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82章 心碎

作者:水木耳字数:3105更新时间:2016-01-13 10:23:6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记得你。”

她一脸抱歉的道,不知为何,每每看见他,就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也许是身体本尊在作祟。

闻言,他眼中流露出浓重的沉痛,冷然道:“容九,马上杀了东方锦,我不想再看到这个人。”

“不要!”赫连月大喊,你说这人怎么就那么血腥呢!

“你紧张他?”不过短短两个月,她就对东方锦移情别恋了?不,这不是她的错,一切都是东方锦的错!

“我……是。”真特么急死人了,这又不是双向选择题,而且无论选是抑或不是,你丫都把东方锦搁到了情敌的位置上。

两大美男为她争风吃醋,本来是一件极为欢喜而且有面子的事,问题现在,她只觉得无比的头疼糟心啊!

她唯一确定的是,不愿看到他们其中一人受伤。

“容九,你让开,我要亲自杀了东方锦。”兰卿怒了,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今日的局面,赫连月本就该是属于她的,怎么能够爱上别人,怎么能够舍弃他呢!

“有本事尽管来吧。”

东方锦明明处于下风,却豪不示弱,争锋相对,气焰嚣张。

随即,容九退下阵来。

东方锦与上官兰卿在半空中如疾风交缠,周围的一切都一团狼藉,碎的碎,破的破,好好的一个婚礼现场就这么完了。

赫连月紧张地看着二人,她自己也懵了,到底在担心谁!

上官兰卿完全已经爆裂了,招招索命,毫不留情。

二人打得酣畅淋漓,双方的身体上造成了大大小小的各种是伤口。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东方锦败下阵来,坠落在地,口吐一大捧殷红。

糟了,阿锦受伤了!

上官兰卿会杀了他的!

兰卿正欲趁胜追击,长剑直扫他的心口,赫连月及时地冲过去,挡在东方锦的身前。

她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劲风夹杂着怒杀之气迎面袭来。

说不害怕是假的,只不过她想赌,赌那个人喜欢她,应该会不忍心的!

“不要,月儿!”东方锦捂住胸口,沉痛地嘶喊。

他内心无比的恐慌,上官兰卿,千万不要,赫连月是无辜的,她不该为他的自私而做出牺牲。

杀气戛然而止。

“小狐狸,你疯了吗?为了东方锦,你竟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了吗?”从前,你这般心心念念情深意重袒护的人,可是他上官兰卿啊!

什么谪仙,什么天人之姿,他只不过是一个拥有七情六欲的普通人!他的心会痛,原来被自己心爱的女人伤害,会是这般求而不得,入地无门的滋味。

他终于能够体会从前赫连月被自己伤害的感觉了,他娶凤羽公主的时候,他说从没爱过她的时候……

“请你不要杀他好吗,一切是都是我的错。”

赫连月见他的剑骤然停下,说明她赌对了。

开玩笑,她跟东方锦成没成亲是一回事,眼睁睁地看着他送死,她万万做不到。

毕竟,阿锦是她醒来后,带给她温暖最多的人。

“月儿,谢谢你!”东方锦胸口剧烈地起伏着,面色黑沉,痛楚难言,他到底在干什么?

你既然打不过上官兰卿,却为何要去招惹赫连月……既然招惹了,为何不彻底一点。

东方锦,你真是一个胆小鬼,窝囊废!

“阿锦,你说什么浑话!你照顾了我那么久,我帮你是应该的。”赫连月豪爽的道。

可二人相互对望着的模样,落在上官兰卿的眼里,那是火,汹涌燃烧的火,无法熄灭的火。

容九在一旁干着急:“世子妃,你们……你们真是太过分了!”这不是明摆着给主子戴绿帽子么!

“我杀了他,或者是杀了你们两个人,你自己选吧!”

兰卿的脑袋就要爆炸了,他怕他会忍不住连赫连月也杀了,然后再自杀。

他已经失去理智了!

死一个,还是死一双?选屁啊!

她发誓她真的没有犯花痴,但看见他皱眉时的样子,浑身颤抖的怒气,以及痛苦挣扎的表情,竟然心还会疼,会忍不住想要伸出手抚平他褶皱。

但是,不能啊。

她怎么能对感情三心二意,心猿意马的呢!

她答应过阿锦,就不能背弃他。

“不要为难她,上官兰卿,你杀了我吧,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东方锦后悔了,尽管赫连月的所作所为他是开心的。

但,同时他是心虚的。

这一切都是假的,是他精心策划的骗局,虚假的爱情。

所以,他后悔了!

兰卿眼中杀意一触即发,“既然如此,你就去死吧!”

如果不是东方锦动了心思,劫走了赫连月,又怎会落到这步下场。

即便赫连月失忆,但若陪伴在她身边的是他,何以会如此?

