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80章 成亲

作者:水木耳字数:3726更新时间:2016-01-13 10:22:56

东方锦一个高富帅,性格脾气各方面都俱佳的翩翩佳公子,居然间接的跟她告白了,而且是红果果的求爱求婚,她受宠若惊。

此时她脑中有两头小兽在挣扎,白色的小兽说:买一送一,你怎么好意思呢!

红色的小兽反驳:就你情操高,孩子是没穿来之前种下的,跟你无关好吗?所以你是无辜的,必须要把握住,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天人交战之后,赫连月矜持的道:“我考虑一下,成吗?”毕竟是承诺,她可不能轻易地做出。

“好,我会一直等你的。”东方锦看到她眼中的动摇,精神倍加鼓舞,亦不激进。

他心中有他的计划,若是在上官兰卿找来之前,他跟赫连月就已两情相悦,那当如何?

他有北岐做后盾,上官兰卿奈何不得,最重要的是赫连月的选择,不是吗?

接下来的日子,东方锦对她的照顾更加的无微不至,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他却丝毫不给她怀疑的机会,一口咬定孩子就是他的。

所以赫连月错过了最佳问话时机,这种晕晕乎乎的感觉真的不好,夜里入眠的时候,总觉得脑子里有一块记忆是空白的,是身体本尊从前的记忆吗?即便失忆了又如何,她花非月何必要记起来呢!

……

等上官兰卿的伤好了,亦是拖了足足一个月。

他还没有回到西陵国境,便收到了天一门仇华传来的消息,说是有了世子妃的眉目了。

“她在哪里?”上官兰卿凉飕飕的问,带着瑟瑟的寒气。

“天下第一庄。”

“天下第一庄?东方锦?”他齿间铿铿作响,眸光中迸出阵阵寒光,凛凛杀气。

容九与仇华不禁浑身一震,这下,主子是真生气了,有人要倒大霉了!

没有回京城,兰卿直接就去了江南。

然,他们赶到江南天下第一庄时,里面早已人去楼空。

兰卿一气之下把正门口的一头石狮给震碎得稀巴烂,口中狠狠道:“东方锦,你果真是找死!”

算算时间,他跟赫连月足足有一个月半月未曾见面了。

若是东方锦敢对她做什么,即便扫平天下第一庄与北岐,那又如何,她在所不惜。

接下来,东方锦索性给他玩起了躲猫猫,每每得知对方的行踪与落脚点,可是他们匆匆赶过去,已没了踪影。

这般状况僵持了两个月,最近容九发觉主子的脾气是越来越差了,要么不说话,一说话,能把你冻成冰雕。

……

经过两个月的相处,赫连月渐渐习惯了东方锦的存在,习惯了他的温柔与关爱。如果是虚情假意或者另有所图,两个月的时间能考验出一个男人的真心了。

“阿锦,虽然说天南地北的游玩是比较有趣,可是,你不觉得我的肚子太大了么。”赫连月轻轻地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心里泛起了嘀咕,这家伙尽是给她开空头支票,明明说好了成亲,久久没有响动,再过几天,穿嫁衣的话,会眼中影响她的形象的!

难道是要让她把孩子生了再成亲的节奏么!

不不,她不要啊!

东方锦一直带着她四处游玩,居无定所。如果是以前少不更事的她,或许会觉得有趣好玩,大概是真真切切感觉到肚子里在跳动的小生命,心境反而不再毛躁,喜欢安定的生活。

“我们成亲吧,月儿,明日我们便拜天地好吗?”

他忽然牵住了赫连月的手,无比认真的说,眼中带着急切。

纳尼?

赫连月傻眼了,她这还没明白的暗示呢,难道她们是心有灵犀么!

