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49.你最近有跟王洛琦联系吗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3066更新时间:2016-03-04 14:38:27

说实话,我是讨厌杨恒的,自从知道他跟王洛琦的事儿,我连同归于尽的想法都有过,可是这个厌恶感,全然没有这一刻来的强烈,思来想去,我终于弄明白了缘由——他侮辱曾先生。

他侮辱王洛琦也就罢了,毕竟那个女人从头到尾都是一副小三样,可是侮辱曾先生,我就不痛快了。

我瞪着他,说:“你有时间回去研究怎么做人,我可没你那么无聊。”

杨恒惊讶的看着我,说:“袁小洁你能不能清醒一点,这姓曾的给你灌了什么迷幻药了,我告诉你,他要是跟王洛琦扯到一块儿,你以为倒霉的就我一人吗?你呢?你也会沦为大家的笑柄。”

杨恒说这话的时候是咬牙切齿的,和大学里那个阳光灿烂的大男孩根本没法比,一个男人可以长得不帅,但没了气度,就会让人看扁。

我心底觉得悲凉,毕竟曾经有过感情而不是陌生人,没想到竟然到了今日这种地步。

“我回去了,还有,我不希望我们还有联系。”曾先生是什么样子我最清楚,万一知道了,铁定要吃醋。

我们说好要向过去道别,我也不希望有太多的牵扯。

不等杨恒回应,我独自走向了办公室,我还记得他第一次来这栋楼里找我的情形,而我也知道,这是最后一次。

没一会,提示有短信进来,我点开一看,竟然是一串熟悉的数字。扫了几眼之后,我确定这个号码就是杨恒的。

短信的内容是一张截图。

好奇心驱使我多看了两眼,可看完之后我就后悔了。因为跟王洛琦联系的,确实是曾先生的号码。

曾先生的事情我很少干涉,即便有几次我看到他的车里还有另外一部专门用来工作的电话,我也没有多问,可是没想到,跟王洛琦联系的这个,是他的私人电话。

我忽然想到了平安夜那天接电话的女人,心也是不断的下沉,我告诉我自己想多了,删除短信,好一会才缓过神来。

油漆广告的案子分配下来,我和杨晓云同时拿到了,据说这一次的客户来自香港,要求繁琐,为了避免对方过高的要求,有必要备两份方案。

总监找我们谈话,要求我们在两天之内教上案子,我听的心不在焉,很想给曾先生去个电话。

去洗手间的空闲,我忍不住拨了过去。

曾先生接到我的电话十分惊讶,问我怎么会在这时候给他打电话。

他这么说是有缘由的,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告诉他除非紧急之事只有午休和下班时才能聊私事,他这么一问,我倒是不大好意思。

“不会是想我了吧?”曾先生见我没说话,又问了句。

我听着这个声音,心底的慌乱也瞬间消失了,忽然很想撒个娇:“是想你了,怎么办?”

“袁小洁,我有必要提醒你,工作时间调戏我,是要付出严重的后果的。”曾先生加重了语调,又说,“哎,真想你每天都呆在我身边。”

或许是这句话给予的鼓舞,有些话我不自觉的就说了出来:“曾先生,你最近有跟王洛琦联系吗?”

“王洛琦”三个字对我而言还是让人心有余悸,所以说出这句话后,我有点儿后悔。

我怕曾先生觉得我小气。

虽然,我真的挺小气。这事儿换成任何一个女人,我想我都能理解,偏偏是那身材妖娆的王洛琦。

曾先生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问了句:“怎么会这么问?”

因为杨恒的信息,不,我不能这么说。

“那到底有没有啊?”

“没有。”曾子谦好似憋了口气似的,回了我着两个字。

我觉得我小气还是能理解这种联系的,偏偏,曾先生否认了这个联系,我的心底就不是滋味了。

我笑着转移话题,说了两句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任何异相都是从细枝末节开始的,杨恒出轨的时候,我并无发现这一点,所以现在的我变得敏感又多疑。

我心底挺不是滋味,下班前接到付姐电话,说是要亲自答谢我。

我急忙拒绝,却听到付姐说:“那就当是我们朋友之间一起吃个饭。”

付姐在这座城市孤家寡人,而我又因为曾先生的回答而心思烦乱,想了想,不如请教一下这个年长的姐姐。

所以我给曾先生发信息,说是和客户吃饭。曾先生回了电话,第一句便是:“男的女的呀?”

我说是付姐后他才满意,挂断电话之后我便下了楼,刚走两步,就听到有人喊我名字。

而且,是一个男声。

我疑惑的转过脸去,顿时愣住了。

宝马身边站着的,可不就是梁文浩梁医生吗?

