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84.你知道我有多怕吗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6051更新时间:2016-03-04 14:38:59

如果说黑夜给了我卸下伪装的空间,那么酒精则是给了我这一刻放纵的勇气,而这一刻,并不勇敢的嗅觉里,则充斥着这股熟悉的味道。

下一秒,曾先生避开了我的双唇。

这个场景早就就在梦境里出现无数次了,我也算能接受的了,索性闭上眼,准备继续睡觉。然而这个梦不同寻常,除了意识里颠簸之外,还有一只手,一直紧紧地抱着我。

这只手冰凉,我有一点受不住,迷迷糊糊中,又看到了曾先生的那张脸。

我郁闷的看着他,他却将被子盖在我的身上,温柔的说:“睡吧。”

他起身要走,我不愿,直接伸出手拉着他,我的手掌在我的手背上拍了拍,而后开口说:“我去弄条热毛巾。”

这话安抚了急躁中的我。

毕竟这样单独相处的机会对我而言太难了。

我眯着眼,心里默数着时间,如果时间太长的话,曾先生肯定是走了,我不能让他走,所以一旦我强迫自己保持清醒。

当温热的毛巾轻轻地擦拭着我的脸庞时,我才微微放松下来,这个男人还像最初那样喜欢我,我从他细微的动作中能感觉到这一切。

我说:“假如时间能停留的话,就停在我们认识的开始有多好。”

曾先生正在帮我擦手,听到我这句话之后忽然顿了顿,而后也没说话。

我说:“你以前话那么多,怎么现在越来越少了。”

没有得到回复,耳旁偶尔会传来拧毛巾的哗哗声,这种声音在这一刻异常悦耳,让我感到安心。好一会,我的身侧多了个身影,我伸出手,下一刻,他便握住了我的手。

我像一个极度饥渴的婊,而他则是安然不动的佛。

我心中有太多问题了,可是我知道这短暂的相处有多么的不容易,索性老老实实的躺着,越发的感到安心。

然后我问他:“你不是出国了吗?是不是担心我才回来的?”

事后的想想,这么不要脸的问题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说出口。

曾先生一反常态的保持安静,我有点儿烦躁,不喜欢现在这个故作深沉的男人,手一伸,就搂在了他的腰间。

虽然某人的脸看上去是瘦了点,但是腰间的腹肌还是那么结实,我象征性的摸了摸,见他没反对,越加的大胆。

而后,我解开了这个男人的扣子。

即便这一刻我已经醉意很深,但是潜意识告诉我这并不是梦。真实与梦幻差距在哪里,这已经不重要,因为,这个男人在这里。

我抚摸到他的胸肌,耳旁是一声倒吸的凉气,我暗自得意,而后翻了翻身,用嘴唇贴到了他的心口上。

一秒,两秒,三秒。

他的心跳和我猜测的一样,早已经狂乱不止。

就在这时候,他的手挡住了我的手,而后将我的手塞回了被窝。

我当然生气,所以我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毫不犹豫的将手伸到了他的腰下。

我感觉到这个男人在努力克制,好像这一刻我们在互相挑战对方的极限,然而在我的诱骗之下,没到一分钟,那冰凉的双唇就落了下来。

从来没有哪一刻,我们像这样不顾一切,我明明体会到了那份不安,可是我遏制不了,所以我们只能在身体上相互索取,而我也终于明白,这并不是梦。

曾先生,我想你。

半睡半醒中我隐隐约约的听到这个男人在我耳边说了一些话,连日来的加班和刚才的体力消耗让我太累了,我听不到他在说什么,而后就睡着了。

醒来时我才发现,我居然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准确的说,我居然躺在酒店里。

桌上是换洗的衣服,衣服上有张纸条:衣服可换洗,晚点我来接你。

是曾先生,他的字迹我认识。

我欣喜的从床上爬起来,冲澡,化妆,听到门外的响动,一转身,就看到站在身后的曾子谦。

然而,他脸上的神色是疏离的。

我盯着他,幻想着像以前那样能够坦诚一些,然而,他只跟我说了句,送我回去。

就算昨晚我意识不清,我依然能够感受到这个男人对我的感觉,可是这一刻,怎么忽然就变得这么冷淡了呢?

一路上我们都没说话,眼看着就快要到住处,曾子谦依然没有任何表示,我心底的怒火早已经控制不住,难道,昨晚那一夜,就只是个发泄?

我命令曾子谦停车,我利索的走到护城河边,尽量调整自己的呼吸,意识到曾子谦也下车了,我转过身,说:“你什么意思啊?”

