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79.你我的事,不要扯上她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5979更新时间:2016-03-04 14:38:51

小白得知我空着肚子马上就回去煲粥了,梁文浩没走,跟护士打了招呼之后就要去买生活用品,我急忙制止,觉得自己今天就能出院,结果被他说了一句,只能老老实实的躺着。

病房里还有其他人,闹哄哄的,我盯着一旁的粉色小毛巾瞅了瞅,心里面瞬间冒出一个答案来。

是他吗?

因为太好奇,所以当小护士经过时,我就问了句。小护士看了看我,笑着说:“我还以为昨晚那位是你的男朋友呢,原来不是啊。”

昨晚真的有人来过。

“长什么样子呢?”我紧张的问了句。

“长得挺高的,凌晨两点进来的,听说你发了高烧,就从我那拿了一条小毛巾,一直给你擦着汗。”护士笑着看着我,说:“那会儿打点滴的基本都回了,隔壁那张床空着,我跟他说如果累了可以在病床上躺一会,他没说话,一直坐在这儿,七点钟走的,正好你的烧也退了。”

“他是不是……”我紧张的张了张嘴,说:“长着一双杏眼啊。”

“对对对,”小护士羞涩的点了点头,说:“看着装,感觉挺正派的,就是话挺少,除了问问我你的病情之外,基本上没说一句话。”

真的是他。

他怎么知道我在医院?既然他来看我,为什么又悄悄地走了?

我烦闷的瞥了一眼那条小毛巾,想要扔掉,又舍不得。

我不懂这个男人的想法,他这么做,只会让我更加没法割舍。既然是这样,那么前两次见面,又为什么要作出一副跟我不熟的样子?

行,就算你跟我不熟吧,我自己偷偷的想着还不行吗?可是小白都不知道我住进了医院,你怎么又那么清楚呢?

梦境里那只紧紧握着我的手,是他的吗?

梁文浩买了几本的日用品之后就回来了,他去水房弄了些热水过来,毕竟是社区医院,硬件设施也没那么完善,他麻利拧掉了毛巾上的水,说着就往我脸上擦。

我制止,接过毛巾,自己动手。

梁文浩笑着看着我,说:“难得我有这么一个表现的机会,你还客气呀?”

我白眼,满脑子都是曾先生的那张脸。

吃了小白送来的米粥之后整个人又满血复活了,小白依然心情不佳,显然是跟黑子别扭还没有和好,我安慰了她两句,准备出院。

梁文浩觉得我太任性,可我自己的身体我是知道的,自然而然也就由着我了。

小毛巾被我带了回来,洗干净之后放在包里。

休息了一天之后,我基本恢复正常,又开始了早出晚归的生活。

公司开张也有一段时间了,基本情况还算稳定,去掉各类成本,收入也还可以,至少比上班赚得多,这一点让我有些欣慰。小妈抽空给我来了一个电话,问了公司盈利情况之后,便挂断了。

她说了句丧气的话,说什么要是不行就早点关门,别瞎折腾。

我发现我对她的话抵抗力真的是越来越强了。

只是,再也没有碰到曾先生。

一天,两天,我焦灼的想要找到一个机会问个利索,偏偏又有所顾忌。我不知道,自己的耐心还有多久。

而就在这一天,我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南方集团的黄总打来的,语气十分客气。

之前我们有过不悦,我自然是不想跟他有过多牵扯,谁知道他话锋一转,说是有个朋友看了我给他们做的广告之后十分感兴趣,问我是否能跟他见一面。

有钱谁不想赚啊。我仔细询问了基本情况之后,确定对方确实有合作意向,这才跟小白商量。小白的想法跟我一样,虽然那个黄总人品不咋地,但是钱我们不能不赚,更何况跟我们合作的也不是南方集团。

这么说着,我就给对方去了电话,约在公司见面。

下午两点,黄总带着合作伙伴过来了,原本我以为对方也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毕竟黄总的称呼为蒋总,然而见了面才知道,对方竟然只有三十岁。

“蒋总,蒋天洋。”

我立即掩饰了吃惊,伸出手,笑着说:“久仰大名,袁小洁。”

据黄总介绍,蒋天洋是从帝都来的,因为女朋友喜欢吃冰淇淋,早几年创办了一个自己的冰淇淋品牌,前两年在全国各地开了26家分店,生意十分红火。

小白跟我使了个眼色,试探是问了对方的要求。

蒋天洋笑了笑,说:“听闻袁小姐在广告方面很有天赋,相信能够完成我的要求,至于资金方面,我们可以先预付百分之四十的酬劳。”

