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57.我是你衣食父母,她是我领导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4807更新时间:2016-03-04 14:38:35

曾先生好像看出了我的犹豫,忽然不由分说的堵住我的嘴,当那放肆的舌头滑入我的口腔时,他的手也开始不老实了,不得不说,身前的这个男人非常懂得如何取悦女人,而且手段越来越高明。

我被“折磨”的急了,只能立即求饶,说:“我想了解你,知道你的苦衷。”

曾先生得意的看着我,刮了刮我的鼻子,说:“我知道你不是随便的女人。”

我被曾先生看透了心思,嘴硬道:“都跟你混在一起这么久了,还不随便吗?”s

“我和别的男人不一样,”曾子谦瞪着我,而后发现自己的语气太过僵硬,又改口说:“袁小洁,你属于我的日子,在日历上不过短短两月,但是我相信你跟我的感觉一样,其实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

这句话说的实在,发现杨恒出轨之后,我是度日如年,可是和曾先生在在一起时,每一天都那么短暂,又那么长久。

我们好像两个认识很久的人。

“我答应你,”曾先生好像下定决心似的开口,说:“我答应你,一周之后,我来解释那个误会,解决你心中所有的疑惑。”

我知道曾子谦能这么说,一定是深思熟虑的,我期待解决我们之间的情感罅隙,同样也期待对这个男人了解更多。

说实话,我现在的感受很难用感动这种词眼来形容,我知道,迈出这一步,对我们而言都很困难。

“那几天,我也很抱歉,”我避开曾先生的眼神,说:“我不该跟你硬碰硬。”

“知道错了?”

“恩。”

“那现在给你个机会补偿我,愿意吗?”曾先生说着话,立即凑到我的面前,笑着说:“这样呢?”

我凑到曾先生的面前,亲了他的嘴,说:“这样呢?”

气氛从剑拔弩张变成了温馨柔和,曾子谦的呼吸渐渐凝重,他看着我,忽然俯下身来,倏忽之间,热吻落在了我的腰际,我紧张的抓着床单,只觉得那舌尖缓缓下移,心快跳到了嗓子眼。

白天,光线太亮,我从未尝试过如此坦荡的在这个男人面前。

忽然,桌上的响了起来。我看着曾子谦,他也看着我,我尴尬的拿过,屏幕上显示的是老袁的电话。

曾子谦也发现了,盯着自己的下半身,委屈的说:“哎,委屈你了小家伙。”

老袁在电话里的语气并不好,毕竟是我的父亲,他的性格我还是了解的,家里平白无故的多了两个男人来找她的女儿,在他看来,这是不大正常的情况。

他坦言自己并不喜欢曾子谦,究其原因,是因为这个男人有点驾驭着他这个一家之主的身份。

老袁爱面子,不到万不得已,是不可能跟我说这么重的话。

我想着曾子谦口中那句“没有父母放着子女挡事儿”,心底一阵烦乱。

我让曾子谦在酒店等我,自己回去先探探口风,曾先生对这个决定显然不大满意,却也勉强的答应了,送我到电梯口,他也不管周围有没有人,亲了我两口,说:“回去再好好教训你。”

我羞答答的下了楼,打了车便回住处。

家里的气氛明显不对劲,老袁见我进门,叹了口气,支开了咱在一旁的小妈,把我叫了过去。

走近了我才发现,老袁的眼睛竟然红红的。

“闺女,是爸爸没本事啊。”老袁看着我,说:“让你受委屈了。”

我心底微动,强作镇定的说:“事情不是解决了吗?”

老袁看着我,说:“事情是解决了,可是……那十五万……”

“爸……”

“闺女,爸想了想,决定把家里这套老房子给卖了,房子虽然不值钱,可过两年这里要拆迁,多少人巴不得买,”老袁看着我,说:“到时候我和你小妈租个房子,到时候你把钱还给曾先生。”

我惊愕,完全没有料到老袁会有这个想法。

“那怎么行……”小妈大约听到了这句话,从卧室走了出来,说:“房子卖了我们住哪儿,再说了,拆迁款可是有七八十万,现在卖了多吃亏啊。”

“你懂什么?”老袁语气犀利,印象中,这是他第一次对小妈发火,“小洁当初要嫁人,她妈留的钱算是嫁妆,我们不出钱也就算了,现在呢?难道要因为十几万快钱把女儿卖了吗?”

