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51.请你出去,我的病人需要休息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4019更新时间:2016-03-04 14:38:31

这个场景多么的熟悉,也就在不久之前,我还是个爱哭鼻子的女人,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会有这么一个温暖的怀抱等着我,我迟疑,却发现自己越陷越深,最后,情不自禁的投入了这个怀抱里。

可是这一刻,这个男人却在安慰另外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是谁不好,偏偏就是王洛琦。

这个在他口中那么微不足道的女人,这一刻,他拍打着他的背。

杨晓云说,一个排的男人都不如一个曾先生,很多女人最想要的就是一个曾先生,王洛琦在酒会上跟曾子谦交谈,事后甩掉了杨恒,现在,投入了曾子谦的怀抱里。

曾先生为什么要安慰她?因为他口中的乐于助人吗?

当初杨恒和这个女人抱在一起的时候,我都能勇敢的走上前去,质问那个男人为什么那么做,可是这一刻,我却做不到。

我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无能无力,原来一个人能够骄傲,只是因为一份感情停留在喜欢里。

真正把他放在心底之后,是骄傲不起,坚强不到,蛮横不了。

我匆匆的跟拖车说了两句,也顾不上杨晓云这里的事故,转身就朝相反的地方跑。杨恒背叛的那天我告诉自己不能哭,偏偏这一刻,眼泪也跟着不争气。

我不想承认王洛琦的优秀,我不想承认她和曾先生站在一起多么般配,我不想承认我看到那个男人眼神中的不忍,如果可以,给我一个龟壳,让我偷偷摸摸的躲进去。

耳边一阵吵吵闹闹的声音,我抬起头,顿时吓了一跳。迎面而来的是一群山地自行车爱好者,下一秒,便飞速的冲击而来。

疼。

十几个穿着统一户外运动的男人围绕着我,我的耳旁全是轰轰轰的声音,我听到有人问:“美女,你没事吧,现在能动吗?”

我的思绪忽然清醒了些,心底却把这群人给骂了个遍。那么快的速度撞上来,你说疼不疼?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啊,快点打电话急救啊!”

“这条路大晚上哪有人锻炼啊,更何况这姑娘还是逆向,哎,快看看文浩跟上来了没!”

我手腕疼的厉害,使出浑身力气,说:“我……我没事。”

“呀,这姑娘说话了。”

呸,我又没死。

“文浩来了,快点,文浩,黑子撞了个姑娘。”

我只觉得一张熟悉的脸靠了过来,认真的问:“现在能动吗?”

我张了张嘴,说:“手……手疼。”

“袁小姐?”

我听着这个声音,立即睁大双眼,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谁能想到呢,撞了个车居然还碰到了梁医生。

一群人也没等急救车,直接在路上拦了个车,把我抱了上去。

意识清醒的时候,还听到了几个男人小声的开玩笑。微微的睁开眼,这才发现我居然靠在梁文浩的身上。

我还是闭眼吧。

“你们几个便溜嘴皮了,认识归认识,人要是出了事,谁也扯不掉。”

去的医院正是梁医生所在的医院,忙活了一大圈,又是拍片又是检查,抹了还把我带到了一间休息室。

几个穿着登山设备的男人围着我,说:“姑娘你别担心啊,我们文浩可是这家医院的权威医生,医药费我们出,哪里不舒服你尽管说出来。”

“姑娘你叫什么啊,跟文浩怎么认识的呀?你说这世界咋这么小呢。偏偏遇上你。”

“缘分,这就叫缘分。”

我被几个人逗的直想笑,好一会,梁文浩穿着白大褂走了进来,我才意识到自己所在的地方不是休息室,而是梁医生的科室。

几个男人看着梁文浩都不说话了,直到他抽出了检查资料,几个人便开了口:“怎么样啊?不会得什么脑震荡脑溢血吧?”