第一次合作,对方对我们如此信任,倒是让我觉得受宠若惊。

蒋天洋现在才三十岁,这么算来,二十几岁就开始创业,看他的穿着举止,就觉得这个人很不简单。

“那蒋总的具体要求是?”毕竟是初次合作,我还是小心翼翼为好。

蒋天洋从身旁的男人手里拿来一文档,推到我的面前,说:“这里面有我们公司创立背景和具体的产品详情,你可以花一天的时间看完,了解之后再给我回复。我的要求只有一天,把事情做得完美。”

果然是分店老总,这语气也够狂妄。

我和小白将两位老总送走,一边看资料,一边八卦这个蒋天洋。小白的工作性质决定了她在识人方面比我更具优势,就今天这场景,小白说,蒋天洋是属于那种不差钱的老总,只要咱们把创意做出来,钱的事都好谈。

只是,这种人虽然爽快,也有着处女座的洁癖和追求完美主义的精神,要是接了这份活,后期我可能没有时间处理其他。

我倒是不介意遇到挑剔的客户,毕竟有钱赚,放了也就可惜了。

只是有一天我挺奇怪的,上次黄总被教训的那般可怜,现在还给我们介绍业务,有点儿说不过去。小白说这很简单,这个黄总是想做个顺水人情,毕竟蒋总是从帝都过来,人生地不熟的,他帮了这个忙,蒋总也欠他人情。

我这才安下心来,考虑了一夜,和小白达成一致,决定接下这个广告。

蒋天洋接到我的电话时并不惊异,他只是平静的说:“我就知道袁总监也是个爽快人。”

第二天下午蒋总便带着合同过来了,合同签下后,他嘴角一勾,握着我的手,说:“袁总监,咱们合作愉快。”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笑容的时候,我竟然有些后怕。

当然,也正如小白所说,这个蒋天洋也是个痛快人,八万多的首款,直接给了张支票。

在以前的那份工作中所收到的报酬也有比这个数额更大的,但是这一次不一样。送蒋总到楼下,我看了他一眼,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蒋总,据我所知,像您这样的大富豪,想要在卫视上投放一则广告,自然是花了大价钱的,可像我们这种小作坊,蒋总怎么这么信得过呢?”

这个问题是不适合问的,实际上,在双方合作当中,弱势的那一方如果说出这个话题来,会显得自己没有底气。

底气是有点儿不足,可更多的是疑惑。

蒋天洋露出他那招牌式的微笑,说:“相比那些噱头,我更在意才华。”

每个广告达人都喜欢这句话,这句话肯定了我们的价值。

上电梯时,小白瞥了我一眼,说:“你发现了没,这个蒋天洋,平时不笑还好,只要一露牙,就暴露了那种痞气,让人感觉不像个好人。”

我笑小白想多了,管他好人还是坏人,跟我们关系不大。

有人肯定能力那是一件好事,同样也是一种激励,我花了一整晚之后了解蒋总旗下这个冰淇淋品牌,不禁有些佩服这个男人。

要知道,在国内,冰淇淋是很难做到价高的,我们耳熟能详的小资品牌,就是哈根达斯了。这个在中国市场上备受欢迎的冰淇淋中的劳斯莱斯,从96年登陆大陆之后,就一直备受大众推崇,走的也是所谓的贵族道路。这个品牌很少做媒体推广,但是平面广告却一直存在,位于高级写字楼和各大繁华的商业圈,对目标客户耳濡目染,效果显著。

而蒋天洋的创立的品牌,同样也是走“骄矜”路线,推广方式却很不一样,选择了受众广发的电视广告,再加上七夕这个具有噱头的炒作点,可谓是费尽心思。

虽说只是短短的两分钟广告,但无论对他还是对我,意义都不一样。

他是商人,牟利,我呢?一旦作品登陆卫视,接下来的客户群体也有不用四处找寻了。

看似前方一片明朗。

小白看我加班辛苦,主动承当了后勤工作,我像一个工作狂一样投入到此次的创意之中,两天两夜,终于完成了初步方案。

小白夸我是职场女魔头,我笑而不语,换了身衣服,拿着方案就去了蒋天洋的分公司。

蒋天洋听说我这么快就把方案整出来了,也是相当的意外,我们坐在会议室里,他和秘书低着头看,我则耐心的等待。

从秘书的表情里,我知道,一定能通过。

而我没想到的是,蒋天洋在看完之后立即否定了,他说:“创意不够。”

