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70.我只是担心对你不够好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5949更新时间:2016-03-04 14:38:47

梁文浩在推进救护车之后忽然昏厥,我吓得六神无主,生怕这个男人就此离开,护士看我哭的太严重,烦躁的说了句“不会死人”,即便这个语气不大友好,但这一刻对我而言却异常动听。

到了医院之后梁文浩便被推向手术室,我一路小跑跟上去,一直喊着他的名字,这会儿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扯着一个微笑,好似在安慰我。

手术室的门关上之后我一直站在门口等,警员见我情绪是失控就给我简单的做了个笔录,这会儿曾先生打来了电话,我按了接听,勉强的告诉他发生的事情。十五分钟,他来到了手术室外,一脸惊恐的看着我,这才舒了口气。

他紧紧地抱着我,这个胸膛让我感到安全,我放声大哭,曾先生一直拍着我的背,好一会,我才从惊恐中脱离出来,担心的盯着手术室的门。

曾先生提议我去洗把脸,我摇摇头,默默的等着手术结束。

一个多小时候,手术室的门终于开了,我紧张的冲过去,询问医生梁文浩的状况,医生平静的告诉我,目前透皮撕裂已经解决,缝了六针,至于是否有脑震荡等后遗症得病人醒来之后才能做具体的检查。

我的心稍微安定,当梁文浩被推进病房时,我看着他苍白的脸色,以及缝针的包扎,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流了下来。

在病房里坐了十分钟,曾子谦见我情绪稍微好转一些,跟我使了个眼色,我跟着他出了病房,他拉着我的手,说:“都午夜了,你回去休息吧,我刚跟院长说了,找了个特护过来,只要有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我摇头,说:“这个时候就算回去了我也睡不着,我想在这里等他醒来。”

曾子谦脸上闪过一丝不悦,说:“手术都结束了,照顾病人那是医生和护士的事情,你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而且……你看你现在的样子,眼睛都肿了。”

我还是坚持留下,曾子谦瞥了一眼病房,郁闷的说:“我真希望躺在那里的是我。”

我知道此刻曾先生的心理多少会有些不快,可是梁文浩是因我受伤,这个时候我怎么可能离开?

曾先生叹了口气后便一声不吭的走了,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可是这一刻我已经没法顾及他的感受。

我没敢打电话给付姐,这个时间想必她早已经睡下,我坐在病床前,盯着床上的那张憔悴的面孔,心里愈发的愧疚。

如果,受伤的是我,那该多好。

病房门在这个时候开了,我急忙抹掉眼泪,抬头看过去,曾子谦拎着外卖站在门口,脸色平静。

“等着吧。”曾子谦盯着我,说:“吃点东西,我陪你一起等。”

我心里十分感动,可饭却吃不下一口,生怕曾先生心底不舒服,勉勉强强的喝了点汤,曾先生听我说完晚上的遭遇,抚摸着我的头发,说:“都怪我,都怪我大意了。”

“跟你没关系,”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那份浓厚的愧疚,安慰他说:“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没想到……”

曾子谦这才挤出一个微笑,说:“你没事就好。”

这会儿一旁的响了起来,曾子谦看看我,这才接了电话。

我隐隐约约的听到了赵阳的声音,曾子谦转过身去,压低声音说:“不惜一切代价,找出来。”

我听着曾子谦的声音,隐隐约约的有点儿担心,等他转过身来,我开口说:“这件事已经报警了,你可不能乱来。”

曾子谦揉了揉我的头发,说:“傻瓜,我不会乱来的。”

就在这时候,病床上有了响动,我急忙起身,走到了病床前,这才发现,梁文浩已经有了意识。些许是麻醉剂的药效还没有退去,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了我一眼,又闭上了。

我看到他张口说了什么,这才凑了过去,听到他结结巴巴的说:“我没事……就是……我的口袋里,有个东西……想送给你。”

他的声音极其微弱,我瞥了一眼站在几步之遥的曾先生,安慰梁文浩,说:“你现在得休息,别说话。”

梁文浩抬了抬手,我一看立即就急了,因为他的手上还插着针头。顺着他眼神所指着的方向,我主动伸出手来,摸到了一条小叶紫檀的女士手串。

手串上散发着淡淡的香味,做工也十分精致。

“本来……是想拿去送给你的……”梁文浩又开口了,他的声音极其疲倦,却勉强的抬高声音,说:“感觉非常适合你。”

我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哽咽道:“你别说话了,好好休息好不好?”

