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72.以前你赢,那是我不屑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7076更新时间:2016-03-04 14:38:47

一直一来,我的生活都是按部就班的,和大多数人一样,平静毫无波澜,我也十分享受这种平淡,而遇见曾先生之后,我的生活好像开了挂,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迷失在这份宠爱里,然而王洛琦的一席话,立即把我拉回了现实,我才明白,做梦嘛,总是要醒的。

当然,王洛琦没有给我谈话的机会,说了两句瞧不起人的话就走了,我瞥了一眼小妈的住处,有史以来第一次想跟她撇清关系。

回到住处后我便躲进了被窝,眼泪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我不知道以后会怎样,更加不能确定,假使有一天我跟王洛琦光明正大的站在对立面,曾先生又会帮谁。

即便我假装不知,可女人的直觉告诉我,他和王洛琦,绝对有猫腻。

卧室门开了,小白走了进来,因为太突然,我的眼泪还挂在脸上,她看着我,叹了口气,把我叫到了客厅。

我们一人一瓶酒,她见我没说话,问:“是不是王洛琦又欺负你了?”

这个时候,密友比男人更为可靠。

我简单的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小白听完大怒,问:“这你也能忍?”

我当然不能忍,我有不是圣母。

小白笑我太傻,说做人有时候不能太憋屈,她以为我在杨恒身上已经学到了这一点。我的确学到了这一点,可是曾先生不是杨恒。倘若这个男人背叛了我,我当然会义无反顾的离开,但是他没有。

曾先生非但没有背叛我,还改变了不少,他无法容忍的事情,因为我,他容忍了。多少次我被杨恒欺负的时候,他及时出现,救我于火海,工作受到欺辱,我知道,只要我开口,他必然有迅捷的解决办法,包括上次小妈被骗入传销,他也能耐着性子跟我解释,我们相处不是一天两天,难道我不明白,为了这份感情,他已经付出太多。

因为珍惜,所以不想轻易破坏。

上次在医院,曾先生的举动最令我感动,他很爱吃醋,哪怕是袁小浩,他都不大方,可是为了我,他在医院守了一夜。说不感动,这是假的。

我们认识不足一年,彼此摩擦不断,争执会有,却还能在一起,所以小白问我这么憋屈值得不值得时,我毫不犹豫的说,值得。

小白说爱情是使人觉得这个世界十分美好,当一个男人没法让你觉得周围充满善意,这份感情并不值得。我不同意这个说法,因为曾先生,我一直在进步,从外形,到能力,当然,也包括抗压能力。

而最大的问题,就是王洛琦。这个女人的身份太过敏感,还处处挑衅,如果针对我,那也就罢了,可是现在她居然扯上了我的家人。

小白说这种家人我宁愿不要。

有时候气到一定程度,我也会这么想,觉得小妈不争气,太过虚荣,可是这么多年,她的确养了我。我能跟她发火,我也可以跟王洛琦撕破脸,我怎么跟曾先生说呢?

难道我要告诉她,我这个后妈贪慕虚荣,教唆着我如何把你的财产划到她名下?

这种话我说不出来,却担心曾先生看出来。

小白鄙视我胆小,说:“你知道吗?你在我眼里就是漂亮的白玉兰,白玉兰的花苞是要经过一整个冬天的摧残,在来年春天里,繁华满枝,你和杨恒分手时,原本我以为你会倒下,可是你没有,而且越来越懂得爱自己,你瘦下来之后,公司里好多男同事在电梯里都会偷偷看着你,嘴碎妒忌的女同事骂了你,你也不生气,那时候,我就觉得,你已经迎来了自己的春天,是醉美的你,可是袁小洁,你看看你现在的自己?你到底有多下作,要被人欺负成这般模样?我们都不小了,应该明白,爱一个人是让自己变得更好,而不是丧失自我。”

的确,我已经没了自我。

“说清楚,”小白拉着我的手,说:“就算王洛琦是你们之间最大一道坎,那又怎么样,直接了当的去问曾子谦,大不了一拍两散,老娘另结新欢,不必委屈求全。”

小白的话在一定程度上给了我不少提点,的确,我为什么要怕王洛琦呢?我一向坦荡,没做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她一定是抓住了我这样的心理,所以才敢那么肆无忌惮吧?