梁文浩一个冷眼扫过去,说:“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脑震荡和脑溢血是两个概念。”

几人噤声,梁文浩则仔细阅读刚才那一系列的检查资料,走到我面前,说:“目前看来没什么大碍,手还疼吗?”

我摇头,又听到他说:“右手闭合性软组织损伤,需要住院观察一晚。”

“这是什么病啊?”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声的说:“扭伤。”

几个人吁了口气,其中叫黑子的站了出来,说:“姑娘,还好你没事啊,你要是有问题,我就罪孽深重了。”

我笑:“我叫袁小洁,你可以叫我名字,还有我身体强壮的很,不会出现大问题,你放心吧。那会是我逆向走路,我应该说对不起。”

黑子笑了笑,瞥了一眼梁文浩,说:“哎呦,姑娘真是善解人意啊,我说的罪孽深重不是你理解的意思,你都没看到某人那张黑脸哦,简直比我的还黑哟。”

我这才发现,黑子的脸真的是特别黑。

梁文浩这才转过身来,将检查的资料放在了手袋里,说:“跟他们说说今晚的活动到此为止,都回去早点休息吧,改天再约。”

黑子看看我,问:“那她呢?”

“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我还没来得及起身,梁文浩的手就伸过来了,他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头,说:“住院观察一晚,明天再说。”

“我真的没事。”

“我是医生,你要相信我的专业素养。”

住院得听医生的没错,可是我真的很不喜欢医院。这里独有的消毒水味道会让我失眠,也会勾起我对妈妈的回忆。

这些话我是没有告诉我梁医生的,可能因为他的缘故,我才有机会住单人病房。

彼时已是晚上十点多,静悄悄的医院里,仿佛能听到窗外冷风的嘶吼声,刚才吵闹的时候没在意,这会儿安静了,才发现内心的纠结只多不少。

好不容易从包里抽出了,点开一看,竟然自动关机了。

这会儿病房门开了,梁文浩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个餐盒,看着我,说:“饿了吧?”

我尴尬的看着他,问:“医生连这个都知道?”

“恩,你拍的片子上能看到,”梁文浩将病床桌拉到我的面前,说:“医院食堂里的饺子,味道还不错,明早得空腹再拍片,不能吃饭了,所以给你多下了几个。”

“梁医生……”

“吃吧。”梁文浩将筷子递给了我,堵住了我的话。

饺子是韭菜猪肉馅,味道的确很不错,不过更特别的是盛饺子的餐具——天蓝色的保温盒,连筷子和汤匙都是一套的。

“你们食堂都用这种餐具吗?”我没想到医院的待遇这么好。

“不是……”梁文浩摇摇头,说:“医院的餐具都是统一的,这个是上次付姨带过来的。”

私人用品?

饺子卡在喉咙口,我惊愕的看着梁文浩,听到他说:“没用过。”

我尴尬的低下头,想着没法接通,就问梁医生借了充电器,他转身出了病房,我这才舒了口气。

其实,还是担心他电话打不通吧?

梁文浩将充电器递给了我,随手就收拾了餐具,我心底过意不去,急忙跟他道谢,他有些无奈,说:“别客气。”

等病房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时,我才紧张的按了开机。

我在想,倘若曾先生电话打过来,我该怎么跟他交流?摊牌吗?摊牌了又怎样?难不成我要把这种事情定性为“出轨”?

实际上,我的确把它定性了。

只是我也明白,我们这个时代不同于以往了,人们接受范围广泛了,道德底线也和以往不同了,曾先生和王洛琦这个层面上的交流,也是没法给它那么严重的罪名。

只是,为什么这个女人偏偏就是王洛琦?

曾先生是知道我和她之间的恩怨呀。

里有几条提示信息,号码来自曾先生,小白,赵阳,还有杨晓云和总监。

平时感觉自己是可有可无,没想到这一刻居然还有这么多人联系我。

我怕他们担心,准备一一回复,看吧,到了这个年纪,是没法任性的去做任何一件事,凡是都要有个交代。

电话还没打出去,曾先生的电话就拨进来了。我犹豫了两秒,这才按下了接听键。

“袁小洁!”