梁文浩的确没有力气了,他对我眨了眨眼,勉强的挤出一个微笑,便睡了过去。

我盯着他头上那块伤口,看着被剃去的头发,心如刀绞。

我根本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

我迅速的将情绪控制好,回头看向曾先生时,他已经走出了病房。我自知刚才那一幕他看在眼中,心绪更是烦乱。

曾先生就站在病房门口,背对着我,可是我能想象出他的表情。

一点钟医生过来查房,看了梁文浩的情况后让我不用多心,说是状态正常,病床上的男人好似十分疲倦,睡得很沉。我悄悄的走了出去,看到曾先生站在走廊尽头,手里拿了一支烟。

曾子谦是抽烟的,他身上基本没有烟味,牙齿也很洁净,和他相处的这段时间,他基本上不会当着我的面抽,上一次看到他抽烟,还是我们两吵架的时候。所以这一刻,我心里有点儿慌。

梁文浩送到医院之后我的情绪几度失控,脑海里全是妈妈离开的景象,我太害怕了,那个男人太好了,如果是因为我出的事,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安心。因为太恐慌,所以也就没太顾及曾先生的感受。

就在我盯着曾子谦的后背发呆的时候,他忽然转过身来,目光和我的眼神交织。

走廊上只有我们两人,他快速捏断烟头,几步就走到了我的面前。

“医生怎么说?”

“情况稳定。”我不敢去看曾子谦的眼睛,只能低着头说话。

曾先生应了一声,忽然抓住了我的手,说:“我让赵阳在医院对面定了房间,你去休息,我留下。”

我惊愕的看向曾子谦,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么一句话。

没错,他并没有发火。

他察觉到了我的惶恐,疲倦的面孔上挤出一个微笑,他的大手握着我的手,说:“别用这种眼神盯着我。”

我鼻子一酸,眼泪就冒了出来。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喜欢在男人面前流泪的人,相比在男人面前哭泣,我宁愿在同性面前哭,或者躲在角落里哭,但是这一刻,我已经是情不自禁。

曾子谦的手抚摸着我的脸颊,我看着他从手上取下那串手珠,小心翼翼的戴在我的手上。

这串手珠从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随身带着,可见对他而言的意义非同一般,我紧张的后缩,手却被他拉住,我听到他说:“我给的,你拿着。至于别人给的,你自己看着办。”

原本我是想留下来陪着曾子谦,可他态度太过坚持,最后他让司机送我回住处,让我明天一早再来医院。

我只睡了几个小时,一大早便起床煲汤,小白闻到香味就跑了出来,问我干吗这么殷勤,我将昨晚的事情说了出来,她听完后大为感叹,说:“你完蛋了,黑子可跟我说了,梁医生认识你之前那浑身上下完好无损,现在呢?先是背上有了疤,连头上都缝了针,你看着办吧。”

这是一个不需要小白提醒的事实,然而,当她听到曾先生为了我在医院陪护时,表情更是夸张:“不可能吧,你别吓我啊,明明可以找特护做的事情曾大总裁居然亲自过问,哎呦呦,这牺牲……我的命好苦啊。”

我很佩服小白这个时候还能开的起玩笑来,让她陪我去医院,她立即拒绝,说是不想参合我的“好事”,我有点儿无奈,七点钟便端着鸡汤去医院了,到了病房才发现,曾子谦居然找人弄来了一张懒人椅,正一脸疲倦的靠在角落里。

心口划过一片暖意,我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谁知这人警惕性极高,立即察觉到了我的存在。

我们相视而笑,站在病房门口,他白了我一眼,说:“病人也有享受和我一样的待遇了?”

我说他小气,他委屈的说:“我本来就不大方,你不知道吗?”

我不再跟他贫嘴,看着时间给杨晓云打了电话请假,她一听我要请假,就讽刺说:“你还打电话跟我说做什么?你直接给考勤打过去不就好了?”