赫连月的本性善良,而且很容易被一个人感动,而且她又是个端看外表的,东方锦趁虚而入,真的是太简单了。

所以,东方锦,不可饶恕!

“我选三个人一起死!”情急之下,赫连月失声喊道。

闻言,兰卿震惊:“你说什么?”

“我已经有了两个多月的身孕。”事到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明知道是三个多月,偏偏说成了两个月。

东方锦沉默了。

女人,如果你真是这般爱我,那该多好!

兰卿垂下了眸子,视线落到了她微微隆起的小腹。

她和东方锦有孩子了?

所以他们才会急着成亲!

那一刻,心像是狠狠地被撕裂,从地狱跌到了无边的轮回之中,永世不得超生!

“当真?”兰卿的身形跌跌撞撞,七零八落,不复方才的气势冲冲。

他眼中的忧伤沉痛,如墨一般的浓烈到化不开,那里仿佛有热泪在迅速地聚集。

男儿有泪不轻弹。

他的眼眶湿润了。

赫连月的心也跟着在抽痛,怎么了?

为什么?

她的唇瓣在颤抖,那个肯定的答案居然怎么都说不出口。

最终,她还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点点头。

什么东西碎了?

是他凋零的心。

上官兰卿什么话都没说,就离开了。

容九又气又恼,最后化为了一阵无奈:“世子妃,你真是把主子的心给伤透了!你若是日后恢复了记忆,定是要后悔莫及!”

想不到赫连月竟如此轻浮,那么短的时间内,就与东方锦苟且!

唉!

容九紧接着追了出去。

大堂内突然安静了。

赫连月保持着一个跌坐在毡毯上的姿势,持续了一个时辰。

东方锦缓缓地站起身来,发现赫连月早已是泪流满面。

“怎么哭了?”他满眼的疼惜,取出帕子,为她擦拭。

赫连月声音哑哑的说:“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想哭,它自己非要流出来的。”

“对不起,女人!”

东方锦一把将她揽在怀里,心疼懊恼自责。

感觉怀中的人儿忽然没了声响,他连忙查看,赫连月面色发黑,双眼紧闭,竟然是昏过去了。

“女人,你醒醒,你怎么了?来人,快找大夫!”

东方锦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咆哮,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一颗纷乱压抑复杂的情绪得到释放。

大夫没来,神医却来了。

“东方兄啊东方兄,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来人正是去而复返的华陀。

实在是放心不下这几个朋友,他回来看看,好好的一个婚礼被搅合了。只不过,他没想到,上官兰卿最后居然没把赫连姑娘带走。

“华陀,你快来,快来救她!”

情绪失控的东方锦像是看到了救星,不顾身上的伤口尚在流血。

华陀叹了一口气,让天下第一庄的下人赶紧去给东方锦包扎伤口,赫连月就交给他了。

这面色……

竟像是中了毒的样子!

华陀皱眉,露出了十分严峻的神情。

庄外。

天空中大朵大朵的乌云在翻滚,轰隆隆一阵电闪雷鸣,大雨如泼墨般洒下。

“主子,你等等老奴。”

自从离开天下第一庄,上官兰卿一直在大雨中奔跑,已经足足跑了两个时辰。

他大伤刚愈,又跟东方锦交手,这下淋了雨,可不是要得病。

年轻人体力好,他这个老骨头可是追不动了。

一来二去,容九有些气馁。

索性想了一个折,哎呦一声惨叫,往地上一躺。

果然,兰卿的身形停滞了。

继而转过身,跑回来查看容九的伤势。

容九趁机点住了他的穴道,兰卿确实没料到,忠心耿耿的容九居然敢欺骗他。

“主子,您先别生气,听老奴一言可好。”

他默不作声。

容九叹道:“老奴发现主子比从前软弱了,现在的你像极了一个自怨自艾的胆小鬼!”

他依旧沉默,身体微微颤抖。

容九说的没错,他就是一个胆小鬼。

可笑,从不认输的兰卿,竟会当了逃命。

“主子不该成全东方锦,即便他们有了孩子那又如何,如果你舍不得伤害她,大可以留着孩子,如果你不喜欢,即便喂了下胎药,那又如何?” [^[半(.*)/[浮*(生]~] www.ban浮sheng.com 更新快

容九字字句句,声声有力。

良久,兰卿的情绪突然平复下来,他的眼眸睿智,深沉:“帮我解开穴道。”

他的声音平稳,冷静。

容九仍不可置信:“主子,您……”

“回天下第一庄。”

六个字落地有声。

兰卿无比感谢这个处处为他着想的老头子,总是无微不至的关心他,为他冒一切危险,像是大海中的一盏明灯,指印他最正确的方向。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