简单的四个人,我又返回公司,重新做起。

真的是驴一样的生活。

有两天梁文浩要来接我,被我立即拒绝了,我说我在想创意,需要足够的空间。这也是实话,累得时候我会拿出那只小手帕,左看右看。

方案一共改了五次,最后蒋天洋总算勉勉强强同意了,然而这个时候却出现了另外一个问题。他让我在广告结尾加上一句类似于“买一送一”的台词,而实际上呢,这个送的一,却只是一个小挂件而已。

我十分委婉的告诉他,这是违法广告法的。蒋天洋一改之前的态度,说:“你不满足客户的需求,合同也是可以作废的。”

我气呼呼的返回公司,心里很不是滋味。

小白说,现在很多活动的噱头都这么来,新广告法才推行多久,况且,你只是按照客户的需求来写,出了问题,找不到你。

我有自己的原则,可也明白,原则不能当饭吃。

第二天我便按照蒋天洋的要求提交了一份,而后和他们公司请来香港某知名导演一起完成后期的视频制作,广告里需要一个高空特写,蒋天洋召唤出了他的航拍飞行器,简单的解决了问题。

七夕前的半个月,蒋天洋将尾款支付给我们,我终于从这段不知白天黑夜的忙碌中走出来。然而就在第二天,意外发生了。

卫视的广告投放是需要审核的,因为最后两句违法了广告法,审核没通过,某知名导演直接被打脸,闹得沸沸扬扬的。

就在这时候,蒋天洋给我打了电话,第一句便问我,准备怎么负责。

东西是按照他的要求来做的,就算出了问题,也找不到我啊。可蒋天洋不这么认为,他觉得他付了那么多钱,出了问题就得我负责。我们两没谈拢,他挂掉电话,说要我等着法院的传票。

蒋天洋不是开玩笑的,传票在第三天寄到我们公司,小白慌得问我怎么办,我虽窝火,还是耐着性子约了蒋总。

吃饭地点是在大富贵,蒋总按时到场,我好话说尽,不料他立即翻脸,说根本不记得是他让我加的那句“买一送一”的台词。

我火冒三丈,索性把话说开了:“蒋总,像你这样的富豪,为何执意要跟我们这么一个小作坊过不去呢?是我哪里得罪你了吗?你说出来,我给您道歉。”

蒋天洋看着我,说:“你道歉没用,让曾子谦过来。”

这时,我和小白终于意识到,我们掉进了别人的坑里。

太过幸运时,我们就要反省了。

小白要跟曾子谦联系,这时候,距离医院那一次,已经过了十来天了。我说先等等,总觉得这个蒋天洋想要针对他。

小白将这件事告诉了黑子,梁文浩也就知道了,大晚上的直接开车过来,表情十分严肃。

他知道蒋天洋。

京城有四少,不如一个蒋天洋。

梁文浩立即联系的了付姐,付姐说明天会拖关系给蒋天洋递个话,看看事情有没有其他解决方法。

事情好像很严重。

只是,曾子谦到底跟蒋天洋有多大的仇恨,居然让他如此大费心机。

梁文浩临走时让我不用担心,就算事情闹大法院,也就是花钱的事儿。可是我知道,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而且,蒋天洋已经放出话来,说业界有个袁小洁,违法了广告法,还拒绝承担责任。

我又给蒋天洋打了个电话,约他再见一面,他笑着说:“行啊,大富贵,今晚,曾子谦也叫来。”

我气的直跺脚,没有告诉小白,晚上七点,独自去了大富贵。

蒋天洋一个人坐在包间里,见我进来了,眼光直勾勾的盯着我身后,发现就我一人,这才哈哈一笑,说:“袁总监,你胆子挺大的啊?”

其实我挺担心的,只是这个蒋天洋到底什么心思我还不知道,所以才来,他要是敢轻举妄动,老娘也不客气。

我坐在蒋天洋右侧,自己倒了一杯酒,说:“蒋总,你大老远的从帝都过来,不会就是为了逗我玩吧?就算你是跟曾总有过节,那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蒋天洋止住了笑,盯着我,说:“这身材嘛,勉强给个80分,这脸蛋吧,有点大家闺秀的样子,不过也很一般,至于能力……曾子谦不会看上你的能力了吧?”

蒋天洋自己说完这番话后就笑了,而后盯着我,说:“跟他那老婆比起来,也没好到哪里去啊。”

老婆?曾子谦的前妻吗?