我略略皱眉,曾子谦说着便要把我的抢过去,我跟他使了个眼色,这才跟杨晓云说了几句好话,电话挂断,面前的男人立即凑了过来,说:“你领导给你使脸色了?你没告诉她,她若是再敢欺负你,就可以提东西滚蛋了吗?”

“霸道。”我嘴上不高兴,可心里却很开心。

“傻瓜,”曾子谦盯着我,说:“明明可以当总裁太太,偏偏要去看脸色。”

我没再跟曾子谦斗嘴,想让他早点回去,他却有点儿不满,说是等等再说。

梁文浩是在半个小时之后醒来的,这会儿他的意识已经清醒了,当然,也能感觉到伤口的疼痛,医生过来给他做了检查,他见我满疲倦,歉意的说:“抱歉,好像吓着你了。”

我摇头,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你黑眼圈那么严重,”梁文浩并没有察觉到病房里还站着另外一人,说:“昨天都守在这?”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曾子谦就凑了过来,他平静的看着病床上躺着的病人,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说:“昨天是我守着的,梁医生,这次真的非常感谢你救了我家小洁。”

梁文浩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惊异,而后目光落在我的手上,这才开口说:“只是巧合,不必言谢。”

我担心曾先生话太重,就让他去洗水果,当病房里只剩下我和梁文浩两人时,我把鸡汤盛了出来,端给了他。

他抿了一口,说:“还是这个味儿。”

我知道他在暗示什么,转移话题道:“我已经给付姐打了电话,一会她就会过来。”

梁文浩并无回话,而是默默的喝着鸡汤。我想他大约是太饿了,居然连续喝了两碗,吃饱喝足,他躺在床上,眼神落在我的身上,说:“他对你挺不错的。”

我点头,并没有回话。

“我的伤也只是皮外伤,”梁文浩盯着我,说:“这两天你就不必过来看我了。”

我惊讶的抬起头来,正巧撞到了梁文浩的眼神,他笑着看着我,说:“男人都是小气的,付姨在,你不必担心。”

我只是沉默的收拾碗筷,而后听到他说:“其实我知道,小白他们送来的鸡汤,都是你炖的。”

“梁医生……”

“你想说的我一直都知道,可是……”梁文浩又打断了我的话,说:“即便这些话你说出来,对我而言都是一样的。”

我想着小白说的那句快刀斩乱麻,索性开口说:“以后你会遇到一个适合的女孩。”

“所以,你不用再来看我了。”梁文浩好像也是鼓足了气势,说了这么一句。

这会儿付姐走了进来,见室内气氛不对,直接走向了梁文浩,心疼的问:“疼吗?怎么样了?”

梁文浩闭上眼,说:“付姨,我有点累了,帮我送送袁小姐。”

付姐看着我,挤出个微笑,跟我一同走出了病房。走了两步,我听到她叹了口气,说:“小洁,我在楼下撞到曾总了。”

我点头,有听到她说:“年轻人的事情我不插手,以后有事儿可以找付姐。”

“付姐,梁医生的伤因我而起,真的很抱歉。”

“傻姑娘,”付姐笑着揉揉我的头发,欲言又止道,“曾先生外在条件上是个不错的选择,至于其他,你一定要多多了解。”

我惊讶的看着付姐,见她眼神闪烁,顿时生出一片疑惑来,刚准备开口询问,曾先生便从远处走了过来。

三个人打了个照面,付姐送我们到楼道口,曾先生拉着我的手上了车,我瞥了一眼住院部,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知道,这个时候如若我还纠缠不清,最后只会给他更大的伤害。

梁医生,请原谅我。

回来的路上曾子谦一直靠在我的肩膀上,他是沉默的,我也没说话,一直送他到住处,原本我想返回公司上班,曾先生却拉住了我,让我陪陪他。

我看着他眼中的红血丝,这才答应留下来。我们两人躺在床上,他搂着我,而且越搂越紧。

我察觉到了他的异常,就问了句:“是不是医院的事情让你不高兴了?”

曾先生摇摇头,说:“我只是有点怕。”

“怕?”

搂着我的双臂又加重了力度,曾子谦抱着我,说:“如果我去接你,你就不会受到惊吓,和另外一个男人相比,我觉得我做的不够好。小洁,你会嫌弃我吗?”

曾先生从来都是一个自信的人,所以当从他的口中冒出这句话来时,我顿时觉得不可思议,是什么让他这么没有安全感?是我没给他信任感吗?

