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64.曾总的面子都是Asprey面膜敷出的,精贵着呢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5002更新时间:2016-03-04 14:38:39

世间总有种种巧合,偏偏今天这种局面,被我给撞见了。梁文浩的一句话回的曾子谦脸色微变,他看着我,嘴角又露出了那种讥讽的笑。

“我说最近你怎么越加怜牙悧齿,原来如此。”

我看着梁文浩,说:“抱歉,你能去车里等我吗?”

梁文浩犹疑的看了我一眼,这才点了点头。

原地只剩下了我和曾子谦两个人,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看的我的心越发的疼。

“曾总,我希望今天我们是最后一次对话,”我看着曾子谦,吸了口气,说:“以后请你不要再来侮辱我,同时侮辱你自己。”

曾子谦大约没有料到我会这么一本正经,脸上的嘲讽不见了,只是惊讶的看着我。

“我只是个普通人,不会想方设法的黑恒宇,同时,即便我有这个能力,我也不会去做这种事,”我鼻子微酸,说:“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到了这些流言蜚语,或者你又是如何转动你那聪慧的大脑作出的猜测,总之,这件事对我没好处,我没必要。”

曾子谦被我说的一言不发。

“还有,既然流言四起,曾先生还是远离我比较好些,毕竟像您这样的大人物,随时都有可能被跟拍。”我避开曾子谦的目光,说:“当然,我也不会期待你的信任。”

“……”

“至于我和梁医生,也不劳你老操心了,毕竟,你那复杂的内心戏,早已给了自己答案。”我笑,默默的点了点头,说:“再见。”

其实我挺佩服我自己的,这个时候居然还能笑着把话说完,上了梁医生的车,我便靠在车窗上不说话,过了一个岔路口,便让他停下。

我跟梁文浩道歉,继而去对面乘坐公交。

不是我故意失约,而是这个时候,我不想被任何熟悉的人看到。

女人哭泣总会在某些方面勾起男人的保护欲,就像当初一样,曾先生用他的博爱之心保护了我,如今竟然落到被人羞辱的地步。

他对我,其实从来都没有信任,只是我这一刻才刚刚看透罢了。

恒宇被黑的消息好像有愈演愈烈之势,偏偏报道中又说曾子谦拒绝采访的事情,记者不知道从哪里拿到了准确的参赛者名单,竟然相继电话采访了几位广告达人,有人说的比较委婉,而有人说的倒是直接。

内定消息越传越玄乎,而我竟然也接到了记者采访的电话,更为严重的是,这名记者跟我说:“听说袁小洁的作品在复赛中获得了恒宇高层几位领导的首肯,最后却和奖项失之交臂,在您看来,内定这件事有多少可能?”

我吓得急忙挂断电话。

本来这件事我已经让我纠缠不清了,哪里还可能接受采访?

梁晓云是接受采访了,她义正言辞的批评了那些说“内定”“作弊”的参赛者,原本这对恒宇的形象是有利的,然而却被人挖出她曾多次出入恒宇大厦的消息,从而产生了负面影响。

到了第二天下午,三十名参赛者已有二十多人采访电话相继被放出,一切发生的太过蹊跷,好像早就有人在背后暗箱操作。

而我更没想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赵阳居然打电话给我了。他希望我们能见一见,言辞诚恳。

我想着曾子谦昨晚的态度,自然是直接拒绝了,而我没想到的是,赵阳居然在公司楼下等我。

我知道这事儿肯定是躲不掉的,索性跟他说:“你放心,恒宇的坏话我一句也不会说。”

“哎呦嫂子……”

“请你更正你的称呼,”我严肃的看着赵阳,说:“你可以叫我袁小洁,或者袁小姐。”

“不一样吗?”

赵阳这个人有种让人发不出火来的超能力,比如此刻,明明我只是想跟他说一句话后就离开,偏偏被他忽悠出来吃晚饭。

“嫂……袁小姐,”赵阳见我闷声吃饭,这才打破沉默,说:“其实我这次来找你,是想借我二哥的面子麻烦你一件事。”

你二哥的面子?你二哥的面子在我这里没用。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最近恒宇撞到了舆论的枪口上,这事情公关部已经想出了解决方案,现在就是……”赵阳说到这里,忽然停顿了,而后看着我,“就是缺一个有让大家信服的人出面。”

“赵先生,这个人不会是我吧?”

“嫂……袁小姐真是天生丽质,聪明伶俐,你也知道,恒宇每年在食品方面投资较高,一旦公司形象受到影响,食品生意自然会受到影响,公司这么多年建立起来的企业形象,也就功亏一篑了,而且……”赵阳瞥了我一眼,说:“这事情二哥是有部分责任,放到董事会上,恐怕也会……”

赵阳这说一半留一半的技巧倒是让人佩服,不过话我是听明白了,无非是让我出面澄清这次广告赛事作弊的问题,怎么澄清?我心里很明白,曾子谦就是作弊了。

“公关部明早会召开记者会,”赵阳继续说,“如果你方便的话,能不能……”

这事儿要是早一点发生,我自然会答应的,可是昨晚曾子谦那般污蔑人,难不成我还要热脸贴他的冷臀?

