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73.你根本不知道我为了这份感情做了多大的努力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4019更新时间:2016-03-04 14:38:47

从王洛琦眼神中的诧异,我得知这场心理战是我赢了,可是我并不开心,我宁愿有个优秀的女人跟我光明正大的竞争,都不希望我和这个女人玩上甄嬛传。

而进门那一刻,我终于理解了王洛琦今天为何如此歇斯底里。

曾先生比我想象中更为浪漫,除了烛光晚餐之外,客厅里还经过了精心的不止,头顶是五彩绚烂的气球,沙发两旁摆放着两排红烛,客厅中央的墙上,是用火红的玫瑰摆放出来的数字“5201314”。

说不惊喜,那是假的。我借口去了卫生间,用冷水洗了把脸,那根紧绷的神经才略微放手,推开门,则看到曾子谦正在开酒。

幸福真实而梦幻。

曾子谦并不知道我在楼下听到的那些话,所以他的表情也是自然的,这时候房内的音响也响了起来,是那首缠绵悱恻的《我心依旧》。

灯光昏暗,曾子谦坐在我的对面,看着我,问:“喜欢吗?”

一个男人肯为一个女人花这么多心思,怎么可能不喜欢?我点头,沉思了一会,说:“刚才你怎么没追出去?”

王洛琦是哭着跑出去的,明显是动真格的,我虽然讨厌她,可并不希望她出事。

曾子谦盯着我,说:“你呀。”

“我怎么了?”

“换做一般女人,这个时候肯定抓紧时间兴师问罪,”曾子谦将吃的递到我嘴边,说:“你就不一样。”

我傻呗。

“她的性子的确需要改一改,不过,今天晚上是属于你我的,”曾子谦吃着菜,眼神瞄着我,说:“你也可以期待一个小惊喜。”

小惊喜?

我疑惑的看着曾先生,他只是低头微笑,摸了摸我的长发,说:“乖,吃完告诉你。”

为了这个惊喜,我三下两除二就搞定了晚餐,坐在沙发中央,我有种深处后花园的错觉。

曾先生去卧室换了身正装,走出来时我有点儿诧异,他伸出双手,说:“美女,我想给你变个魔术。”

这台词似曾相识。

我靠在沙发上,说:“什么魔术?”

曾先生拿出一枚银币,在我眼前闪了闪,说:“这个魔术就是,怎么把这么硬币变没了。”

我揉了揉双眼,说:“你确定技术ok?”

“你这是在怀疑我的诚意,”曾先生白了我一眼,右手拿着硬币晃了晃,说:“那么,开始了。”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曾子谦,下一秒,他的手伸到胸前,看着我,说:“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盗版。”我笑,然而下一秒,却惊住了。

因为伸到我面前的,并不是那枚硬币,而是一枚闪亮的戒指。

没错,是钻戒。

“扑通”一声响起,曾子谦单膝下跪,认真的看着我,说:“袁小洁,你愿意嫁给我吗?”

事情来得太突然,我连一丁点准备都没有,目瞪口呆的盯着曾子谦。

“好像过程是普通了些,不过,我是认真地。”曾子谦一双眸子紧盯着我,说:“我想要你做我的女人。”

听着这般动情的情话,我的眼泪就往外涌,我看着曾子谦,说:“其实……我还有点怕。”

“怕什么?”曾子谦盯着我,说:“我知道每个女人都希望有一个盛大的求婚仪式,可是我等不及了。”

怕什么?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前方有诈。

偏偏这个坑,我想往里跳。

“曾先生,我镇重其事的问你一件事,你保证,不能有半句谎话。”

曾子谦点头。

“你对我,是真的吗?”

又点头。

“你明白我们的差距吧?而且我之前……我总觉得你还有秘密,你保证,不骗我。”

“好。”

其实曾子谦说错了,求婚只是一个仪式,只要人对,场面并不重要。

曾子谦见我没再问他,拉住我的手,轻轻地将戒指套在了我的无名指上,下一秒,就贴了过来。

小白最先发现我的钻戒,她吃惊的说:“天哪袁小洁,你在我心底一直是个考虑周全的女孩子,怎么说戴就戴上了?”

