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1.醉酒的男人你也敢留,不担心酒后误事啊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1379更新时间:2016-03-04 14:38:15

亲密接触间,我的大脑早就一片空白,只觉得一份难以言说的冲动不断的从心口涌来,我想克制,却已被身前这个男人给迷惑了。

他吻着我,霸道而热情,我越是克制,他便越是挑拨,夹杂着酒精味的唾液不断在我的口腔里搅动,好似柔滑的果冻一般,让人垂涎。

即便我闭着眼,也能嗅到曾子谦身上浓重的荷尔蒙味。

下一秒,放在我腰上的那只手忽然一勾,将我们的距离了拉到了零。即便我刻意去忽略此刻的感受,却敏锐的察觉到了曾先生身体的异样。理智和冲动在我的脑海里纠缠,我作势要推开他,却已经察觉到了伸到腰部的那只手。

手指与肌肤相触碰的那一刻,我的身体好似触电一般。

曾先生掌握着主动权,我跟着他移动,直到他缓缓地的将我推到了沙发上之后,我的心底才有一丝惊恐。

预感告诉我,有些事即将来临。

我恐惧,我慌张,可曾先生不是,他已经被酒精操控,瞬间就压在了我的身上。

如果说上一次我们的亲密接触我的脑海里是一片空白的,那么这一次,我已经感受到了这个男人的热情。可理智告诉我,这一刻来的太快了。

倏忽之间,曾子谦的唇已经落在了的我耳垂,那灵动的舌尖慢慢的下滑,也慢慢的挑起了我身体里装的警报线。

直到他的手不怀好意的伸到我的身前,我才一个激灵窜了起来,滚回了卧室。

卧室门是关上的,我紧张的甚至没有力气去开灯,是因为太寂寞了吗?为什么我会这么容易去接受一个男人?

即便当初杨恒满校园的追着我,我也没有这般热情。怎么换了曾子谦,我偏偏就把控不住了呢?

呼吸平稳之后,我才慢慢的开了卧室门,往沙发上扫过去,那个冲门诱惑力的男人已经睡着了。

沙发两米长,宽度正好容下他的身子,他的睡姿十分好看,睡容也很优雅。

我不忍心叫醒他,索性去柜子里拿了套羊毛被,轻轻地盖在他的身上。

回卧室之前我又回头看了眼这个男人,竟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大约是受了昨晚之事的影响,第二天我醒的特别早,带大宝下去的时候顺道去了一趟菜市场,买了点醒酒的食材,回来便给曾子谦做了醒酒汤。

可能是动静太大,汤刚放在桌上,曾子谦就醒了,他站在厨房门口,问:“我昨晚没回去?”

废话,要是回去了还能站在这儿跟我说话吗?

只是,曾子谦说这句话,是不是意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他已经记不清了?

“恩,你喝多了。”

“我醉了吗?”曾子谦是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忽然抬高语调,说:“醉酒的男人你也敢留,不担心酒后误事啊。”

“酒后误事”几个字被某人加重了语调,明显是讽刺我,不过也证明一点,曾子谦也断片了。

“出去,”我趁机把他赶出了厨房,“等会喝汤。”

昨晚还有亲密接触的两个人,早饭之后居然相安无事把这件事给翻篇了,梁小白给我打电话,开口便问:“昨晚,你们……” ㊣百度搜索:㊣\\、半@浮¥生\//㊣

我气结:“昨晚我走的那么悄无声息,怎么被发现的,老实交代,是不是你告密?”

梁小白立即否认,说:“拜托,曾少那种人,对任何人都冷冰冰的,我哪里能跟他说上话啊?”

冷冰冰?这话从何说起?想着曾子谦的那副模样,我对昨晚离开浮加之后的事情更加好奇了。

小白说,我走之后赵阳就请她去二楼餐厅用餐,吃饭时曾子谦也过来了,几个人闲聊了几句,而后曾先生借故先行离开,小白和赵阳几人留下来打牌。

“没喝酒吗?”想着曾子谦醉醺醺的样子,预感告诉我,我可能上当了。

“一人喝了一点,点到为止。”小白回应说,“不过有件事我很奇怪,打牌时,赵阳一直在为一瓶名贵的红酒可惜,说是被人当香水洒了……”

这么说,曾子谦根本没有喝醉?那我昨晚在沙发前说的那些话,他全听到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