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78章 劫后余生

作者:水木耳字数:2007更新时间:2016-01-13 10:22:56

纳尼?居然是默不作声的南宫无极挡在了她的身前!

唉,真是世事难料,说实话,她真没想到。

“我只是顺手的,你不要多想。”末了,南宫无极犹豫地补充道,然后吐了一口血,就昏了过去。

欲盖弥彰么?怎么瞬间感觉南宫无极高大上呢!

赫连月有些内疚,所幸她检查了一下,南宫无极只是受了重伤,仍有呼吸。

抬眸,只见兰卿匍匐在地上,单臂撑着身体,脸色煞白,嘴角血丝流挂。这么躺在地上,一个生生的活靶子。

段离愁眸光如x光照射过去,一股浓烈的嗜杀牢牢地锁定兰卿。

赫连月暗道不妙,取一个人的性命不过是手起刀落,不行,她绝不能让相公陷入危险之中!

“杀……”段离愁在每次锁定目标前,都会吆喝呐喊,很装逼的样子。

去你妹的!

赫连月大步一纵,竟是跳到了段离愁的背后,趁其不备,死死地环住他的双臂,竭力大喊:“相公,快躲开!”

兰卿眉心一蹙,小狐狸怎么跑那里去了,危险!

责怪么?当然不会,他是心疼,心疼她。

二人生死与共的情意自是不必说,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段离愁几度欲挣脱,竟是硬生生被赫连月的铁臂功给缠住了。

同伴们看得惊心动魄,赫连月小小的身体是有何等的爆发力,皆是为她捏把汗,可他们都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干着急。

“相公,快往他的轩辕剑上泼生命之水啊!”赫连月紧紧咬着牙关,小脸皱成了一团,感觉双臂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双手绕过他,死死地交叉紧握,像是铜皮铁骨,机械而麻木。

段离愁左右挣脱不开,整个将赫连月给抬了起来,猛烈地转圈圈,试图将她给甩落。

事实上,赫连月的确是头昏脑胀,眼冒金星,胃里直想冒酸水。

但是,她一想到同伴们危在旦夕,生死未卜,她发了狠似了,巍然不动。

不能,千万不能松手!

她超强的意志力占据了全部的灵魂,身体根本由不得她的掌控了。

意识在模糊,双手却是牢牢的交握住。

段离愁则不断地在愤怒的咆哮,呐喊,发出一道道压抑的怒吼,响天动地。

兰卿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嘴里一大口的鲜血喷洒而出,他毫不在意地拭干,一拐一拐地靠近。

拔开了活塞子,黑眸中是段离愁与赫连月不断转动的影像,手中的生命之水总是找不到精准的位置!

机会只有一次,若是失败,大家就一起下地狱了。

兰卿的心中比任何人都要心疼赫连月,她面临的是何等的痛苦与煎熬,为的就是替他拖延时间。

他必须冷静,越是到了关键时刻,越不能冲动。

双手一直都控制不住地颤抖着,他眸色深重,浓到化不开。

轩辕剑没了指挥,在地上激起一阵一阵的剑花,如电光火石一般,裂缝丛生。

“娘子,快松手!”就趁现在,兰卿瞅准了时机,奋力一喊,却没有得到赫连月的同步回应,生命之水已脱了手。

众人的心狠狠的揪起,精神孤注一掷地紧绷。

时间停滞了,所有的一切成了慢动作。

顺着兰卿的目光,生命之水精准无误地洒向轩辕剑,原本金色而夺目的光芒像是被乌云蔽了日,嘶嘶声过后,忽明忽暗,在进行着最后的困兽犹斗。

“娘子,你快松手,危险!”

一条裂缝生生地将二人分开,兰卿的双脚有千斤般的重,无论他如何使劲努力,断然无法前进一步。

他只能大声的喊,希望能够唤醒她。

轩辕剑的光华在剧烈的挣扎着,在黑夜与白天之间转换着,最终,它发出一束强烈的光芒,冲破天际,划向遥远的极地。

“乒……”金属的碎裂声刺耳的响起,如魔音般的尖锐,似要戳破人的耳膜。

在一片晨雾茫茫之中,轩辕剑碎裂成无数的晶莹剔透的颗粒,往四面八方散发出去。

那场景是十分漂亮和壮观的,却伴随着致命的危险。

众人的身上大大小小地被击中,造成了诸多不一的伤口。

兰卿被击中了右膝,蓦地,他双腿跪地,眼前模糊一片,娘子呢?

赫连月同样在瞬间被弹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一块石头上,后脑勺一磕,留了一滩哒哒的鲜血。

所有的人在昏迷之前看到的是,失去了轩辕剑的段离愁,他的身体竟是发生了爆炸声,红色的火光由内而外的吞噬,最后以惊人的速度在一步步地走向毁灭。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轩辕剑毁灭了,世界将再度恢复和平,无后顾之忧。

救人亦是自救。

也许是因为太累了,太阳升起来的时候,照亮了天地万物,亦照亮着这些年轻的勇敢的人。

他们都闭着眼睛,嘴角的表情是如释重负的,若是经过这场全身心被摧残的大战之后,还留有体力清醒着,那才是比傀儡段离愁更可怕的人呢!

没多久,云族的弟子姗姗来迟。

她们一一将所有的人抬回了云族,疗伤的疗伤,修养的修养,众人陆陆续续醒过来是在三日之后。

“小狐狸……娘子……”

上官兰卿一直在发高烧,因为他伤势过重一直不见苏醒的症状,而且近两日,迷迷糊糊地说着胡话。 /~半♣浮*生:.*无弹窗?@++

容九顾不上自己的伤,主动来照顾他。

直到他退了烧之后,又过了三日。

兰卿睁开眼睛的时候,容九忧虑的脸落入了眼眸,原来,他还活着,在没有见到容九之前,他的心脏似乎快要停止了似的。

全身好像都用木板固定住了,这身子是越发的没用了。

“主子,你终于醒了,你已经昏迷了六天六夜,老奴……”容九又惊又喜,喜极而泣,总之激动得哽咽起来,不断地抹泪。

“娘子在哪里,带我去看。”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情况危急得恍如一场真实的梦。他知道,赫连月一定比他伤的更重。所以,他根本就没指望第一眼能见到娘子。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