我觉得我做错了,我没必要遮遮掩掩,我喜欢曾子谦,在意这个男人,不允许他跟任何女人哪怕是他这个表妹接近怎么了?他若是理解,那是我的幸运,他若是不高兴,那我岂不是白委屈了一场?

小白还提醒了我一点——曾子谦那么聪明,难道看不出来王洛琦的心思,他这么骄纵着这个女孩子,会不会有其他原因。

我顿时恍然大悟,最近一段时间总是被王洛琦牵着鼻子走,完全丧失思考能力。

那么曾先生,真实的情况又是怎样的呢?

我想找个机会跟曾子谦说个明白,而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早上刚到公司,就听说了一件大事——恒宇上层两名高管被解雇,而我们的王总和设计总监一大早就被请到恒宇喝早茶。

我思来想去,觉得只有一种可能——杨晓云偷走我创意的事情被发现了?

正这么想着,我的就响了起来,而给我打电话的,竟然是我们老板。

“王总。”我接了电话。

“小袁啊,你现在去公司了吗?公司出大事了,你能来恒宇一趟吗?十万火急。”王总焦灼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居然连话都说不清楚。

“小袁啊,你到公司也有几年了,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公司倒闭吧?”

王总见我没说话,这才说了一句,我应了一声挂断电话,这才打车去了恒宇。

因为没有工作证,门口的保安自然而然的把拦在门外,我解释了两句,根本没用,最后只能说:“我是你们曾总的好朋友。”

女朋友可能有点夸张。

“曾总的好朋友?是个美女都想成为曾总的女朋友,我还想当曾总的大舅子呢。”

我知道这么说下去不是办法,索性拨打了曾先生的号码。曾先生听我我就在楼下,说要下来接我,我想着这人多眼杂的,就跟他说没必要,然后,他让我把电话给保安。

保安一脸吃惊的看着我,低着头说:“恩恩,是是是。”

按照曾先生的交代,我直接去了总裁室,电梯刚打开,就看到某人站在那里,双手敞开,示意我要给他一个拥抱。

我走过去,曾子谦立即抱住了我,一只手抚摸着我的头发,抱怨了句:“傻瓜。”

想着王总已经火烧眉毛我却在这儿秀恩爱的确不合适,于是我拉开了和曾子谦的距离,问:“听说我们王总被你请来了?”

曾子谦立即递给我一个大白眼,说:“平时让你来公司看我,你满嘴都是避嫌,现在来了一趟,还是为了王总?”

我满脸尴尬,说:“他们现在还好吗?”

“在会议室,我已经让法务跟他们谈了。”

“那什么……”我举起手,说:“还有和解的可能吗?”

“创意被偷用这种大事在国外是要坐牢的,袁小洁,你这两天心事重重,就为了这事吧?”曾子谦一脸了然的看着我,说:“他王建国有多大的能耐,跑到我的女人头上撒野?”

虽说昨晚我已下定决心跟曾子谦坦白,可心底还是七上八下的,这一刻看到曾先生这么正经的一张脸,原谅我要偷偷的笑一笑。

这时候电梯又开了,我急忙和曾先生保持距离,不料上来的居然是赵阳。

赵阳轻轻地咳了一声,说:“看样子我来的不是时候。”

“有事说事。”

“二哥,杨总监说有话要说,想见你一面。”

杨总监?杨晓云吗?

“不见。”曾子谦语气果断,说:“任何问题让她跟法务谈。”

我知道杨晓芸也是受人指使,扯了扯曾先生的袖口,说:“要不,我们一起下去吧?”

曾子谦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些,瞪了我一眼,说:“别以为这件事和你无关,知情不报也是问题,晚点再跟你详谈。”

话虽这么说,可是曾先生还是跟我一同去了会议室,王总见到我之后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惊喜,而坐在一旁的杨晓云显然已经吓坏了。

见我们进来,杨晓云立即起身,说:“曾总,我有些话想跟你谈谈。”

曾子谦跟赵阳递了个眼色,没一会,办公室里只剩下我们三人。杨晓云看着我,说:“小洁,这件事你也很清楚,难道你没跟曾总说吗?”

