地,主动出击。

所以她们要做的是,千万不能让段离愁离开,否则有多少手无寸铁又武功低微的人将会惨死剑下,生灵涂炭。

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品格高尚的人待一起久了,赫连月感觉自己的情操顿时高大上。

身负维护四国安危的重任哪!

要是她还活着,四国的老头子都应该好好的奖励她一下。

她愣神的功夫,云春长老光荣受伤了,被剑气给伤到,云春反而心情异常振奋激动:“圣女,太好了,生命之水果然是有用的。”

赫连月惊讶的看到,原本金光闪闪的轩辕剑少了一个角似的,好像是光线暗了,没有之前那么明亮,而且晦暗的部位冒着一种被液体浇灭的嘶嘶声,脆生生的。

“长老,你先一边休息,保护好自己,现在,换我来。”幸好长老伤的不重,否则赫连月该自责死了,关键时刻那么不靠谱,居然开始恼补。

赫连月大义凌然的说着,反被云春拉住了手,情真意切的道:“圣女,小心!”

“嗯。”就算是为了兰卿和她自己,她一定会以性命为重的。

她迅速地远离云春所在的方向,成功的将段离愁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她还没开始真正的战斗,感到浑身充满了力量,跟吃了士力架一样。

“杀!”

机械的杀戮迎面袭来,赫连月足尖一点,转眼落在了段离愁的头顶。

可惜,头顶并不是他的死穴,人家只需把剑横向扫来,就可以将她砍成上下两块。

赫连月左避右避,堪称惊心动魄,险象环生。

就趁现在,她瞅准了时机,拔了活塞,将小瓶子的液体一把洒了出去。

尼玛,棋差一招,功亏一篑啊!

谁知道这货的速度突然就提升了,她绝不承认自己的物理与数学不好,以至于没有计算好段离愁转身的位置,然后把尿液给泼偏了。

结果,轩辕剑上干干净净的,还是云春所造成了一个缺口。

小瓶子里的液体全倒在了段离愁的眼睛里。

她突然有一种欲哭无泪的窘迫感,她无颜面对江东父老啊,也不知道接下来还能不能小解出来,毕竟滴水未进,又是经过长时间的汗液蒸发,哪里还能有东西经过膀胱排泄出来。

只见,奇迹发生。

段离愁的金色眸瞳居然发出嘶嘶的响声,一股浓重的味道从他身上传来。

好吧,她承认,难道你家尿里没尿味么。

“啊……”傀儡段离愁突然发出一道凄惨而鬼哭狼嚎的叫声,没把赫连月给吓个半死。

一个剑花劈天盖地,赫连月这一退,二十几个后空翻,翻出了n丈之外,赶巧翻到了同伴们的聚集地。

“赫连姑娘,可有受伤?”

“没事,我现在有一件非常严肃的话要问你们?”赫连月神情凝重的道,云春这个家伙,太不够义气了,搞了半天没过来,还是得她来问。

“什么话,你说?”

“……”

众人七嘴八舌的,气氛异常的紧张,一触即发。因为瞎了眼的傀儡段离愁本来是见人就砍,现在演变成了随便坎。

她们这边在讨论,另一边炮火连篇,狂轰滥炸,不曾间断。

赫连月深呼一口气:“你们有谁打算小解吗?”

众人默。

伍十七:“赫连姑娘,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能不开玩笑吗?”

赫连月窘:“我没开玩笑,刚刚我和长老对付轩辕剑的生命之水,就是尿。”

然后她补充道,“我瓶子还没扔掉,你们看着办吧,反正我是全部贡献出来了。”

众人窘,纷纷表示蒸发掉了,暂时无法提供尿。

张起灵脸色涨得通红,面露惭愧:“在下对不起大家,刚刚不小心已经小解在了地上。”

众人异口同声:暴殄天物啊!

实诚的伍十七童鞋更是懊恼的道:“赫连姑娘,你骂我吧,在下一时没忍住,失禁了。”

众人:“……”这货是缺心眼么?

赫连月更囧:“……”跟在我身边那么久,智商怎么还是个负数啊!

你直接说木有不就好了,非得把小便失禁说出来么。

虽然气氛是比较紧张而且随时面临着生命危险,可素他们真的不需要有人出来活跃气氛,好么。

伍十七解释:“在下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是正好被轩辕剑的剑气伤到了膀胱处。”

“上官公子刚刚好像没有说话。”

不知道是谁说的,总之赫连月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兰卿的身上。

“相公,你……”赫连月窘,如果可以,她不想亵渎相公啊。

“有。”兰卿玉人般的面容上全程都是面无表情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自行解决好,手里捏着一个小瓶子,大家顿时也不好说什么,大敌当前,没什么可纠结的。

轰隆隆……

一声巨响把众人藏身的小山丘给炸个稀巴烂,分裂出纵横交错无数。

泼尿这种事情,人越少越好,否则万一偏离了,那就前功尽弃了。 /~半♣浮*生:.*无弹窗?@++

上官兰卿不由分说地冲了出去,有了赫连月的前车之鉴,傀儡段离愁或者说是轩辕剑居然有了防备,无论如何,兰卿都近不了他的身,反而是一味的躲闪。

段离愁失明了,轩辕剑却是更加的暴虐了。

“相公,我来帮你!”

现在是孤注一掷的时候,赫连月与同伴们觉得,还是大家一起上吧,团结就是力量。

谁知道,轩辕剑的速度更快了,竟然是一挥,金色的弧线一一将众人震落。

好家伙,这一下子没把大家的身体给劈开,就是不幸中的万幸。

跌落地上的时候,赫连月发现大家俱是口吐鲜血,只有她,好像没受什么伤的样子。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