话已至此,我算明白了。

“男女谈朋友,你怎么说的那么难听,再说了,曾先生是喜欢小洁。”

“那也不行,”老袁坚持,看着我,说:“金钱上失去了自主,以后就算真的在一起,也会被人瞧不起。”

小妈被骂的不敢说话了,我听出了老袁的意思,说:“爸,就算卖房子,也不能卖你们这一套。你放心,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我都清楚。”

老袁点点头,说:“晚点请曾先生吃顿饭,我当面谢他。还有,把文浩也叫来。”

我这才想到梁医生。

梁医生住的酒店我是知道的,这一次他帮了那么大的忙,我自然是要感谢他的,可电话打了两次,都无人接听。我心里有点儿担心,直接去了酒店,结果听到服务生说,梁医生已经退房了。

“208的房客我知道的,就是长得斯斯文文的那位,他今早六点钟就出门了,说是要去趟银行,结果七点钟又回来了,直接办了退房。”

六点钟?

难道说,他去了我家?

我又给梁文浩打了电话,结果提示我对方已关机,思前想后,我给他发了条信息。

老袁对梁医生没来这件事异常惋惜,酒桌上,曾先生就坐在他的右侧,两个男人表情都挺严肃,闹得我和赵阳也异常紧张。

“曾先生,这杯我敬你,你帮小洁的事情我都了解,谢谢你千里迢迢过来帮忙……”老袁的话非常客气,听得我也有点儿不舒服。

“叔叔你客气了,”曾先生看着我,说:“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既然曾先生这么直爽,那有些话我也直说了,”老袁好像喝高了,盯着曾子谦,说:“小洁的事情你也清楚,她现在这个情况,并不适合立即找对象,你们且当朋友处处看,至于钱的事,待会让小洁写张借钱。”

话刚出口,满座皆惊,小妈到底反应比我快些,笑着说:“曾先生你可别误会,老袁的意思是,大家都是一家人。”

曾先生看着我,勉强的露出个笑,这才将这话翻了去。

老袁喝高了,送他到家中的时候,他还哭着说对不起我,小妈在床边照顾,忙活半小时,他才睡着了。我换了身衣服就跑去酒店,刚进电梯,就碰到了赵阳。

他的脸色也不大好,见到我之后,说:“嫂子,你总算来了。”

“对不起,我爸的意思……”

赵阳打住了我的话,叹了口气,说:“嫂子,说句实话,就我二哥这条件,要什么女人没有,他今晚可是受了委屈。”

“我知道。”

“我二哥是谁啊,那可是人中龙凤,你爸……不,袁叔叔到底怎么想的,张口闭口梁医生,说的跟亲女婿是的,这事儿放在我身上,我也受不了。”

“那怎么办呢?”我看着赵阳,说:“你了解他,你说……我怎么做他才会不生气啊?”

赵阳看着我,沉思了片刻,说:“你等等,我给你个东西,你带进去给他,问题就解决了。”

我狐疑的看了赵阳一眼,立即答应了。

套房里有烟味,我刚进门就闻到了,手里捧着个礼品盒,蹑手蹑脚的走过去,说:“曾先生,你休息了吗?”

房间里无人回应。

我清了清嗓子,说:“曾先生,我……”

我的话还没说出口,浴室的门开了,曾子谦顶着个浴袍走了出来,看着我,说:“你怎么来了?”

这语气不大友好,摆明着生气了。

我看着他,说:“我怕你喝多了,过来看看,对了,这个给你。”

曾子谦疑惑的看着我手中的礼品盒,问:“什么?”

我的脑海里立即闪现出赵阳的话“你就说是送给他的,希望他能喜欢”,立即回应道:“我送你的礼物,赔罪的。”

曾先生饶有兴趣的看着我,接过了礼盒,三下两除二拆开了,我看着他面上惊恐的表情,也是莫名其妙。

“送我的?”

“恩。”

“你确定?”曾子谦盯着我,脸上浮现出了诡异的笑容,说:“不反悔吗?”

赵阳说礼盒里是有益身体的礼品,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曾子谦朝我勾了勾手,我凑了过去,偷偷的往礼盒里瞥了一眼,瞬间炸毛了。

“跑什么?”曾子谦拉着我的衣领,说:“刚才那么认真地说是礼物,现在后悔了?”

我扯出一个微笑,说:“其实这东西……”

曾子谦抱着我进了浴室,他的速度极快,三下两除二就解决了衣服问题,花洒打开,他抱着我走了进去。

这种尺度,以前我没玩过。

曾子谦抵在浴室门口,看着我,说:“既然你那么懂情趣,我也不客气了。”

他走过来,抱着我,毫不犹豫的吻了下来。

赵阳,你等着,回去再跟你算账。

传销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一大早告别了老袁和小妈之后,我们便匆匆返程了。赵阳大约知道我会找他算账,自己乘车先行离开,回到住处后,我匆匆忙忙的换了身衣服,便去公司报道,小白在楼下接我,笑着说:“看你这气色,哪里是回家解决问题的,分明就是度蜜月了呀。”

我知道这次能跟曾先生和好,小白是费了不少心思的,拉着她的手,说:“多亏了你。”

我们一同上电梯,不料碰到了杨晓云,她不知道从哪里听到我家的传言,说:“小袁,你总算回来了,听说你家人进了传销了,怎么样,解救出来了吗?”

