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79章 空白,怀孕

作者:水木耳字数:4819更新时间:2016-01-13 10:22:56

“主子,您现在还不能下床,等伤好了在说也不迟。”容九劝道。

“容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即便他的面色苍白不堪,眼眸却是自带一股凛然而不可鄙视的气息。

容九甚至不敢直视他的目光,像是要直击到他心灵上。

“主子,没什么事啊,只不过,世子妃伤的有点重,云族的人给她疗伤呢,您自个儿养好了,再见她也是不晚的。”容九眼神躲闪了闪,忽又捏紧了袖下的拳头,抬起头,表情显得异常的平静以及流露出恰当好处的焦急。

“容九……”兰卿怒道,青筋暴出,眼神摄人。

容九明知道自己瞒不住的,可主子现在这幅样子,等恢复了起码要至少半个月的时间,万万不可下床。

他噗通一下跪到了地上,眼中苦楚,殚精竭虑。

“说,她到底在哪里,你是知道我的脾气的,所以一字不漏的把实话告诉我,否则我现在就出去找她。”

兰卿此时此刻充分诠释了身残志坚四个字,明明虚弱的如纸片,意志无坚不摧,他要做的事情,从来人可以阻止,更是没有人可以欺骗,即便是善意的。

容九跪在他的面前,再三请求:“主子,老奴说完之后,您千万不要激动,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兰卿缄默不语。

容九细细道来,大战之后,轩辕剑与段离愁全部死的透透的,除了一地的狼藉,光秃秃的树林,纵横交错的大大小小的几百道甚至是上千道的裂缝,风一,阳光一照,好像那些可怕毁灭性的东西从未出现过。

自从轩辕剑毁掉了,云族女子身上可怕的畸形与异变在一夕之间尽数消失不见。

她们将所有重伤的人带回来养伤,又来回地搜寻了不下十数遍,就是没有找到圣女赫连月的下落。

容九与伍十七等人伤势未大好,亦是迫不及待地往大战遗迹中寻找了很长时间,直到他们再也没有力气……

那天,最后段离愁的尸身发生了爆炸,所以当时赫连月距离那么近,很有可能被炸死了。

当时他们所有的人全部昏死过去了,根本没有看清楚。

“她死了?”凉凉的口吻显得异常的平静,兰卿的黑眸空洞又无神。

容九捏一把汗,忙焦急的解释道,“主子,你可别乱想,世子妃她还活着。”

主子这发散性思维是跟世子妃学的么。

“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烧焦的痕迹,所以老奴怀疑,世子妃很有可能被人给救走了。”容九提出自己的推断,“云族的人以及江湖各大门派的人都在找寻世子妃的下落,相信不日便会有消息传来。”

“当真?”尽管心中焦灼难安,兰卿亦是无法做些什么。

“当真,老奴怎么能骗得了你。”

最后,兰卿并没有冲动地下床落地,而是老老实实地卧床休养。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他不得不理智,因为除了等,他一事无成。

在养伤的日子里,容九心里的煎熬一点不必主子少。

晨起日暮,时间已是过了一月有余。

万物复苏,天气回暖,一切仿佛充满了勃勃的生机,却是夹杂着几分未散开的春寒料峭。

花非月童鞋感觉自己做了很漫长的一个梦,梦到她被炸药给炸的粉生碎骨,然后就穿越了,穿越成了一个小婴儿……

接着,就没有接着了,她的梦醒了。准确的说是被热醒的,难道说那该死的恐怖分子的余威对她影响太大了的关系?

“吓死姐姐了,好热啊!”她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检查自己的身体,是否变成小胳膊小腿,结果发现,除了胸部平整一点,其他跟成年女子的区别不大。

“女人,你终于醒了。”床榻边,一张布满了忧郁的憔悴脸庞,带着泛青的胡渣映入了眼眸。

“好帅啊。”她真的不想犯花痴,可欣赏美男是女人与生俱来的本事,特别是对于花非月这个外貌协会。

就算是n天没有洗脸,也无法掩盖红衣美男精致邪魅的五官,可素那狂拽深情的眼神,以及柔情脉脉的关切声音是咋回事?

“你在说些什么,烧糊涂了吧!”

东方锦还没有从失而复得的喜悦中惊醒过来,蓦然发现赫连月的眼神有点不对劲,澄清透明,好像少了点什么,却让他无法准确的说出来,他以为她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寻找上官兰卿。

赫连月已经昏迷了整整一个月,而且她还说了一个月的胡话。

帅?这个字眼在他们年少时初遇的时候,她也曾说过。

花非月像是吃了屎的表情,她终于意识到了,这个红衣美男是穿着古装的,他的头发很长,发质黑亮有光泽……绝对是纯天然无污染不添加任何防腐剂,绝非虚假的头套,还有周围的摆设与窗幔以及硬梆梆的木板床,完全古代的标配啊!