“抱歉,这事我办不到,”我看着赵阳,说:“而且,我不想跟恒宇有其他方面的纠缠,我想,以你们的能力,找出背后使坏之人应该很容易。”

赵阳似乎没有料到我会拒绝,在他看来,他二哥完美无缺,所有的女人都会想法设法的往上凑,这么一个献殷勤的机会,我不该放过。

可我也是有自尊心的。

和赵阳分别时他还嘀咕着董事会那些老顽固如何如何固执,我知道他是故意讲给我听,不过我没给任何回应。

食品安全尤为重要,一旦被爆出任何负面信息,对企业而言都可能是致命伤害,这是马虎不得。

谁能想到呢?不过是一场广告比赛,竟然会惹出这些麻烦。

那么,曾子谦呢?现在是不是已经焦头烂额了?

更让我吃惊的是,记者居然追到了我们公司楼下,完全没给我任何反应的时间,说着就蜂拥而上。

像我这种小平民,居然也体验了一把明星被追捧的感觉。

“袁小姐,有消息称你是恒宇举办的比赛中很有实力拿冠军的参赛者,对于此次恒宇上层擅自更改决定名次等不公行为你怎么看?”

“袁小姐,在此之前你的其他竞争者相继接受了记者采访,只有您保持沉默,你是有苦衷吗?作为被恒宇高层首肯的广告作品,最后无缘三强,你有什么话要对大家说呢?”

记者们紧挨着我,挤得我喘不过气来。

“袁小姐,有消息比赛结果公布当天有人看见你进了恒宇大厦并且去了总裁室,请问你与恒宇最大股东曾子谦曾先生是什么关系?你们在会议室谈了什么?”

“曾子谦”三个字刺激着我的神经,而总裁室的情景更是让我心烦意乱,现在的新闻最爱断章取义,今天采访之后,不知道又会传出哪些流言。

我轻咳了一声,认真的说:“恒宇广告比赛之事近来我也有有听说,作为一名参赛者,只管作品质量问题,至于比赛名次,我想举办方有他自己的选择。”

“袁小姐的作品我也是略知一二,据我所知,非常符合恒宇此次比赛主题。在袁小姐看来,到底有没有作弊这一说呢?”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些记者会有“狗仔”之称,因为完全忽略事实。

“请大家静一静,”我知道这件事总会带来影响,而且只要我不说,总会有记者回来找我,索性开口到:“关于作品落选之事,是作品细节问题,和恒宇上层无关,至于选出的三甲,从我个人角度而言,作品非常优秀,恒宇一向以品质好服务好价格公道为企业理念,而他们此次举行的公益活动,几位高层也曾亲自去养老院探望且捐赠生活必需品,大家不必因个别消息捕风捉影。”

“有消息称比赛结果公布当天您进了恒宇大厦并且去了总裁室,请问你与恒宇最大股东曾子谦曾先生是什么关系?”

有个记者不死心,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我惊愕,说:“比赛公布结果当天我并未外出。”

显然这些人还是想要继续问,我只能礼貌谢绝,一口气奔到了洗手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长长的舒了口气。

为什么还要替他说好话?

他不是怀疑你了吗?趁此机会报复他岂不是更好?

我白了自己一眼,这才返回办公室。

下午,我便在网上看到了自己被采访的消息,至于其他,我已不愿多想。

下班之后小白过来等我,脸色明显不对劲,我问了两句,听她说:“本以为昨天晚上你跟梁文浩出去了,结果呢?人家刚出院就来找你,你就没一点表示?”

我自知理亏,便也没回答。

“小洁,你该不会还惦记着曾先生吧?”小白瞪着大眼睛看着我,说:“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什么事儿?”

“黑子告诉我,梁医生今早没去医院换药。”

所以呢?

“你去看看他呗,好歹人家受伤也是为了保护你。”

我心软了,跟着小白和黑子去了梁文浩家里,进了楼才知道,原来这里的房型和付姐家里差不多,都是一梯一户的大房型。电梯抵达,开了之后就是梁文浩的家。

黑子熟门熟路的按下门铃,好一会门才开,而我们面前的,则是衣衫不整的梁文浩。

他看到我们也惊住了,问:“你们怎么过来了?”

黑子瞪他,说:“家里怎么乱成这个样子,小时工没来吗?”

我和小白对视了一眼,难道梁文浩平时都请的小时工?

“恩,没来。”梁文浩说这话,眼神瞥向我,说:“抱歉,家里太乱了。”

我笑了笑,刚准备说话,就听黑子大喊:“文浩,你昨晚喝酒了?你身上的伤……”

梁文浩急忙跑过去,两米外的餐桌上,却是摆着酒。

这么说来,可能连早午饭都没吃。

小白和黑子查了冰箱,既然只找到了鸡蛋和牛奶,他两人跟商量好似的出门买菜,而我则留下来打扫卫生。

房子是复式,好一会,梁文浩从楼上下来,换了身衣服,见我正在整理客厅,急忙走过来,说:“别忙了,我给小时工打了电话。”

我瞥了他一眼,说:“你平时就这么照顾自己啊?”