不似在医院里穿的白大褂,而是换了一身装扮。黑色v领毛衣搭配浅色牛仔裤,套上一件驼色的大衣,整个人也脱离了在医院里的严肃感。

最让我意外的是,梁医生的脖子上居然围了一条抢眼的印花围巾,瞬间潮范十足。

“梁医生?”

“付姨让我来接你。”梁医生接过我手中的笔记本,这就打开车门。

这时候我要是拒绝,那倒是有些矫情了,索性大大方方的上了车,系上了安全带。

“付姐也没跟我说,真是太麻烦你了梁医生。”

我开口道了谢,听到梁文浩说:“也不麻烦,正巧顺路。”

这句对话之后我们都沉默了,梁医生似乎不喜欢吵闹,那次在医院,我就走在他身后,两个小护士在不远处叽叽喳喳,他看过去,眉头就皱的很深,所以这一刻我便自觉地保持了安静。

吃饭地点是环城路上的一家古色古香的庭院里,古典主义的装修风格,室内也十分讲究。

这地方不算偏僻,环境幽静,十分质朴。

我们去了雅字号包间,付姐已经在等了,见我们两人进来,那叫一个高兴,喊着服务生就要上菜。

我心底是郁闷的,原本想找知心姐姐说说话,没料到梁医生也一块过来了。

吃饭时付姐一直让服务生给我和梁医生添菜,倒是闹得我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整顿饭吃的都很开心,也是谈话中才知道,原来梁医生竟然是斯坦福大学毕业的高材生。

梁文浩话真的少,整个吃饭过程里都是我和付姐在聊天,他偶尔抬起头来说两句,还是付姐问话才应声。

一顿饭吃到九点,原本我是准备打车回去,可付姐去拉着我上了梁医生的车,趁着他开车时小声的说了句:“我这个侄子还不错吧。”

我咀嚼着这句话,这才恍然大悟。

敢情付姐是要当媒人来了?

我还没来得及回话,付姐便去接电话了,对着说了一会英文,然后跟梁医生说:“前面路口停车。”

梁医生照做了,可我却被付姐拦在了车里。

“文浩,一定要把小洁安全送回去。”车门观赏时,付姐大吼了一句。

车子行驶了一会,梁医生开口说:“要不你坐前面吧。”

我摇摇头,说:“不了梁医生,你看在前面岔路口放我下来就好了,你们医生都很辛苦,早点回去休息吧。”

梁医生并没有立即回话,好一会他也没停车,反而冒了一句:“付姨交代的事情,我肯定是要完成的,再说了,让一位美女单独回去,也不是绅士该有的行为。”

这话说得一板一眼的,根本不像是开玩笑。我心想这对婶侄还真有意思,就没有再多说。

结果,梁医生说话了:“袁小姐在广告公司上班,是不是要经常加班呀?”

“还好,忙的时候要加班。”

“袁小姐对肉食不敢兴趣吗?”

我一愣,未曾想过会有人问我这个问题。

“我看袁小姐晚上一口肉食也没吃。”

我惊愕,瞥了一眼驾驶位,笑着说:“这你都发现了,其实……我现在在控制体重,所以……”

梁文浩若有所思,隔了几秒开口道:“健康减肥不是节食不吃,而是要吃的营养全面还健康,不让脂肪有囤积的机会,也不是绝对的拒绝吃肉。”

果然是医生,说的倒是很有道理,我刚准备说话,这才发现已经到了小区门口。

这次我没给梁医生开车门的机会,自己窜了下来,他把笔记本递给我,笑着说:“而且,袁小姐这个身材恰好,不需要过分克制,健康才最重要。”

那是因为他不知道,一个半月前,我的体重还在130徘徊。

我笑着跟梁医生告别,这才返回家中。

上有曾先生五分钟之前发来的短信:忙完了吗?

我想着王洛琦的那张脸,回了句“还没结束”,我也明白逃避不是个事,偏偏又怕听到其他另我惊慌的话。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半}[^浮^}{^生]

拉着大宝去遛弯,响了起来,曾先生的声音敲打着耳膜:“结束后给我打电话吧,我去接你。”

“不用了……可能会很晚,我自己打车回来。”生闷气算什么本事?

“也行。”曾先生大约听出了我态度坚决,这才回了句。

我正准备说话,手里的牵引绳忽然弹了出去,我吓了一跳,却发现大宝追着一只猫跑到了树旁。

而后,便有只手臂搂住了我。

我慌张的回过头,却瞧见曾先生站在我的身后。

接我?分明就是诈我。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