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8.只有情侣之间才能做的出来吧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2271更新时间:2016-03-04 14:38:12

曾先生的话让我嗅到了一丝危险的信息,这一刻我深刻的意识到,我和这个男人的亲密程度早已经大于我的想象,是我太放荡了吗?我本对男女情感没有这么随便。

一定是这个男人每次出现的太过及时了。

我想,我对他的好感,应该停留在他的善举上。

即便如此,我也怕他误会我是那种可以随意调戏的女人。

我将眼神看向别处,说:“曾先生,容我好心提醒你,我现在是个刚被男人背叛的女人,任何男人都有可能被我带入背叛的角色,你也看到了,为了打击报复,我连健康都能抛弃。”

要是你敢乱来,小心你的小命。

曾先生不以为意,好像能洞察我的心思似的,启动车辆,返回小区。

一路上我的心颇为不定,这种焦躁难以形容,一方面来自于我近期的遭遇,两一方面来自于一个质优股抛来的橄榄枝,虽然,是以那晚发生的肉体接触为前提。我不敢多想,下了车就开始拎东西,一路小跑到楼下,这才转过身来,说:“曾先生,晚饭我给您送过去。”

送完就走,不留后患。

杨妈妈虽然各种诋毁我,但是有一点她是没说错的,我喜欢厨房,喜欢做菜,而且手艺很好。工作之后便开始学习简单的西餐和韩式料理,做的有模有样,一直被亲朋好友夸赞。

但我不轻易下厨,梁小白问我厨艺高超的原因,我想到了一句装逼的台词——用心做饭,自然好吃。

我给曾先生准备了几道家常菜,我琢磨着这人平时西餐吃腻了,来点中式餐饮,或许能少点挑剔。要知道,相比之下,我对烧了十几年的家常菜,才更有信心。

一个小时候,我端着鱼香肉丝,油焖茄子,酸辣土豆丝和皮蛋瘦肉粥下了楼,曾先生身材高大,我添了两碗米饭。

这栋楼里都是左邻右舍,虽说不上熟悉,那也是见面就打招呼,我一个刚取消婚约的女人大半夜的去敲一个单身男人的门,总会让人想入非非。

我摆着速战速决的心态,按了曾先生的门铃。

曾先生的门很好认,毕竟装修起来能把门都给换掉的人,这一层只有他一个。

门开了,曾子谦身着一身浅色的家居服站在门口,脸上还挂了一副儒商特有的银丝眼镜。这样一来,整个人少了份痞气,多了份儒雅。

我将托盘递给他,说:“不知道和不和你胃口。”

曾子谦靠在门上对着我笑,问:“你不进来坐坐?”

“不不不,我还有点事。”我摆了摆手,感觉自己的反应过激了,又说:“准备准备,明天要去公司报道了。”

“恩。”曾子谦回了一句,又说:“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让你把那些菜拎回去。”

我的水果我已经拿回去了。

“减肥要科学,主食是不能少的,而且,多运动才是关键。”

我知道啊,可是水果钱我还没给你,你怎么又送我这么多菜了。

“不用了吧?”我看着那一大包蔬果,“我一个人也吃不掉啊。”

“我没说你一个人吃啊,”曾子谦认真的说:“我的意思是,你不是要表达对我的感激之情吗?正好我平时很忙,没时间做饭,这事就交个你了。”

我拎着大袋子郁闷的上了楼,朝地板上跺了两脚,乖乖的走向冰箱。

明明是要划清界限,怎么又成了厨娘了?

这会儿响了,我瞥了一眼,竟然是王慧娟打来的。

我吸了口气,按下了接听键。

“小洁,你的事情怎么样了?解决了吗?”王慧娟声音里透着担忧,想必是为我担心。

我不自觉的看了看地板,想着楼下住着那位男人,说:“算是解决了吧。”

“哦,这样,”王慧娟吞吞吐吐的开口,问:“是不是有人帮你解决的呀?”

我想着这女人怎么这般神机妙算,说:“恩,算是吧。”

如果他不逼着我烧菜。

“什么朋友啊?男人吗?”

“普通朋友。”我有些紧张,急忙转移话题,大约是彼此之间不在一座城市,说了几句之后便没了台词,继而就挂了电话。

想当初,我们可是寝室关系最好的一对。

我心底有些失落,想着明天就要面对公司的同事,立即打起精神,准备战斗。

原本以为解决房子的事情之后我的生活就跟杨恒彻底撇开了关系,可是没想到,来公司报道的第一天,问题就发生了。

作为一个大婚前期被取消婚约的女人,我自知到了这个小群体里自然是他们茶前饭后的谈资,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刚进公司没一会,我就察觉到了异常——大伙儿看我的眼神,并不是一个被甩女人的同情眼神,而是一副对面站着个人渣的眼神。

我想着可能是流言已经升级化,索性也就没放在心上,直到在茶水间里碰到两个直接对我暴露鄙夷神色的同事时,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发短信给梁小白,她的电话很快就打了过来,我听到她说:“小洁,你还不知道吧,杨晓云已经把你跟杨恒分手的责任都说到你身上了,说什么……你出轨。”

又是杨晓云。

杨晓云是和我同一批进入公司的同事,从外貌上来说,我和她是有天囊之别的,即便她脚上穿着十厘米的高跟靴,和我站在一块时,还是矮了那么一丁点。没错,她是属于江南女子的小家碧玉型。外形上。

刚进设计部那会,我们关系还不错,直到有位珠宝商来我们公司设计广告,被总监十分看中的她输给了我这个不声不响的女人之后,她就一直觉得我是暗地里走了后门,至此,我两关系就维持在表面和平上。

令我没想到的是,她散播流言不说,竟然还诽谤。

我心底咽不下这口气,却也明白同事间不能闹的太僵,索性等到下班,叫住了她。

杨晓云还是聪慧的,她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怎么了小洁?”

我笑了笑,说:“公司里最近有些关于我的流言蜚语,听说是你传出来的?”

“啊?最近的流言蜚语太多了,你指哪一个?” 360搜索:(.*)☆\\半^浮^生//☆=

我气结,说:“我和杨恒的婚事,有人说是我婚内出轨。”

杨晓云扫了一眼办公室,察觉到同事都走的差不多了,走到了我的面前,笑着说:“小洁,咱们都是明白人,你装什么糊涂啊。”

“什么意思?”

“我有个朋友,昨天去了沃尔玛……”杨晓云看着我,说:“拍了一张照片,你要不要看看?”

昨天我和曾先生去了沃尔玛。

“恩,这角度,貌似只有情人之间才能做的出来吧?”杨晓云盯着屏幕,笑着问。

我激动的看过去,照片里,正是曾子谦俯下身来看着我的时候。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