“这么急,我还没准备好呢……”作为一个被追求的窈窕淑女,必须要矜持,所以赫连月矫情一下。

“女人,不要拒绝我好吗?”东方锦完全没有读懂赫连月的心里,他日日夜夜的害怕,害怕赫连月哪天会突然恢复记忆,离他而去。

东方锦深深地抱住了她,赫连月发现他的身体竟是在微微的颤抖,怎么了?难道因为她的矫情么。

女人?这是什么称呼?她轻轻地推开他,脑子里一团浆糊,可为什么,为什么听起来好熟悉。

“月儿,我只是在害怕。”她的眼睛里充满了迷茫,如果她一直是这样该多好。

虽然缺失了一段记忆,她还是那般古灵精怪。

“害怕?”她笑问,敲了敲东方锦的脑门。

说害怕,应该是她这个孕妇害怕吧,万一你东方锦哪天喜欢上别的冰清玉洁的小姑娘了,她的少奶奶生活不是打水漂了。

“月儿,如果有一天,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曾经的你喜欢的是另一个人,会不会离开我?”东方锦再度轻抚上她的手臂,眸中一抹沉痛,潇洒邪魅的容颜写满的全是浓重的爱意,以及日日夜夜求而不得的恐慌。

赫连月噗哧一笑,脆生生的回;“当然不会啊!我已经答应跟你好了,怎么会随便返回呢。以前的我喜欢谁,那都已经过去了,现在的我才是崭新的我,我能为我的选择负责。”

说完,她在心里默默的补充:失忆前的人根本与我无关好么,我是花非月!

“月儿,谢谢你!”

赫连月不知道自己的这一番话让东方锦欣喜若狂,并且最终下定了决心。

赫连月看着精明的东方锦傻笑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流泪,大概是因为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痴情的男人吧。

可东方锦要是知道她不是真正的赫连月,还会对她这般好么。

有时候,她觉得她的决定与爱情无关,是不是怀了身孕的女子,对感情会很模糊。

无论客观还是主观,她觉得自己没做错啊,为孩子找个爹,为自己找个疼惜自己又有经济实力的相公,显而易见,是个正确的决定。

“对了,阿锦,你说我们明日成亲,喜服还没做好呢,还有……”一想到明天,赫连月又恐慌起来。

“月儿,我早就准备好了,明日你只要把你自己准备好即可。”

晕了晕了,赫连月十分佩服自己,每天被东方锦的甜言蜜语催眠,居然还能保持清醒的头脑。

他们又回到了天下第一庄,那里早已布置的张灯结彩,红绸漫天,连空气中涌动着喜庆甜蜜的味道。

第二日,外面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赫连月对镜梳妆,朱唇琼鼻,星眸秀眉,肤白貌美,正红色的喜服,衬得她美丽动人。

丫鬟和喜婆啧啧夸赞,夫人真漂亮,夫人是四国最漂亮的女子。

赫连月脑子里突然懵了一下,这话哪里听到过似的。

今天明明是大喜的日子,可为什么她的眼皮老跳,左右跳灾右眼跳财,呸呸呸,乌鸦嘴,肯定会万事大吉的。

“夫人,您先坐着,吉时到了老婆子就来叫你。”

赫连月老老实实地坐了会儿,话说回来,她的脸真的很漂亮呢,怪不得东方锦死乞白赖地非要娶她。

男人么,都是肤浅的动物。

赫连月摸了摸微微隆起的肚子,孩子,你娘亲给你找了一个最好的爹。想到刚才喜婆和小丫鬟的话,有几分好笑。

瞧这新郎官,也忒心急了,差那么两个月成亲,就把新娘子的肚子给搞大了。

听完后,赫连月竟无语凝咽兼心虚。

“啾啾。”

一声奇怪的动物叫声传来。

赫连月抬头,从窗口跳进来一直通体雪白的……呃……应该是狐狸吧,圆滚滚的肚子,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小狐狸一下子跳到了她的怀里,使劲地噌噌噌,弄得她痒痒的,精准地戳中了她的萌点,赫连月玩的爱不释手,自言自语道:“你是哪里来的狐狸啊,肚子那么圆,肉嘟嘟的,你叫什么名字啊?”