我也不知道,就是那一刻被诱惑了。

“你那个小姑子你又不知道,别怪我没提醒你啊,结婚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多少爱情败于现实,多少婚姻败于家长里短,更何况,那位曾先生的脾气你还没调教好,急什么?”

我被曾先生蛊惑了,笑着说:“跟谁在一起没有这些事儿,问题是,这个男人合适。”

小白骂我鬼迷心窍了,可我自己却很开心。曾先生答应我让我跟父母提出这件事,我想着我那小妈,心底有些不安。

当初和杨恒家里见面的时候,小妈没少因为礼金的事情黑脸,曾先生的家底当然是不在意这些的,就怕她狮子大张口,会令他的家长不满意。

曾先生的家长都在国外,我得提前给小妈打个预防针。

去二老住处的时候我将钻戒放进了包内,刚进门,就看到小妈喜笑颜开的看着我,我疑惑的瞥了一眼老袁,顿时察觉到了异常。

小妈见门口站着的是我,脸上的诧异一扫而过,而后就去玩电脑了。

我看着老袁身上的那件皮衣,走过去,问:“这衣服什么时候买的啊?”

“昨天买的,在鼓楼,我自己赚的钱买的。”小妈接了话,而且语气非常坚硬。

“你赚的钱?”

“小洁,你妈最近在炒股。”

“炒股”两个字传到我的耳中时,那种不详的预感便席卷而来,我走到电脑旁,看着小妈,说:“你是不是又跟王洛琦搀和了?”

小妈没看我,说:“你这话怎么说的,什么叫搀和,我这不是为了小浩未来考虑吗?”

我气的浑身发抖,直接关掉了电脑,说:“小妈,股票什么行情我还是知道的,别人都赔钱,就你赚钱,你想过原因吗?你替小浩着想就踏踏实实的,这次再闹出事情来,我可没有房子卖了。”

小妈委屈的看着我,又看向老袁,说:“老袁,你听听这闺女怎么跟我说话的?”

“我话说的很清楚了,我现在马上就去找王洛琦,小妈,你那么聪明怎么不想想她为什么对你这么好?没有曾子谦,谁认识你?”

我气鼓鼓的走到楼下,瞥了眼那枚钻戒,给王洛琦打了电话。

我对王洛琦已经产生了抵抗力,根本不是过来详谈的,所以见面之后我便开门见山的说:“王小姐,我和你表哥要订婚了,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所以你的那些把戏能不能收敛些?你一千金大小姐,没必要做这么掉身价的事情吧?”

王洛琦对于我和曾子谦订婚的事情一点儿都不惊讶,拿出摆出通讯录,说:“是你小妈给我打电话,这事儿可不能怪我。”

一句话把我的锐气挫了一大半,我无奈的说:“咱们就不能和平相处吗?”

王洛琦笑着看着我,说:“嫂子,你这说的什么话啊,你和表哥都要订婚了,我得给你准备一份大惊喜才行啊。”

大惊喜?该不会又是什么大惊吓吧?

对于王洛琦的这个说法我也没有放在心上,我现在担心的是我小妈,一旦她知道我和曾子谦要订婚的事情,想必又会打那样板房的主意。

烦躁返回住处,小白和黑子居然都在,他们两人惊恐的看着我,而后避开了我的眼神。

我疑惑的问了句:“怎么了?”

小白看着黑子,黑子笑着说:“没……没什么。”

隔天下午我的右眼皮便突突的跳,我心底有点慌,生怕小妈又闹出什么事情来,第一时间就给老袁打去了电话,老袁只说小妈昨晚没吃饭,哭了大半天,倒是没有继续炒股。

我这才放下心来,这时候接到了曾先生的电话,说是让我下班之后直接去浮加,他在那里等我。

我立即同意,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会有惊喜。

没一会,同城快递寄来到了公司,递给我一个盒子,我瞥了一眼快递单,只有收件人的信息。

这个曾先生,又弄了什么小惊喜。

盒子打开之后,只看到了一枚优盘。

曾先生给我寄这个做什么?难道说,优盘里有内容?