梁文浩略微尴尬,盯着我,说:“昨天付姨还跟我说,你是过日子的好手。”

我听了这句夸奖,指着不远处的脏衣服,说:“拿洗衣机里,分类洗。”

谁不喜欢被夸呀,只是两百多平米的房子,打扫起来特别麻烦,而让我窝火的是,同样是扫地,梁文浩居然指挥出了扫地机器人,更可恶的是,这个机器人买回来只用过两次,简直就是浪费资源啊。

说室内很乱,其实也不乱,半小时后就打扫结束了,梁文浩跟着我走到洗衣机前,盯着我晾衣服。

“我说……小白他们怎么还没回来啊?”

“不知道。”

“那你打电话问问啊,站在这做什么?”

“哦。”梁文浩一脸委屈的走了出去,从门后露出个头来,说:“其实,我有个东西要送你。”

“恩?”

“等会忙完了我带你去看?”

这模样,跟进门时的颓废比,真的是天囊之别啊。

衣服不多,即便我磨磨唧唧了好一会,小白和黑子还是没有回来,我跟着梁文浩去了二楼书房,刚走进去,就吓了一跳。

我有种进入图书馆的错觉,两面的书架上摆满了书,而且还有分类。一面是医学方面的,一面是人文历史方面的。

梁文浩见我站在门口一动不动,拉着我走到了书桌前,从书柜里拿出一个八十厘米左右的玻璃瓶,递给我,说:“你看看。”

玻璃瓶用木塞密封的,瓶子里悬浮着羽毛似的晶体。

“天气瓶。”梁文浩看着我,说:“你没看天气预报的习惯,把这个摆在办公桌上,一抬眼就能看到。”

“这个怎么看啊?”

“早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梁文浩拿出一张纸条,递给我,说:“根据瓶中情况对比,即可得出结论。”

“好神奇。”

“预测最准的是下雪天,”梁文浩说着,盯着玻璃瓶,说,“雪天前这里会出现积淀,非常好看。”

我盯着玻璃瓶看了又看,谁知一抬眼,目光便和梁文浩的目光交织。

“我去看看……”

我避开他的眼神,谁知下一秒,手臂被梁文浩拉住,他猛地用力,便搂住了我。

我慌忙逃开,他的双臂却紧紧地环着我,说:“我就是心疼你,想抱抱你。”

我没敢出声,又听到他说:“昨晚……你一定是躲起来哭了吧?”

“梁医生。对不起。”

“我懂。”梁文浩打断了我的话,这才松开我,说:“他们可能回来了,下去吧。”

一顿饭吃得我心不在焉,晚饭之后原本我是想着乘坐黑子的顺风车回去,结果没良心的小白居然要和黑子去森林公园看节目,梁文浩听了之后主动开口,说:“我送你回去。”

我想打车,又担心这般举动太过直白,索性上了车。

路上我一直处于假寐状态,车子停在小区楼下,我立即下车,梁文浩则送我到楼下,拿出了天气瓶。

关键时刻,礼物当然也不能随便收的。

“我做了十几次实验,这次是最完美的,送给你。”梁文浩表情诚恳。

我双手接了过来,说:“少喝酒。”

梁文浩这才露出一个微笑,结果一眨眼,笑容便变成了吃惊。

我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这才发现,不远处站着两人,一个是赵阳,另一个,正是曾先生。

赵阳抬头看着一号楼,指指点点了两句,而后便发现了我。

“梁医生,我先上去了,早点休息。”

我说着话便往楼里走,赵阳一个快步冲上来,拦住我,说:“嫂子,总算找到你了。”

我瞪了他一眼,她急忙改口说:“不不不,袁小姐,袁小姐。” (=半-/浮*-生+)www.banfusheng.com

“赵先生,如果我没记错,昨天我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

赵阳为难的瞥了一眼曾子谦所在的方向,说:“二哥说,录音查出来了,想跟袁小姐亲自道个歉。”

道歉?

我迟疑了几秒,然而这短短的几秒钟,赵阳则迅速的跟曾子谦招了个手,这个男人则冠冕堂皇的走了过来。

我瞥了他一眼,而后他的眼神便扫了过来,一本正经的挺起了胸膛,一只手放在嘴边,轻轻地咳了一声,说:“昨晚的事,是我太冲动了。”

“嫂……袁小姐,你看二哥都开口了,你给个面子……”

我瞥了一眼曾子谦,看他高傲的把头拧到一边,连个正眼都没瞧我,心口憋着一口气,话就自然而然的说出来了:“我的面子算什么呀,曾总的面子都是asprey面膜敷出的,精贵着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