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61.他回来三天了,都没去找你?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5798更新时间:2016-03-04 14:38:39

我不想软弱时用男人的关心来疏通泪腺,因为这个时候太需要关怀,所以很容易感动,也会变得依赖,因此梁医生送我到住处时,我只给他倒了一杯茶,就选择了送客。

窗外下着雪,生怕雪天开车不安全,我送梁医生到小区门口,叮嘱了好几次,才略微安心。

我也知道,相对于我叮嘱,他脸上的担忧更为明显一些。

转身告别,生怕他看到我软弱的样子,快步返回家中,心口才略微平静。

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因为天冷的缘故,大宝也躺在窝里一动不动,我慢步走到窗口,看着窗外落下的一片片雪花,眼泪瞬间止不住了。

还好房间里没人,我的软弱,不会被任何人看到。

哭的心绪平稳了些,我便开始反省自己的行为。俗语有云,烟花太美,转瞬即逝,我觉得这句话用来形容我和曾先生短暂的一段美好时光,也颇为恰当。这段时间我太嘚瑟了,因为太渴望,所以想抓住一点温暖。

当初若不是忽然间掉进了情感的沼泽,曾先生也无可趁之机吧?

自知之明我是有的,若是说这一段时间的幸福都是假象,我是不认同的,我也明白,有资格挥霍的人,完全不需要任何永恒。

是我太天真了。

至于王洛琦,坦白的说,在男人问题上输给她两次,我自然是不甘心的,但是人家确实比我有手段,也确实比我优秀。

我不是妄自菲薄的人,曾经也因为曾先生小小的自卑过一把,当然,也骄傲过,庆幸自己的平庸打败了那个优秀的女人,却不知道,这种胜利根本持续不了多久。

为什么这么说呢?这个现实的社会,总需要点面子和虚荣,我撑不起曾先生的面子,更别提虚荣了。

没有和王洛琦交手之时,因为杨恒,我沉浸在愚蠢的爱情表现里,以为真爱就是守护,以为真爱就是付出,因为掏心掏肺,就能携手一生,事实证明,掏心掏肺对别人的时候,不能忘记疼爱自己。因为曾子谦,我沉浸在短暂的欢愉宠爱之中,以为他喜欢的我,就是最好的我,甚至在他的糖衣炮弹之下,心安理得的接受他给予的一切。

我只能说,我是个蠢女人。

真爱或许是没有期限的,可不是真爱呢?

我输给王洛琦,我服她,但是我不会永远输给她。一个人外貌修养是一方面,能力情商又是另外一方面,我不是任何地方都输给她。她能在起跑线上赢了我,不一定会在终点赢了我。

人生还长,我会努力。

至于曾先生,我会强迫自己从他给我勾勒的宠爱幻影里走出来,即便我配不上这个优秀的男人,但是我会努力让自己配的上其他优秀的男人。

你开心的度假,过你可以享受的生活。

我继续奋斗,过我平庸而自在的生活。

在杨恒分手那次我就没有拿出姿态,扭扭捏捏的让人瞧不上眼,那时候,我对杨恒的恨更深一步,而曾先生,我虽放不下,却也不想做一个纠缠他,让他瞧不上眼的女人。

下定决心之后,自然是已经做了一拍两散的准备,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或许有人会笑我,因为曾先生早就跟我一拍两散了,只是我偷偷的坚持而已。

现在,我不坚持了。

既然不坚持了,自然也就不想再有纠缠,我庆幸自己一直把握着底线,没有和他有更深的经济纠缠,至于我欠下的,我会还。

小白问我,你怎么还?前前后后十几万,你怎么还。

卖房子是我最后的打算,毕竟楼上楼下的,碰见了也会尴尬。

在那之前,我已经有了两个想法,省钱嘛,无非是克制花销,增长收入。前者对我而言算是小菜一碟,毕竟之前我也经常会逛逛城隍庙买水货,后者只有两个办法,第一,加班,第二,跟着财务的陈霞学炒股。