“天哪,难道我花非月……穿越了!”心情太激动的某人冲动地失声了。

“穿越?花非月?”东方锦后背阵阵的发凉,难道赫连月疯了么。

他犹豫着问:“你说你叫什么?”神情绷得紧紧的,难掩面容的苍白与震惊。

花非月终于意识到自己心情太过激动,她真是一个不合格的穿越者,一来就穿帮的节奏。

从对方疑弧慎重的表情来看,她一定是属于借尸还魂的范畴。

好吧,既然如此,她挑了挑眉,只能使用穿越者最基本的无师自通的本领,装失忆。

“哎呀,我的头好疼啊,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她捧着头颅,做出一副痛苦状,在大床上翻来滚去的。

关于那天,呈现出来浮夸的演技,回想起来连花非月自己都内流满面。

真搞不懂十分精明的叫做东方锦的美男是怎么相信的。

她随随便便的嗷嗷两嗓子,东方锦又是唤御医,又是派人去请神医,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说实话,她初来宝地,被人那么紧张在乎,并且照顾得无微不至,多少心里是有所动容的。

她和东方锦究竟是什么关系?所有的人都叫她月姑娘,她穿越后的名字里也有一个月字么?

对于东方锦,她感到很熟悉又有点儿暧昧。

还有,白天来给她诊脉看伤的秀气的大夫,听说是很有名的神医,叫华陀。

她刚刚听小丫鬟说的时候,一时没忍住,咯咯咯地笑得欢快,也不知神医生气了没有。

总之华陀的眼神怪怪的,欲言又止,难不成已经看穿了她的伪装,可后脑勺的那么大一个包包绝对是真真切切童叟无欺,所以,不应该啊。

天下第一庄,亭台楼阁,花鸟鱼虫,珍贵树木,假山林立,果然是名不虚传。

两道修长的身形在九曲回廊里散步,二人脸上的神情皆不轻松。

“你说实话吧,她到底伤的如何?”东方锦问。

华陀牵起嘴角,讽刺地反问:“聪明如东方兄,不是早就猜到了么,赫连姑娘失忆了,她忘记了所有的人。”

包括她最爱的男子,上官兰卿。

脑后受到剧烈的震荡与冲击,淤血聚集而导致的失忆。

即便是普通的大夫都知道这种失忆症是最难医治的,一辈子想不起来自己的身份是极有可能的。

一开始,华陀是冤枉东方锦了,他去了云族,最后却没有进入秘洞。赫连月是他母亲裴敏救回来的。还有华陀,也是裴敏悄悄地从云族带出来的。

也许是华陀的存在感太低,云族那边乱成了一锅粥,没工夫顾得上他。

裴敏把赫连月扔给东方锦的时候,绷着脸说道:“锦儿,赫连月我给你弄来了,机会只有一次,是把她还给上官兰卿,让他们大团圆结局你一个人为情所苦,继续自怨自艾一辈子,还是将她永远禁锢在身边,随便你!”

一开始,裴敏真的很讨厌赫连月这个狐媚子般的女人,把周围的男人们迷得晕头转向,尤其是她裴敏的儿子东方锦。她完全有机会杀死赫连月,然却并没有。

她要成全自己的儿子。

裴敏太了解东方锦,之前东方锦已经放弃了赫连月,自然不会再主动了,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我只能说,这是天意。”东方锦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神情如痴缠的夜色般纠结。

“所以,你准备怎么做?”华陀试探着问。

“这是天意,非人力而不可为。”他试图为自己的自私的行为辩解,其实,从他警告华陀,让所有的人称呼她为‘月姑娘’开始,便已经做出了决定。

“上官兰卿会找上门来,只是时间的早晚问题。”华陀神色淡淡的,一语戳中了东方锦的软肋。

东方锦面色难看到了极点,咬牙沉声道:“只要你不说,能过一日便是一日。”

“东方兄你……执迷不悟!”华陀叹了一口凉气,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的愤懑。

能过一日,便是一日?多么卑微的爱情!

从前就知道东方锦很在乎赫连月,没成想已经到了执迷不悟的地步。虚幻的爱情如泡沫一般,只会让你越陷越深。

当梦醒时,岂不是再度陷入那反反复复求而不得的痛苦轮回之中。

“你同意了?”

“东方兄,你彻底没救了,就当我从来没有见过你!”

华陀拂袖离去。

二人的友谊也许是在东方锦对赫连月执迷不悟的感情中渐渐浓厚起来的,比起上官兰卿,华陀更在乎的是东方锦这个朋友。

他若是真心为东方锦着想,明智的选择是在第一时间向上官兰卿通风报信。

说起来有些惭愧,看东方锦那个样子,这辈子恐怕不会爱上第二个女人了。

就让他做做梦吧!

“谢谢你,华佗兄!”

