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67.赏雨吗?总比赏雾强吧?(元旦快乐!)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3184更新时间:2016-03-04 14:38:43

几分钟之前我刚查看过时间,这个点曾先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眨了眨了眼,难道昨晚睡眠不足产生幻觉了。想到这儿,我轻轻地拍了拍脑袋,准备往室内走。然而下一秒,那只手却真真实实的抓住了我的胳膊。

我的心跳忽然慢了一拍,眼神落在曾先生的脸上,这才发现,他的头发上竟然有着一层薄薄的水雾。

“你怎么在这儿?”

曾先生被我问的一怔,这才收回了手,轻轻地瞥了我一眼,说:“你去了哪里,为什么电话一直打不通?”

又是这种语调。

上次我不是在电话里说的很清楚了?

“我去哪里跟曾先生没关系吧?”我的双眸盯着曾子谦的表情,说:“难道曾先生是在等我?”

曾先生眉头微皱,根据我以往的了解,他只要露出这个表情,就是发火的前兆。为了稳住心情,我张口道:“曾先生该不会是来赏雾的吧?”

曾子谦听我这么一说,忽然递来一个眼神,不耐烦的说:“行了,别闹了。”

闹?他说的是我吗?

他到底是多大的自信,就笃定我会被他吃的死死的?

“我没闹啊,”我耸耸肩,说:“既然曾先生是来赏雾的,我就不打扰了。”

曾子谦见我要走,忽然冲了过来,“壁咚”一声,将我抵在了墙上。

我听到他一字一顿的说:“昨晚去哪里了?”

“不关你的事。”我伸手去推曾先生的胳膊,不料他早已经料到我会这么做,害我扑了个空。

他扯了扯嘴角,想笑却没笑出来。我瞪着他,说:“曾先生,你是不是觉得上次的桃色新闻闹得不够大?”

“昨晚去哪里了?一夜未归?和谁在一起?”

我听着曾子谦的语调加重了,心底忽然有些恐惧,只能保持沉默。

“你不说我能知道。”曾子谦这才松开我,说:“不过,我知道了,后果可就不一样了。”

我迎上曾子谦的目光,见他一脸严肃,忽然觉得憋屈,大吼道:“你想怎么样?跟谁在一起我的基本权利,跟曾先生没关系吧,既然你那么想知道我告诉你,我和梁医,我和梁文浩在一起,一夜未归。”

曾子谦哪里料到我会居然这么火大,吃惊的看了好几秒,都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我委屈呀,凭什么这个男人可以这么玩弄我的感情?

“曾先生,我告诉你,那天晚上我跟你说的每个字都是认真地,你别指望自己勾勾手我就跟着你跑,三个字,你做梦。”我速度的拉开自己和曾子谦的距离,说:“就这样,不见。”

生怕曾子谦跟上来,上了电梯我便按了关闭键,好一会才缓过一口气来,摸了摸心口,我去,这心跳,跟刚跑完马拉松似的。

嘴硬归嘴硬,可我的心却没有那么硬,即便又是不欢而散,可是我还是敏锐的听到了那句“电话打不通”,这么说来,曾子谦是给我打过电话的。

我鄙视自己没出息,而后将某人的号码拉回电话薄,心惊胆战的跑去卧室。

小白听说曾子谦又犯病了,从客厅里搜出一瓶防狼喷雾递给我,以备不时之需。曾子谦是什么病?熊猫病。

把自己当成国宝似的。

梁文浩打来电话的时候我还躲在卧室看资料,他吞吞吐吐的说了好几句,而后话锋一转,问:“你用的是什么牌子的洗发水?”

我的眼前忽然闪过我们面对面的那一幕,简单的找了个借口,立即挂断了电话。

不过我也从电话中了解到了一点,曾子谦并未发神经,梁医生一切安全。

这场景安静的可怕。

小白说我太小心,可晚上睡觉前还是上了防盗锁,安安静静的过了一夜,一切安全。

换做是从前,我也就只是把曾先生简简单单的看成邻居,可现在不同了,我知道他是恒宇的最大股东,勾勾手指,我就可能失业,我知道他兜里钞票够厚,十几二十万根本就是小意思,往我身上一砸,恐怕我都扛不住。

我知道,我得罪了一个不该得罪的人。

法制社会,这条命我自然是能保得住的,只怕人家不高兴,就让我生不如死。

何况,曾先生还有间歇性神经质。

战战兢兢的去了公司,途中也没发生任何意外,晨会中杨晓云简单的看了大家的创意,最后十分不满的全盘否定,说是再给我们两天,周四上交。

我现在的心情十分复杂,慌慌张张的回到办公室,结果屁股还没坐热,同城快递过来了。

“袁小洁。”对方喊着我的名字。

我举手,转过脸看过去,便看到了一束火红的玫瑰迎面而来,快递哥哥看着我,说:“签。”

全办公室的人都盯着我看,谁不知道我才刚刚被曾子谦一脚踹开啊,所以这个时候,这束玫瑰自然也就成了大家的话柄。

问题是,玫瑰花上居然也没有卡片。

我的脑海里立即浮现了梁医生的那张脸,心口的阴霾得到了微微的缓解。

小白晚上要和同部门的同事去吃饭,我只能捧着一大束玫瑰回去,到了楼底下,忽然响了,扫了一眼,顿时吓了一跳。

是曾先生给我打来的电话。

我郁闷的盯着屏幕,直接按下了拒接。然而没几秒,电话又打了。我这才按了接听。

“曾先生,希望我们这是最后一次通话。”

“注意你说话的语气,”曾子谦严厉的声音传了过来,顿时吓了我一跳,“咳咳……花还喜欢吗?”