陈霞炒股是出了名的,这姑娘二十岁的时候就玩了股票,赶上了股票最好的几年,买了套房,身上还都是名牌,这两年股市逐渐走入低迷状态,可是对她而言,影响不大。

陈霞是在纽约学的金融,我一直觉得她呆在我们公司委屈了点。

想要赚钱,第一种方法就是拜她为师。

毕竟是学经济的,陈霞的逻辑思维还是相当了得的,在我左右暗示之后,给了我一个直白的回应——没时间。

赚钱的第一方法失败了。

余下的,只有拼命加班了。

加班的时候我偶尔会想到曾先生,这家伙就是一个刺激源,把王洛琦的名字一起从脑海里拉出来,顿时精神百倍,无须咖啡因提神。

连续三天,我都是下班之后赶回家中,照顾完大宝便返回公司,因为天太冷,我还自带了小毛毯。

杨晓云还是会给我安排各种杂事琐事,可每天早上我都会按时将任务完成递到她面前,她看着我跟打了鸡血似的,终于忍不住问了句:“小袁,你这么拼命,让我这总监自惭形秽啊。”

你羞愧你也是我上司,我当然不能让你羞愧就去死。

我笑,说:“总监,你给我安排的这些事情太容易了,最近有什么让你烦心的事情,都交给我吧。”

加班没问题,熬夜没问题,跟你好好说话也没问题,只要提成高,收入高,一切都没问题。

杨晓云大约还没猜到我和曾先生已经分道扬镳的事情,对我的态度也是忽冷忽热的,她不敢对我太严厉,当然也不会对我太温柔。

我郁闷的想,能在这种环境中得一时安稳,最后还是人家给了曾先生的面子。

曾先生,对,我还欠了曾先生的钱。

杨晓云在我“恭敬”的态度之下终于松了口,给了我一个不错的广告案,接到案子之后我便开始想创意,这么忙着,又忙到了十一二点。

其实在公司加班,我还是有着自己的小心思的。公司的中央空调每晚九点关闭,剩下两三个小时我是自备小烤箱,省电有暖和。

其实人真的没有那么骄傲,真的到了为了生活四处奔波的时候,跟上司来点说话技巧还是十分有必要的。

也许,这也是情商的一部分吧,我这么自我安慰着。

小白说我已经走火入魔,连续三天给我送了宵夜,第四天约会回公司,见我还在忙工作,一咬牙,把那张藏了很久的银行卡递给了我。

“袁小洁,这里是我毕业到现在存的嫁妆钱,我不想失去你这个好朋友,要不,你先拿去用吧。”

小白比我想得开,她认为男女交往,男方必须有能力承担财务上的责任,所以心安理得的花每个男人的钱,毕业三年之久,她的存款已有八万。

看吧,人人都比我有上进心。

钱我没收,真的到了被人逼债的地步,到时候我会卖房子。毕竟,小白也在努力工作,积极生活。

小白和黑子交往了,黑子经常会带他去各个巷口吃小吃,在这座城市生活了六千年的我不知道小地方,可小吃的味道很高,据说都是几十年老店。

小白说,和黑子在一起的时候她挺安心的。

的确,两人条件都差不多,换来的就是安心。

加班第六天,原本是休息的一天,我还在考虑手上那基金会广告案的创意,铃声忽然响了,彼时已是晚上十点,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的,只有小白。

我从一堆杂乱无章的草稿中摸出了,划了接听键就说:“姑娘约会又结束了?”

“恩?”

男音从听筒里传过来,我慌忙看了眼屏幕,顿时吓了一跳。

打电话过来的,是梁医生。

“哦……梁医生。”我这才改口。

“吃饭了吗?”

这个点了,谁还饿着肚子啊?

“抱歉……”梁文浩见我没说话,说:“我刚从手术室里出来,不知道已经这么晚了。”

“白衣天使辛苦了。”

“你还在加班吗?”

小白自从有了黑子节操已经无下限,说了不允许把我的情况告诉任何人,结果呢?梁医生还是知道了我加班的事情。

“额,有点工作没忙完。”这么装着不会被鄙视吧?

“我还饿着肚子,要不一起吃点?”