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将优盘插到了电脑上,打开一看,只有两份音频文件。

哎,就算要表白,也不用用这种方式吧?

我愉快的插上耳机,点了播放键。

“她就那么好吗?那是因为她根本不了解你。”

我的心忽然悬着,盯着电脑屏幕,听到耳机里再次传来了一个声音。

“你离婚的事情她知道吗?如果她知道你曾经离异,你觉得她会不介意吗?”

“这些事情与你无关。”

是曾子谦的声音。

是曾子谦的声音没错。

“那我呢?我好杨恒的事情,她还不知道吧……”委屈的哭声,“如果袁小洁知道你早就知道这件事,你觉得她会原谅你吗?”

“她不会知道。”

“表哥,这个事情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还有她的父母,贪财,虚荣,第一次见面就想要你的房子,你觉得姨妈能接受这种家庭吗?”

“我会跟她解释。”

“表哥,从她第一次去浮加时,你就已经欺骗了她……你明知道我和杨恒在一起,你帮了她,就等于帮了我。”

录音听完,我整个人都僵在电脑前,良久,我默默的关了电脑,拎着包就走了出去。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极准,原来是真的。

小白说,一个多金帅气的霸道总裁,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帮你,要么是为了睡你,要么还是为了睡你。

小白猜错了,当然,我也猜错了。

公交等不到,我索性徒步往前走,走着走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小白给我打电话,问我怎么匆匆忙忙的就走了。我哽咽的说不出话,想着昨天他和黑子的表情,问:“小白,你是不是从黑子那里听到了什么?”

小白没有立即回答,好一会,才开口说:“小洁,对不起我不该瞒着你,黑子前天和梁医生吃饭,梁医生喝多了,说……曾先生好像结过婚。”

看吧,小白都知道的事情,他却瞒着我。

“小洁,你别冲动啊,这件事的真实性还不……”

“我知道了。”

我到底爱上一个怎样的男人?他到底有着什么秘密?

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这个男人。

出租车停在浮加楼下,我从车里走来,瞥了一眼二楼的窗口,想着那一次,我们就坐在窗前,他笑着跟我说,要变个魔术的情景,心口某处钻心的疼。

那时候,他是知道王洛琦就在三楼包间里吧?

我吸了口气,这才走了进去。赵阳看到我之后就迎了上来,笑着说:“嫂子,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曾先生呢?”

“在4楼。”

我打了招呼便上了电梯,好一会,电梯门开了,扑鼻而来的,是玫瑰的香味。

曾子谦正指挥着工作人员布置现场,见我站在身后,先是一惊,而后笑着走了过来。

“怎么现在就来了?”

我努力迎上曾子谦的目光,看着这双墨黑的眸子,我开口,问:“曾先生,那次在二楼,杨恒被你赶出了浮加,当时王洛琦也在三楼,她没意见吗?”

曾先生脸上闪过一丝惊异,拉着我的手,说:“怎么忽然提到这个问题了,今天……”

我将手缩了回来,认真的看着面前的这个我百分百相信的男人,说:“其实你早就知道杨恒和王洛琦的事情对吧?”

“小洁……”

“你离过婚?”我的眼泪在双眸中闪烁,“你还有什么秘密我不知道?”

曾子谦保持沉默,我吸了口气,说:“你把戒指递到我面前时,还说不会骗我,其实,你分明就是骗了我,对吗?”

“是。”

我伸出手,将戒指取了下来,说:“你根本不知道我为了这份感情做了多大的努力,戒指还给你。”

生怕在曾子谦面前流泪,我立即转身,不料他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腕,说:“你听我解释……”

我气急,伸手给了他一巴掌,当掌心的麻木感传来,我张了张口,说:“你有很多次机会解释,但是你没有。”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