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40.也抵不过你在心底权衡利弊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2234更新时间:2016-03-04 14:38:19

女人说的是英文,我听得心惊肉跳,直接按了挂断。

屏幕上显示的电话没问题,那么,就是我的问题了。

平安夜能在一起的,关系肯定不一般吧,我这个时候去电话,不是打搅别人吗?

懊恼的去自动售卖机里买了瓶可乐,一口喝下去,这才冷静了些。

只不过这一晚,我失眠了,熬夜做了手工巧克力,到了公司后没一会就派发完了。

圣诞节虽是圣诞节,可对于单身女人而言却是自身魅力值体现的最好时期,一大早就听到快递员站在门口喊名字,什么蓝色妖姬,红艳玫瑰各色巧克力应有尽有,光是杨晓云一人,一早上就收到了四束玫瑰,成为最大赢家。

小白担心我心底承受不住,特意把自己那一束白玫瑰给我送来,盯着杨晓云说:“这可是一位神秘男士千叮咛万嘱咐让我送给你的。”

我笑小白演技好,两人一起去吃午餐,她一瘸一拐的看着我,问:“最近曾先生怎么忽然没了动静?”

我耸肩,说:“能有什么动静。”

“原本以为平安夜他会给你一个惊喜的,我才没好意思缠着你,谁知道你……”

“你不是有男朋友吗?”

“别提了,分了。”小白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追问:“你和曾先生到底怎么了?”

她不问还好,问了之后我就觉得特憋屈,总感觉被人一声不吭的给踢开了一样,不由自主的跟小白说了。

小白看着我,问:“接电话的是女人,你怎么没问问是谁呀?”

拜托,这种问题我怎么问呢。万一……曾先生是已婚男士,我可不就惨了。

小白骂我得了出轨臆想症,和我约了晚上一起去酒吧,临走时冒了一句,记单身狗的圣诞狂欢夜。

我被她逗得直乐,笑着说:“别叫我们单身狗,我们代号孤狼。”

或者是被小白提醒的缘故,整个下午我都在瞅着,圣诞转发信息一条接着一条,也没看到曾先生的。我越想越郁闷,恨不得拎着他的衣领问个明白。

当然,这只是想想而已。

下班之后我和小白就接班去酒吧了,她腿脚不方便,下车时差点儿跌倒,正巧身后窜上来一个身影,将她稳稳地接住。

“要命了,本姑娘的清白要毁了,你搂着我做什么?”

我刚接了司机师傅的发票,回过头来,就看到赵阳站在那里,小心翼翼的搂着小白。

“哎呦姑奶奶,你老都要摔的四肢残疾了还在意清白啊!”赵阳无奈的回了句,而后看向我,说:“都等你们好久了,进去吧。”

我立即看向小白,见她躲开了我的眼神,心想难道今晚这娱乐还有其他人?

或者,曾子谦也来了?

我克制着心底的激动,跟着两人走向卡座,酒吧光线昏暗,可我一眼就看到了曾先生。

他靠在沙发上,一手端着酒杯,目不转睛的看向酒吧中央的小舞台。

“二哥,人我接来了!”赵阳老远的喊了一句,顿时吸引来了在座几位的目光。

同来的还有上次在地税局看到的工作人员。

酒吧环境很好,台上有人表演时,整个大环境都是安静的。我和小白坐在右侧,赵阳给我们递来了鸡尾酒,笑着介绍另外两人,只有曾子谦面不改色的看着舞台。

以前我还没在意,可这一刻,我却清晰的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气场。而小白口中的冷漠严肃,我也切肤的感受到了。

我哪里得罪他了?

小白跟我使了个眼色,意思让我去找曾子谦。我心底也挺委屈的,端着酒就走了过去,笑着说:“曾总,我敬你一杯。”

我这动作不做还好,声音一出,感觉几个人的眼神都盯着我们。曾子谦冷淡的将酒杯递了过来,轻轻地碰了下,闷声喝了一口。

我的杯子里是啤酒兑了红酒,挺大一杯,喝酒误事的事我没少做,可是这一刻,我却昂着头,一口气干掉了一大半。

“嫂子好酒量!”

赵阳和刘楠在一边起哄,曾子谦一个眼神扫过来,他们就沉默了。我笑着看着他,说:“曾先生,你给我帮了那么多的忙,我还得敬你一杯。”

我想我这是作死。

端着杯子往曾子谦的酒杯上撞了下,我仰着头又喝了下去。结果才喝一丁点,杯子就被人夺去了。曾子谦看着我,说:“你疯了。”

“没,我是高兴。”或许,只有这一刻,我才可以勇敢面对自己。

“拿点果汁过来。”曾子谦没看我,朝身后不远处的服务生说了句。

我就坐在他身旁,盯着他那棱角分明的侧脸瞅,可是曾子谦却把眼神瞥向别处,就是不看我。

我胃里难受,笑着说:“曾先生,我先去趟洗手间,回来咱们继续喝。”

曾子谦厌恶的看了我一眼。

刚进卫生间,我的眼泪就忍不住了,用冷水洗了把脸,可还是控制不住。

小白说,其实曾先生才走了三天。可是刚才见到他,却有种很久未见的感觉。

我对着水池干呕,好一会,才稍微清醒一些。这会儿耳旁传来了一女生的尖叫,我抬头看过去,曾子谦居然站在我面前。

不,他是站在女卫生间里。

另外两个女人惊恐的跑了出去,偌大的洗手间里,只剩下我们两人。

“那什么……”

“又哭了?”曾子谦盯着我,说:“委屈吗?”

我摇头,又点头。

“你想知道什么,直接问我,我会告诉你。”曾子谦严肃的看着我,说:“电话里的女人,还有……我去了哪里。”

我惊愕的看着他,刚准备说话,这时候正好一个女人走了进来,看到曾先生之后,尖叫了一声,立即跑了出去。

曾子谦一个快步走过去,“咚”的一声,关上了洗手间的门,而后快步的走到我面前,瞪着我,说:“你说话。”

我惊恐的看着曾子谦,说:“在医院,你听到我说的话了?”

“是。”

“你……躲着我?”

“是。”

“知道我敲你家的门吗?”

曾子谦盯着我,忽然上前两步,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问:“你对我,有感觉吗?”

我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还没来得及说话,忽然被曾子谦抱住,紧接着,他便吻了我。

他的吻实在太霸道了,我慌张的后退,被他抵在洗漱台上,他似乎已没了理智,动作十分粗暴。察觉到他的手在解我的衣扣,我急忙制止他,别过脸去。

“做我的女人,你愿意吗?”

我惊愕,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

“看吧,你连你的心都没法确定,”曾子谦面带嘲讽,说:“即便我如何热情,也抵不过你在心底权衡利弊。”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