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83.只有在梦里,我才能拥有你的温柔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4282更新时间:2016-03-04 14:38:55

出了会所,赵阳便立即走过来,他恼火的看了一眼梁文浩,扶着他就上了车,而后转过身来看着我,说:“上车。”

我有点犹豫,赵阳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缓了缓语气,说:“二哥没事,我先送你们回去。”

我这才上了车,路上赵阳问我们是怎么回事,袁小浩说他在凯撒做暑期工,客人说要两瓶82年的拉菲,他就老老实实的端进去,结果在倒酒时,有人碰了他的胳膊,所以才碎了一瓶。

且不说袁小浩是在网吧还是在会所,只要蒋天洋想找麻烦,肯定能找到他。

我心疼袁小浩,就问赵阳到底蒋天洋和曾子谦是怎么回事,赵阳闭口不答,我知道,这肯定是曾子谦的意思。

因为太晚了,梁文浩又处于醉酒状态,我们三个人都去了他的住处,临走时,赵阳看了我一眼,说:“二哥不会有事。”

梁文浩回来之后就开始大吐特吐,吐了好一会,便躺在床上睡着了,我和袁小浩一直陪着,他问我:“姐,你跟二哥怎么了?”

是的,我和曾子谦怎么了?在会所的那些话,他都听到了吗?蒋天洋这个王八蛋明摆着是挖了好坑等我跳,目的不就是对付曾子谦?

而他,从出现到我们离开包间,看都没看我一眼。

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袁小浩也站一会就困了,我让他对今天的事情保密,安排他去客房睡觉,自己则陪着醉酒的梁文浩。

失眠到凌晨三点,盯着里那个号码,最终还是忍不住发了条短信过去。等了好一会,都没有任何响动,我失落闭上眼。

梁文浩醒来的时候我居然睡着了,听到身旁的动静之后这才睁开眼,他正在打电话,隐隐约约间,我听到了蒋天洋的名字。

早饭我也没有胃口,将袁小浩送回小区,我才赶往公司,即便我想全心全意的投入到此次的汽车广告之中,可是注意力偏偏不集中。

心底有点儿不甘心,又给曾子谦发了一条信息,好一会,震动了,我急忙打开信息,只看到两个字:安好。

这个男人真的是铁了心要跟我恩断义绝。

小白听说蒋天洋又来找我麻烦,气的要去找曾子谦算账,我阻止了,毕竟这件事,和曾子谦无关。

加班到十点,策划改了又删,删了又改,最后只是一大片空白。

梁文浩给我打电话,说是临时有个病人病情不稳,晚上没法来接我。我让他安心工作,锁了门便下了楼。

最后一辆晚班车已经没了,我站在马路边上打车,打开,又看了眼那两个字。

删除。

到了南京路附近,我肚子饿了,下车买了烤红薯,司机大叔一个,我一个,我们随便侃大山,到了前方一个红绿灯时,司机师傅指了指后视镜,说了句:“后面那辆车好像跟我们同路。”

我也没在意,到了小区之后便下了车,直到进了楼道,忽然某个念头在我脑海中闪现,我定在原地,而后,不声不响的上了二楼。

二楼的窗口,可以看清正门前方的所有场景。

等了几分钟,楼下连一个人影都没有,我嘲笑自己多想,正准备转身,余光却扫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居然是……曾子谦。

我揉了揉眼睛,确定这不是幻觉。

路灯将他的身影拉长,他昂着头,棱角分明的侧脸上,写满了落寞。

果然,跟着司机的那辆车,就是他的。

我泪眼朦胧的跑下去,站在楼道口,盯着路灯下的男人,看了又看。

曾子谦终于看到了我,他脸上先是一惊,而后便要走。我一个快步冲上去,挡在他的前面,说:“这一路你都跟着我?”

曾子谦的脸上瞬间没了表情,他后退一步,拉开我们的距离,说:“我只是想确认一下,蒋天洋是否还会找你麻烦。”

又是这种语气。

难道我是傻子吗?

“你想确认可以在公司楼下就叫住我,可是你却跟着我……”

“你走的太急,我没跟上。”

我被这句话噎的说不出话来,一双眼睛盯着他,鼓起勇气问:“是因为担心蒋天洋报复我,所以你才……”

“袁小洁,”曾子谦迎上我的目光,说:“给你带来麻烦我很抱歉,但是,也仅此而已。”

我咬了咬唇,冷静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最后,气的转身进了楼道。

这一次,我直接上了电梯。

好,算我自作多情了行吗?

