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9.最近怎么都见不到你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1906更新时间:2016-03-04 14:38:12

大约是照片角度的问题,从两个人的互动来看,亲密程度百分百。

说道曾先生,我那隐藏的心虚感又不自觉的冒了出来,“情人”两个字在我脑海里闪烁,我假装镇定,眼神扫到杨晓云的脸上,忽然察觉到她笑的得意。

“杨晓云在酒吧喝酒,和杨恒在一块儿,听说了你们取消婚约的事情……”

梁小白说的那些话在我的耳旁闪过,一瞬间,一个念头闪过我的脑海。

再看看照片的角度,正是昨天王洛琦和杨妈妈的角度。

我气的浑身发抖,说:“这照片是王洛琦发给你的吧?”

王洛琦和杨恒都是恒宇的老销售,和我们广告公司大大小小也有很多合作,以前仗着杨恒的关系,我的业绩一直不错,杨晓云帮着王洛琦,想必也是这个原因。

被戳穿的杨晓云一脸惊愕的看着我,避开我眼神,说:“哼,心虚了吧。”

她说完便走,也不再像先前那样飞扬跋扈了,这更加肯定了我的想法。

我打电话给梁小白,说了这件事,她听完勃然大怒,说:“这个王洛琦也忒狠了点吧,为了洗白自己和杨恒,居然把脏水都泼在你身上!”

要知道,这个城市就这么大,稍微有点儿风吹草动,流言就会满天飞,而名誉这东西,对于谁而言都分外重要,更何况我们和恒宇公司一直有合作,倘若我的名声烂了,自然会影响业绩,毕竟,客户是不愿意把东西交给一个人品有问题的设计者的。

王洛琦生怕自己插足的事情被传开,索性先下手为强,而我和曾先生那所谓的亲密,非但没有打击到她,反而给了她证据。

这么强大的大脑,顿时让我背脊发麻。

至于杨晓云,她本就看我不爽,当然是看热闹不嫌多了。

一个刚被甩的女人,一个感情被插足的女人,在没有得到同情的情况下,变成了水性杨花的女人。

梁小白见我不说话,又问:“小洁,我好奇的是,和你演情侣戏的男人是谁啊?怎么没听你说过啊?”

我羞愧的想到了曾先生,以及,被人诟病的那一晚。

“我邻居。”

“啊?邻居,意思是和你住的很近咯。”小白兴奋的叫唤着,“有钱吗?帅不?”

这两点是小白找男朋友的标准。

至于我,还在想着如何停止杨晓云的行为,她虽然嘲讽了我,不过也提醒了我——我和曾先生的关系,是过于亲密了些。

在公司坐到了九点半,还是没有想到应对的政策,我深知,即便我此刻去找王洛琦,她也会装着不知道。

在这时候响了起来,我低头一看,居然是曾先生的电话。

“水性杨花”、“见异思迁”、“搔首弄姿”、“朝三暮四”等词眼浮现在我的脑海,我吸了口气,按下了接听键。

“饿了。”曾子谦言简意赅。

“不好意思曾先生,我最近……最近加班,没时间烧饭。”我的声线应该是平稳的。

“要到几点啊?”某人优哉游哉的问。

我想着拖下去也不是个事,就说:“可能要很晚,要不你把那些菜都拿回去?”

“那行吧,我去外面吃点。”

电话挂断了,我愧疚的对着屏幕,更是过意不去。

人家帮了你的忙,你却因为害怕流言蜚语就拒绝感激,别忘了,你还欠着人钱呢。

说到钱,我的压力更大了,这份工作来之不易,工资也很可观,只要努力一把,多接几个案子,最迟明年年底就能还完了,要是运气好,再遇到一个珠宝富商,说不定半年内就能还清。

可不能让流言毁了我的前程。

连续三天,我都是早出晚归,六点钟就带着大宝下来遛弯,晚上十二点才敢回去,弄得跟被讨债似的。公司的流言还在流传,因为我的平静,似乎微微好转。

眼看着圣诞节和元旦快要来临了,老总说要在本市最大的酒店举行年会,任务分到各部门,说要准备表演节目,细问下来,才知道这一次,是总部会有人员过来视察,表现的好,我们总监很可能会调到深圳。

杨晓云准备了爵士舞,去年她的舞蹈就让公司内部不少单身男士为之钦慕。至于我,本想安安静静的做个观众,却被总监点名要去参加。

用他的话说,我今年的业绩还不错,等他调走之后,总监的位置是空缺的,总要有人顶上去。我没有立即答应,因为我仔细想了想,我还真没什么才艺可以表演。

小白说,这是给总部领导留下印象的好机会,让我千万不要输给杨晓云。

我尴尬,忽然意识到为何从假期过后,杨晓云对我的态度会越来越差。

又一次加班到深夜,坐着末班车回到小区,想着这几日,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瞥了一眼来电显示,我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大约是忽然单身了,觉得有点儿孤单。

“恩,曾先生,这么晚还没睡吗?”呸,你自己不才刚刚回到小区吗?

“头疼。”曾子谦含含糊糊的回答,“胃里也有点难受。” 360搜索 bAnFu-(.*)sheng. com 住我隔壁的曾先生 更新快

“啊?生病了?”

“不是,喝了酒。”

心口某处特别的情绪偷偷的涣散开来,我顿了几秒,说:“多喝点水。”

电话那头忽然沉默了,好一会,都没有声音传来。我以为信号问题,说:“曾先生,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你是不是睡着了?”

依然没有回应。

我琢磨着他是睡着了,轻轻地吁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是不是信号差呀?你好好睡吧,晚安。”

“信号不差。”沙哑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我就是有点儿奇怪,最近怎么都见不到你?”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