电梯里都是其他同事,我笑了笑,说:“都是误会。现在已经解决了。”

杨晓云瞪着我,说:“你私事是解决了,可我这儿,可有着关于你的一件大事。”

我和小白对视了一眼,说:“总监,什么事儿,我胆子小,你可别吓我。”

这会儿电梯里只剩下了我们三人,杨晓云也不避讳,说:“你自己做了什么有损公司形象的事情,你自己不知道?”

“杨晓云,你够了吧,别以为用着卑鄙手段升了职,就能踩着别人,风水轮流转,小心的报应。”小白忍不住,立即还了句。

杨晓云盯着我,说:“待会有部门会议,我会当着大家的面说。”

我和小白面面相觑,根本不知道杨晓云又要耍什么手段。

例会上,杨晓云在安排完每个人的工作之后,忽然严肃的说:“会议的最后部门,我要郑重的的批评一个人,这个人,不顾公司规章制度,在外面偷接私活,影响非常恶劣。”

我看着杨晓云,顿时恍然大悟,而后听到她说:“没错,袁小洁,我说的就是你。你给圣阳集团做的护肤品广告,并未获得公司允许,这件事我已经报告总部,会后你写一份检讨书递给我,听从公司发落。”

杨晓云这一招极狠,打的我措手不及,会议结束后,会议室里只剩下我们两人,她看着我,说:“我只是公事公办。”

公事公办?我看着她,说:“上一次你车子抛锚,也是公事公办吗?”

杨晓云脸上阴晴不定,勉强的挤出个笑容,立即走出了会议室。

我郁闷的坐在椅子上,思前想后,都想不到杨晓云怎么知道我接私活的事,这回公司气还没喘匀,就被她放了这么一个大招。要知道,只要写了检讨书,就等于进入了升职的黑名单,总监这个位置,恐怕永远都跟我没有关系了。

我的心情极度失落。

而痛痛快快的批评我的杨晓云,则在午饭前漂漂亮亮的走了出去,看着她脸上那得意的笑容,我破天荒的想把平底锅砸过去。

我在群里跟小白哭诉,她跟我的想法一样,总觉得杨晓云未免太神通广大了,居然连付姐交给我的广告都一清二楚,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

小白为了安慰我,约我去对面的西餐厅吃午饭,不料刚入座,就收到曾先生发来的信息:有个惊喜。

我正疑惑着曾先生此话何意时,一抬头,就看到了餐厅门口进来的三人。

王总,杨晓云,还有曾先生。

我的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了杨晓云花枝招展的模样,难道,是因为能见到曾先生?

再看看曾先生,西装革履,面色清冷,一直跟身边的两人保持安全距离,哪里还提什么绅士。

王总个头比曾先生矮了一截,所以说话时都是昂着头,而我看着曾先生的时候,他恰巧也看着我。

他笑了,然而我听到他喊了我的名字。

杨晓云也惊愕的看向我,脸上的肌肉跟肉毒素打多了一样,有点儿僵硬。

“还没吃吧?”曾先生看着我,丝毫没有理会正在跟他说话的王总。

我看着曾先生,再看看自己的老总,急忙跟老总打招呼。

“哟,小袁啊,这么巧,还没吃呢,来来来,拼一桌。”王总察言观色的本事比我强,自然而然就两桌拼一桌。

曾子谦坐在我的右侧,小白坐在我的左侧,王总和杨晓云坐在对面,杨晓云的脸一直挤着微笑,可我看的出来,她一直在强作镇定。

或许正如小白所说,她以为曾先生跟我分手了。 =半^浮##生-/;www.{ban^fu][sheng].com

“曾总喜欢吃什么就随便点,还有小袁,”王总看着我,指了指餐牌,说:“爱吃什么就点什么。”

给我发薪水的老总忽然这么客气,那都是看在曾先生的面子上,而他听完这句话后,忽然冒了一句:“还是让小杨点吧,小杨是小洁的上司,小洁是我的领导,小杨最大。”

这话乍一听上去没什么,可仔细一琢磨,又觉得不是那么个意思。

王总看着杨晓云,说:“曾总你这是说笑了,小杨算什么领导啊,你这么说,那你也是我的领导,我的衣食父母啊。”

曾先生嘴角一勾,细长的凤眸忽然盯着我,说:“我是你的衣食父母,小洁是我的领导,这辈分可就乱了。”

“这个……”王总尴尬的看着我,说:“不乱不乱,小袁,不不不,曾太太也是我们的领导。”

杨晓云一直低着头看餐牌,听到这句话后忽然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