“啾啾。”女主人,难道你连本狐大人都不认识了么!

“你叫啾啾?不好听,不如就叫小肉球吧,这个名字挺适合你的。”

“啾啾。”女主人,你今天好美啊,难道是要成亲了?那可糟了,男主人可是要伤心死了。

“啊,什么意思,你不喜欢吗?”

“啾啾,啾啾……”唉,不行,本狐大人得马上通知男主人,赶紧来抢亲。

“夫人,吉时已到!”

喜婆欢快地走进来,替赫连月盖上喜帕,迎了出去。

咦,刚才那只小肉球呢,也罢,等拜完了堂,她再回来逗弄。

随着喜婆的搀扶,惴惴不安的赫连月左拐右拐的,直到来到了大厅,一只看上去便极为养尊处优的光滑的大掌出现在她视野之中,她的心猛然一收,狂跳不止。

她真的要嫁给东方锦吗?

答案在她心里不是很明显么!

新娘迟迟未伸出手,高堂上的裴敏面上迅速地闪过一抹不悦,虽然说赫连月这个儿媳妇,她是不满意的,为了锦儿,她忍了。

透过喧嚣的大堂,抬眸遥望外面的天际,阴云交织,希望不要发生任何意外与闪失才好。

耳边是悉悉率率的接头交耳或道喜恭贺之声,外院的鞭炮响个不停,她蓦地感到一股从脚底窜上来的凉意。

“月儿,怎么了,不舒服吗?”东方锦是激动是不安的,他随时担心赫连月会反悔。

“没事。”

赫连月努力给自己打气,继而覆上了东方锦的手,由对方牵着,走至高堂之前。

两手交握,却没能温暖彼此的温度。

“吉时已到,新人交拜天地。”傧相宏亮的嗓门显得神圣又威严。

赫连月的头隐隐作疼,在傧相还没开始喊“一拜天地”的时候,东方锦便彻底悲剧了!

“很热闹的婚礼,不知东方公子娶的是何人?”冷峭的声音,所有的愤怒压抑在喉下,不是上官兰卿,又是何人!

“怎么回事?”

“白衣似仙,他是上官兰卿,他怎么来了?”

婚礼被打断了,议论声重重。

容九把所有来参加的宾客全部一一打发了,裴敏自然是怒不可遏,“上官兰卿,你敢捣乱!”

东方锦却不阻拦,反而对两名红衣美婢道:“把老夫人请回房间。”

“锦儿,你……”裴敏懵了,上官兰卿找上门来是意料之中,如果按照她的意思,锦儿得不到的,自然不能便宜别人,索性毁了赫连月也好。

“母亲,我会处理好,您无需多虑。”

东方锦眼神坚定的道,裴敏叹了口气,最后什么话都没说。

眼下大堂只剩下寥寥几人,赫连月,东方锦,上官兰卿和容九。

上官兰卿?赫连月觉得这个名字也挺耳熟的。 [^[半(.*)/[浮*(生]~] www.ban浮sheng.com 更新快

难道他是来抢亲的?

“东方锦,你成功地挑战了我的底线。”虽然从不觉得东方锦是个好东西,李代桃僵移花接木抢亲的事他的确干过,原来以为经过极欲之毒后,东方锦应该死心了,哪里想到东方锦越发变得卑鄙无耻了,连这种趁人之危的事情都干了。

最奇怪的是,娘子为何会答应他成亲?

“是么,可我不这么认为,两个相爱的人成亲,顺理成章。”东方锦毫无愧色,不甘示弱的回击。

而他的自信来源于赫连月那番失忆爱情理论。

大堂正中,两个男人的眼神在半空中激烈的厮杀碰撞,没有动手,却早已交战了数百个回合。

“娘子,为夫来晚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