气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我便去了公司,找资料,查资料,偏偏脑子里都是曾子谦的那个侧脸,那个表情,不可能是装出来的。

张经理打来电话,特意说了此次合作的事儿,而在这样的危机关头,我的脑子却被狗吃了。

小白看着我着急的模样,建议我出去走一走,可是现在,我根本没心情出去走一走,午休之后,烦躁的情绪终于得到了缓解,可是广告的具体内容,我却依然没有头绪。

这会儿门铃响了,我以为是小白回来了,结果打开门一看,居然是梁文浩。

他手里拎着吃的,笑着说:“听说某人现在灵感枯竭,我来送温暖了。”

我的确是饿了,想都没想就吃了,梁文浩坐在一旁看,拍了拍我的头,说:“乖乖吃饭,吃完饭了带你去玩好玩的。”

我瞪他,说:“我还有工作。”

“我知道,跟你工作有关的。”

我被梁文浩拉了出来,只觉得他的车距离市中心越来越远,最后,开进了一家规模比较大的4s店。

巧合的是,我这次做的广告,正是这个品牌。

梁文浩见我脸上露出了惊讶,挑着眉,笑着说:“只有想法没有实践是不行的,走吧,我们去体验体验。”

我跟着梁文浩进了4s店,扫了几眼展台上的车,这才近距离的看了看。

梁文浩说的对,没有实践是不行的。

车子属于耗能比较低的节约型车型,外表也比较时尚,车身不大,却可以容纳四个人。

“要不要试一试?”梁文浩忽然走了过来,指着远处的买车的小哥说:“他看我长得帅,说可以搞个试驾。”

“你怎么那么贫。”我白了梁文浩一眼,小声的说:“我驾照拿了之后没开过车。”

梁文浩捂着嘴笑,小声的说:“后面有个大型体验场,场地宽阔。”

我有点儿心动,而后听到梁文浩跟小哥说:“她要试驾。”

试驾这种事情哪里是一般人能玩的,更何况考驾照的时候我用的都是手动挡,这回拿了个自动挡的车来,谁玩的好?

梁文浩将车钥匙递给我,说:“你不尝试,怎么了解产品性能,你对产品了解的不够透彻,怎么让观众对你的广告买账?”

这话说得真是有道理。

被这么鼓励着,我便上了车,系好安全带之后,我瞥了一眼副驾驶坐上的男人,说:“你可得指挥好了。”

“出发。”梁文浩指着前方,作出了口令。

因为胆子小,所以车子也就以20码缓缓前进,我浑身紧绷,耳旁是梁文浩小声的笑,我不敢分神,他居然伸手开了音乐,我虽然害怕,依然不敢动弹。到了拐弯处,我磨磨唧唧的继续行驶,眼神一瞥,就看到了车外不远处几个人指着我这辆车狂笑。

“梁文浩,他们是不是笑我?”

“可能是在笑这辆车……”

“喂……”

我对此不满,结果脚上的力度大了,车速就加快了,我吓得不轻,梁文浩忽然伸出手来,握住在了方向盘上的,我的手上。

我紧张的注视着前方,侧脸上却喷洒着他的气息。

“那什么……能不能靠边停下?”

“恩?”

“停……”

梁文浩低声的笑,而后把车子停在了路旁。

我紧绷的神经终于得到了缓解,原本想找梁文浩算账,结果他递来了一使用说明书,指着车内的各个按钮,有板有眼的说明着。

好吧,是我想多了。

体验课一直持续到晚上六点,当我终于敢用40码行驶时,我心底有种说不出的冲动。倒车入库时,梁文浩忽然凑了过来,下一秒,我的唇就碰到了他的唇。

车库里十分安静,光线也很柔和,梁文浩的手捧着我的脸,毫不顾忌的吻了下来。

前两秒我还是晕乎的,反应过来之后,便将脸撇了过去。

车里没人说话,静静的,仿佛能听到我的心跳。

“那什么……”

“抱歉,我……”

我们目光触碰,两个人都忍不住笑了。

“喂,你不会带我来的时候就想着这一出吧?”