花?我慌张的看了眼手中那大束玫瑰,说:“你送的?”

“不然呢?”

我懊恼的瞥了一眼四周,走向不远处的垃圾桶,说:“扔了。”

这么大一束,应该有99朵吧,扔了挺可惜的。

“你扔了试一试?”

原本还依依不舍的心,被这么一句给说的烦躁,我松开手,就扔到了垃圾桶里。

“已经扔了。”

“你……”

我将屏幕举得老高,直接按下了挂断。

至于玫瑰,我心疼的看了一眼,偷偷的捡了回来。

当然,和人无关,只是这么一束鲜花扔了怪可惜的。

周二的天气犹如我的心情,阴阴沉沉的,因为挂断了曾子谦的电话,我心底有点儿慌张,你说他要报复也就报复,偏偏还保持的这么安静,难道忙的没工夫教训我?

这么自我安慰着,我的心理平静了许多。

白天挤压的云层在下班前得到了释放,淅淅沥沥的冬雨从天而降,梁医生给我打来电话,问我下班时间,说要过来接我。我不想麻烦他,便以加班为缘由拒绝了。九点半,他又发来信息,说值班结束,问我是否已经离开。

我编了句谎话回了去,忙了半小时,才匆匆下了楼。

雨还在下,我伸手去拿包里的雨伞,而后才察觉,雨伞竟然忘带了。公交站台在马路对面,走路过去大约五分钟,我拉紧拉链,踩着水花往前冲。

有那么一秒,我觉得自己挺可怜。好不容易跑到了站台,却眼睁睁的看着一辆公交呼啸而过。

我拍了拍身上的水,看着站台里站着的寥寥几人,这才呼了口气。

这会儿雨点大了,噼里啪啦的落下来,听着还蛮有节奏。我从包里掏出耳机,刚准备插进,就响了。

给我打电话的,居然是梁文浩。

“梁医生。”

“雨大了,你回去了吗?”

“啊?哦,我在被窝里呢,你值班结束了吗?”

电话那头噤声了,我紧张的扫了一眼屏幕,说:“梁医生,你听得见吗?”

梁文浩这才回应了一声,而后说了句:“下次要带伞。”

我“恩恩”的回了句,便慌里慌张的挂断电话,可转念一想,梁文浩怎么就知道我没带伞的?难道说,他就在附近?

我紧张的揉揉眼,模糊的雨雾里,只能看到近景。

我这才吁了口气,然而下一秒,耳旁就传来了刺耳的喇叭声,我烦躁的想要骂街,却发现这辆车子停在了站台旁。

黑色宾利。

车窗摇下,后座上坐着的男人,不正是曾子谦?

他无奈的瞥了我一眼,说:“上车。”

我犹豫了看着他,直接转过脸去。而我没想到的是,曾子谦居然从车里走了下来,拉着我就往车里塞。

寥寥几人,都用同情的眼光看着我。

我挣扎,怒吼,可曾子谦根本不放在眼里,来回推搡了几个回合,我战败,曾子谦胜。

后座上,我和曾子谦分别靠着左右老老实实的坐着,我也没给他好脸色,只是心里紧张,脚很凉。

好一会,曾子谦才叹了口气,慢慢的靠过来,低着看着我湿透的鞋子。

“脱了吧。”他声音低沉,说着就弯下了身。

我朝车窗上靠了靠,继续开启嘴硬模式:“不用了,曾总你别跟我太客气,提鞋这种事,不符合你的身份。”

曾子谦无奈的摇摇头,命令司机把车内空调调大一些。我虽没说话,却看得真切。 360搜索 bAnFu-(.*)sheng. com 住我隔壁的曾先生 更新快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我便开了车门,不料走下车时,才察觉到了问题所在——曾子谦带我来了老小区。更直白一点说,他带我来到了他的住处。

毕竟有个司机在,我就没跟他撕破脸,结果人家撑了把伞,自然的站在我的身旁。

“愣在这里做什么?赏雨吗?”

我抬起头,说:“总比赏雾强吧?”

曾子谦眉头微皱,将伞递给了我,吐了一口气,而后忽然伸出双臂,把我横抱起。

我吓得伞没拿稳,撞到了他的额头,他叹了口气,而后迅速的冲向楼道。

间歇性神经质又发作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