我羞愧的看了曾子谦一眼,告诉他其实我准备今晚说的。

曾子谦也不说话,杨晓云好似拿不定主意似的,隔了两秒,说:“这次的广告创意确实是我偷的,可是我是受人指使。”

“谁?”

“你的表妹王洛琦。”

杨晓云的回答果然让曾子谦有些慌乱,他将眼神落在我的脸上,而后看着杨晓云,说:“你先出去。”

会议室里只剩下了我的曾子谦,他脸上的失望和我想象中大差不差,即便我已做好心理准备,还是有些失落。

“对于广告专业人员而言,创意就是灵魂,”曾子谦看着我,说:“若不是昨晚意外发现,这件事你准备一直瞒着。”

我摇头,又点头,而后开口问:“你不会真的要把我们公司……”

曾子谦看着我,说:“你想怎么办?”

“要不,收点赔偿金就算了?”

曾子谦无奈的看看我,说:“你这个总监得换了……”

我想着自己和杨晓云的约定,说:“能先留着吗?”

曾子谦同意了我的做法,把我送到公司楼下之后忽然握着我的手,说:“我先跟洛琦谈谈,晚点去找你。”

正好,我也有些话要跟他说,所以愉快的敲定了。

相比我去先去找王洛琦摊牌,曾先生先出面反而更好一些。

经过这件事之后,王总自然而然把我当成了公司里的头号功臣,并且当着我和杨晓云的面说:“以后小袁的大事小事全部由她自己决定。”

杨晓云可能被恒宇的法务部给弄怕了,看我的眼神也不像之前那样挑剔,王总走后,她递给我一瓶巴宝莉的香水,说:“谢谢啊。”

原本以为曾先生下午会过来找我,没有想到他的电话居然无人接听,我趁机溜回小妈的住处,将王洛琦送的东西都收了过来。

小妈听说我要还回去,顿时很不乐意,用她的话说,这些东西都是王洛琦送来的,她留着也没关系,大不了以后不拿了。

平时老袁在家我还会顾忌他的感受,今天正好赶上老袁不在家,我心口窝着火,说:“小妈,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你不懂吗?你们非亲非故的人家为什么要送你东西?想要奢侈品你可以自己赚钱买,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会让人家说闲话的。”

“我要是有钱我当然就买了,我现在不是没钱吗?原本以为女儿找了个条件不错的女婿就能享享清福,结果我就收了两件礼物你就不乐意了,袁小洁,你有没有良心啊,是谁给你吃给你穿给你钱的,你现在翅膀硬了,不把我放在眼里,觉得我丢你人了是吧?”

我将手上的手提包一扔,气的浑身发抖,看着小妈,说:“我不孝顺?你被传销骗的钱是谁给你还的?我把房子卖了你不知道吧?那房子是我妈临走时给我留的嫁妆钱……”

小妈听我这么一说也不嘚瑟了,郁闷的靠在沙发上,说:“行,你拿走吧,都拿走吧,就当我只有穷苦的命。我就知道,不是自己亲身的,就是不一样……”

我懒得跟她啰嗦,将东西收拾到手提袋中便关门了,想着老袁的处境,站在门口,我吸了口气,说:“小妈,我会努力工作的,到时候,带你去逛商场。”

小妈没回话,我拎着东西出了门,眼泪就涌了出来。

就在我等车的时候,忽然响了,给我打电话的不是曾先生,而是王洛琦。正巧,我也准备找她呢。

王洛琦跟我约在银泰楼下,我知道,这是她最平常的购物地点,不过跟我没关系。

见面时她看我拎着个手提袋,眼神里带着一丝好奇,她提议我们进室内坐一坐,我立即拒绝了,而后将手提袋递给她,说:“这些都是你送我小妈的礼物,东西太贵重了,我们用不上,你拿回去去吧。”

王洛琦目光落在手提袋上,脸色阴晴不定,好几秒,她看向我,说:“你整天巴结着我表哥不就是为了这些吗?你不好意思说我就主动给了,你还不满意啊?还是说,你觉得这些根本不够。”