上次和梁医生见面还是一周前,那会儿我还是沉浸伤痛的多情少女,这会儿内心已经练就成了变形金刚,想必见面之后不会尴尬。

基金会广告我已经想了两三天,依然没有任何灵感,这么下去,周一我就等着杨晓云的唾沫神功吧。

我披着一件及膝的长款羽绒服下了楼,这衣服虽然款式老了点,可保暖效果一级棒,纵使在这零下三四度的天气里,保暖性依然极佳。

梁文浩的车已经停在了楼下,这男人身上有着浑然天成的绅士分度,这么冷的天,居然还站在车外等。

我快步跑了上去,说:“你傻呀,快进车里。”

梁文浩给我开了副驾驶的车门,等我钻进车里之后,这才上了车。

鬼天气真是不适合出门。

车里开着空调,梁文浩看着我,脸上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我有点儿尴尬,难不成是晚上没洗脸的缘故,想到这儿,我立即擦了擦眼角。

没有猫屎啊。

梁文浩叹了口气,启动了车子,左拐右拐,进了一家老餐馆。

老餐馆装修风格属于典型的徽派风格,桌椅摆设也很讲究,更有意思的是,老板不叫老板,叫掌柜,服务生不叫服务生,叫小二。

我问掌柜的要了杯茶,梁文浩坐在对面点餐,连续点了三个大菜之后,还有继续点下去的意思,我急忙制止,说:“两个人吃不掉那么多。”

梁文浩看了我一眼,说:“我饿还不行吗?”

对于一个最近秉持勤俭之风的我而言,三菜一汤已足够奢侈,可看看着饭桌上,黑鱼汤,红烧排骨,爆炒猪腰等等六盘荤菜,我有点儿郁闷。

更可气的是,口口声声的说着自己饿了的梁医生,在菜上完了之后,拼命的给我盛汤,夹菜。

我是觉得浪费可惜啊,索性敞开怀的吃,吃的最后有点儿撑了,桌上的菜还剩下一半。

我瞪着梁医生,说:“你吃吧,吃不完不许走。”

梁文浩看着我笑,笑完便叫来小二结账。我心疼啊,只能让小2把剩下的打包,拎着四五个餐盒出了餐馆。

罪魁祸首走在身侧,心情看似不错。

“梁医生,你是不是第一次跟异性吃饭啊?”我拎着食物,挖苦着梁文浩,“我跟你说啊,你不用点那么多菜,要是遇见个会过日子的女孩子,只会在心底觉得这男人太浪费了。”

梁文浩转过身来,将打包的餐盒接了过去,说:“把手插到口袋里吧,风大。”

上车时我坐在了后座,口上称着羽绒服太大坐前面不舒服,可心底却有那么一丢丢的介意。

梁文浩也没说什么,开了音乐,令我惊喜的是,是我喜欢的歌手maximilianhecker的《summerdaysinbloom》因为旋律太过熟悉,我反而放松了不少。

然而,我没想到的是,等我睁开眼后,已经午夜时分。

梁文浩就坐在车前,听到响动之后转过脸来,说:“我还以为你会睡到明早。”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你医院还要值班吗?耽误很久了吧?怎么不叫我?”

梁文浩摇头,说:“不用值班,不过,你最近是不是太拼了。”

小白,你等着。

“快点回去吧。”我急忙去开车门,说:“吃的太饱就容易困。”

车门是锁住的。

“袁小洁,”梁文浩忽然喊了我的名字,说:“你最近太瘦了,这样下去累垮是早晚的事儿。”

“没有,小白说的太夸张了。”

“你不是要炒股吗?我可以教你。”

我惊愕,说:“医生也炒股吗?”

梁文浩瞪了我一眼,说:“炒股可不分职业。”

上电梯时我的耳旁还响起梁医生的话“最近股市比较低迷,你千万不要擅自做主,如果有需要,给我打电话……对了,我明天休息”,瞥了一眼电梯上的数字10,我的手不由自主的按了下去。

而后,又按了取消。

呵,一定是刚才的那一觉让你感觉良好,才这般不长记性的吧?

我没用打电话给梁文浩,周日依然去了公司,昨晚夜半醒来终于有了灵感,我迫切希望快点完成手上的案子,忙碌可以麻痹神经。

看吧,半个月,也是很容易就过来的。

杨晓云对我的提交的内容十分满意,毕竟环保基金会的广告之前我也有接触过,我自己也是很有信心的,然而我没想到的是,今早最劲爆的消息,还有另外一则。

就在这个月二十号,我市将举办第二届太湖马拉松比赛,作为一个非正式却规模庞大的户外活动,这一赛事在第一年举办的时候就迎来了世界各地的长跑运动员及爱好者的参与,赛事影响力也是可想而知。