曾子谦看着我,眼神里闪过一丝慌张,说:“你理解的意思。”

我理解的意思?酒后乱x?就算昨天晚上我的意识是不清醒的,那至少他是清醒的吧?我接受不了这样若即若离的态度,同样也接受不了他这种热情和冰冷交替的态度。

“曾子谦,你有钱了不起吗?”我指着面前的男人,早已经没了理智,说:“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不就是念着我对你旧情难忘吗?”

“忘了我吧。”

我惊愕的看过去,见曾子谦平静的看着我,说:“月底我会离开这里,以后,不会回来了。”

我足足用了两分钟才克制住此刻的情绪,所谓百感交集,就是我现在的精神状态。

离开?

“那昨晚是什么?分手炮?”

曾子谦避开我的眼神,保持沉默。

我看着这个男人的侧脸,眼泪不由自主的掉下来,我猛地将眼泪擦去,看着曾子谦,说:“曾子谦,我再最后问你一次,你对我是不是只是玩玩?你是不是有苦衷?如果有,你说出来,我们摊开来说,如果你只是玩玩,想在我这里换个口味,你也直白点,上一次在浮加,我给了你一巴掌,我们缺一个正确交流的机会,现在,我给你。”

曾子谦背对着我,没有说话。

我的声音比我自己想象中的冷静,与其那么半死不活的纠缠着,不如一次性说个痛快,纠缠,只会使得自己越来越轻贱。

“家庭,外界条件,还是其他客观原因,你说。”

曾子谦忽然转过身来看着我,愤怒的说:“袁小洁,我现在这个表现你还不懂吗?为什么非要逼着一个男人跟你说的那么透彻呢?以前我觉得你2,现在我觉得你蠢。”

我看着曾子谦欺负不定的胸膛,忽然觉得摊开来说也没那么恐怖了。

“我懂了,”我看着曾子谦,说:“曾先生,我脸皮还没厚到非要抱着你这尊大佛的地步,今天,我们正式分手。”

曾子谦紧盯着我,忽然转过脸去,猛烈的咳嗽起来,我咬着双唇,逼迫自己对此视而不见,而后抬起脚,头也不回往前走。

一直以来,我都没有正视这段感情的勇气,好几次我已经做好了重新开始的准备,然而,都因为这个男人的出现失败了,我犹豫过,彷徨过,甚至为了拉近我们的距离努力过,我知道这是犯贱,可我控制不了自己。

现在,现实摆在眼前,我们终于,一刀两断。

有人在三年五载的爱情里体会到了其中的酸甜苦辣,然而,在我和曾子谦相处的一年时间里,我却已经品尝了所有滋味,直到今天我们彻底破裂,我才知道原来我比想象中更喜欢他。

用五个月来换一个无悔,我无愧于心。至于那些未知的,关于他的一切,我会试着彻底放开。仔细想一想,其实这段感情开始就很盲目,那时候,我都没有来得及好好认识这个男人,然而,当我想彻底了解他的时候,激情已经散去。

我掩藏的比较好,小白并未察觉到我跟之前有任何不同,如果说之前我的不舍里带了份矫情,那么这一刻,我则彻底坦然了。

汽车广告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成功,情场失意,职场得意,我的人生里,得到了第一笔大于十万的酬劳,然而这一刻,我想感谢的,是曾先生。

如果没有他,或许我还是在当初那个广告公司里碌碌无为,如果没有他,法语口语四级,我是永远不可能学会,如果没有他,社交场合里不会看到我淡然应付,如果没有他,根本成就不了现在的我。

一周后,张经理给我们公司送来了邀请函,让我和小白去参加晚上的答谢酒会,小白要和黑子参加婚礼,建议我找梁文浩当男伴,我没同意,去银泰选了一条burberry的a字提花镶拼蕾丝裁片连衣裙,去掉活动价格之后,两万一。

刷卡之后,我的心理得到了一点满足。我知道,在有些人看来,这根本不足为道,毕竟女人想要穿上价格昂贵的衣服有那么多种方式。

但是当你真正变得优秀的时候,你才会发现这个世界其实很温柔。

比如,当我将五万元存款递给小妈的时候,她没再皱眉,而且还提议让我下班之后回家吃饭。

比如,女性客户会因为你一双鞋子而产生继续交流的兴趣,男性客户则会觉得这个女人品味不错。

其实他们不知道,一年前,我手上连一件奢侈品都没有。

和曾先生交往的那段时间里,我唯一庆幸的,就是没有在金钱上跟他开口。

司机师傅提醒我地点已到,我拉回思绪,走下车,握着我的手提包便走上台阶,外观宏大的的酒店总前方总是拥有无数个台阶,而偏偏,只有走在这里时,才会意识到一阶之上,更有一阶。