梁文浩坦言,说:“我每天都想。”

我瞪他,说:“你知道我的情况,我现在不适合恋爱。你要是再这样,我……”

梁文浩用食指堵着我的嘴,说:“我知道,今天我犯错了。我也不是正人君子,不过,我会等着你把那个人赶出来为止。”

“要一直在呢?”

“不要这么绝对,”梁文浩认真的盯着我,说:“小袁姑娘,其实我有很多机会可以要了你……不过我不敢,我怕你后悔。”

这话,真的挺直白的。

“对了,蒋天洋这次大老远的从帝都过来,原因还不知道,不过,我查出了这个……”梁文浩说这话,将递到我面前。

我扫了一眼屏幕,顿时震惊了。

照片上,蒋天洋和王洛琦抱在一起。

说起来,自从这次回来之后,我便没有再见过王洛琦,没想到,又冒出一个蒋天洋出来。

王洛琦那么在意曾子谦,怎么会让蒋天洋出来给他找赌?

这件事,曾子谦知道吗?

梁文浩见我不说话,忽然把收了起来,瞪了我一眼,说:“每次提到他的时候,你都是这副表情。”

“啊?”

身旁的男人郁闷的瞥向车窗外,气呼呼的说:“就因为你这样,有件事我才不敢跟你说。”

“什么事?”

“去年十二月份,曾子谦在米兰,曾经找过私家医生。”梁文浩盯着我,说:“这件事你知道吗?”

我仔细回想了下,这才想到了那件事。

那时候,接电话的,是王洛琦。

原本王洛琦和蒋天洋认识的事情已经让我惊讶了,然而,曾子谦找了私家医生的事儿,却更让我揪心。

那一次,他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句,然而这次见面,他确实瘦了很多,难道说……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保持沉默,有个想法不断的从脑海里涌出,可是我,还该跟曾子谦联系吗?

汽车广告的忙碌在某种程度上让我打消了联系的念头,可连续两晚,我都做了噩梦。失眠到凌晨,我的睡眠质量越来越差。

小白听我我失眠,在公司里给我配了红酒,她建议我下班之前喝一杯,那样回去之后就能睡着了。

八月的第一天,心口的烦躁情绪越加无法控制,我端着酒杯走向阳台,连续喝了两杯。

倘若……会不会有那种可能。

一瓶红酒喝了大半,酒劲上来,我拨了那个号码。

电话响了几声之后接通了,我劈头盖脸直接说了句:“曾子谦,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狠?”

对方没有说话。

“是不是真的我死心了,你才满意?”酒精驱使我的舌头变得恶毒,“要是我真的死心了,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这句话说完我就委屈的哭了,什么事儿不能摊开好好的说呢?偏偏要这么折磨人。

你身体怎么样?是不是出了问题?

都说一拍两散了,凭什么我一出问题,你就出现了?

我也不知道对着电话具体说了什么,反正不会是好话。

我已经醉了。

瞥了一眼时间,午夜时分。

这个时间,最容易让人抛下面具。

这时候门口出现了响动,我晃晃悠悠的走过去,拉开门,就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我面前。

我勉强的抬起头,瞬间惊住了。

因为站在我面前的,居然是曾先生。

曾先生曾先生,也只有醉酒的时候,我才敢这么称呼你。

还是说,喝醉了之后,你就会出现?

“曾先生……”

面前的男人面色冷静的走了进来,大约是闻到了我身上的酒味,眉毛差点儿都蹙到一块了,我瘪嘴,说:“我这是在做梦吧。” /~半♣浮*生:.*无弹窗?@++

他也没说话,我伸手去摸了摸,触感是真实的。

我慌张的靠过去,谁知他竟然躲开了,我又上前一步,结果他的背就贴在了门上,我得意的抬起头,将手伸到他的脸上,说:“你瘦了。”

我想我一定醉的不轻,因为在那双墨黑的眸子里,我竟然看到了闪亮的小水珠。

我贪婪的抱着这个男人,忍不住又哭了。

也许只有在梦里,我才能遇见你。

我哭的声音极小,而后察觉到那只指节分明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颊,我抬起头,目光与他对视,敏感的察觉到他心口起伏不定,下一秒,我踮起脚,吻上了那双唇。

是的,只有在梦里,我才能感觉到他的温柔。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