在这样一个适合大规模投放广告的时刻,各个商家也是忙得不亦乐乎。最为著名的,就是恒宇。

没错,杨恒所在的恒宇。

以前我经常用恒宇公司来描述,可是听了杨晓云的介绍之后,我才知道恒宇集团旗下居然拥有28家子公司,涉足金融、食品、外贸、商业、娱乐、电子等行业,而本市的恒宇分公司上层则看中了这一次的广告投放机会,正在策划一系列的商业活动。

这事儿本来跟我们是没关系的,偏偏恒宇策划的活动之中,还弄了个比赛,关于食品方面的广告方案,一旦被选中,不但有价值12万的丰厚奖金,还可以将作品投放到这次马拉松的赞助活动中去。

赛事营销非常常见,只不过恒宇居然在此之前花重金从众多广告策划方案中选取一合适作品的方法倒是出人意料,想必也是想把赛事和这次广告的选拔放在一起,以此获取近期投标的优势。

更令人佩服的是,恒宇目前已经放出话来,一旦获得太湖马拉松的广告投放权,将会在之后一系列的活动盈利中抽取百分之十五的盈利捐献给省内十所养老院。

从广告筛选,到广告投放以及后期的捐赠的活动,明摆着是对这次的投放权势在必得。

我佩服恒宇上层的头脑,更关注的,则是那12万的特等奖金。

没错,我需要钱,我也需要一次展示自我能力的机会。

当然我相信每一个广告达人都期待这次的机会,更何况,恒宇分部还有杨恒和王洛琦。

他们都属销售部,一旦作品入榜,他们一定会第一时间得知,若是他们看到了我的名字,又会有什么感触呢?

作为总监,杨晓云给了我们每个人公平竞争的机会,包括我。

会议结束后,她单独把我留下,说:“小袁,这次基金会的广告你完成的非常棒,恒宇的比赛,你也要加油哦。”

我听不出这是真心还是假意,不过对我而言都不重要。

恒宇的赛事分为初赛和复赛,时间相隔一周,初赛会删选三十名广告达人进入复赛,而最终有名次和奖项的人数,不过六人而已。

12万的奖金,只有一人。

还有可能签约恒宇集团的广告部,薪酬和待遇自然比现在的条件要好很多。

这些我都是从其他同事口中得知的,八卦结束之后,大家表面上都很平静,暗地里却憋着劲,我明白,从现在开始,大家都是竞争者,每个人都要保留水准,力争上游。

我对这次比赛也是相当看重,至于作品,我还算有信心。

小白得知了这一消息,也是非常紧张,要知道,若是进入恒宇,至少表面上意味着飞黄腾达。

初赛的作品任选,毕竟看的是创意,结果出来的也快,周三一早报纸上网站和邮件里就有答案。而我们公司里进入复赛的就有三人。

杨晓云,王浩,还有我。

复赛需要去恒宇分部一趟,地点我很熟,不过这一次不是去销售部。

恒宇邀请我们过去的原因不过是说一说比赛的注意事项规则等,三十人坐在一间大的会议室,有种进入一流企业的错觉。

会议结束之后,我们便被负责人员安排乘坐电梯,而我没想到的,竟然在这里,碰到了王洛琦。

王洛琦回来了,那么,曾先生呢?

杨晓云和王洛琦的关系并不一般,迅速的走上前去打招呼,王洛琦的眼神扫向我,笑着说:“还挺巧的。”

我是来参加比赛的,无须跟这种人斤斤计较。

谁知王洛琦竟然得寸进尺,扭着猫步就朝我走来,而后看着杨晓云和王浩,说:“介意我跟她单独谈谈吗?”

杨晓云和王浩上了电梯,王洛琦就站在我的对面,笑着说:“没想到你也会参加这种赛事。” 嫂索{半-/-浮=(.*)+生-住我隔壁的曾先生

“恒宇给钱,我们出力,王小姐那么聪明,连这点都想不通吗?”

王洛琦摸了摸那长长的指甲,笑着说:“你没听出我的言下之意吗?”

我懒得跟这个女人多说,回了句:“我还有别的事,失陪了。”

“急什么?去找子谦吗?”王洛琦加重了语调,说:“也是啊,想要拿到第一名,总是要走走关系的。”

我觉得吧,做人得有点气度,可偏偏这时候,我想把气度扔掉。

“怎么了袁小姐,是不是我的实话触动了你?”王洛琦见我略微恼火,说:“你的表情好像是说,你还不知道子谦回来了?”

“还是说,他回来三天了,都没去找你?”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