张经理见我走了进来,立马就过来跟我打招呼,笑着跟面前的几位介绍:“这位是袁总监,这次我们能够获得如此之大的成就,都是这位才女的功劳。”

面前的几位对我露出了赞赏,我笑了笑说:“张经理,你太抬举我了,若不是你那双慧眼,给了我们这次机会,哪里还有今天的我啊。”

张经理看着我,说:“我说吧,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对了,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偏选择了才华,说的就是我们袁总监啊。”

我继续更他们打恭维牌,反正现在我已经轻车熟路了,谁知其中一个老总忽然开口,说:“听说袁总监和恒宇的曾总也是老相识,那一定认识曾总身边那位美女了?”

这话换做之前,我肯定是面色慌乱的,可现在,我已学会万事不表于色。

顺着这位老总的眼神看过去,下一刻,我才意识到,原来,是碰见老熟人了。

是王洛琦。

当然,她也看到了我。

这次回来之后跟曾子谦交手数次,总觉得缺点什么,看到王洛琦之后,我瞬间明白了。

王洛琦瞥了我一眼,端着香槟便朝我走来。她的身材一如既往的好,选了一条闪闪发亮的包臀裙,笑着说:“袁小姐,好久不见。不不不,现在好像得叫你袁总监?”

“真的是好久不见。”

王洛琦瞥了一眼周围四处走动的其他宾客,对我使了个眼色,说:“好久没见了,要不,我们借一步说话?”

我笑笑,说:“王小姐不会是记性不好吧,你我不是一向话不投机的吗?”

王洛琦已经意识到我不是之前那个好捏的柿子了,索性上下打量着我,说:“不错啊,穿的起burberry了?”

如我所料,这个女人还是一向欠教训。

“不过呢,容我小小的提一个建议,”王洛琦指了指我脚上的鞋子,说:“我个人感觉,裸色并不适合你,你看,脚掌显得多宽。”

“王小姐可能不知道,脚掌宽,踢人也很给力。”

王洛琦慌张的看着我,见我不动声色,这才佯装淡定,说:“你何必呢?表哥没有选择你,又不是我的错。”

又戳我的痛处。

“月底我们就要回加州了,那里的房子很大,上下二十多间,袁小洁要是来美国,可以来家里小住。”王洛琦笑着看着我,声音越发的让人恶心。

“这么说,还有二十多天?”我说这话,作出沉思状,“我还有机会。”

王洛琦听我这么说,立马不淡定了,盯着我,说:“你的脸皮真的比中世纪的城墙还厚,听说,你已经被表哥拒绝很多次了。”

“是听蒋天洋说的吗?”

王洛琦并没有料到我会说到蒋天洋,脸上闪过一团红晕,转身便朝另外一处走了过去。

我白了他一眼,结果一转身,就撞到了一个男人身上。

等等,这味道十分熟悉?

我慌忙抬起头,而后便看到了梁文浩。

他得意的看着我,指了指正门,说:“别惊讶,我也是拿着请柬过来的。”

是付姐给他的请柬。

“你看看,我们两个好像奇葩。”梁文浩端着香槟靠在窗口,指了指大厅中央来来往往的宾客,瞥了我一眼,说:“人家都是一对一对的,到了我们这里……”

梁文浩不说还好,被他这么一提醒,原本没有感到任何不适的我,略微有些尴尬。

这会儿医药公司的张总走了过来,腆着一个小肚腩,笑着说:“袁总监,你怎么躲这儿了,我找的你好苦啊。”

我笑:“张总你又跟我开玩笑了,你找我,叫一声名字我不就过去了?”

张总看着我,一只手伸到我的面前,说:“那袁小姐,我能请你跳个舞吗?”

我这会慌了,一来是我目前还很排斥这种交流,二来是我的交际舞跳的真的很一般,要是在舞池里出了状况,不是给王洛琦找乐子吗?

可谁都知道,张总在他们公司属于绝对的实权派,我要是不跳,那就是不给面子,到时候他们手上的广告,哪里还有我的份?

