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41.你们不是楼上楼下吗?怎么麻烦了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2354更新时间:2016-03-04 14:38:23

“权衡利弊”这四个字在我的脑神经一闪而过,不夸张的说,杀伤力比直接给我一巴掌还大,我惊愕的看着曾先生,一瞬间,心底升起了愤怒。

“在你眼里,不在床上搞定的女人,根本算不上爱情,也和真爱无关,对吧?”

曾子谦被我这一句话气的跳脚,转过身来扫了我一眼,说:“蠢女人。”

没有给我反驳的机会,曾先生在说完这三个字之后便拉开了卫生间的门,门口堵着一大群女人,还有两个穿着制服的保安。

曾子谦好像身上带着冲击波似的,一瞬间人群就散开了,他头也不会的往前走,留着我站在原地凌乱。

返回卡座时曾子谦已经离开了,明眼人一看就瞅出了苗头,小白借口脚痛说要结束,一次聚会就这么结束了。

赵阳还比较绅士,一路送我们到打车的位置,边走边说:“我二哥脾气很倔,以前在魔都的时候,脾气更是臭,那些跟我们合作的,脾气好的也就算了,脾气不好的,没出半个月,就被他教训的乖乖的,二嫂,你别跟他计较才是。”

“谁是你二嫂啊。”小白替我接了话,说:“你二哥的面子是多大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我姐们难堪,得得得,谁还稀罕他不是,小洁,赶明儿我再给你介绍个好的。”

“别呀梁小白,我二哥可从没在女人身上这么花功夫,对二嫂那是真心的。”赵阳一脸委屈的看着小白,声音也降低了些。

“追女生追女生,你二哥那是追吗?”小白气的站在原地,推开赵阳,说:“天下乌鸦一般黑,你也离我们远一点。”

我看着赵阳的委屈劲,挤出一个微笑,说:“赵阳,我会把小白安心送回去的。”

赵阳这才点了点头,直到我们两人坐上出租车,他才安心的离开。

我意味深长的看着眼小白,结果她眼一瞪,说:“一个个长得挺斯文的,敢情都是斯文败类。”

我没点破小白和赵阳的那点默契,送她到家中后,这才独自返回。

躺在床上之后,脑海里全是曾先生的面孔。

有点儿庆幸,也有点儿遗憾。庆幸的是我们观念如此不同,不该开始的故事没有开始。遗憾的是,我没有告诉他,联系不上这个人,我很担心。

赵阳说的对,曾先生那么心高气傲的人,经历了今晚的事情,恐怕会对我不屑一顾。

这个圣诞节过的并不愉快。

节日之后继续上班,眼看着这一年即将过去,公司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也很多,总监交给了我十几个广告牌的设计工作,这一忙起来,还真没有时间胡思乱想。

跟我们合作的公司是一家房地产公司,已经连续合作了两年,和我工作交接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我们都叫她付姐,和我见面的第一天,就一直说我瘦了。

我想着可能最近的锻炼有了效果,结果她又说:“小袁呀,你的事情我也听说了点,凡事看开点,别委屈了自己。”

我想着这八卦的威力可真强啊,我和杨恒的事情都过去了一个多月了,怎么还有人提及。

付姐见我欲语还休,还以为我受了多大的委屈,连广告牌设计的时间都给我多加了几天,我在想这是不是因祸得福,这一忙,又是好几天。

警局给我打来电话的时候,我还在修图,当我听到袁小浩三个字时,立即不淡定了。

如你所知,袁小浩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小妈的心肝宝贝,老袁的掌中宝。比我小6岁,今年读高三。

和所有姐姐一样,我经常给袁小浩收拾烂摊子。不过这孩子大多数时候嘴硬心软,时不时的给我发个短信,让我注意身体。

原本以为他现在还在教室里为高考战斗,谁料居然还在警察局。

罪名是什么?故意伤害和损毁公私财物,还打人?

我鞋都没换就出了门,一边打电话给小白让她帮我找找熟人,一边直奔警察局。直到在警局里看到杨恒和杨妈妈,才知道事情闹大了。

杨恒鼻子充血,袁小浩脸上也有伤,见我走进来,立即低下头。

原来,就在今天早上,袁小浩拎着几块砖头去找杨恒了,砸了他家的门不说,还跟杨恒动了手。他脸上的伤,就是这么来的。

杨妈妈一看到我,立即就叨叨个不停,无非是一点家教也没有啊,或者说分手了还纠缠不要脸之类的话,我被骂的十分尴尬,袁小浩听不下去了,站起身指着杨妈,吓得他立即闭了嘴。

警察的意思,这事情最好是私了,万一闹大了,对高中生影响不好。

我把袁小浩拉到了一旁,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他说:“我不会道歉的,那狗东西欺负你,我打他算是客气的。”

我顿时心疼袁小浩,心平气和的说:“这都是大人的事,你小孩子瞎闹什么。”

“袁小洁,这么说你也觉得我做的不对咯?”袁小浩很少叫我姐,不高兴的时候会直接叫我名字。

我摆了摆手,说:“我的意思是,咱们可以换一种方法。”

袁小浩气的不理我,又回到了室内。

这会儿小白的电话来了,说她带朋友到了警局门口,让我别担心。我急忙迎上去,谁知她带来的朋友,居然是曾子谦。

距离上次在酒吧我们两吵架已经过了四五天,他对我的误会,还让我耿耿于怀,可当着小白的面,我又没作声。

“怎么样了?”小白问。

我叹了口气,说:“这孩子为了给我出气,把杨恒家的门给砸了,还跟他打了起来。现在也不肯道歉……”

曾子谦听了微微蹙眉,看了我一眼,说:“我去跟他谈谈。”

“不行吧,”我急忙制止,毕竟我弟弟的脾气我清楚,“你们不认识。”

曾子谦无奈的说:“我们都是男人,好说话。”

我和梁小白面面相觑,最终保持沉默。曾先生和袁小浩的谈话持续了十五分钟,等他们两人出来时,袁小浩已经变了脸色,他走到杨恒和杨妈妈面前,诚恳的说:“对不起。” http://www.banfu.*sheng.com

我惊愕的看着曾先生,结果他骄傲的避开了我的眼神,那意思好像在说,你看吧,自己蠢还赖别人,自己的弟弟都降不住。

私了时间有花了半小时,期间说话最多的是律师,紧接着就是杨妈。至于杨恒,我察觉到他的眼神每隔几分钟就会看向我,顿时有些不自在。

出警局后小白便回了公司,我尴尬的跟曾先生道谢,他并不在意我说的话,倒是让我有些不自在,最后,我只能说:“今天麻烦曾先生跑一趟了,改天我请你吃饭道谢。”

曾子谦看着我,又看看袁小浩,说:“车来了,走吧。”

袁小浩作势就要走,我急忙拉着他,笑着说:“谢谢曾先生,回去就不麻烦你了。”

当然,有顺风车我是很像搭的,只是不想全程看着曾先生的面瘫脸而已。

结果袁小浩说:“你们不是楼上楼下吗?怎么麻烦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