“王洛琦,”我第一次镇重其事的喊着这个女人的名字,说:“不要用钱去衡量一切,这句话虽然土了点,不过非常适合你,因为总有一天你会发现,钱并不能买到一切,比如,曾子谦的心。”

王洛琦完全没有料到我去提到曾先生,而且还用了这么直白的方式,她看着我,眼神里带着不可思议,而后忽然翻脸,盯着我,说:“你以为你今天胜利了吗?你以为让表哥骂我几句我们的关系就疏远了吗?袁小洁,呸,真的是人如其名,土的掉渣,我跟你说,我从十三岁就认识了这个男人,这么多年我见证了他所有的事情,他在华尔街创业的时候是我陪着他,我知道他所有的秘密而你,现在不知道,以后也不会知道。”

我很庆幸我能在今天和王洛琦撕破脸,而我之前的直觉也是正确的,因为这个女孩子,确实喜欢曾子谦。

“别的我不确定,可是王洛琦,你们所谓的上流社会接受能力已经强大到了表哥表妹都能在一起了吗?”

“你……”

我将手提袋扔到了王洛琦的面前,说:“王洛琦,当初你从我手里夺走了杨恒,那时候成功了,可你成功的原因不是因为你厉害,而是因为我不屑。现在,我很爱这个男人,你若是继续用你那种方式挑衅我,我教你一句俗语,兔子急了还咬人,你好自为之。”

不等王洛琦回应,我便潇潇洒洒的转过身去,快步上了天桥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没错,刚才我装逼了。

可是可是,潇洒了那一刻,现在心底却空荡荡的。交手这么多次,我对王洛琦的性格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说起来,其实我心底有点怕她,也怕自己为了一份感情走向极端。

我想要的只是一份平淡而温馨的生活,可我明白,遇到曾先生之后,已经注定我要和这份生活渐行渐远了。

无论是走心机或者像之前那般隐忍,都不是我所想。

那么曾先生,请你一定不要给我借口。

曾子谦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正在天桥上吹风,他提议去吃法国菜,可我却想回家烧一顿家常菜,他听了我的建议,两个人去附近的小超市买了蔬果,三菜一汤,极为平淡。

饭后我站在厨房刷碗,曾子谦从后面抱住我,小声的问:“你是不是有话跟我说?”

我转过身来看着曾先生,说:“我觉得我们的生活有着极大的差异,比如你想吃西餐,我想回家做饭。”

曾子谦的脸上忽然闪现出失落的神色,他紧张的看着我,说:“我了解你,你不会介意这种小事。”

“那我再说个严重点的。”我认真地盯着曾子谦,说:“你这么优秀,身边肯定是美女如云,可我这个人呢,对于男女关系比较敏感。”

曾子谦咧着嘴笑,说:“我就喜欢你这个吃醋劲。”

“正经点。”我表情严肃,说:“我小心眼到,哪怕你身边站着的是和你没有血缘关系的王洛琦表妹,也会吃醋,这你能接受吗?”

曾子谦一本正经的看着我,打开水龙头,洗掉我手上的泡沫,拉着我去了沙发上。我们并排站着,我听到他说:“洛琦的事情,我必须跟你道歉。”

“有件事我很奇怪,我总觉得,你和她之间,有种……暧昧不清的感觉。”这是实话,也是暗示。

谁说我蠢的,其实我只是没出招而已。

曾子谦看着我,说:“有件事我没告诉你,其实,洛琦还有个哥哥。算是我发小,叫王磊。”

我用眼神示意曾先生继续,他叹了口气,继续说:“磊子喜欢潜水,基本上每年暑假都会跟我们一起到各大景点游玩,而巴厘岛那次……”

我看着曾先生痛苦的表情,开口问:“难道……”

“洛琦那时候十二岁,”曾子谦看着我,说:“磊子临走前拜托过我,要照顾她。”

所以照顾到现在吗?

“洛琦……和磊子是同父异母。”曾子谦看着我,说:“磊子走了之后王叔才把她接回家中,所以性格上,可能有点儿偏执。”

小三生的孩子?

