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48.我这儿有截图,不信你可以看看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2874更新时间:2016-03-04 14:38:27

虽说杨恒之前的行为让我颇为失望,可这一刻听到他和王洛琦分手的事情我还是有点儿感触,只是结果和我想的不大一样,他是被甩的那一个。

我想,有时候命运真的是很奇怪的事情,当初信誓旦旦的觉得可能在一起的人,最后却闹得两败俱伤,而本来觉得遥不可及的人,却悄无声息的在心底埋下了深深地爱意。

经过这两次事件之后,从办公室的舆论战斗中,我得出一个结论——保持沉默。反正杨晓云再怎么嚼舌根,事情的真相总会出现,说错一次是错,说错的次数多了,也就没人再相信她的话了。

想到这些,我反而坦然了。

两天后迎来了发工资的时间,因为付姐的广告牌案子完成的非常完美,涉及广告费的金额较高,这个月的奖金比意想之中还多出了许多,除了房贷和生活费之后,我把剩下的都取了出来,准备交给曾先生。

下班前我给曾先生打了电话,他好像在忙,我长话短说,说要请他吃饭。

曾先生十分高兴,决定过来接我,我担心那几个人又找到机会说闲话,就把餐厅地址报给了他,结果让我没想到的是,曾先生还是招摇的过来接我了。

而这一次,还站在了公司楼下跟保安聊天。

我有点儿紧张,拉着曾先生就走,他老人家心情极好,居然还跟保安说再见。

上了车,我颇为无奈的看着他,他却昂起下巴,说:“你电话里说有个好消息,我这不是迫不及待知道吗?所以就赶来了。”

他都这么说了,我哪里还敢生气啊。就在这时候响了,而打电话过来的,居然是小妈。

小妈的个性我了解,没什么事,是绝不会给我打电话的。

我和曾先生都坐在后座上,跟他使了个眼色,这才按下了接听键。

“小洁,最近怎么样啊?”小妈开口寒暄了句,“姓杨的还来找麻烦吗?”

“没有了,元旦的时候不是跟你说了吗?”

小妈这才恩了一声,忽然话锋一转,问:“那……最近有没有跟朋友出去玩啊,比如你那个好邻居曾先生?”

看吧,这才是小妈的潜台词。

我瞥了一眼曾子谦,尴尬的说:“小妈,你还是多操心操心袁小浩吧。”

“你老实说,你跟曾先生有没有戏啊,我跟你说啊小洁,你小妈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这个曾先生不错,你可得好好把握。”

对啊,浑身都是你爱的名牌。

“你看你们距离那么近,你长点心啊,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这点事儿你还不懂吗?”

“小妈,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十分郁闷的看了眼屏幕,这才借口挂了电话。

说实话,我不大喜欢小妈的市侩,倘若她真的站在我的角度考虑,一定不会着急的让我跟曾先生在一起,按照我的理解,倘若她此刻知道我和曾先生的亲密程度,想必又会没事找事。

她是我小妈,这么多年虽然她对我关心不多,可她和老袁也一起供我念了大学,我理解她的心情,却无法忍受她的心理。

当然,这些话我是不能跟曾先生说的。

曾先生就坐在我的身旁,看我挂了电话,才问了句:“小妈吗?”

我点了点头,结果曾先生就不说话了。

原本我以为是他只是累了,可是到了餐厅之后他也显得有些闷闷不乐,我有点儿担心,便问了句:“工作很累?”

曾子谦将手伸到了餐桌上,示意我把手递过去。

他握着我的手,而后贴在了他的掌心,说:“现在好多了。”

我笑着点菜,点完之后他便问我:“下午听你打电话的声音,好像跟中了彩票似的,说吧,有什么开心的事儿?”

我酝酿了许久,将一条领带拿了出来,说:“送给你。”

领带是和小白中午去商场吃饭时买的,黑蓝条纹,虽说款式很常见,可因为一个logo,价格也不便宜。

曾先生惊喜的看着我,立即拆开,换到了脖子上。

我看着他脸上的笑容,这才把信封拿了出来,说:“我这个月发了不少奖金,这些钱你收下。”

曾先生看着我,问:“什么钱?”

“之前你垫付的五万块。”我压低声音,说:“分期付款,你不介意吧?”