东方锦一开始的想法真的很简单,他只想趁着上官兰卿没有找上门来,跟赫连月好好地相处。

但是,华陀临走前,告诉他了一件事情,东方锦像是被掐住了脖子,心情久久难以平复。

“东方锦呢,今天一整天没看到他了。”赫连月百无聊赖的问伺候她的小丫鬟,往日里,东方锦都是抢着来送饭,然后陪她一起中饭和晚饭,饭后散步,捯饬各种小玩意斗她开心。

被美男细心呵护的日子,真是幸福的不要不要的,赫连月都感觉快飘飘欲仙了,不,比神仙还舒服。

东方锦该不会是喜欢她吧?废话,她不是多此一问么,不喜欢用得着每天围着她团团转,眼眸中流露出的分明是强烈的感情与浓重的爱意。

“庄主可能有别的事情要处理。”小丫鬟斟酌了下,主动替东方锦开解道。

她怎么能告诉月姑娘,庄主在荷花池坐了一整日呢!

赫连月觉得小丫鬟有戏,顺杆子爬,问:“小妹妹,你们家庄主是什么身份啊,钱多不多,年收入有多少啊?”

小丫鬟一头雾水:“……”怪不得庄里的下人们都在偷偷的议论,月姑娘果然是把脑袋给摔坏了,那么美的姑娘,真是可惜了!

小丫鬟心里想着,面上可不敢表露半点,否则被庄主知道,非打断她的腿不可。

难道是她问的太不通俗了,好吧,小丫鬟好像吓懵了,赫连月承认她绝对是多此一问,毕竟看看人家的吃穿用度,衣食住行,以及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气质,完全是自带有钱人的气息。

“那你知道,我跟你们庄主是什么关系吗?”

“奴婢不知道,奴婢是刚来的。”

赫连月眯眼:装,接着装。

可惜,你碰到的是撒谎的鼻祖,神偷花非月是也。

你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演技,比起她的浮夸派,不是弱了一点半点。

最后赫连月实在是拿小丫头没办法了,嘴巴太严了。

“月姑娘,您也口渴了,先喝点鱼汤吧。”小丫鬟忙将一碗汤汤灌灌地递到她面前。

“唔……呕……”

这味,直熏得赫连月胃里冒酸水,一个劲儿的想吐!

“月姑娘,你怎么了,快,来人呐,赶快去通报庄主。”小丫鬟急得团团转,直跺脚。

“不,不用……”赫连月想说,她就是这几天荤腥吃多了而已,胃不舒服,用得到那么如临大敌,兴师动众么?

最后,东方锦还是迅速的赶来了。

赫连月不满的想:来的那么快,说明你丫就在庄里,那为啥冷落我一整天?

“大夫,愣着干嘛,快找大夫。”东方锦看到赫连月蜡黄难看的脸色,朝两边的下人喷火。

“已经派人去叫了。”小丫鬟怯怯的应道。

他发那么大的火干嘛,真是的,红果果的迁怒么。

赫连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直到大夫来替她诊脉之后,起先是神色凝重,眉头深锁,纠结了好一阵子。

最后他站了起来,眉眼含笑,“恭喜庄主,贺喜庄主,月姑娘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

此话一出,气氛陡然凝固。

众人看见庄主的表情起伏不大,甚至是肃着脸,分明一副老大不高兴的模样,并没有跟着大夫瞎起哄。

“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紧接着东方锦把所有的人都打发下去,赫连月还仍保持着同一个表情,愣愣地盯着自己的肚子。

纳尼?

她怀孕了?

简直是晴天霹雳啊。

她自己都还是一个孩子好么,为什么她没谈过恋爱,直接就升级成了未婚妈妈,噩耗啊噩耗。

赫连月哀悼完,直接把目光对准了东方锦,她可没忘记东方锦刚才的样子,所以孩子不是东方锦的?

天哪,那真是一个不幸的消息。

“孩子是谁的?”她极为平静的问,怪不得呢,东方锦应该是早就知道她有身孕的消息,所以他才会显得如此冷静。

从醒过来的第一天,赫连月一直都是无忧无虑,把东方锦的好照单全收。可是,当这个重磅炸弹炸响之后,她和东方锦再也回不去了。 360搜索 bAnFu-(.*)sheng. com 诱宠神偷萌妃:相公,躺好 更新快

幸好,她对东方锦谈不上很喜欢,否则不得伤心死!

而且古代的人都很封建,让人家一个黄花小伙子接受你一个破了身的闺女,确实是在为难人家。

唉,损失一个极品美男钻石王老五兼长期饭票,当真是遗憾啊。

只见东方锦深深地凝视着她,嘴角边忽然漫出了一抹笑容,配合出他极为出众的容貌,简直是魅惑无边啊!

帅哥,你再放电,我可是一点抵抗力都木有了!

“如果我说是我的呢,你是否愿意给我一个机会?”他轻轻的笑着,话语与眼神无比的真诚。

赫连月被刺激到了,他他他神马意思?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