“恩。”

“你知道我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曾先生一如既往的责备语气。

“抱歉,让你担心了。”

“你怎么了?你现在在哪里?”曾子谦还是十分聪慧的,他听出了我的反常。当然,这一刻我也不想装作正常。

“回来出了点事儿,我……”见面了该说什么呢?要不再冷静冷静?

“我问你在哪儿?”曾先生抬高了声音,说:“你回答我的问题。”

“今天外出太累了,要不明天……”我打定主意,谎话就冒了出来,“今晚我去小白家里,你别等我了。”

“梁小白和赵阳在一起。”曾先生的声音越发的阴冷。

我吸了口气,话还没说出口,小护士就推门进来了,笑着说:“袁小姐,梁医生让我问问你这里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我摇头,示意我在打电话,小护士就走出去了,而后,我听到电话那头再说:“你在医院里?”

“恩,身体有点不舒服。”

“哪家医院?”

“你别过来了,”我怕自己控制不住语调,缓了缓说,“一会我就回去,还有,今晚别等我了。”

不等曾先生回话,我立即挂断了电话。

我讨厌现在的自己,特别的讨厌。有些话为什么不能直接问出口,为什么不能痛痛快快的结束?

没错,我舍不得结束。

躺在病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里全是王洛琦趴在曾子谦肩头的那一幕,一口气顺不过来。

是的,我不大方,他和杨恒在一起的时候我想着跟这个女人干一仗,因为自身条件不如她,而她来勾搭曾先生时,我却毫无办法,因为我知道,如果他愿意,我什么都做不了。这种无力感让我痛苦,让我愤怒,也让我失望。

如果我不在意,那该有多好?

病房门被推开了,昏暗中,我看到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我顺手摸了摸灯,一瞬间便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存在。

他看着我,我看着他,四目相对,我的鼻子酸酸的。

“住进医院却一声招呼都不打,你让我……”曾先生指着我,两步走到我面前,脸上露出特别无奈的表情,说:“你这是把我当外人?”

我看着他,一眼,两眼,十分确定这件衣服就是王洛琦靠上去的大衣。

“说的好像一家人似的。”

“不是吗?”曾先生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脸,说:“发生了什么事儿,怎么把自己给弄伤了。”

对啊,怎么就不能争气点。

“曾先生,”我屏住呼吸,说:“上次你说圣诞节我没陪你过,其实今天我是准备做一个奶油蛋糕给你的。就是担心你太忙。”

“傻。”

“你晚上都忙什么了?”我抬起头,迎上曾子谦的目光。

他惊愕,揉了揉我的头发,说:“都是公事,说了估计你也不想听。”

我失望,眼泪在双眸中徘徊,一把甩开了他的手,说:“你知道你说的话我不曾怀疑过吗?”

“怎么……”

“杨恒来找过我,拿着你跟王洛琦通讯记录的截图给我看,那时候我觉得这个男人太不是东西,可是曾子谦,你太让我失望了。”

“小洁……”

“算了,那是你的自由,我不该干涉,”我吸了口气,说:“现在我得休息了,你走吧。”

曾子谦沉默了,他看着我,欲言又止。 360搜索:(.*)☆\\半^浮^生//☆=

“你走吧。”

“难道,到现在那个男人说的话你还相信吗?”曾子谦愤怒的开口,说:“我和他之间,你信我,还是信他?”

病房里的吵闹引来了围观,我朝门口看去,就看到了小护士领来了梁医生,顿时更加窘迫。

“很晚了,两位可以明天再谈。”梁文浩看了曾子谦一眼,耐心的说。

曾子谦转过脸来,说:“你算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

不仅我惊呆了,连小护士也惊住了,各个目瞪口呆的围观。

梁文浩将眼镜取了下来,看着曾子谦,说:“请你出去,我的病人需要休息。”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