豪门圈里真会玩。

“我对她的照顾,仅限于磊子的委托。”曾子谦盯着我,说,“我跟她说的非常清楚,所以……”

难怪王洛琦可以这么肆无忌惮的依靠曾子谦,原来是因为这一点。

“我说了这些,你居然一言不发了?”

原本我还想揭王洛琦的短,可是这一刻,我不想说了。

“之前你怎么没说?”

“之前我不知道你受了委屈……”

我笑着看着曾子谦,说:“那么,以后我们的事儿,尽量避开这个表妹行吗?”

曾子谦脸上一怔,露出一个微笑,说:“你说了算。”

原来说出来这么轻松啊。

这时候曾子谦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掏出一把钥匙,递给我,说:“我家的钥匙,欢迎随时过来查岗。”

我白了曾子谦一眼,又听到他说:“下周就是情人节,袁小洁,请问是否有幸邀请您一起度过。”

我伸出手,搭在他的手上,说:“可以考虑考虑。”

于是,装逼没装成,又被曾先生蹂躏了一番。

毕竟是和曾先生第一个情人节,我还是费了点心思的,小白自从上了黑子的贼船之后,愈发顾家了,见我亲自动手做个手工巧克力,她也跟着学,两个女人站在一起,边忙边八卦。

最近两天,王洛琦好像消停了。

小白听到了梁医生,说是付姐给他介绍了一个海归女博士,长得一张娃娃脸,两个人一起吃了顿饭,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小白说这句话的时候盯着我,说:“黑子说了,梁医生最近状态不大好。”

我想着上次曾先生说的那些话,说:“改天让曾先生组个局,大家一起碰个面。”

没去医院探病不是我的本意,可谢意还是要表达的。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亏欠梁文浩一个大人情。

我收到了曾先生情人节的第一束玫瑰,可情人节对于在广告公司工作的人员而言并非一件乐事,当多少情侣赶着下班点回去约会时,我们还奋斗在加班一线,我想给曾先生一个惊喜,就把加班时间说的晚一些,而后打车去了他的住处。

可我没想到的是,当我提着礼物进了小区后,却在右侧的车位上看到了那辆熟悉的保时捷。

这个王洛琦,又要耍什么手段?

这么个节日,她非要出来倒胃口?

我拎着礼物进了楼,没走两步,就听到了两个争执的声音。

我很清楚这是谁。

“我不信你感受不到我对你的感情,难道我这么多年的付出还不如当初她对你的一点关怀吗?子谦,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是王洛琦的嘶吼。

“王洛琦,”曾子谦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中,“不要挑战我底线,你知道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你信不信我什么都说出来?”这声音,完全脱离了之前的甜美模式。

等等?她要说什么?

“洛琦,不要逼我。”

“曾子谦,你会后悔的!”王洛琦大吼一声便往我的方向走,我躲闪不及一瞬间,我们打了个照面。

她看着我,脸上先是露出了惊讶,而后便停住了脚步。

曾子谦追了上来,嘴里还喊着她的名字。

这一瞬间,我从王洛琦的脸上看到了一抹得意的笑。

说实话,我不知道她在笑什么。只是这笑容,让我很不爽。

我是她嫂子对吧,教她做人也是应该的,不是吗?

曾子谦的目光正巧看过来,我手一松,巧克力盒就掉到地上,他急忙跑上前来,看着我,表情紧张。

“你……”这个时候我应该委屈的说点什么,可我脑子里没有台词。

“嫂子,你来的正好……”王洛琦说着话就往我走来,笑着说,“刚才我跟表哥还在商量怎么给你一个惊喜呢。”

又是这一招。你以为我没听到吗? [^[半(.*)/[浮*(生]~] www.ban浮sheng.com 更新快

不过,我不会中计了。

“曾先生,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吗?”我半讽刺半撒娇的看向曾子谦,说:“真是够惊喜。”

“嫂子……”

“住口,”曾子谦怒吼一声,瞥向王洛琦,说:“你先回去吧,这里没你的事。”

“要不一起过节啊?”我盯着王洛琦,随后就冒了一句。

“不用了,”曾子谦看着我,说:“二人世界。”

我用余光扫向王洛琦,这才发现,她的笑凝固在脸上。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