就在我为难之时,梁文浩忽然走了过来,看了我一眼,又看向张总,用着责备的语气说:“你看你,为难个大半天,也不知道说实话,鞋子坏了这件事有那么出丑吗?我看看……”

梁文浩说着话,便蹲下身,当他的手指触碰到我的脚踝,我瞬间呆了。

“喏,扣子坏了。”梁文浩又起身,笑着说:“张总,这舞恐怕是跳不成了。”

张总看了看我,也没察觉到是梁文浩动的手脚,带着歉意的说:“你看我,都没注意,要不,让服务生再找一双?”

“不用了,”梁文浩的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说:“反正舞也跳不成了,我准备送她回去。”

这句话说得很有歧义。

可是,我的确不像呆在这里了。

跟几位老总说了再见之后,梁文浩一路扶着我走出了大厅,演技一流,只不过,可惜我的鞋子了。

坐在车上,他忍不住笑了笑,说:“小袁姑娘,演技不错。”

我瞪他,说:“彼此彼此。”

梁文浩见我低头看着鞋子,忍不住揉了揉我的头发,说:“行了,鞋子,我赔。”

我没再说话,梁文浩开车送我到楼下,见我提着鞋要走,直接挡在我的面前,说:“哎哎哎,袁小洁,好歹今晚我也帮了忙,总得给点打赏是不?”

我瞪他,说:“梁文浩,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油嘴滑舌了。”

梁文浩避开我的眼神,自言自语道:“这不是放了好几个大招,你都不理不睬吗?”

我知道这人帮了我的忙,索性开口说:“那行,除了某些无理要求之外,要什么打赏?”

梁文浩抬起头,从口袋了抽出两张演唱会的门票,说:“我朋友送我的,位置还不错,在c市,一起去?”

我瞥了一眼门票,居然发现,开演唱会的是梁静茹。

没错,我挺喜欢梁静茹。

恰巧,我最近的心情也很差,索性开口说:“哪天啊?”

“十天后。”

“那你到时候提醒我。”我从其中抽出一张,边往楼道里走边说,“万一事情安排不过来,就算了。”

身后,梁文浩异常清脆的应了句。

面具只有在没人的时候卸下,不过,早已经千疮百孔的心,我也不指望它能痊愈,只是,我不会再把它暴露在那个人面前。

而我没想到的,第二天医药公司的张总就给我打了电话,说是有个医药广告想听听我的意见,顺便请我吃个饭,为昨天的事情道个歉。

小白跟我说这事此地无银三百两,我想着这段时间也算领教了各种奇葩,不怕他张总再出个什么滥招来,况且,人家是正正经经的约我去吃意大利菜,逼格那么高的地方,能出什么事儿?

我应邀去赴约,餐桌上,张总的确正正经经的跟我谈广告,我也老老实实的回答,一顿饭吃得还挺愉快。吃完饭是晚上八点,张总问我有没有开车,我当时一愣,而后果然的说了谎。

我送他到停车场,送走之后,才原路返回。

我没打车,绕着天鹅湖附近走了走,心境十分平和。

我想,我和曾子谦,始于心动,则开始了这段恋爱,可我们都很清楚,只有心定,才能走向婚姻。

人生本就处处留有遗憾,我该知足。

就这么想着,忽然一声“嗡嗡嗡”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我知道,这是发动机的声音。然而下一刻,我的身体就飞了出去。

疼。

我勉勉强强的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路旁的花丛中,侧栏被我压倒了,我的头晕的厉害。

眼睛上游有水滴落下来,我伸手去摸了摸,顿时吓了一跳。

是血。

我紧张的去掏,然而,身体疼的没法行动。偏偏我躺着的位置,还那么隐秘。

没有面对过死亡的人,通常是不会了解这时候的无助,我流眼泪,可是求生的欲望支撑着我,好不容易从草丛里爬出来,偏偏手提包还在身后。

我想拿到,越想越心酸。

这时候恰巧一堆锻炼的情侣经过,我张了张嘴,立即求救。

人生就是这么突变,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忽然离开。送到医院的时候,我身边没有一个亲人,那一刻,我忽然觉得自己可悲。 =半^浮##生-/;www.{ban^fu][sheng].com

右眼皮上缝了四针。

到现在,眼角上还有一块疤。

在病房里醒来的时候那对小情侣还在,我听到他们说,给我爸妈打了电话,都没人接听,拨了好几个才拨通一个。

来的是梁文浩。

当他看到我的眼睛上绑了个纱布,忽然冲了过来,不顾一切的抱住我。

他说:“你知道我有多怕吗?”

其实我也怕。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