曾子谦看着我,一瞬间脸就黑了。

这时候服务生开始上菜,曾先生忽然开口,让服务生上一瓶五粮液。

我吃惊的看着他,立即制止,结果他态度坚决,说:“不是拿到奖金了吗?今天心情好,该庆祝庆祝。”

我也琢磨不透这句话几分真几分假,毕竟曾先生的表情是真的。

酒上桌后,他便立即倒了一大杯,而后看着我,说:“祝贺你。”

我只浅浅的抿了一口,结果他干了,喝完之后还闷声咳嗽,我看着不忍,把酒杯夺了过来,他看着我,说:“给我,我今天高兴。”

我脑子再笨,这时候也能听出他的不悦来。转念一想,难道曾子谦是因为我还他钱了?

曾子谦看着我,忽然起身去了收银台,以最快的速度结了账,咳着走出了餐厅。我急忙追上去,一路追到了电梯里,也窝着火。

这人是学川剧的,变脸比翻书还快。

到了车库,曾先生依然没理睬我,我知道他是真生气了,就拉着他的胳膊,说:“曾先生,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曾子谦回过脸来,说:“你和我现在是什么关系?”

“袁小洁,在你身上花出去的钱我从来没想过拿回来!你跟我算那么清做什么?我是你男人,需要你这么拼命工作还钱吗?”

奇怪,明明他在发火,我怎么就不生气呢?

“还有,为什么不愿告诉大家我们在一起了?你是觉得我曾子谦哪里配不上你吗?”曾子谦指着我,说:“你跟小妈说什么了?朋友?我们只是朋友吗?”

原来憋着那么大一口气,是因为这个?

我忍不住笑了,说:“你一晚上变了几次脸,就是想表达这个意思?”

曾子谦瞪着我,说:“严肃点,我现在在跟你谈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

“我没别的意思,”我拉着曾子谦的手,说:“小妈那边我会找个机会跟她说,你这么优秀,丈母娘都喜欢。”

“丈母娘喜欢有用吗?我有不娶丈母娘。”

“我也喜欢。”

“听不到。”

我无奈的踮起脚,亲了曾子谦一口,说:“要是不喜欢,我可不会进你家门。只是我们现在感情还不稳定,我还有些不确定……”

说这话的时候我有些慌张,生怕曾子谦嫌弃,我不能告诉他,因为前一段感情的失败,让我更加小心翼翼。

曾子谦听完半晌没说话,昏暗的地下车库里,我们两人面对面站着,好一会我也着急了,说:“你要是真没法接受,我就……”

我的话还没说出口,曾子谦就堵住了我的唇,我的身体跟着他移动,最后靠在了车库的石柱上。

车库灯光昏暗,曾子谦盯着我,眼神里满是情。欲。

“楼上的菜都没吃……”我借口要走,又被曾子谦抵在了柱子上。

“我想吃你……”

滚烫的舌尖落在我的双唇上,曾先生的手不怀好意的伸进我的衣服里,毕竟是公共场合,我慌张的拒绝,谁料他手腕一使劲,我就失败了。

我故意吓他:“有人。”

曾先生穿了件大衣,两只手直接卡在我左右,恰巧把我包裹住了。我得意的笑了笑,从他的胳膊下窜出来,说:“逗你的。”

一切好像梦境。

我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多岁的自己,可调皮可撒娇可发火,我想,这一切的幸运,都是因为他,曾先生。

一天后,我正在忙着新客户的油漆广告,前台打电话来说有人找我,我心里一慌,难道曾先生又来了?

兴奋的跑到走廊上,扫眼看过去,顿时受了惊吓。谁能想到呢?过来找我的,竟然是杨恒。 360搜索:(.*)☆\\半^浮^生//☆=

我并不乐意见到这个男人,可能是曾先生的关怀让我的心没有那么坚硬,所以这一刻我控制了自己的情绪。

“我们换个地方谈谈?”杨恒看着我,紧张的说。

我看着这个面容憔悴的男人,一瞬间觉得他很可怜。

“有什么事直说吧,我还在忙。”

“我知道你现在跟姓曾的在一起,”杨恒说道这里,双眼好像冒着火苗,“我来找你,是想让你注意点。”

“哦?”这个笑话不错。

“王洛琦的电话里有姓曾的号码,他们最近经常联系。”杨恒看着我,从大衣里掏出,“我这儿有截图,不信你可以看看。”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