我愧疚的说:“以前是我没有划分好界限……”

“不是你的错,”曾先生声音沙哑,闻着我的头发,说:“是我不够好。”

因为睡眠不足的原因,我两都累了,模模糊糊中,我听到他说:“假如我犯了错,你不能离开我。”

我们的感情从来没有这般稳固过。虽说我没再去过医院,不过从小白的口中我还是得知了梁医生的康复情况,好在他恢复极好,伤口愈合的也相当不错。

工作有进入了忙碌阶段,恒宇房地产方面的广告案最终敲定在我们公司,不过策划和创意方面还需要继续更改,对方负责人要求极高,也让我们进入了压力阶段。时间是一个星期,偏偏对方在财力方面又是全力支持,所以,只你要的东西能令他们满意,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前段时间我也曾在网上查阅过恒宇房地产分支方面的资料,早在88年恒宇就已经涉足于房地产行业,经过几年的资本积累,确立了以服务为突破点,创造了“物业管理”的概念,形成了一套朝前的物业管理模式,我想这就是他们的特色,也是此次广告之中首要体现的一个特征。

前面对方已经全盘否定了我们的方案,所以这一次如果不能成功,则会失去这次机会,办公室里的同事都憋着一口气试图找出特别的创意来,我也不例外,基本上每晚都会加班。

加班到深夜,公司的耳目也少了,曾先生会亲自过来接我,恒宇是我们的客户,曾先生又是恒宇的老总,为了避嫌,我基本上不会跟他提到这方面的信息,而且,我也不想听到别人说我是靠着曾先生才怎样怎样。

曾子谦被我的加班模式给吓怕了,第四天开始就略有不快,因为加班时间占据了我所有的空闲时间,且下班之后他就得送我回住处,我们的相处时间,只存在于公司和我家的这段路程,而这时候,他在开车,我在找资料。

第五天,对于此次的广告我依然没有任何灵感,而曾先生显然已被我拿着ipad吃饭的举动给激怒了,上了车就把ipad给扔了,凑到我的面前,说:“它帅,还是我帅。”

“你帅。”做人一定要圆滑。

曾先生十分满意这个答案,拉着我的手,说:“既然这么帅,你整天看着电脑岂不是太浪费着良辰美景了?”

我只能头像,提到了恒宇此次的高难度工作。曾先生看着我,笑着说:“有捷径你走不走?”

我摇头。

“可是你的东西最后还会交到我这里,”曾先生睥睨着我,说:“我有个私人小书房,里面许多相关资料,你要不要看看?”

“什么资料?”

“从88年到现在企划部和市场部的宣传资料。”

我有点儿心动,曾子谦抓住了我这个心理,说:“我保证不打扰你,还有可口的饭菜。”

“成交。”

曾先生的这些话当然不是忽悠我的,他家里确实有这些资料,而且以往的广告创意都非常的棒,我没想到曾先生居然还留着这些东西,毕竟在我看来他平时并不忙。

那么,就是智商的差异了。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半}[^浮^}{^生]

广告当中有一种手法叫对“对比悬念”,即在一张平面宣传海报中出现两种对比画面,并且两个画面对比明显,还要有着内在联系。我的思维好像在这一刻忽然打开了。

房产房产,最主要的还是给予买家一种舒适信赖的居住条件,“建筑无限生活”的主题忽然从我脑海里冒出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具体的广告内容。

曾先生比我想象中更支持我的工作,端来了牛奶和点心,我加班到了凌晨两点,看着电脑里的作品,顿时万分满意。

九张叙述情节的作品题材全部选自于生活中的细节,其中一幅“生活是前进的”,我用力男性后退的图片来展示,而当受众对此产生疑惑时,对比画面里,则出现了一个蹒跚学步的孩童在前进。

这是我有史以来最为满意的作品之一,交给杨晓云时,我也是信心满满。

三天后,杨晓云宣布了恒宇决定采用的方案,是她杨晓云的那组创意。而我的作品,则已经石沉大海。

我略有失望,心底还在埋怨着曾先生审美有问题,有种没遇到伯乐的失望。可是两天之后,在恒宇投放的大屏广告里,我却看到了和自己创意类似的作品,署名,杨晓云。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