我心底直犯嘀咕,说:“蒋总,这话题有那么搞笑吗?”

蒋天洋止住了笑,盯着我,说:“曾子谦为什么没来?a城的梁家都来讲和,他曾子谦怎么跟个缩头乌龟似的,让自己的女人受这份委屈?”

这个蒋天洋,摆明了是过来找茬。

“蒋总,广告的事情……是我的错,你看,怎么解决合适?”

蒋天洋盯着我,目光换换下移,落在了我的胸口,嘴角一勾,说:“你说呢?”

我忍着喷发的怒火,说:“蒋总,听说你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你这样逼着我就范,不怕给人笑话?”

蒋天洋也不生气,盯着我,说:“谁敢笑话?”

典型的软硬不吃。

我知道,他针对的就是曾子谦。

“蒋总,这事儿就不能在我们这了了?”我鼓起勇气,又问了一句。

蒋天洋盯着我,眼神里带着挑逗,指了指面前那瓶五粮液,说:“你把它都喝了,我可以考虑考虑。”

“蒋总,你可得说话算话呀。”我将酒瓶拿在手里,说:“到时候你要是反悔,酒瓶子砸到你头上,那事就大了。”

蒋天洋递给我一个眼神,便没再说话。

我举起酒瓶,闭上眼,任由那冰凉的液体在喉咙里划过,好几秒后,我听到“砰”的一声响起,手中的酒瓶就被打掉了,而后有只手按在我的脖子上,强迫我把酒精吐出来。

我呛得难受,猛咳了两声之后,这才抬起头来,模糊的实现里,却瞧见了那熟悉的身影。

是曾先生。

他不知从哪里拿出的一块小方帕,轻轻地擦了擦我眼眶里被呛出的泪水,又擦了擦我的嘴角。

这会儿我看清了,不,从手帕上的熟悉味道里,我已经猜到了。

就是曾先生。

“哟,这不是曾二哥吗?”蒋天洋率先开口,说:“真的是好久不见了。”

曾子谦淡定的瞥了我一眼,而后将我拉到身后,看向蒋天洋,说:“蒋少,你这是做什么?”

蒋天洋看着我,又看向曾子谦,一脸无辜的说:“我跟你的女人说,我有点私事要跟你谈谈,她有点儿不乐意,所以……”

我看到了曾子谦紧握的拳头,慌张的伸出手,扯了扯他的衣服。

曾子谦这才松开拳头,我听到他说:“你我的事,不要扯上她。”

蒋天洋忽然看向了我,笑着说:“袁总监,听见了吧?你不是你们关系不深吗?喏,你还得谢谢我,帮了你。”

我没说话,曾子谦转过身来,拉着我的手,直接往门口走。

身后,蒋天洋变了语调,说:“二哥,你这么做,就太不给兄弟我面子了,你说,袁总监的事情,我们该怎么解决呢?”

曾子谦停住脚步,看着我,说:“你在外面等我,我马上就来。”

“哟,二哥,这个时候还这么怜香惜玉呢?”蒋天洋声音里带着嘲讽,说:“不就一个女人吗?你今天要是没来,说不定上了谁的床呢。”

蒋天洋的话刚刚说出口,曾子谦忽然猛地一个转身,右臂一抬,就打在了他的脸上,一瞬间,蒋鼻血直流。

曾子谦整理整理衣服,说:“上一次我怎么教你的,又忘了?”

蒋天洋捂着鼻血,说:“曾子谦,别以为你有多了不起,你等着……”

曾子谦已经带我走出了包间,他的手紧紧地牵着我的手,动作那么自然。可他的掌心,却十分冰凉。

出了大富贵,我便看到他的车,赵阳急匆匆的走下来,看到我之后,又返回车中。

曾子谦这才抽回手,看着我,说:“我让赵阳送你回去。” /~半♣浮*生:.*无弹窗?@++

我们距离极近,我紧张的看着这个男人,说:“那个蒋天洋……”

“旧识,”曾子谦语调平静,目光落在我的脸上,说:“这件事我来处理,以后跟他断了来往。”

我点头,忽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回去吧。”曾子谦见我沉默,说:“这件事因我而起,我来处理。”

我想着蒋天洋的那些话,说:“你得小心点。”

曾子谦看着我,说:“这句话留给你自己吧。”

这语气十分疏远,令我有些不适,我用余光偷偷的瞥了一眼面前的男人,说:“那天在医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